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孟翰:从江户日本到明治维新:延续与断裂的转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0 次 更新时间:2018-02-08 00:15:09

进入专题: 明治维新  

蔡孟翰  

   今年是日本明治维新一百五十周年,一百五十年来日本取得的成就,非常辉煌可观,虽然有不少人觉得理解日本不如理解美国,因为中国的GDP已经超越日本的GDP数年,而且今天中国的经济体量已经是日本的两倍以上,日本乃是中国的手下败将,根本不是对手,何足挂齿,美国才是中国超越的目标。当然,更有另一些人觉得美国是自由民主的灯塔,火焰闪闪,昭示人类政治正确的大道,不像日本从历史上到今天,有颇多的政治不正确,理解日本徒劳无益之事,不如多多学习真理的发源地—美国。两群人出发点仿佛不同,不过竟然是殊途同归,或许本是同根生?

   然而,日本不但是曾经存在的东亚汉字文化圈的重要成员,在过去一百五十年来对中国各方面的好坏影响,其实至深且巨。 理解日本,不但可以有助于理解一个同为汉字文化圈的国家如何在短期内现代化成功,跻身在西方列强之林,更可以更深入理解反省中国自身在一百五十年来的艰辛追索。可惜的是,一百五十年来,中国学人对日本的理解,除了一些实务人士与研究日本的专家对日本现实政治社会经济有掌握以外,一般而言,对日本思想与历史的认识,应该是远远不如一百多年前清末的黄遵宪。

   黄遵宪在《日本杂事诗·自序》云:“嗟夫!中国士夫,闻见狭陋,于外事向不措意,今既闻之矣,既见之矣,犹复缘饰古义“。把古义改成己义,完全可以描述今天很多人看到听到日本事情的模样,往往把看到听到的日本马上说成自己高兴自己理解的那一套,一百多年来进步有限,令人惘然若失。现在我将去年2017年阅读的一些,再加上一些过去读过的整理汇合成一文,希望能有所方便学习日文或懂日文的读者理解日本政治思想史与明治维新。

   这个书单不是完整全面的书单,只是顺着讨论,行文所及,一并列出而已,尽管如此,如果对此书单有所掌握,对日本政治思想史的认识,必然勇猛精进,而不是在几本书,几个人名之间,左支右绌,还真以为自己已经看懂日本,岂非井蛙观天。 在专家硕学之前,此书单固然不是何等妙方,不免见笑,尚祈指教。所有书的日文原名附在文后,读者可以稽查。以下敬称省略,标注作者所属单位,主要是方便读者理解日本学界,并非以所属单位为学问高下之判断。

  

明治维新不是全盘西化


   去年东京大学两位教授分别出版了从思想史来谈明治维新;沟口雄三的后任,研究中国思想史的小岛毅写了《儒教支撑的明治维新》,顾名思义,就是很直白地主张儒学如何导致日本走向明治维新以及如何主导明治维新。他同意阳明学是幕末变革的动力,但是他同时强调明治时期的能吏,换句话说就是政府的治理能力,所呈现出来的是朱子学的素养,即使对兰学·西学的吸收,朱子学都扮演重要的功用。小岛毅的说法令人想起明治后期同样是东京大学的教授,日本国家体制的发言人,井上哲次郎在解释明治维新时对阳明学与朱子学的重视,但是有所不同井上哲次郎当时还注意到日本古学派,尤其是荻生徂徕的重要性,这在小岛毅的书里居然缺席,这不能不说是个遗憾。

   然而,小岛毅此书特别回顾了日本何时以及经由何种方式接受朱子学,某个程度修正渡边浩的成名作《近世日本社会与宋学》里,所主张在江户初期朱子学不是日本体制内学问的说法,因为朱子学早在室町时代就随着禅宗从中国进入日本,长期寄身在禅宗临济宗的寺庙里,后来的阳明学亦然,此外,更由于临济宗是日本镰仓时代以来,武家政权体制内的宗教,即使到了江户初期亦然,如此看来,又怎能将朱子学与江户初期的体制一刀两断呢?

