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南央:老爹都是一样情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08 次 更新时间:2018-02-15 10:58:40

进入专题: 李南央  

李南央 (进入专栏)  

  

   中国人安土重迁,美国人则把家搁在汽车轮子上,将买房、卖房不当回事。这不,我们搬进现在这个家的第八个年头上,右手边刚刚入住不到三年的第三家新邻居又有了要搬的迹象。

   房子的男主人是个木匠,自打搬进来,他们家叮叮当当的声音就没断过。不过这次不大一样,刷墙、换地毯不算,还轰轰烈烈地开来了一辆推土机,在院子里大动起干戈,把整院子的土全换了,铺上新草坪、种树栽花,外带搭了个大大的木晒台。傍晚,俩口子坐在晒台上的遮阳伞下,看着赏心悦目的新院子,眺望着对面的山头和炼油厂的层层油罐,还有那远远的海湾,我们都替他们惬意。可是椅子还没坐热,卖房的牌子就挂上了。一天来了辆厢车,房子转眼就空了,留下两个老头儿院前、院后地干着收尾的活儿。

   自从八年前搬进这所房子,我就不断地唠叨,想把厨房重新装修了。地面和壁柜的材料都太老化,让做饭的油烟一糊,总觉得不干不净。无奈先生老说:“等有钱了再说吧。”这么一等就是八年,抗战也打完了。2006年好说歹说,先生同意从他的退休金里借出些钱来,把厨房彻底弄弄。为了不让本不愿意干这事的先生烦心,施工选在他回国探亲的那两个星期。这样,我也就跟着邻居的脚后跟闹腾上了。

   签约的装修公司雇了一帮墨西哥人,干活拉杂得不成样子。每天他们走后,我得费劲地里里外外清理他们留下的垃圾,否则待完工时,家里的地毯、地板就全不能要了。这天他们走后,我收拾完他们扔在车库里的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下脚料,准备关上车库门收工,没想到电动门刚落了一半就自动升了回去。我赶紧上上下下仔细寻看:门底下清理的干干净净,顶棚上的导轨也没发现什么毛病,又试了几次,就是下不来。我这下可慌了神。天已接近黄昏,正是各处下班的时候,往哪家公司打电话都得碰壁。车库门通宵开着,我又一人在家,这可如何是好。一筹莫展地左右张望着,恰恰看到在邻居家忙活的老头在收拾工具,正要收工的样子。我赶紧跑过去说明了情况,求他帮助看看哪里出了毛病。老头二话不说,扔下手里的东西就跟了过来。他一眼看到距离车门1米多远的地方放着一袋用了一半的水泥,使劲往旁边挪动了一下,再按开关,门哐哐地落了下来。这么简单!我一下闹了个大红脸。

   老头哈哈笑了:“这个门欺负女性。”同时伸过粗糙的大手:“我叫大卫,你呢?”我通了姓名,握住了那只手,为了表示真心的感谢,特意用了力气。老头哎呀呀大叫起来。我这才发现他的右手贴着纱布,肿得像个馒头。我连着气儿地:“对不起,对不起!”自己的手好像也感到了那疼痛:“你的手怎么了?”

   大卫轻轻地甩着右手,自嘲地说:“咳,我昨天锯木料不小心,锯到了自己手上。赶紧开车上医院看了急诊,缝了好几针。”

   我吸溜着气说:“那你还干活!还不休息几天养养伤?反正房主又不在,早晚把活干完不就行了。”

   老头眨眨眼:“我是这家的老爹,那个老头是我的朋友,他也退休了,我叫他一起来给我儿子干活。”

   我简直不能相信,当时眼睛大概瞪得总有铜铃大。这两位老人前前后后,张罗忙活了一个多月,房子空了还在这儿干,我原以为是雇来的力夯(ben`)儿,没想到会是老爹。虽说我不大会看外国人的年龄,但按已经退休推算,起码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

   老头说:“我是给儿子帮忙,他在休斯敦找了份新工作,必须赶紧上班,我帮他们搬完家就飞回来了。卖房经纪人请的房检员说一面墙的木料发现有白蚁,我得帮儿子换了这木头,要不房子没法卖。反正我也退休了,你说要爹干什么,不就是儿子需要的时候你得帮帮他吗?”见我的眼睛盯着他的手不放,又呵呵地说:“这手不碍事,是我自己太笨,不耽误干活。”又说:“我还得呆几天,有事尽管找我。”说完摆摆手转身走了。从西边街上射过来的一抹夕阳跟着他,那满头的白发和衣服上粘着的白灰在金色的余晖下闪着光,我的视线模糊了。

   转过年,树叶绿了,花开了,邻居院前卖房的牌子终于摘了。又来了一辆厢车之后,邻居家茸茸绿草、缤纷花朵的后院响起了孩子们欢快的叫声,还有一只小狗的汪汪声。

   周末,先生在后院干活,我在新装修好的厨房心情愉快地忙活着做饭。窗户开着,先生和邻居哇啦哇啦的拉呱声飘了进来。一会儿,先生带着一脸灿烂的笑容进了屋。

   我问:“看到新邻居了?你跟他聊上天儿了?”

   “是邻居的老爹。”先生在水龙头下冲着手:“我在后院干活,听到嫩嫩的童声:‘爷爷,要不要喝口水,歇一歇?’又听到个老头的声音:‘不用,好孙孙,爷爷不渴,谢谢了。’话里透着那叫个甜,跟吃了蜜一样。”又说:“老头在割草,是个黑人。正好割到咱家的栅栏旁,看见了我,就跟我聊了几句。说他退休了,周末到儿子家帮他们干活,说是不干活手就痒。再说要爹干什么,不就是干这个的吗?”

   没想到又碰上了个邻居家的“孝子贤爹”。先生说:“你说,以后要是忙忙结了婚,有了孩子,咱们到她家帮她干活,孙子、孙女问咱渴不渴,喝不喝水,那是什么劲头?”

   我说:“那你就掉到蜜罐里了。”

   先生起劲地一阵哈哈呵。得,又是个好老爹。真是白、黑、黄,齐全了!

   2008.1.4

  

进入 李南央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李南央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域外传真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842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