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慎明:为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尽绵薄之力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2 次 更新时间:2018-02-13 21:36:00

进入专题: 系统性金融风险  

李慎明 (进入专栏)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指出:“世界正处于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期”,“我们生活的世界充满希望,也充满挑战”,“当前,国内外形势正在发生深刻复杂变化,我国发展仍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前景十分光明,挑战也十分严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我们要“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金融工作和金融安全。2017年4月25日,他在中央政治局第四十次集体学习时强调:“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经济平稳健康发展的重要基础。维护金融安全,是关系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的一件带有战略性、根本性的大事。金融活,经济活;金融稳,经济稳。必须充分认识金融在经济发展和社会生活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切实把维护金融安全作为治国理政的一件大事,扎扎实实把金融工作做好。”(《人民日报》2017年4月26日)

   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认真学习和坚决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的思想十分重要。

   愿拙作的出版,能为我们构建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尽绵薄之力。

   我的第一个职业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第13师的新闻干事,1978年当解放军报的记者,1983年给王震同志当秘书,1994年到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工作,1998年到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作,从来没有专门学过和从事过经济特别是金融工作的人,怎么就论起了“金融危机”?

   1997年,我在解放军国防大学基本系整整学习一年,较为系统地学习、研究了国际战略学,收获甚大。大家都知道,经济是基础,政治是经济的集中表现,而战争则是政治表现的最高形式。真正要了解战争、懂得战争直至警示战争,就必须首先懂得经济。我个人还认为,广义的战争中,包括了金融战,并且这是当今和平与发展时期隐性战争表现的主要形式之一。也就是1997年在解放军国防大学学习之时,我开始关注世界特别是美国的经济。到2000年底,就世界特别是美国经济,我就蒐集了10本厚厚的相关资料。

   中国社会科学院,有260多个二、三级学科。1998年8月到社科院工作后,又接触了不少不同专业的非常有见识的老中青专家学者,进一步拓宽了自己的知识面,加深了自己对国际战略其中包括世界经济特别是美国经济的认识。

   1999年4月,在社科院召开的一个国际问题研讨会上,我第一次提出了美国经济潜伏着严重危机的观点。参加会议的新华社一位资深记者,事后还特地写了份内参上报,强调与会100多位专家学者,没有一位学者赞成关于美国经济潜伏着严重危机的观点。

   毛泽东多次谈到,要认真听取不同意见。陈云说,有钱难买反对自己意见的人。此后,我又认真研究了一些专家学者不同意美国经济潜伏着严重危机的理由,但也更加坚定了自己关于美国经济潜伏严重危机的看法。这就有了到社科院工作后的第一篇研究报告:《世界格局已发生重大变化 我急需抓紧组织并抓紧进行国际战略问题研究》,该文刊发于1999年8月13日、14日《中国社会科学院要报·信息专报》第108期、109期上。报告解密期过去后,又公开发表于《求是·内部文稿》1999年第23期,改题为:《世界格局变化与国际战略问题研究》。在此篇报告中的第二部分“21世纪前二三十年甚至上半个世纪,整个世界将极不平静”中第4点,我谈到:

   美国经济潜伏着严重的危机。关于美国是否已经形成比较严重的泡沫经济这个问题,时下言人人殊。有人认为,“美国经济永远是一块繁荣的绿洲”。但我们也需注意,国际著名投资家、美国对冲基金的掌门人乔治·索罗斯在1999年初即说:“美国经济呈现出与1987年时的日本完全相同的资产泡沫,这种状况仍在加剧”,“下一次严重的经济危机很可能在资产泡沫高潮结束后的美国发生”。美国财政部长罗伯特·鲁宾在同年3月下旬也表示:尽管美国经济总体状况良好,但是,世界经济的增长正越来越多地依赖于美国,这会使美国招致危险,而且“这种危险日益增加”(《美国存在着“资产泡沫”问题——索罗斯就世界金融问题答记者问》,刊《日本经济新闻》1999年1月22日)。美国的专家还认为:“全球增长的不平衡模式正在美国经济中形成泡沫。这些泡沫最终会破裂,并且引发衰退。尽管几乎没有经济学家认为今年美国会出现这种情况,但在下个世纪出现衰退的危险正在加大’。”(同上)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艾伦·格林斯潘也告诫国会:“在饱受金融灾难折磨的世界经济中,美国不可能永远是一块繁荣的绿洲。”(同上)上述分析和评述提醒我们,必须重视对美国泡沫经济的研究和应对。假若在21世纪二三十年代直至中叶前后,美国的泡沫经济破灭,将会给世界经济带来灾难性的后果。战争往往与经济危机如影随形。大的世界性的经济危机,有可能带来世界性的战争,尽管不一定是世界大战。因为世界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者,往往会选择战争来摆脱经济危机的阴影。美国倘若衰落,将会给其他帝国主义国家带来崛起的机遇。旧有的平衡一旦被打破,围绕争夺新的世界霸权的角逐便会进入白热化,新的维护民族权益和民族独立的斗争也会风起云涌。