   这就想起同样去年出版名古屋大学教授池内敏的《绝海的硕学-近世日朝外交史研究》,在其书里,详细记载日本在江户时期从初期直到幕末,由德川幕府派遣到对马藩负责与朝鲜外交的主要人员,就是临济宗京都五山中的天龙寺,相国寺,建仁寺,东福寺僧人轮流值班。所以,谈江户时代,尤其是初期,不能不谈禅宗,不谈所谓“五山文学”承先启后的角色。这个历史黄遵宪是十分熟知的,在《日本杂事诗》中有云:“斯文一脉记传灯,四百年来付老僧,始变儒冠除法服,林家孙祖号中兴”。非常精当。

   小岛毅在去年稍早出版的另一本书《儒教的历史》,则是从古至今,从整个东亚的格局,回顾儒教历史,时间上,从先秦孔子,孟子,荀子说起,到汉代经书的确立与儒教国家的成立,再到宋代儒家各派,尤其是朱子学的兴起,之后在言及明代阳明学,清代考据学,再到19世纪,20世纪东亚各国面对西方的冲击。地理上涵盖东亚的中国,日本,朝鲜,越南与琉球,呈现多彩多姿的儒学史。此外,言简意赅,有图有表,有专门用语解说,有人名索引,有书名索引,全部浓缩在一册书里,非常好用,对于理解东亚的历史文化,理解日本的助益,善莫大焉。更可以侧面看到为何小岛毅认为儒教支撑了明治维新,他去年出版这两本书最好合而观之。

   虽然,小岛毅提到阳明学在明治维新前后所扮演的重要动力,他自己也写过一本《近代日本的阳明学》的书,我以为要更深入理解阳明学在明治维新前后的情况,则需要参考英年早逝,荻生徂徕的后裔荻生茂博,他去世后才出版的《近代·亚细亚·阳明学》一书。此书,第一部分讨论江户初期阳明学学者与幕府体制教学朱子学成立过程的关系,第二部分,则是深入探讨江户后期最重要的阳明学学者大盐中斋的思想以及与江户后期政治的关系,最后一部分,则是讨论幕末阳明学与明清思想史的对比,同时涉及明治以来的阳明学以及朝鲜的阳明学。 此书非常精彩,可以深入看到阳明学在近代日本所扮演的地位与功能。

   另一本谈明治维新的书《走向“维新革命”之道-追求“文明”的十九世纪日本》,是东大法学院丸山真男曾经担任过日本政治思想史讲座的后继者苅部直,在此书里,苅部直不局限在丸山真男认定的日本现代性起源-荻生徂徕的思想学问,而是广泛地论及日本在19世纪各方面,从政治,历史,商业,经济等思想领域,已经逐渐走向现代,与现代同步,所以,日本的“现代性”是从江户时期开始,并非始于明治维新,因此,与其将明治维新看成是一场革命,毋宁将十九世纪看成是日本漫长的革命路程(long revolution)则是更为贴近史实。

   这样将明治维新与江户日本看成是一个连续的历史,而非断裂的两个时代,正是小岛毅与苅部直两书最大的公约数。这个公约数其实由来已久,如果将日本近二十年来的日本政治思想史一类的通史拿来比较,亦会发觉几乎都认为从江户到明治的政治思想史是一个基本上连续(当然不是全面全部)的发展,而不是活生生将古代现代打成两截,更不是从传统走向反传统的思想构图。

   先以前大阪大学国际公共政策学院教授米原谦的《日本政治思想》一书来说,从17世纪末的伊藤仁斋,荻生徂徕的儒学一直到冷战后的1990年代,无所不包,简洁扼要,对各个时期日本政治思想均有很好的交代,作者尤其擅长明治时期的政治思想。设想如果江户时期的儒学与后来明治时期以降无关,又何必画蛇添足,加上对江户儒学的讨论。总之,这是一本不可多得的日本政治思想史教科书,非常值得翻译为中文,成为基本参考书。

   前面提到苅部直在东大法学院的前任教授渡边浩在从东大退休前,出版了一本名为《日本政治思想史—十七世纪-十九世纪》的书,从标题看来,非常明显就是从江户时期到明治时期的政治思想史,为何谈明治时期的政治思想史要从江户时期谈起,这又要回到我上面提到的最大公约数-江户与明治时期的连续性。在这连续性的前提下,日本学者间的差别,主要是对儒学或强或弱或好或坏程度的判断的不同,关于哪一门儒学影响较大断定不一,儒学以外其他学问·学派的角色为何的认知分歧,以及关于江户明治的连续性如何理解的差异等等,而不是到了明治维新,就是打倒传统,全盘西化这么粗糙粗暴的认识。

