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大众文化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25 次 更新时间:2018-03-06 13:46:20

吴万伟  

欧文·胡拉特 吴万伟

在阿多诺看来,大众文化不仅是糟糕的艺术,而且用重复奴役我们,剥夺我们的审美自由。

古典音乐和高雅的欧洲文化是西奥多·阿多诺(Theodor Adorno哲学和人生观的核心。他出生于1903年德国的法兰克福,成长过程中有音乐陪伴,不仅是听音乐而且演奏音乐:他的母亲玛丽亚·加尔文里·阿多诺Maria Calvelli-Adorno)是个歌唱家,年轻的阿多诺是很有才华的钢琴家。他上过法兰克福音乐学院the Hoch Conservatory,跟随奥地利作曲家阿尔班·伯格(Alban Berg)学习。阿多诺在1931年选择在法兰克福大学就职开始其职业哲学家的生涯,但音乐和文化仍然是他兴趣的焦点所在。

阿多诺坚持很高的标准---文化不仅仅是技术进步之事(创作更加优美、更加复杂的音乐)而且是道德问题(间接的)。像所有文化一样,音乐能够推动或阻碍朝向更大自由的社会进步。那个进步曾经遭受过威胁。甚至在战前的维也纳,阿多诺就看到了欧洲文化衰落的迹象,令人警惕。他后来写到美籍俄罗斯作曲家斯特拉文斯基Igor Stravinsky一部芭蕾舞剧《春之祭》Rite of Spring),首次公演是在1913年。他说该剧代表了“文化反对其作为文化的本质的喧嚣”,欣赏它“恰恰在于它默默地反对文明”。这部芭蕾舞剧与“野蛮的调情”不仅仅是音乐性的,而且反映了社会事实,显示出走向歧途的文化趋势以及整个社会支配个人的证据。

走向歧途和支配的这些趋势诞生于纳粹崛起的背景之下。阿多诺的父亲奥斯卡·温森格朗德(Oscar Wiesengrund)是犹太人,阿多诺的教书资格在1933年被纳粹剥夺,导致他在牛津呆了四年,跟着哲学家吉尔伯特·赖尔Gilbert Ryle)攻读博士学位。

阿多诺与法兰克福社会研究院一起迁移到美国,(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8700.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