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其骧:山西在国史上的地位

——应山西史学会之邀在山西大学所作报告的记录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91 次 更新时间:2018-02-13 22:52:38

进入专题: 山西  

谭其骧  

   现在的山西,在全国,在华北,都不过是一个一般的省份,并不突出。但是在历史上曾经有过好几次,山西在全国,至少在黄河流域,占有突出的地位,其重要性有过于今天的山西。

   首先应该从远古时期说起。近儿十年的考古发掘,一可以证明山西在远古时代是一个很重要的地区。在国内已发现的七八十个旧石器时代遗址中,山西占了二十几个。从南边芮城县的合河遗址,襄汾县的丁村遗址,一直到北边朔县的峙峪遗址,阳高县的许家窑遗址,都是旧石器时代有名的文化遗址。到了新石器时代,山西境内的文化遗址就更多了。仰韶文化遗址遍布全省。雁北地区又有一部分细石器时代的遗址。这说明山西在石器时代是全国的一个文化中心。

   再从传说中的古史来看,唐尧、虞舜、夏禹时代的首都都在今天的山西南部。尧都平阳就是现在的临汾,舜都蒲坂就是现在的永济县蒲州,禹都安邑在今天的运城县境内。关于尧舜禹的都城虽然还有各种不同传说,有的说在山东,有的说在河北,但在山西的传说却比较可信。因为有关他们的活动范围的传说主要在山西。比如传说夏禹出于西羌,那个时候的西羌应该就是指今天山西境内的羌族。整个夏朝的主要活动范围,就在今天的山西南部和河南西部。所以,从尧舜一直到夏朝,山西,主要是晋南,是当时华北的政治经济文化重心。

   商朝起于东方,它推翻了夏朝后,山西就失去了重要性。到了西周初年,周成王将其弟唐叔虞封在山西,旋改国号为晋。不过西周时的晋国并不很重要。到了春秋,晋国就发展成为黄河流域的一个最强大的国家。

   春秋初年,黄河流域的强国是郑国、齐国,到了中期和晚期,在很长的一段时期内,晋国则是黄河流域第一流的强国,率领华夏诸中小国和长江流域的霸主楚国相抗衡,这就是历史上著称的“晋楚争霸”时期。而晋国的中心就在山西,前期的首都在绛,亦称翼,在今翼城县东南,后期迁于新田,亦曰绛,故址在现在的侯马。

   战国初期,韩赵魏三家分晋,是谓三晋。三晋都是当时的大国,初期的魏和中期的赵还是数一数二的强国。三晋的首都初期都在山西,赵在晋阳(今太原市晋源),韩在平阳(今临汾),魏在安邑(今夏县北)。只是到了中期以后,才先后离开山西移向河北、河南的平原地区。魏国由安邑迁到大梁(今河南开封)。赵国由晋阳一迁中牟(河南汤阴),再迁邯郸(河北邯郸市)。韩国由平阳一迁宜阳(河南宜阳),再迁阳翟(河南禹县),再迁郑(河南新郑)。可以看出,春秋时期和战国初期,山西在华北的地位是很重要的,战国中叶才稍形衰落。

   到了秦汉时,山西在政治上就不太突出了。但是晋南地区的经济、文化还是比较发达的。司马迁作《史记·货殖列传》,讲到当时各地的民风习俗,认为三河是“天下之中”,“土地小狭,民人众”。三河即河东、河南、河内三郡。河东郡就是今天山西的晋西南一带。这一地区地狭人稠,可见经济文化是比较发达的。太史公还特别讲到杨和平阳两县的人特别会做买卖。杨就是今天的洪洞县,平阳即今天的临汾。

   到了魏晋南北朝时代,由于山西境内有许多少数民族在活动,山西又显得重要起来。这种变化,渊源于东汉时代。

   在上古时代,山西境内就有过许多少数民族。甲骨文里有许多“羌”,可能就在山西境内。西周时,山西也有很多少数民族在活动。见于商周记载的燕京之戎在今晋中太原附近一带,条戎在中条山一带,余无戎在晋东南一带,西落鬼戎在晋西北。春秋时,晋中、晋南到处分布着赤狄惑咎如、东山皋落氏、潞氏、留吁、铎辰等部落,此外太行山中还有骊戎和长狄瞒,三门峡的北岸还有茅戎。西周时的晋国并不太强大,到了春秋时逐渐把山西南部、中部的戎狄并吞,才成为中原最大的强国。但雁北一带还有代、林胡、楼烦等戎狄,到战国时又为赵国所吞并。经过长期的接触兼并,戎狄羌胡逐渐同华夏融为一体,因此到了秦和西汉时,山西境内基本上都是汉族了。

