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22 次 更新时间:2018-02-13 14:53:58

吴万伟  

西奥多·达林普尔 吴万伟

 

我们的生活充满了意义、思想、意图、道德判断和情感,以至于我们将其全部投射到充满活力的大自然身上。无论我们多么频繁地告诉自己不应该这么做,一再提醒自己这是思想错误或多愁善感的情绪宣泄,但我们还是忍不住照做不误。

正如笛卡尔曾经让我们相信的那样,狗的主人没有一个相信他喜爱的动物是拥有内置程序的更具灵活性和更复杂的食物搅拌器,虐待动物并没有特别的道德利益或意义。格洛斯特Gloucester)在《李尔王》中说,我们在上帝眼中就像苍蝇在顽皮的孩子眼中一样:不过,请注意把这令人讨厌的昆虫的翅膀或腿撕扯下来的孩子的确够顽皮了,但顽皮并非表达称赞的词。在此背景下,它意味着无缘无故的残忍;如果你觉得这样的评论不是对孩子的批评,那很难说你明白了人类语言的妙处。孩子们的残酷不是为了某个友好的目标,而是纯粹的为残酷而残酷。当然,你可能只是觉得有些残酷。如果有人踢了食物搅拌器一脚,说它运行不如预期那样好,可能会被认为有些愚蠢,但很难觉得很残酷。

格洛斯特没有说就像顽皮孩子手中的石头,那样更改并不会破坏语言的韵律节奏。毕竟,顽皮孩子也可能朝着人家的窗户扔石头,但他们的顽皮并不是对玻璃残酷,他们不在乎是否给他人造成麻烦,而是任性地喜欢这样胡闹。乐趣就在于给他人带来痛苦。

不过,即便我们这些对笛卡尔把狗当作自动机器的观点感到惊骇的人也不认为苍蝇能感受到疼痛,虽然它们的确有机会就尝试逃避折磨它的人。我们谴责顽皮男孩只是在很小的程度上站在苍蝇立场上讲话:毕竟很少有人真的喜欢苍蝇,或者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力保护或维持其存在。没有人说,“这个杀猪的人很好,因为肉店里苍蝇很多。”如果苍蝇会说话,并告诉我们它前来地球就是想吃点东西,我们很可能像法国国王路易十四那样回答,“我看不出有这个必要性。”喷雾杀虫剂并不会引起我们道德上的不安(除了担忧臭氧层遭到破坏或者可能进入食物链之外),虽然它就像番木鳖碱对人造成痛苦一样会给苍蝇带来痛苦。

 但是,我们并非单纯的伪君子。我们谴责顽皮男孩是因为他们的意图不是清除世界上甚至世界小角落里传播疾病的苍蝇,而是其行为本身有些残酷。我们担忧的是,那些折磨苍蝇的人有一天可能去折磨更高级的动物),如果允许在进化论的意义上使用高级动物和低级动物的区分的话),海涅说过,焚书者最终会焚人。这当然是统计学上的规律性,而非颠扑不破的真理:不是每个顽皮的孩子都会变成虐待狂,很可能绝大部分不会,就像大部分喝醉了酒的驾车者依然会安全回家。不过,很高比例的虐待狂(松散的说法)都是从虐待苍蝇、小鸟和小猫开始的。没有人会认为撕扯苍蝇翅膀和腿的孩子是好孩子。对于众神而言,他们真应该知道更多。

 即使知道赋予昆虫道德品质很荒谬,我们仍然这样做,在很大程度上这当然取决于它们的美学品质。蜜蜂好,黄蜂坏,差别不完全在于蜜蜂能给人类带来重要的好处,就我所知,黄蜂不能。蜜蜂是昆虫世界里可爱的泰迪熊teddy bears),黄蜂则是昆虫世界里的毒蛇;一个毛茸茸很可爱(虽然可能蜇人),另外一个亮闪闪冷酷无情。蜜蜂吮吸,我也吮吸;没有人会说黄蜂筑巢,我也筑巢。

有谁不喜欢蝴蝶呢?如此和平的、欢快(古老的意思)的生物!我遇见过不喜欢狗的人---可以说,整个宗教界对它都都有一种占着茅坑不拉屎的厌烦态度,认为它们很不清洁---但是,我从来没有遇见过不把蝴蝶浪漫化的人。它们没有危害,就像在风中飞舞的花朵。没有人会对它们的数量似乎在减少的事实感到快乐;事实上,我们都对此感到伤心。狄更斯小说哈罗德·斯基坡尔Harold Skimpole)在《荒凉山庄》中抱怨说,“连蝴蝶都是自由的”,对此我们的回应是,“蝴蝶尤其自由自在。”

是啊,蝴蝶的生活多么美妙啊!比如,在法国,在我的花园中,它们什么也不做,就整天在花丛间飞舞,没有任何责任。尤其是燕尾蝶似乎在看不见的气流中快乐地跳舞,常常嬉笑着追逐打闹,但表现出的是喜欢而不是攻击性。蝴蝶可真是太阳的孩子。

但是,人们忽略了它们存在的黑暗面。我能想象到有些鸟会吃掉它们,因此,它们必须永远高度警惕,就像贫民窟中的抢劫犯。(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838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