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雷泉:见证中国佛教复兴的足迹——略叙我与《法音》的因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1 次 更新时间:2018-02-17 07:45:50

进入专题: 佛教复兴   法音  

王雷泉  

  

   当代中国佛教媒体的发展,恰与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佛教复兴的深度与广度相伴随。中国佛教协会机关刊《法音》自1981年复刊,到2017年底出滿400期。本人从1984年第1期开始,以本名或“龙泉”“默雷”等笔名,在《法音》及《法音》(学术版)发表《日本新编〈大藏经索引〉介绍》、《天台宗止观学说发展的历史过程》、《大雁塔下的沉思》、《〈禅与西方思想〉译后》、《对中国近代两次庙产兴学的反思》等文章,迄今为止共发表佛学论文、会议综述、资料介绍、译文计37篇(包括与人合著、合译的3篇)。由此可见我的求学和治学经历与当代中国佛教的复兴同步,大部分研究成果也是在《法音》发表的。

   笔者1993年前曾撰《中国大陆佛教刊物简述》[王雷泉:《中国大陆佛教刊物简述》,《佛教文化》,1993.4;台湾《人生》,1993.8],2010年又撰《〈佛教观察〉的定位与社会责任》一文[本文提交由《中国宗教》杂志社主办、上海玉佛寺承办的“当代宗教媒体的定位与责任”学术研讨会(2010年12月2-3日举行)],现在此二文基础上,略叙我与《法音》的因缘。

  

   一、当代佛教媒体的三个发展阶段

   自从改革开放后中国佛教第一份刊物《法音》问世,三十多年以来,佛教媒体无论是在数量还是质量上都有了重大进展。若以佛教社会化程度的深度和广度为考量,佛教媒体大体上可以分成三个发展阶段。

   第一个阶段,从1978年落实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以来,1981年中国佛教协会出版会刊《法音》,初为季刊,旋改为双月刊,随着佛教事业的发展,1988年改为月刊。地方性的佛教刊物,有河北省佛教协会主办的《禅》季刊(后改为双月刊)、广东省佛教协会主办的《广东佛教》双月刊(原为《广东佛教通讯》)、上海佛教协会主办的《上海佛教》季刊(原为《上海佛教通讯》)、台州佛教协会主办的《台州佛教》月刊(原为《台州佛教通讯》)等。各地佛学院的学报和院刊,有中国佛学院学生会主办的油印刊物《法源》,1988年创办的《闽南佛学院学报》(半年刊),1991年九华山佛学院创办的《甘露》季刊等。除《法音》杂志公开出版发行,地方性佛教刊物和佛学院学报只能在教界内部流通。在这一时期,由教外学术研究机构主办的纯学术刊物,有《世界宗教研究》、《敦煌研究》、《中国藏学》、《五台山研究》、《禅学研究》等。

   第二个阶段,以1992年在社会上公开发行的人文刊物《佛教文化》为起点,标志着佛教界面向社会和文化界所作的重大战略调整。先是在1987年,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成立,以《法音》(学术版)名义出版学报(年刊),1990年改名《佛教文化》年刊。佛教蕴含的哲学智慧和文化资源早已超出佛教界,属于全社会和全人类。为真正有效地贯彻“启迪智慧,净化人生”的宗旨,使佛学更好地为赓续中国文化慧命、净化社会精神文明作出应有的贡献,《佛教文化》改版为季刊(现为双月刊)。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学报的职能则由1993年创刊的《佛学研究》年刊承担。在以《法音》为母体发展出面向社会的《佛教文化》和《佛学研究》刊物的同时,佛教界相继创办了《浙江佛教》、《丛林》、《正觉》、《普陀山佛教》、《人海灯》等大量地方性佛教协会会刊、寺院主办的杂志和佛学院学报。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一阶段,1995年由国家宗教事务局创办了《中国宗教》,形成政界、教界、学界各自举办宗教媒体的格局。

