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之元:川普前顾问班农和传说中的普京顾问杜金之思想比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86 次 更新时间:2018-02-03 23:10:34

进入专题: 班农   杜金   特朗普   普京  

崔之元 (进入专栏)  

一、批判性地了解班农和杜金有利于完善“中国方案”

  

   今天讨论川普前顾问班农和传说中的普京顾问杜金,他们都是经济民族主义者和政治民粹主义者。经济民族主义和政治民粹主义是对新自由主义方式的全球化的一个反弹,是一种世界性的运动。

   比如最近德国默克尔联合政府组阁失败,这是1945年二战以后德国右翼第一次过了5%的门槛进入了联邦议会,德国法律规定不到5%是不能进入议会的。英国退欧还面临着爱尔兰边界没有解决的问题。这些其实都是有密切联系的。因为班农在正式担任川普的顾问之前,和英国右翼保守的政党就有很多密切的关系。他有一个发表他自己观点的网站——布赖特巴特新闻网(Breitbart News),他专门在伦敦建了一个分支机构,这个分支机构就鼓吹退欧。“经济民族主义者”和“政治民粹主义者”是对“新自由主义”方式的全球化的反弹,是一种世界性的运动,最近德国默克尔联合政府组阁失败和英国退欧谈判条件难产,也是反映。

   中国所提出的“中国梦”和“人类命运共同体”有密切的联系,人类命运共同体应该是既不同于新自由主义的全球化,也不同于经济民族主义和政治民粹主义全球化的中国方案,因此在我们不断发展和完善中国方案的时候,深入批判性的了解班农和杜金的看法是有必要的。


二、班农论“美国精英之错”与“中国模式”


   (一)美国精英错在哪?

   班农2017年8月份离开了白宫以后,很多舆论认为他的影响并没有减小,甚至有可能更大,因为他说话更自由了。我觉得我们国家的领导人也对他很重视,上个月班农在香港做了一次报告,接着王岐山同志又找班农专门聊了一次。班农最近在日本接受采访的时候,那个日本记者问:你和王岐山聊的什么?班农说这是私人谈话不便透露,但是可以说一点,我们讨论了民粹主义问题。这点他透露了,民粹主义是很有意思的讨论。像孔总这一代人可能对俄国革命历史都非常熟悉而且有一定的感情,比如说12月党人,包括托尔斯泰说他是民粹主义者,所以民粹主义者在俄国历史上只是到民间去。连托尔斯泰都说,这个词他并不是现在流行的贬义词。但是现在,我们一般都容易把民粹主义当成一个贬义词。我觉得其实比较复杂。民粹主义最基本的含义是反精英。班农认为美国精英一直在犯错,他认为,“习近平主席在十九大的讲话对美国是一个警钟,中国将在2035年成为世界头号经济强国并在2050年前拥有全球领导权。”

   班农认为,尼克松时代,美国精英就犯了严重错误,没能准确估计中国的经济增长与自由民主的关系。班农进而认为,克林顿和布什时代的美国精英之错在于,“把中国带到了世界,给予最惠国地位,让它进入世界贸易组织”。“战后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世界是美国及其盟国在二战后建立的。真正的世界结构或国际秩序,是共产主义垮台,中国将成为其中一个活跃的部分。”这都是班农的观点。

   班农认为,中国模式仍然是所谓的儒家商主义权威模式,“川普认为,中国有今日之博弈,是美国精英的错。这不是小的错误,而是根本性战略错误,将美国和西方,包括日本等亚洲盟友,处于一个真正巨大的劣势上。”他特别强调,政治民粹主义和经济民族主义是一个全球运动。

   (二)中国是英美民粹主义的纽带

   当前,经济民族主义和政治民粹主义的国际运动正在上演。班农说,“2013年,在伦敦参加一个活动的时候,我们看到了试验的方向,当时认为英国对美国的政治,像一个矿井中的金丝雀,在英国退欧运动的准备阶段,我们看到了与民粹主义非常类似的东西。”英国独立党的领导人法拉齐在英国退欧第二天对英国广播公司说,如果伦敦没有一个平台为这些观点提供新闻平台,英国退欧不会发生,这里他指的是班农的网站为英国退欧提供了主要的舆论平台。

