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乃蓤:贝加尔湖承载的商机与中俄宿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60 次 更新时间:2018-02-13 18:21:22

进入专题: 贝加尔湖  

周乃蓤 (进入专栏)  

  

   贝加尔湖明净的湖光山色,近年来吸引了大批中国旅客及投资人,沿湖卖地的海报、到处商店张贴的中文广告, 据传说旅客云集的湖畔小镇李斯特维扬卡(Listvyanka)已有十分之一土地被华人收购,俄罗斯人担忧这样下去,贝加尔地区将变成中国一省。有人网上征集签名,呼吁政府限制外国人购买沿湖土地,不多时就有5700人响应, 甚至远在莫斯科的媒体也趁风点火,引起了一波反华的叫嚣。

  

   互联网在聚集同类声音上,发生了作用。 其实,李斯特维扬卡居民人口只有7000人,所以绝大部分抗议者,都不是本地人。借保护贝加尔湖为名来抵制中国人从事合法的经济活动,除了表现俄人对中国强大经济实力的畏惧外,还勾起长期累积的反华情结。中国旅客蜂拥北上,体验仙境般的贝湖风光,是在《一带一路》取消旅游团签证之后的事,北京直飞库茨克航线,只需3个多小时多飞行时间。加上俄罗斯卢布贬值,对中国观光客来消费,更加有吸引力。

  

   俄罗斯政府原本对在2013年揭幕的《一带一路》态度冷淡,丝路经济带把中亚地区纳入中国经济圈, 挑战俄罗斯原来设想把前苏联的几个成员国组织成的欧亚经济联盟;丝路经济带如果成功,中国穿越中亚建造的铁路和道路通向欧洲,俄罗斯就失去连贯欧亚大陆通道的垄断地位。

  

   不到两年,俄罗斯回心转意,2015年五月,两国签署了“关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与欧亚经济联盟建设对接合作声明”,企图用伙伴关系从内部了解中国用意,在行动上从旁“疏导”有关项目向对俄罗斯有利的方向发展。然而目前两国不对称的经济力量经常引起俄人焦虑,视中国基础建设形同领土扩张,显露出俄人的不安全感。

  

   贝加尔湖发展偏重在西岸的伊尔库茨克省,省会为同名的伊尔库茨克市,一般旅客都经此前往湖区。湖东岸南岸的布里亚特共和国, 是俄罗斯联邦成员,首府为乌兰乌德,俄化程度甚深,目前俄罗斯裔占人口三分之二,信奉藏传佛教的布里亚特人占三分之一。伊尔库茨克是西伯利亚的军事政治中心重镇,教堂修道院林立,文化气氛浓厚,市中心博物馆有丰富的动植物及矿产的标本,历史展示部分挂着十九世纪中叶西伯利亚总督姆拉维约夫的巨幅戎装油画像,纪念他从清帝国获得黑龙江以北及乌苏里江以东的大片土地的勋劳。

  

   沙俄巧取豪夺占去的清帝国领土,加上上世纪近30年的中苏对峙的宣传,来访的中国游客皆耳熟能详,华人地陪导游也趁机穿凿附会编造些不着边际的故事,来证明这块地自古以来属于中国,诸如贝加尔湖是苏武牧羊的北海, 甚至先秦的庄子不也说过“北海有冥”吗?有财大气粗的中国游客就嚷着说:咱们现在用钱买回来。这些话传到俄人耳中,就很不受用。

  

   贝加尔湖最深处1700米,是世界上淡水湖容量之最。数万年前可通北冰洋,后来地壳变化,成为内陆湖, 成群嬉戏的水豹原来是海豹,现在适应成淡水动物。西伯利亚铁路有一段沿湖南岸而行,但并没有给这个地区带来多大的经济效益,沿岸除了水文站之类的科研设施之外,有一座疗养院,荒凉正好保存了这一片净土,湖水清澈,冬天的蓝冰更是一景。苏联解体后,经过十年的混乱萧条,进入新世纪,国际油价飙升给俄罗斯经济带来转机,人民口袋有钱旅游度假,贝加尔湖边上也开始有了配套设施。 驱车沿湖而行,疏疏落落建筑半山上高大宽敞的木质别墅进入眼帘,导游调侃的说:“这些寡头的小木屋不赖吧?”。