   而全面反传统,全盘西化的明治维新观,还真是中国的山寨日本史观,这不但在日本找不到一票像样的学者会如此说,在欧美的日本研究里,也几乎了无踪迹,中国这种独步全球的日本史观,是建立在对日本的深厚研究上吗?当然不是,通常如此夸夸其谈的人,都是日文英文的日本历史与思想史文献,连一个日本欧美大学本科生水平都没有的人,才敢如此高谈阔论,恬然不知为非。

   这两年来日本政治思想史研究里的一本巨著,就是立教大学法学院教授松田宏一郎的《拟制的论理 自由的不安—近代日本政治思想论》,在此书里,基本上是处理明治时期的政治思想,尤其是与作为法人的国家论以及政治社会中的社团理论;这两者的关系,对于理解现代国家与自由以及自由主义错综复杂的关系,极其关键。

   此书有三四章讨论福泽谕吉,但从来没有给人一个福泽谕吉就是明治维新最重要的思想家这样的说法,而是很细腻地检讨福泽谕吉的思想,包括提及在福泽谕吉的《福翁自传》中,就提到他年轻时非常爱读中国古典,从《文明论之概略》亦可以看到福泽谕吉如何受到中国古典影响,如何受到朱子“新民”说的影响。

   如果仔细阅读松田这本书,可以发现书中虽然主要是讨论明治时期的政治思想,但却时常言及江户时期的文献,展现对江户时期的思想有绝对充分的掌握,这不也启人疑窦何以如此。其实,知道的人就知道松田的博士论文就是研究幕末朱子学学者佐久间象山,当然不会感到意外。只是,真正的原因,还是要说三遍,便是江户与明治时期连续性这个最大公约数的存在。任何想要研究明治时期的思想史,甚至大正与昭和初期日本思想史的人,如果对江户思想太生疏,很难真正登堂入室。

  

江户日本是“周制”吗?


   尽管在很多方面从江户,尤其是江户后期到明治,有很强的连续性,但这绝对不是说江户日本与明治日本没有差异,这些差异,主要就在政治体制与社会制度有了一些显著的变化,问题是如何理解这些变化,问题是如何能不停留在幼稚园,小学生看图随便说故事的水平。

   首先,日本江户时期,可以用“周制”概括吗?可以,也不可以。可以是因为江户日本的确是封建制,诸侯林立,江户的儒者比如太宰春台也将当时的日本明确形容为周代封建(他说“宛然三代之制”,出于氏著《封建论》),但千万不要忘了,江户的儒者也深知这个封建的统治者是武家,只要稍微翻一翻荻生徂徕的《政谈》便知道,因此说也不可以,乃因日本是一个武国,而武国是什么呢?

   上面提到渡边浩的《日本政治思想史》一书的第三章,就是讨论武家统治的理论-所谓的“公仪的御威光”,这下子糊涂了吧,什么叫公仪的御威光?好了,懂了这个就知道为何周制或封建不能完整概括江户日本,一言以蔽之,因为江户日本是个武家政治主导的封建,有武家统治的逻辑,这不是一个一千多年来文人横行的中国所能轻易理解的,如果从中唐以后,藩镇割据的情况持续了七八百年,或许就与日本情况距离不远。 (想要进一步知道日本武家政治之一二,可以参考我在《腾讯大家》的赖山阳《日本外史》导读一:《开创现代日本的一本畅销书》)

近年来在日本很受欢迎的历史学家,国际日本文化研究中心的副教授磯田道史,其历史研究的书已经拍成两部电影,票房极佳的是2010年《武士的家用账》(武士の家計簿)这部电影,讲的是幕末加贺藩专门管帐武士世家开源节流的轶事。他去年出版的《德川创造的先进国家日本》一本小书里,对武家的统治有毫无掩饰的描述,简言之,就是残暴性,比如有一个村子发生农民暴动,就杀全村男女老少,一个都不留,当时的日文叫做“一村亡所”,(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明治维新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8314.html
文章来源:2018年1月《经济观察报·书评》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