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南央:父亲的水电老师——忆陆钦侃先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33 次 更新时间:2018-02-15 15:14:55

进入专题: 陆钦侃  

李南央 (进入专栏)  

  

   陆钦侃先生四月十五日走了,他比我的父亲李锐年长四岁,是父亲转业到水电事业后的第一位老师。一九五二年,父亲刚刚从湖南省委宣传部调入燃料工业部所属的水电工程局时,在日记中有如下记述:

  

   1952年12月2日(星期二)

   晨十点五分离京,陆钦侃工程师同行。

   车上请陆谈水力知识。

  

  

   1953年2月21日(星期六)

   ……

   女秘书来了,陆钦侃也开始抓着办事,感到事情将顺利一些。

   ……

   与设计处同志谈展开资产阶级设计思想批判问题的学习和检查。必须严肃对待此一工作,当作进入五年计划工作的决定环节。

  

   陆钦侃先生1936年毕业于浙江大学土木系,1947年获美国科罗拉多大学水利硕士学位,曾供职于中华民国时代的国民政府资源委员会,参加了1946年资源委员会派赴美国垦务局的三峡工程研究工作。而此时,政权易帜,他要在新政权的领导下继续从事水力水电规划工作,而共产党的有些作法恐怕令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是吗,父亲的日记中说要“展开资产阶级设计思想批判问题的学习和检查。”父亲是如何在局里展开对“资产阶级设计思想批判”的,我不得而知,但是1959年他被打成水利电力部“李锐反党集团”的“领军”人物时,部党委整理的“李锐三反言论集”(反党、反火电、反三峡)中,记有他在党内会议上的“反动”言论:老干部要学习专业文化知识,否则就不要老狗挡道,要让知识分子当家。我想陆钦侃先生是幸运的,他碰上了李锐这样一位肯于当学生的共产党干部。我曾经问过父亲,你何以如此看重知识,看重知识分子。他回答我:我高中毕业北上赴考,报了清华,没有被录取,后来考进了武汉大学。我知道学问是硬碰硬的,是要下真功夫的。一九五八年一月的南宁会议上,父亲与林一山在毛泽东面前进行“廷前辩论”,一张全国水电发展前景蓝图帮了他的大忙,那是由与陆钦侃一样,也曾留过学、也曾在国民政府资源委员会任过职,日后也拒绝在三峡工程论证专题组结论上签字的程学敏先生绘制的。有人说我的父亲李锐是“新中国”水电事业的奠基人,其实没有那些“旧中国”培养的专家的辅佐和对他从基本公式耐心讲起的启蒙,李锐将一事无成。

   一九五九年八月的庐山会议后,父亲被一撸到底,他所重用的那些从“旧社会”过来的知识分子也失去了李锐时期的“辉煌”。一九七九年一月四日,父亲重返北京,水电事业的老友们立即登门。父亲的日记记着:

  

   1979年1月10日(星期三)

   又是一天人客。陆钦侃、程学敏、顾文书、贺益、苏哲文等。刘、张、李三副部长来。夜罗西北,张敖荣来看材料。

   ……

   一九七九年五月,父亲参加康世恩率领的能源代表团出访巴西和美国,陆钦侃先生陪行。在机场候机室,陆先生指着送行的父亲的秘书周保志和我说:从今天开始,我就一身兼你们二位之职了。意思是即要做李锐的秘书,又要照顾患难廿年,身体尚不甚健康的李锐的旅途生活。其笃实之情,令我至今记忆犹新。

   中国政府的政协委员不是选的,是由在党内说的上话的人推荐的。父亲一九八二年三月从水电部离休,被陈云调入中组部,算是能说得上话的人了。他便“利用职权”,提名陆钦侃和程学敏两位水力水电专家进了政协,让他们能有个发表意见的地方,让他们的声音能被听到。我看父亲是做了大大的好事,他们的作用,那些体育明星、电影明星们是不好比的,他们的认真态度也不是那些把“委员”当成个官来做的人所具备的。没有他们在政协一次次地反对,一次次地质疑,三峡也许不经论证早就匆匆上马了。如此,后果将更是不堪设想。