  

   湖水清澈冰冷,夏季湖畔浅水地带水温不超过摄氏20度,然而俄罗斯男男女女戏水自得其乐,不时朝我们这群来自北京的游客,点头微笑。同行的王姐说,我们也要争口气,于是她拉着我的手到了水边,刺拉的一声,就冲进水里。我只有不顾水寒,勇往直前,游了一二十米,牙齿打颤,转身回岸,这时全身通红,同队人说像似小龙虾。泳贝加尔湖那种凛冽的感受的确毕生难忘。

  

   俄罗斯新版的“中国威胁论”常被溯源到十九世纪末歧视亚洲的“黄祸论”,那时指的是有别西方文明族群给欧洲国家带来的威胁,并不具体讲明是那个国家,因而可以按照地缘政治的发展,随时给某个国家贴上标签。例如庚子义和团就有了反华的现成模板。 几年后日俄战争,日人得胜,这个标签又包括了日本。中国虽长期积弱不振,然而巨大的人口潜力一直是俄人心病所在,加上曾经被蒙古人统治过的历史烙印,大批黄皮肤人越界涌入地广人稀的西伯利亚和滨海远东,是俄人挥之不去的梦魇。

  

   苏联时代,边界封锁给俄人提供了相当的安全感。到了1988年边境开放后,中国人越界做买卖,也就是所谓的“倒爷”时代,随后承包农场种植大棚蔬菜,接着更大规模的耕种玉米、大豆,和经营养猪场。西伯利亚的俄罗斯人一旦居住迁徙松绑,年轻人跑到欧洲地区大城市谋求发展,人口下降,加深了本地人危机感。到底俄境内有多少中国人一直是外交上争论不休的话题,按照合法签证来往的数字,中国人有进有出,逗留俄境内人数甚至有逐年减少的趋势。俄方估计从中国越界的非法移民人数从几十万到几百万都有,指控这些人从事走私、逃税、破坏生态等犯罪活动。当然,如果人数如此之巨,势必牵涉俄方人员在灰色地带的合作牟利, 彼此心照不宣。

  

   目前在战略伙伴政策推行上,地方官员看到向中国人招商引资的经济利益,都相当积极配合。李斯特维扬卡的镇长就急忙撇清当地人和网上反华的声音不是一路人。

  

   贝加尔湖优良的水质早就有瓶装水出售。2015年韩国Pulmuone 专营矿泉水商与布里亚特省政府签订意向书,要在湖东岸建水厂,次年北京的金贝源 也签订了意向书,虽然网上也有反对之声,这两项工程据传都在进行中;乐视集团属下的矿泉水公司在2017年向伊尔库茨克政府投石问路也欲建饮水厂。伊省省长勒夫千科(Sergei Levchenko)是罕见的共产党员当选的地方首长,对外商投资持友好的态度,支持建立经济特区。

  

   中国民间最大手笔的一项投资计划是,2016年底十来家中资公司组成的财团与贝加尔湖地区最大的旅游公司在北京签订的意向书,斥资一百一十亿美元共同开发旅游资源,不过要等到环境评估报告完成之后才正式签约 。

  

   在俄罗斯除了极端新纳粹份子之外,很少有人公开以种族肤色来歧视外国人,但是潜在对中国人的妖魔化却在滋长。伊尔库茨克国立大学历史系教授维克多。迪亚特罗夫 (Viktor Dyatlov)多年研究对族群成见,在一篇论文中写道,由于中国强大的经济实力,中国人被视为国家扩张的“触角”, 尤其经过互联网的传播和煽动,民粹很有可能绑架政治。一百年前,日俄战争之前的反日情绪漫延,影响到沙俄朝廷,导致摈弃和平解决争端的选择,在极不利于俄罗斯的情况下走向战争,遭遇惨败。他认为民间打心底对中国人的鄙夷,经过一番文饰,逐渐成为一个邪恶的抽象概念,这类仇华的潜流令人担忧,是未来中俄关系不牢固的因素。

进入 周乃蓤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贝加尔湖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众生诸相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838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