   第三个阶段,在世纪之交,随着互联网的兴起,以中国“佛教在线”和凤凰网华人佛教频道为标志,佛教媒体进入一个崭新的发展时期。先是海外的佛教网站率先发起佛教藏经电子化和佛学资料库建设。在大陆,1997年《法音》杂志开通网络版,随后出现了一些个人建设的佛教网站[《网络时代的佛教传播——刘京民老师访谈》,《佛教观察》总第九期,2010年4月]。电子技术和国际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使中国佛教面临千载难遇的复兴机遇。历史和现实都表明:佛法传播途径和佛书载体的每一次改变,都会推动佛学研究和佛教文化事业的新一轮高潮。1999年2月5日,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世界宗教研究所、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复旦大学的一些学者,敏锐地抓住互联网时代对佛教所带来的机遇,于北京举行“中国佛教信息网研讨会”。2004年10月,笔者与浙江省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刘京民合撰《从因特网到因陀罗网  从知识经济到善知识经济——以中文佛教网站及学术资源为例》一文[提交无锡《人间佛教与社会关怀研讨会》(2004年10月),作者对数据分析作了修订,刊于《佛教观察》第九期,2010年4月],提到中国佛教触底反弹的三个指征:第一、因特网为中国佛教的复兴和传播提速;第二、知识分子拓展了全球化时代的佛教虚拟社区;第三、本土民营企业对佛教事业的护持比重日益上升。因特网、佛教知识分子和善知识经济,三者的结合,形成中国佛教复兴进程中“千灯互照、光光交彻”的因陀罗网境界。在这一过程中,囿于青灯黄卷中的传统佛教,也必将发展出崭新的形式——网络佛教[王雷泉:《无意苦争春,四海任遨游》,《佛教观察》总第九期卷首语,2010年4月]。

   佛教媒体的发展,恰与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佛教复兴的深度与广度相伴随。第一个十年,佛教从一片废墟中崛起,陆续创办了《法音》等佛教刊物,但绝大部分佛教刊物都是内部发行,社会影响力并不大,佛教界与学术界的合作亦相当有限;第二个十年,佛教刊物开始有限度地向社会公开发行,政府、佛教界和文化学术界都创办了各自的宗教刊物,为新世纪的发展积蓄了力量;第三年十年,特别是进入新世纪以后,佛教媒体的主办者和受众呈现多元发展的格局,媒体形式从纸质刊物发展到互联网和多媒体。

  

   二、创办《佛教观察》的尝试

   佛教包摄信仰、社会、文化三层环圈,具有宗教、政治、学术三重标准,面对着加强佛教自身建设、协调与政府和社会的关系以及繁荣学术文化等三大任务。佛教媒体在这三大层圈中的定位和运作各有不同,因此在运作中各有特点。笔者在《中国大陆佛教刊物简述》中,曾讨论过佛教刊物存在的四个方面的问题:

   1、不同性质的刊物有其质的规定性,在学言学,在教言教;

   2、办刊方向、编排风格、读者对象上大同小异、边际并不清晰;

   3、刊物订数对于十一亿人口的广阔图书市场极不相称,发行管道不畅通;

   4、对世俗事务和社会弊病的评论,佛教刊物远不如社会上的报刊,“提倡人间佛教,净化人生”的宗旨并未完全落到实处。

   宗教媒体有佛教界主导、政府主导和社会主导三种类型,要真正落实人间佛教的宗旨,就必须疏通信仰、社会、文化三者间的窒碍,发挥三者各自的特点,以达到“和而不同”的境界。对佛教教育如何走出困境,笔者曾提出十六字建言:重建主体,改善环境;收缩核心,扩展外延[王雷泉:《走出中国佛教教育困境刍议》,刊于《法音》2001年第11期,《人大复印资料宗教专辑》2002年第1期转载]。根据这一思路,我们把《佛教观察》定位在改善环境和扩展外延上。具体言之,即立足于学术和文化的本位,以提升社会对佛教智慧的认知,发挥佛教思想化世导俗的社会功能。从社会和文化各界对佛教的需求来看,“人间佛教的弘化使命和目标,就是面对广大平信徒、佛学爱好者和非佛教信徒,培养造就能转变世道人心的佛教文化人。”[王雷泉:《海峡两岸“人间佛教”之现况、前景与瓶颈》,《佛教观察》第五期,2009年7月,《当代宗教研究》2009年第3期转载]

