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亚林:庙堂君汲汲于水中望月式乡愁,江湖者惶惶于孤魂野鬼式城愁——兼与李昌平、贺雪峰、熊万胜商榷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75 次 更新时间:2018-02-26 02:00:37

进入专题: 城镇化   乡村振兴战略  

唐亚林  

   2.新型城镇化建设:乡愁与城愁舒解的互动型战略平台

   从上述对乡愁与城愁的形成机理、基本内涵与比较特征来看,一方面我们可以发现这两种思绪的形成视角不一样,乡愁是站在城市视角看农村,而城愁则是站在城市看城市,其后果自然不一,即乡愁忽视乡村问题所在,忽视所居城市的真正价值,而城愁又夸大城市问题所在,夸大对乡村田园风光的向往;另一方面,我们可以发现这两种思绪的解决思路却高度交融在一起,并且呈现出一种高度互动的特征,即乡愁的最终解决出路在城市,城愁的最终解决出路也在城市,乡村只是乡愁与城愁解决的战略纵深保障而已。当然,这种统筹乡愁与城愁舒解的城市,在当代中国表现为“新型城镇化”战略的全面登场。

   新型城镇化战略不仅是推进中国工业化发展的必由之路,而且是统筹舒解乡愁与城愁的新型战略平台。2014年3月,《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正式发布。在这一事关乡愁与城愁舒解的国家中长期发展规划中,党和政府将有序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优化以城市群为主体形态推动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格局、提高城市可持续发展能力与公共服务水平、推动城乡发展一体化、改革完善城镇化发展体制机制等,作为新型城镇化发展战略的基本内容与根本手段来对待。

   新型城镇化建设作为统筹舒解乡愁与城愁的一种新型战略平台,其根本价值在于作为城市群主体形态的无数重要战略支点的小城镇,不仅可以作为连接城市与乡村的“过渡地带”、城市市场和农村市场的“结合地带”、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格局的“支点地带”,而且可以作为未来很长一段时期内农民从农村经由小城镇到小中大城市的“出得去”、从大中小城市经由小城镇回到农村的“回得来”、从农村到小城镇再由小城镇回到农村且来回穿梭的“留得下”的“混合地带”,作为城市优质均等化公共服务水平和农村生活意义世界与精神家园的“复合功能地带”,作为现代化物质表征的外在城市空间形态和作为社会主体的人的内在发展价值的“有机统一地带”,以及作为当代中国城市化进程逐步进入成熟阶段之后舒解城市发展压力,建构乡村美好生活,形成城乡均衡发展的“城乡高度一体化地带”等。

   这种新型城镇化建设的深层次意义还在于,它可以通过城市生活方式带动乡村生活方式的更新,将高水平的公共服务体系从城市社会向乡村社会全面拓展和延伸,并有机吸收长久以来形成的乡村社会生活方式中的低碳与生态成分,进而构建中国人能够安身立命的新型生活方式;可以通过推动文化在城乡之间、需求供给之间、资源事业产业之间、设施技术之间、不同地区不同民族之间、古今之间的有机流动,复兴乡村与城市之间的联系,将乡村社会优秀文化基因全面挖掘和承继,推动工业文明与农耕文明的交融与互动,构建中国人“心有所寄、心有所安”的新型心灵秩序;可以通过城市发展资源向乡村社会的输入与重组,推动城市社会与乡村社会的公共服务水平、发展资源与共同体精神的互惠互利与一体化进程,建构城市中国时代中国人与中华民族发展的“一体化”“有根化”“有情化”“有诗意”的新境界!

  

以城市群/区域中国统筹城市中国与乡村中国融合发展进程:乡愁与城愁的有效化解之道

  

   《探索与争鸣》2017年第12期发表了在复旦大都市治理研究中心召开的“第一届复旦大学城乡治理论坛——保守还是进取:当代中国乡村建设出路大讨论”研究会上,双方观点代表性人物贺雪峰、李昌平的《谁的乡村建设——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前提》和《中国乡村复兴的背景、意义与方法——来自行动者的思考和实践》两篇文章。熊万胜、刘炳辉在对二人的观点进行评析的基础上,也在同期刊物上发表了《乡村振兴视野下的“李昌平-贺雪峰争论”》一文。

   改造了的乡村集体发展之路。这是一种基于乡村建设自身视角的比较积极进取的观点,但是,综合而言,李昌平认为要实现乡村复兴,首先要解决乡村内生动力不足问题,即如何建设和增强农民及其组织的主体性。重建农民与乡村组织的主体性的出路,在于通过恢复、充实和激活土地集体所有制,以及完善村社制度,从而重振村社。通过多年的亲身实践,李昌平提出了从土地、组织、金融、社保和文化五大方面,以村社内置金融为切入点,重走经过其不足也是显而易见的,即忘记了60%的村庄陷入“空心化”的现实,忘记了乡村集体发展的“资源与能力”双重约束下发展可能遭遇到的“天花板效应”。