   二00四年冬天,我和悌忠回北京探亲,受法国广播电台肖记者之托,将她采访陆先生的录音带回转交给他。我们找到他住在劲松的大女儿家,他和老伴儿从自己的居所搬到了这里。陆先生说:老了,要人照顾了。他热情地招呼我们在他的房间里坐下,指着墙上我父亲为他八十大寿做的诗说:“你爸爸的字,你爸爸的字。”

   我们一起听了录音。他听得很认真。录音放完了,他长叹一声:“没有用啊!说说而已。”我很激动,大发感慨。陆先生却很平和,说自己并不激烈地反对什么,无非是为国家好,为老百姓好。三峡既然已经建了,只好退而求次之,希望将灾难降低到最小程度。自己今年已经九十多岁了,能做的也就是“还要说话”。至于说了听不听,只好由它去了。

   我知道陆先生曾经年复一年地请我父亲转信中共中央,谈他的意见。1998年他给江泽民、朱镕基、温家宝的信中说:“长江的洪水量很大,而且三峡水库仅能控制上游来水,……如果考虑湖南四水进行预报错峰,以城陵矶控制、三峡水库可拦洪183亿立方米,中下游还要分蓄洪300余亿立方米。沿江堤防还将维持高水位。当地暴雨造成的涝灾,三峡水库也无能为力。……1980年所提长江中下游平原防洪部署,据1987年调查湘、鄂、赣、皖四省上报,整个堤防体系达到规划要求,尚需投资63.4亿元;分蓄洪区安全建设尚需投资45亿元,合计100多亿元。这比最近三年洪灾所造成的二千余亿元损失要少得多,也比三峡工程所需投资少得多。”

   2004年5月,他和35位专家联名上书,父亲替他们转呈胡锦涛和温家宝:

   锦涛同志并家宝同志:

   关于三峡的要害问题及如何善后,转上由水电老专家陆钦侃(已92岁,原全国政协委员)执笔,35位有关专家学者签名的建议书,他们希望三峡不要比三门峡犯更严重的错误。我是完全赞成他们的意见的。

   ……

   当年最反对建三门峡的是黄万里,……。黄坚决反对上三峡,论证时来过我家两次(我们过去不认识),说过这样的话:如果三峡修成后出了问题,在白帝城山头上建个庙,如岳王庙前跪三个人:中间女(钱正英),两边各一男(张光斗、李鹏)。……

   陆钦侃先生们的信中说:

   “建议认真贯彻全国人大1992年三峡工程决议案中所提初期蓄水位的要求。千万不要封堵有效排沙的底孔,……溢洪道堰顶不要添高至158米,以免堵住初期运用时大洪水出路;初期为补充枯水期流量需蓄至139米,至汛期仍需维持防洪低水位135米,以保留初期原定防洪库容及排沙效果。

   期望英明决策,使得三峡工程既能造福于人民,又不造成严重祸害!”

   陆钦侃先生曾经期望于“英明”,但是排沙的底孔还是堵了。曾任长江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总经理的陆佑楣说:“何必呢?三峡大坝有足够多的排沙孔、泄洪深孔、冲沙闸等设施。从2003年水库蓄水以来,由于上游水库拦沙、水土保持、植被保护等因素,来沙量逐年递减,比原来已经减少一半,所以泥沙专家组本来一直都担心泥沙问题,现在都审慎地乐观。”不过他找补了一句:“当然还要长期进行监测。”但是如果监测结果证实陆钦侃他们的意见是正确的,将怎么办呢?还来得及“怎么办”吗?这位陆工程院士没有说。

   陆钦侃先生走了,他曾经拒绝在三峡工程防洪专题组论证结论上签字,那个专题组只有另一位专家方宗岱先生也拒绝签字。这是何等的勇气,何等的良心,何等的责任!陆钦侃先生走了,在中国那片土地上继任着他的水力水电事业的知识分子、工程院士们之中,还有多少人有他一般的勇气、有他一般的良心,有他一般的责任呢?失去了真正知识分子的国家将走向何方?

  

   2011.5.2

进入 李南央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陆钦侃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民权理念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842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