   东汉初年(光武帝时),又有新的兄弟民族进入山西。这时北边的匈奴分裂为南匈奴和北匈奴两部分,南匈奴投降汉朝,东汉政府就让他们入居汉朝境内。从此西河、北地、朔方、五原、云中、定襄、雁门、代沿边八郡都分布着匈奴部落。八郡中雁门、定襄两郡在今山西雁北、忻县地区,代郡一部分在今山西忻县地区,一部分在今河北张家口地区。到了东汉末年,天下大乱,一部分匈奴南向抄掠,随即定居在河东,即今晋西南一带。献帝建安中,曹操分其众为五部,使散居于“晋阳汾涧之滨”,共有三万余落。

   西晋初,又有大批匈奴人从塞外搬进山西。这时山西全境共分为七、八个郡,差不多每一郡都有匈奴杂居,北部诸郡,甚至“胡多于民”。

   在封建时代,当汉族所建立的王朝比较稳固时,对境内的少数民族总是剥削、压迫得很厉害,因此一到汉族王朝的统治势力衰落下来,少数民族当然就要起来造反。西晋末年就是这种状况。西晋末年,就是公元四世纪初,山西境内的匈奴酋长刘渊首先起兵发难,造西晋统治者的反。304年刘渊起兵离石(今离石),建号汉,不久即迁都平阳(今临汾)。刘渊死后,其子刘聪在311年攻克了西晋首都洛阳,俘了怀帝,西晋被迫把都城迁到长安。316年刘聪又打下了长安,俘虏了藩帝,灭亡了西晋。这在历史上影响很大,从此开始了一百几十年所谓“五胡乱华”、五胡十六国各据一方的局面。

   结束这一黄河流域战乱局面的,也是以山西为根据地的少数民族一一鲜卑拓跋部。

   鲜卑族原来居住在蒙古高原,分成好几支,其中拓拔鲜卑这一支逐渐向南迁移,到了曹魏时代,已把重心迁到了盛乐,即今内蒙的和林格尔。西晋末年,乘中原大乱,又继续向南扩张,占领了雁北地区,338年建国号为代,376年为前秦所灭。383年淝水之战后,前秦瓦解,386年拓跋部复建代国。复国后当年就改国号魏,398年,把首都从盛乐迁到平城(今山西大同)。这就是历史上所谓北朝的第一个朝代——北魏。经过了半个多世纪的战争,439年北魏统一了黄河流域,结束了五胡十六国的分裂割据局面。到了公元495年,北魏孝文帝才把首都从平城搬到河南洛阳。这是由于孝文帝热心汉化,想消灭南朝,统一全国,而雁北地区长期为少数民族所居住,北魏时,已经基本上没有汉人了,都城建在此地,不利于他的汉化政策,所以才决心排除保守势力的抵制,毅然把首都迁到了黄河流域的汉文化中心洛阳。但在此前半个多世纪,在今山西的平城一直是整个北朝的统治中心。

   迁都洛阳后不久,只隔三十多年,北魏的实际统治中心又回到了山西,这是由于山西境内,又有一种少数民族——契胡兴起。契胡到底是一种什么民族,现在还搞不很清楚。北秀容(今朔县一带)契胡尔朱氏为领民酋长,至六世纪二十年代魏明帝时,尔朱荣以功都督并、肆、汾、唐、恒、云六州,驻晋阳,这六州差不多就等于今山西全省。

   528年,北魏发生宫庭政变,胡太后杀了明帝,另立幼主。尔朱荣乘机举兵自晋阳南下,立孝庄帝,沉太后及幼主于黄河,杀朝士二千余人,进入洛阳,控制了朝政。他一度想迁都晋阳,后来又放弃了这个主意,留下几个心腹把持朝政,自归晋阳。于是北魏的实际政治中心从河南的洛阳转移到了山西的晋阳。不久孝庄帝诱尔朱荣入朝杀之,荣的从子尔朱兆又从晋阳起兵入洛,执杀孝庄帝。荣部将高欢又起兵讨灭尔朱氏,立孝武帝于洛阳,自为大丞相,居晋阳,仍然是尔朱氏掌握政权时的格局。534年孝武西奔长安依宇文泰,高欢改立孝静帝,迁都于邺,史称东魏,高欢仍以丞相居晋阳,留亲信于邺执朝政。欢死子澄继,澄死弟洋继,所以东魏一代十六年,魏帝虽都邺,实际政治中心一直在晋阳。550年高洋篡魏,史称北齐。