   贺雪峰则在坚持长期一贯的“乡村建设是现代化建设的蓄水池与稳定器”观点的基础上,对国家资源下乡背景下差异性极大的乡村建设模式进行了分类,如为农民在农村生产生活实施保底的乡村建设、由地方政府打造的新农村建设示范点、满足城市中产阶级乡愁的乡村建设、借城市中产阶级乡愁来赚钱的乡村建设。贺雪峰特别强调了当前乡村建设的重点应该是,为一般农业地区农民提供基本生产生活秩序的保底。同样,这也是一种主要基于乡村建设自身视角并稍微兼顾城市视角的比较消极保守的观点,过于低估了顶层设计、整体推动、主动作为的积极作用。

   熊万胜等的观点则是在二人观点上的一种调和,一方面肯定了“李昌平-贺雪峰争论”背后凸显的是中国乡村发展的自主性问题,只不过李昌平更倾向于基于集体的自主发展,贺雪峰更倾向于基于个体家庭的自主发展;另一方面提出了在乡村整体对城市呈现依附式发展的背景下,通过构建新型的集体经济组织、新型的家庭经营模式、新的集体或家庭经营业态,创造以“分散突围”为标志的乡村自主多元发展新路径。但熊万胜等的观点,仍然脱离不了基于乡村建设的自身视角,其分散突围的自主多元发展模式多少有点脚踩西瓜皮,滑到哪里是哪里的无奈感觉。

   在笔者看来,经过改革开放近四十年的持续探索以及诸多经验教训的熏陶,在乡村建设问题上,执政党和政府已经逐步形成了如下几点鲜明的共识:

   一是城市化是当代中国现代化建设的主要发展动力,城市群中国是未来几十年中国发展的主导模式。

   二是乡村建设在大流动大变动大转型的新时代,仍然是广大农村地区的发展主题,这是要解决未来几十年仍将居住在广大农村地区5-6亿人口安身立命的头等大事。

   三是有效解决乡村建设的出路不在农村而在城市,关键在于以特大城市群和区域中心城市群为核心的东中西部地区较为均衡布局的大都市圈建设,以及通过大都市圈对周边地区的辐射作用与交汇影响,走出一条中国式城乡融合发展的新路。

   四是乡村建设不能放弃以乡村基础设施建设、生活环境改善、生活方式更新、精神生活丰富、居民日常交往为核心的乡村自主性建设的主体内容,更需要通过有效的社会治理体制机制创新,构建确保乡村居民安身立命的、集生产生活生存生态生命“五生”功能于一体的乡村共同体。

   因此,在新时代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推进乡村建设,有效化解乡愁和城愁的交互之困,首先不能脱离当代中国现代化建设的主导动力的国家战略构建之道,即不能脱离城市谈农村,不能脱离城市群发展战略谈乡村振兴战略,不能脱离城市中国、城市群中国、区域中国的国家发展战略来思考乡村建设问题。当代中国的分层化、地区化、阶段化的世界级城市群发展战略、国家级城市群发展战略、区域中心城市群发展战略等,将给城市群周边地区带来更多的城乡融合发展机遇。

   其次,不能忘记长期城乡分治带来的城市优于农村的发展地域选择之道,即不能忘记城市的公共服务水平、发展机会与吸引力等远大于农村这一基本社会现实将长期存在,所谓西方国家在城市化高速发展阶段中出现的“逆城市化”现象在未来几十年的中国都不会发生。当代中国人的人生始终脱离不了追求“丰衣足食、安居乐业”“出入相友、守望相助”“国泰民安、政通人和”这些千百年来传承下来的瓷实需求,恰恰在城乡融合发展中,中国人是可以过上热热闹闹、风风火火、来来往往、痛痛快快的美好日子的。

   最后,不能放弃未来几十年尚有5~6亿不得不留守在乡村的广大农村居民迫切希望改善日常生活品质的安身立命之道,即因为年龄、能力、职业、文化、代际等因素综合型构的难以脱离农村的广大农村居民的日常生活需求,主要集中在改善以交通、通讯、水电气为核心的基础设施建设,改善以厕所、房前屋后居住环境为核心的人居环境,改善以饮食习惯、健康体检、预期寿命为核心的医疗保障水平,改善以文体活动为核心的文化精神状况,改善以邻里交往、村庄共荣为核心的村庄共同体发展水平等五大领域。

   尤其是随着以高铁、高速公路、现代通讯技术为核心的交通通讯体系的发展,以电商为核心的物流体系向农村地区的拓展和延伸,以特色村庄、特色小镇为核心的乡村旅游休闲体系的全面启动和深化发展,通过顶层设计、整体推动、有效实施等方式,以及通过统筹城市群/区域中国的战略,来推进城市中国与乡村中国的融合发展进程,让处于多个城市群、大都市圈辐射与交汇的广大农村地区分享城乡融合发展的红利,找到振兴乡村的有效路径,或是最切实可行之道。

  

  

    进入专题: 城镇化   乡村振兴战略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农业与资源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8553.html
文章来源:探索与争鸣杂志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