忘恩负义的本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533 次 更新时间:2018-03-08 17:05:26

吴万伟  

克里斯托弗·德格鲁特 吴万伟

 

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这是我来的目的。

—英国诗人杰拉尔德·曼利·霍普金斯Gerard Manley Hopkins

哲学家早就说过,我们的需求在本质上基本是消极的,源于我们天然的缺失状态。这会儿的欲望是食物,再过一会儿的欲望是睡眠,再过一会儿的的欲望是性。什么时候才算到头呢?只有在死的时候,那是我们最大的恐惧。

这种情况令人开心。是的,难怪像那些大病初愈后仍然模糊地感到焦虑和疲惫的人,我们天生没有感恩的心,这有持久和深刻的含义。相反,感恩的美德必须从外面教导,更准确地说,在年轻时被反复灌输,像所有美德一样,一次次地灌输直到成为习惯,变成我们性格的可靠组成部分。

因为饥饿令人痛苦,吃东西感觉很好,但是,我们不会因为有吃的而觉得自己很幸运,这不是我们的本性,因为自始至终,这个需要都是一种负担,就像身上痒痒需要挠一下。就像一个人跑完了比赛之后感到很开心,我们自然会感到如释重负,但感恩和如释重负是完全不同的感受。那是一种积极的心态,最容易和最经常地产生于充满爱和同情的环境中如家人或朋友之间。

因此,除非是道德教育的结果,我们通常不是内心充满感激的人,虽然很多人当然愿意相信正好相反的情况,就像我们都说自己相信平等、公平、正义等等,但我们的行为表现往往正好相反,在很多时候都是如此。

非常清楚的是,忘恩负义并非令人吃惊的现象。人类的心理就是如此,像其他很多道德品质一样,感激常常不过是一种伪装或掩饰,若非如此,反而是咄咄怪事。就好像一个人爬上山顶,却要没有明显理由地对你说声谢谢(毕竟,我们都不知不觉地来到这个世界上,身体和心智永远有永不满足的渴望)而且一再地表示感谢。事实上,就像虚伪一样,忘恩负义是人类难以避免的自我利益考虑的产物,虽然有害但十分常见。请注意某些假日---退伍军人节、纪念节、感恩节---通常都有些空洞的内容,就像“请”和“谢谢”之类话语那样。事实上,对我们很多人来说,这些节假日不过是放纵快乐的场合罢了,生活在美国,这难道不是理所当然?

还有另外一个说明问题的例子。虽然没有哪个国家能够承受得起没有军队的后果---实际上,国家本身就是一种防御形式---很多人似乎根本就没有考虑我们应该对军队表达感激。当然,伟大的例外是那些有亲人在军队服役的人,他们会体验到军队和国防是多么必要,正如只是在母亲得了类风湿性关节炎后,我才对它的痛苦有所了解一样。

其他公务员如消防员和警察也往往被认为是理所当然。拜我们那些既不诚实又不称职的独特媒体所赐,警察常常呈现出坏蛋的样子。但是,除非你的生活有安全保障(这个国家很多人都有),你肯定会意识到如果没有执行法者,生活将变得多么野蛮和不公平。事实上,法律本身都将不存在了。如若不是面临被关进监狱或者罚款的威胁,哪个会乖乖纳税?

虽然如此,我不愿意夸大其词或者过分严厉。当然有很多好人,有很多对公务员充满感激的人,但是的确有很多公务员的工作常常做得不够,或者不够有效率,因为他们很少反思一下他们多么需要民众。毕竟,当今时代,我们都在忙自己的事,有道德的人可能心中充满感激,常见的是人们专注于自己的下一个兴趣或任务,似乎世界上再没有其他事。亚里士多德说,“幸福就是休闲。”当今的傻瓜们都说,“时间是金钱。”

再次,在充满感激的地方,通常都伴随着亲密的个人关系,这部分源于关爱的情感威力。正因为如此,感激如今常常是忠诚的源泉。事实上,心中充满感激的人,就很有可能忠诚不渝。但是,也有很多情况,即便心中充满感激,如果缺乏个人关系纽带的话,仍然没有忠诚。这样的关系并不激发相互关爱,因此就美德而言,没有任何积极因素。虽然有道德上的要求,如果关系肤浅,人的心理可能缺乏某种相互关爱的刺激。这样一来,人类的弱点---忘恩负义和背叛也就在所难免了。

 啊,这种情况在我们时代或许比从前任何时代都更为常见。因为我们生活在容易受大众传媒影响的时代;我们的人际关系在很多情况下就像垃圾电邮那样乏味和肤浅。在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像现在这样的情况。我看着自己的街区就在想:“在这里生活了将近三年,我仍然只认识几个邻居而已,如果遇到交通阻塞,期待任何一个人前来帮忙都是愚蠢的。”相反,我们的祖先生活在几代同堂的大家庭里,周围是其他的大家族,他们相互都是几代人的老交情和老相识了。今天,我们打交道的通常都是陌生人,而且越来越多,不仅是真人而且还有虚拟空间里的人。考虑到我们很多的互动根本不看对方的面孔(很多情况下就是字面意思上的看不见面孔),没有了哲学家和道德家一直珍视的任何道德美德也就不可避免了。

随后是我们时代的自由化,自主性不断增加,在比例上它已经越来越大,因为传统的宗教规范快速衰落。在其深刻的《自由主义的悲剧》中,帕特里克·迪尼恩(Patrick Deenen)写到: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874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