   班农有一本书刚刚翻译成中文,即《乡下人的悲歌》,作者是万斯(J. D. Vance),这本书可以说是理解川普当选的群众基础的一本很重要的书。

   《乡下人的悲歌》是川普革命的社会学基础,它讲述了美国下层阶级的待遇在过去几十年里每况愈下。这本书里指出,“英美民粹主义的纽带是中国。中国产能过剩毁坏了英国中部的哈特曼工业中心地带,毁坏了美国中西部地区。精英对这些毁坏故意视而不见,而工人阶级了解工厂的去向,了解工作的进展”。

   MIT的一个叫Autor的经济学家对美国2971个县做了分析,分析中国进口和共和党选票在两党的选票之中的比例的相关性,结果确实是正相关的。

   美国的政策是精英制定的,但是结果却要由工人承担。如此就能理解,川普在2016年6月出现在自动扶梯,及他在川普大楼的大厅里激情演讲之后,他在民意调查中跃升第一位,他要尽一切努力让美国再次伟大。201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Deaton和他的妻子Case做的一项研究发现,1999-2013年间美国非西班牙裔白人中年男性死亡率大增,这就是所谓的白人工人阶级或者中产阶级的底层不满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死亡的原因里肺癌很多,自杀也比较多。

   (三)川普政策的三个要点

   根据班农的概括,川普政策有三个要点,第一是阻止大规模非法移民到美国,第二是把制造业岗位带回美国,包括最近川普的减税政策,也有把制造业带回美国这方面的效应,第三是把海外战争弱化。美国需要对在海外已经打了15年、16年和17年的这些战争做出审核和决策。这就是后来沃森研究中心所说的成本5.6万亿美元的战争。这不仅仅是5.6万亿美元,它的机会成本也是巨大的。这不仅仅是钱的问题,而且包括7000名年轻人死亡和52000人受伤。这是班农所理解的川普三个政策特点,但是还不能确定川普能不能真的像班农所说的这样做,但是却有相当部分的影响。

   (四)“一带一路”结合了三个地缘政治因素

   班农认为,美国鹰派一直盲目信奉“美国优先”,对中国崛起的关注是不够的,这是美国当前面临的最大危机。尤其有趣的是,班农对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有自己的理解。他认为,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有三个伟大的地缘政治理论,他们塑造了两个世纪的版图:麦金德(Mackinder)、马汉(Mahan)和斯皮克曼(Spykman)。他认为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的大胆之处在于,将三个地缘政治因素结合在一起。

   根据班农的理解,“一路”符合麦金德理论,“一带”符合马汉理论。麦金德认为,谁控制了中亚腹地,谁就控制了世界岛,控制了世界岛就能控制世界。亚历山大大帝、拿坡仑、希特勒、彼得大帝,这些世界伟大的征服者都明白这一点。班农指出,“一带”是马汉理论的产物,这也是大英帝国和后来美国的战略计划的基础,即把沿途的主要港口都连接起来。谁控制了世界岛的脖子——港口,谁就会控制世界。中国把麦金德和马汉的理论结合起来,以前从来没有人做过。斯皮克曼的地缘政治理论很少有人知道,但是实际上更加大胆,该理论在于建立从海洋向内陆的沟通线,把侵略者远离于国门之外,中国南海就是这样一个不断的远拒战略,让美国和日本无法发起大规模入侵。

   (五)美国的命运掌握在小人物手中

   班农认为,“美国的命运不掌握在川普手里,不掌握在班农手上,也不掌握在某个著名政治人物或伟人手中,更不在JeffSession(美国司法部长)或他的同事手里。美国的命运掌握在小人物手中,在被遗忘者手中,在沉默的人手中。因为他们突然明白了,随着科技、互联网、通讯技术的进步,草根运动不会再让你沉默。”

  

三、杜金论“俄国模式”

  

   (一)认识杜金:普京智囊成长史

   杜金2012年被俄国内外广泛认为是普京的智囊。他在最近的克里米亚事件、东乌克兰事件中都发挥了作用。但不好明确的说杜金就是普京的顾问。普京没有直接任命他担任像班农那样正式的职务,但是自从2012年,普京在一次电视讲话里面出现的好几个术语都和杜金的一样之后,加上杜金的《普京对普京》、《世界岛的最后之战》及《欧亚主义使命》等书出版后,俄国内外就广泛认为杜金是普京的幕后智囊。这样一种相对非官方的立场,对杜金发表言论来说可能反倒更加灵活、游刃有余。