   文化,是人类以主观意识所推动的行为所造成的共业。文化人,即具有人文关怀和宗教情操的新人。佛法真正深入社会,进入主流社会的话语圈,就要发挥造就佛教文化人的作用。佛教媒体起着向社会和文化层圈传灯的作用,智慧之灯必须在传播中才能照亮人心,穿越青灯黄卷的寺院围墙,传向社会大众。在《维摩经?菩萨品》中,维摩诘为魔女说法:“譬如一灯燃百千灯,冥者皆明,明终不尽。”在黑暗浊世中,若能以一灯传燃百千灯,唤醒众生本具的“如来种”,就能产生转变世道人心的巨大物质力量。[王雷泉:《一灯能除千年暗》,《佛教观察》第三期卷首语,2009年3月]

   “从因特网到因陀罗网,从知识经济到善知识经济。”因特网的发展,不仅极大地拓展了佛教媒体的影响范围,亦改变着佛教自身的发展形态。知识与经济,这两种巨大的力量,只有在佛教精神的指引下,才能极大地推动人间净土的实现。因此,面对这一最广大人群的宗教文化类刊物,在21世纪应运而生,是佛教发展的必然趋势。

   《佛教观察》作为一个思想性、文化性和批判性的刊物,由复旦大学佛学研究中心主办,得到复旦大学学源俱乐部禅学会的支持,在以复旦校内研究生和本科生为主体的禅学社紧密配合下,共同推进校园文化建设。《佛教观察》前身是2007年创刊的禅学会《简报》(季刊),2008年8月改版成双月刊,与“佛教观察”(www.buddha-eye.com)网站和博客(http://blog.sina.com.cn/buddhaeye09)同步发展。刊物、网站、博客的英文名皆为Buddha-eye (佛眼),源于《法华经》所言:佛以一大事因缘出现于世,为使众生开示悟入佛之知见。《佛教观察》第一期卷首语阐述了我们的立场:“佛之知见,即佛的智慧。我们都是肉眼凡胎,但发愿取法乎上,力图以佛的正法眼观察世界、观照人生、观注佛教的发展。”

   《佛学观察》是校园文化的产物,本着“做自己愿做的,做自己能做的”原则,主要为佛学研究和教学服务,并通过网络幅射到社会,以期为佛教文化建设作出自己的贡献。本刊设讲坛、视点、专访、禅茶、分享、足迹、书品等栏目。通过请进来、走出去的方式,与教内外学者和法师就共同关心的课题进行研讨。各期以“视点”为纲,突出一个主题,组织相应的演讲和专访,并尽可能作进一步的延伸讨论。按照《大学》内圣外王的格局,举凡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皆为本刊关注的视点。各期分别以佛教与环境保护、家庭与婚姻、禅修与心理治疗、戒律与日常生活、企业家的社会责任、佛教的社会化与组织化、佛教道德与菩萨精神、佛教网络与网络佛教、佛教建筑与艺术等议题为视点。

   由于经费及刊号等问题,也因为互联网时代媒体有了更多的表达形式,《佛教观察》一共办了十期,即停止纸本刊物,而转入在博客和微信公众号的发布。

  

   三、禅学会与《法音》的因缘

   在复旦大学禅学会创立十年间,《法音》通过《佛教观察》及博客或相关的会议论文集,转载本人文章有如下五篇:《佛教在新时代的社会化和组织化——以复旦大学禅学会为例》(2009年第12期),《从〈心经〉看佛教环境哲学的理论基础》(2010年第4、5期),《法华精神与人类宗教的未来》(2011年9期),《中国佛教走出围墙困境及进入主流社会的路径》(2013年1期),《大众阅藏对于构建网络佛教之体的意义》(2016年第8期)。

   禅学会成立的十年,正处于中国佛教否极泰来,冲破围墙困境,迎接复兴曙光的时代转折点。我们是这个大时代的见证者,也以自己的行动汇入了推进中国佛教复兴的共业平台。《法音》转载的上述五篇文章,记录了我们如下观察和思考。

   (一) 佛教的性质及当下处境

关于对佛教性质的认知,2007年的《禅学会倡议书》指出:“现代知识分子之所以服膺佛法,在于佛陀是觉悟宇宙人生真理的先觉者,佛法不依赖神秘的启示和怪力乱神,(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佛教复兴   法音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佛学专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8452.html
文章来源:《法音》2018年第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