   现在大家读上述相关论述时就会发现,我对美国经济潜伏严重危机没有更多阐发自己的观点,而主要引用西方特别美国国际著名投资家、美国对冲基金的掌门人乔治·索罗斯、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格林斯潘、美国财政部长罗伯特·鲁宾、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艾伦·格林斯潘等四位政要的观点加以佐证。为什么?“春江水暖鸭先知”,这四位大家才可能有说服力。我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作此预测,谁人注意?!我的主要目的,是想引起国内各界特别是相关人士对美国可能出现的经济危机的重视。我所强调的只是:“美国的泡沫经济破灭,将会给世界经济带来灾难性的后果。战争往往与经济危机如影随形。大的世界性的经济危机,有可能带来世界性的战争,尽管不一定是世界大战。”这一结论,可能现在仍具有极为强烈的针对性和现实性,并更加需要我们高度关注的。

   研究国际政治、世界格局和国际战略,就必然要研究世界特别是美国经济,这就有了自己近20年来的对国际金融危机的系列看法。我的学生整理出了16篇,2017年7月间,先后在微信、微博、网站上发出后,在社会上引起了较为强烈的反响。社科文献出版社要结集出版时,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电脑里的资料,又新发现如下四篇。一是2001年2月笔者在《人民日报》社在海南三亚召开的“全球化论坛”上的讲稿,原载《世界经济与政治》2001年第5期,题为《试谈新世纪的全球化指导原则与实践》。二是2005年12月27日笔者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第四届国际论坛“全球经济失衡及其对中国的影响”研讨会上的发言,刊于《国际经济评论》2006年第2期,题为《如何看待世界经济的发展趋势》。三是2011年8月16日发表于《环球时报》的《李慎明:更大金融灾难或还在后头》。四是《红旗文稿》2010年第10期上的《七大资源匮乏呼唤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以上这四篇,都有不少新观点、新资料。比如,2005年12月27日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第四届国际论坛“全球经济失衡及其对中国的影响”研讨会上的发言时说:“经济全球化和新的高科技革命,可以使美国摆脱正常的商业周期危机的影响,但却无法使其摆脱长波周期危机的规律”,“美国经济这一轮严重的经济衰退甚至是大萧条延期到来的时间越长,其衰退程度便会愈加严重。这正如同洪水正在集聚,如果不及时疏导,而是仅加固堤坝,将来的堤坝就会垮得越惨”。

   敝帚自珍。笔者对拙作《七大资源匮乏呼唤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也十分看重。文中说:“在未来一些年内,我国所面临的所有新情况、新困难中,可持续发展的七种资源可能出现相对匮乏的情况是最重要、最基础性的。”这七个资源是土地资源、政府投入性资源(笔者原称城乡居民存款再投入资源,刘国光同志看了初稿后,建议改为此提法)、物质资源、环境资源、市场资源、劳动力资源、外资资源。文中又说:“30年来,全国耕地净减少了2亿亩左右。2亿亩左右耕地进入房地产商品开发和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对拉动全国GDP的增长,增加中央和地方各级财政收入,推动国民经济发展,改善广大人民群众生活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但如果今后农业科技没有较为重大的进步,就不可能再有较多的耕地资源进入商品领域,否则就会与确保粮食这一战略性资源的安全发生根本性矛盾。”最近重读《毛泽东谈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批注和谈话》,又有了新收获。毛泽东说:“现在我们都不算土地的价值。从古以来,没有不被破坏的房屋,但是有不被破坏的土地。我国现有十五亿八千万亩耕地,组成部分是留下来,是人们千秋万代的劳动所经营出来的。到现在我们也是每年把自己的劳动加到上面去。土地是最基本的生产资料,经济学家最好能算算土地的价值。”(《毛泽东谈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批注和谈话(下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学会,579页)这也进一步加深了笔者对土地资源特有的重要性的认识。此文的最后结论是:“从一定意义上讲,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和调节‘收入分配方式’刻不容缓。这‘一个转变’和‘一个调节’是当前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牛鼻孔’。抓住了这两个‘牛鼻孔’,就牵住了整个经济社会发展的‘牛鼻子’,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就可能打开新的局面。”

   当今国际金融危机仍在深化,有时形势发展变化也很快。对当今国际金融危机和世界格局如何看呢?2017年10月14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召开了第八届世界社会主义论坛。笔者把自己在论坛上的发言《国际金融危机与世界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也收入此集子之中。这样也就反映了笔者新近一个时期对国际金融危机的看法。2017年5月1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习近平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发表主旨演讲中明确提出:“从历史维度看,人类社会正处在一个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代。”在同一讲话中,他还明确指出之所以得出这一结论的主要依据是:“和平赤字、发展赤字、治理赤字,是摆在全人类面前的严峻挑战。这是我一直思考的问题”。(《人民日报》2017年5月15日)这篇发言的主要内容是阐发对习近平总书记对上述判断的思考。这样,本书总共为21篇,一并奉献给各位读者,敬请大家批评指正。

   笔者这样一个外行怎么敢对国际金融危机作出判断预测,并这么笃信?在给学生授课时,笔者曾几次给他们讲:“我本人真的十分愚钝,如果能明白一点事理的话,完全是因为真心信仰马克思主义,结合实际认真读一点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原著。真信真学是相辅相成、相互促进的。另外还有很重要一点,就是必须站在占人口绝大多数的普通百姓的立场上读。习近平总书记之所以很快得到全国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深深拥戴,根本一点,就是他在西北黄土高原上山下乡那近八年间,在贫苦百姓那里凤凰涅槃、脱胎换骨而完成自己世界观的转变的。为什么人的问题,是根本的问题;世界观的转变,是根本的转变。这是至理名言。我们应该牢记,不应该忘记。”

   是为自序。

   (作者为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

进入 李慎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系统性金融风险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金融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8389.html
文章来源:中华读书报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