   我觉得我们对杜金的了解还是比较少的。我刚买了一本2017年最新出版的书,书里面讲的是1989年以后俄国的四个人的命运。杜金在22岁时,也就是1984年,就被一个航空学校开除了,他本来对前苏联的体制很受不了,所以被学校开除。大家如果去过莫斯科就知道相当于王府井大街的高尔基大街,有一些相对高档的住房。杜金22岁的时候去高尔基大街参加一些朋友聚会,认识了当时苏联莫斯科前市委书记的女儿。于是,他和莫斯科前市委书记的这个非婚生女儿同居了。在此期间,他读了大量当时在俄国很难找到的书籍,包括海德格尔和尼采等人的书。1985年开放以后,这个前市委书记的女儿变成非常激进的反对派,但是杜金的思想和她却走到了相反的方向。本来,杜金被大学开除以后并没有什么学位,后来他在俄罗斯比较偏远的共和国里面的一所小的大学混了一个博士。后来,2012年,莫斯科国立大学专门给他成立了一个保守主义研究中心。

   由此可以看出,人们为什么说杜金是有影响力的?虽然普京没有明确说过,但是从杜金成长的过程可以看出,他可能确实对俄罗斯是有一些影响的。杜金的有些言论比普京说得更直白,比如普京在东乌克兰问题上,始终认为俄罗斯没有军事干预,最多可能是有些援助,但是杜金在他的文章和书里面就公开要求俄罗斯派兵到东乌克兰。

   (二)杜金:以俄罗斯为核心的欧亚主义

   杜金在上世纪90年代发表了《大陆的伟大战争》一书,详细阐述了他的地缘政治学说,强调以俄罗斯为核心的欧亚主义,引起广泛关注。2015年,杜金发表了《世界岛的最后之战》一书。为什么我说班农引用了杜金,因为他注意到麦金德的世界岛理论,并据此解释了我们的“一路”。在2014年的《欧亚主义使命》一书中,杜金认为俄罗斯有两个大的取向,一个是大西洋主义亲美和亲西欧,一个是走欧亚主义,应该选择后者。他认为俄罗斯实际上不是一个西方国家而是一个欧亚国家,俄罗斯的使命是在这个世界岛里面开出一条新路来。

   杜金认为,北约袭击塞尔维亚是“星球噩梦”的开始,清楚地表明了西方的真面目,以及欧亚主义将如何被对待。因此,9·11以后俄罗斯外交政策的“亲西方向”是一个很大的错误。因此,俄罗斯和其他欧亚国家不应该对与美国的合作抱有幻想,而应该为最后的立场做好准备,并选择适当的战略。

   杜金认为,目前俄罗斯生活在一个残酷的世界。俄罗斯无法回避现实。俄罗斯只有两种选择:要么为多极世界而努力生存下去,要么接受一个以美国为唯一全球主宰的单极世界,在后一情况下,俄罗斯显然将会消失。杜金认为,当今世界有几种地缘政治模式。第一种模式是美国式的,这意味着绝对美国的全球统治。第二种模式是欧盟模式,但这种模式仅限于欧洲。第三种模式是伊斯兰模式,它提供普遍的吸引力,但没有可行的社会或经济计划。第四种是中国模式。但只限于中国自身。由于各种原因,俄罗斯不能成为这些模式的一部分。但俄罗斯仍然可以建立“友谊的轴心”,如:俄罗斯/欧洲,俄罗斯/伊斯兰世界,俄罗斯/中国。杜金思想的核心就在于,俄罗斯必须建立一个独特的俄国模式。

   总的来说,我认为我们要非常严肃认真的对待所谓的经济民族主义和政治民粹主义,“中国梦”和“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全球化的中国方案,不是经济民族主义和政治民粹主义。如何深化这个研究,希望我们各位来共同探讨。

  

   本文原载“实验主义治理”微信公众号

  

  

进入 崔之元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班农   杜金   特朗普   普京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8229.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