   北齐一代二十七年,以邺为上都,晋阳为北都,皇帝经常来往于两都间,晋阳在军事上的重要性有过于邺。故周武帝伐齐,以重兵直指晋阳,晋阳既克,太行山以东也就一举而定,北齐就此灭亡。由于晋阳在北朝后期地位极为重要,所以北周灭齐之初,还在晋阳设置了并州宫和六府。并州宫是皇帝的行宫,六府是仿照中央政府的规制设置天官地官春官夏官秋官冬官六府,作为中央政府的分设机构。到形势稳定后,才予以撤销。

   可见,从四世纪初刘渊起兵一直到六世纪后期577年北周灭北齐,山西在北中国的地位一直很重要,平阳、平城、晋阳,先后更迭成为很重要的政治军事中心,中间间断的时间极少。

   隋唐大一统时期,山西的地位虽没有南北朝时重要,但仍有相当的重要性。

   隋代的并州(治晋阳),是黄河流域仅次于长安洛阳的第三政治军事中心。隋文帝初582年,置河北道行台于此,以次子晋王广即后来的隋炀帝为尚书令。“河北道”指整个大河以北地区,包括今山西、河北、北京、天津二省二市和河南、山东的一部分。589年罢行台,改置并州总管府,晋王广、三子秦王俊、五子汉王谅相继为总管。史称谅为总管,“自山以东,至于沧海,南距黄河,五十二州皆隶焉。”改行台为总管,只是一种体制上的改变,辖境当仍旧。其时并州不仅是大河以北的政治中心,并且是“天下精兵处”(《隋书·汉王谅传》),所以文帝一死,炀帝即位,汉王谅遂发兵反。杨谅虽然失败了,十三年之后,太原(607年改并州为太原郡)留守李渊乘隋末大乱起兵,很快就进兵攻克长安,并终于完成了统一,唐朝取代了隋朝。

   唐朝一代都很重视这个王朝的发祥地并州(618年改太原郡为并州)。初年置大都督府于此,690年武则天(她是并州文水县人)于西都长安东都洛阳之外又建并州为北都。795年中宗即位,罢北都。723年玄宗又升并州为太原府,复置北都。此后二百年太原一直是全国仅次于长安、洛阳的第三政治中心。

   山西继两晋南北朝之后再次对全国历史发生很大的影响,是在唐末五代时期。其所以到这时又重要起来,还是由于此时山西境内又兴起了一个少数民族。

   东汉魏晋时匈奴、鲜卑等族迁入山西,匈奴建十六国中的汉,即前赵,鲜卑建北魏,还有一个跟着匈奴迁入山西的羯族,也建立了十六国中的后赵,对四至六世纪的历史都发生了重大的影响。在唐朝初期,匈奴的后裔稽胡,还有在山西一带活动的。但此后这些少数民族即不再见于记载,想必是已同化融合于汉族。可是旧的少数民族融合不久,唐中期以后,又有一支新的少数民族——沙陀族,进入山西。

   沙陀本是西突厥的一支。突厥族原来居住在蒙古高原西部阿尔泰山区,公元六世纪五十年代灭柔然,成为蒙古高原的主人,六十年代西破犷达,疆域展至中亚的阿姆河流域。八十年代分裂为东、西突厥。西突厥占有今新疆及中亚西亚地,并有一支移殖到今天的新疆东北角天山东端的北麓,和当地的土著印欧语系白种人融合在一起,形成沙陀族。这些沙陀人还保持着白种血统的相貌。

   唐朝前期,沙陀人属唐朝统治。到了“安史之乱”后三十余年,即八世纪末,唐朝在新疆的势力被来自西藏的吐蕃逐出,沙陀便成了吐蕃的属部,并被迫迁到河西走廊张掖一带。九世纪初,沙陀人不堪吐蕃的压迫,举部东走,投奔唐朝,唐朝政府就把这支沙陀族安置在今陕北的定边盐池一带。不久,又进一步内徙今山西太原和雁门关南北定襄、朔县、山阴一带。从此山西北部就有了沙陀族,代北沙陀军在当时是最雄劲的部队。

   沙陀酋长本姓朱邪,由于投奔了唐朝,屡立战功,唐朝赐姓李,官至节度使。九世纪末黄巢起义军攻入长安,唐朝统治者慌了手脚,下诏赦免沙陀酋长李国昌、克用父子杀害云州防御使之罪,使“讨贼(指黄巢起义军)赎罪”。李克用终于在883年收复长安战役中功居第一,父子二人一个做了代北军节度使(镇代州),一个做了河东节度使  (镇太原)。国昌卒,克用又南取昭义(治潞州),北取大同(治云州),以太原为中心,占领了山西的大部分,895年进爵晋王,建立了唐末和五代后梁时代的晋国。

公元十世纪初,进入了五代十国时期。五代初期,主要是沙陀人的晋国和汉族人的梁朝之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山西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历史地理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8395.html
文章来源:雅理读书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