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元国:雅典人是如何打伯罗奔尼撒战争的?

——“伯里克利战略”研究的回顾与思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41 次 更新时间:2018-01-28 22:25:49

进入专题: 伯罗奔尼撒战争   伯里克利战略   修昔底德  

何元国  

   亨特的论文是对斯彭斯论证的补充,但上述所举的两个例子都显得牵强,尤其是后一个,查遍修昔底德书中的“……在其右手”的表述,都是指前进的方向,怎么这里就有“微言大义”?作者似乎过高评价了伯里克利的战略谋划能力。

   在伯罗奔尼撒战争期间,敌对双方都把“蹂躏土地”作为主要作战手段。伯罗奔尼撒人入侵阿提卡,雅典人袭击敌沿海地带,都干着同样的事情:砍葡萄藤、油橄榄树,割掉或烧掉庄稼,拆房子,抢东西,宰杀牲畜(如果贵重财物和牲畜没有及时转移)等等。这一招大概很厉害。读者大多熟视无睹,学者们也没有深究。美国学者汉森于1998年出版了专著《古典希腊的战争与农业》(第二版)(64),很好地回答了此问题。汉森家住加利福利亚,那里属地中海式气候,自己和家人经营农场。在自家地里种植葡萄、油橄榄树、果树、麦子等。他亲自试验古人的蹂躏方法,发现耗时费力,效果不佳。葡萄藤很结实,油橄榄树更结实,而且只要不连根拔起,就会长出新枝。放火烧麦子,也不容易(65)。在当时的阿提卡,农业是劳动密集型的,没有投入大量资本的基础设施,田野里只有庄稼,房屋里只有一些坛坛罐罐,这些东西即使被毁也容易再生产出来(66)。因此,这一招效果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大。况且,蹂躏者的时间有限,还要面对骑兵等的骚扰。

   但为什么战时雅典人对敌人的蹂躏怒火中烧呢?有学者对汉森的解释作了补充:敌人的蹂躏是随机的,如果哪个农户碰上了,就倒霉了,冬季就要饿肚子,这些倒霉的农户就要鼓动别人出城反击。此外,他还提醒,年复一年反复蹂躏,就很厉害了(67)。

  

   六、波斯的资助、得摩斯忒涅斯的将才与“伯里克利战略”

   英国学者考克韦尔以研究修昔底德和伯罗奔尼撒战争史见长。他在1997年出版的一本专著中辟有专章《修昔底德与伯罗奔尼撒战争的战略》(68),提出了许多独到的见解。

   他首先分析了雅典的战略目标。他指出,当时,一般希腊城邦的陆军都是兵农合一的业余队伍,而斯巴达则是一支职业队伍,他们的战斗力不在一个层次上。战前的前457年,雅典全军加上1000名阿耳戈斯人助阵(合计1.4万人),在塔那格拉(Tanagra)战役中被人数少于自己的敌军击败,这支敌军的核心竟然只有区区1500名斯巴达人!因此,“伯里克利战略”中的关键词是“生存”(69),即不被打败就是胜利。其目的不是击败斯巴达,而是要斯巴达承认雅典及其海上霸权是撼动不了的。从军事上说,这是一个消极的结果,但从政治上说,这是巨大的收获(70)。前425年,斯巴达因为在皮罗斯战役中遭受失败,低声下气向雅典求和。雅典本有机会实现伯里克利所说的“生存”目的,修昔底德相信雅典人拒绝这个机会是个错误(71)。

   然而,就海军而言,情况刚好相反。雅典海军比一般希腊城邦要先进50年(72),这正是伯里克利自信之所在。如果斯巴达一方没有外援,其海军就没有能力战胜雅典海军。因此,从一开始斯巴达人就寻求波斯国王的金钱资助(2.7.1)。波斯方面最低要求是,希腊人承认波斯国王拥有小亚,包括海岸地带的希腊城邦。斯巴达人在战前宣称自己要从雅典手里解放希腊,因此不可能让希腊城邦接受波斯人的奴役,所以犹豫不决。等到雅典远征西西里惨败后(前421年夏),斯巴达看到绝佳的机会来临,抛开顾虑,与波斯国王合作。斯巴达缺乏金钱的劣势得以弥补,“伯里克利战略”就暴露出弱点来了(73)。

   波斯国王固然希望雅典失去海上霸权,但他也不想让斯巴达势力坐大。因此,提萨珀耳涅斯(Tissaphernes)与斯巴达人虚与委蛇,不给他们足够的资金,应该就是波斯国王的旨意(74)。按道理说,战争越是拖下去,斯巴达和雅典越是两败俱伤,就越符合波斯国王的利益。然而,一个偶然因素出现了。前404年,波斯国王大流士二世去世,他的小儿子小居鲁士(Cyrus the Younger,?—前401年)想要夺取其兄的王位。他想要借重强大的斯巴达重甲兵,于是自掏腰包,让斯巴达人很快取得胜利。因此,若无波斯人的资助,斯巴达确实无法取得战争的最后胜利;即使这样,胜利也是偶然的(75)。

   除了伯里克利的战略,有没有其他战略让雅典取胜呢?有的,那就是得摩斯忒涅斯(Demosthenes)的战略。从修昔底德的叙述中,我们可以隐约发现,得摩斯忒涅斯对这场战争抱有主见。皮罗斯大捷一举扭转了战局,就是他的杰作。他发现斯巴达致命弱点不在其希洛特,而在墨塞尼亚人(见前文脚注)。墨塞尼亚人前8世纪被斯巴达人征服,他们有民族自尊。他们从皮罗斯出发的游击战让斯巴达人难以忍受(76)。此后,他率军偷袭墨伽拉,差点得手;接着,又策划从东西两面夹击玻俄提亚地区。这两个战役如果成功,斯巴达恐怕难以再入侵阿提卡。

   得摩斯忒涅斯是军事专家,他尝试的轻装兵打重甲兵、夜袭、埋伏、火攻等战术卓有成效。他是那种前4世纪才出现的专才,而伯里克利身兼演说家、政治家、将军等。修昔底德认为得摩斯忒涅斯的成功是撞了大运,不给予赞誉,甚至不予评论,不让他有陈述自己战略机会。他欣赏伯里克利这样的全才,对于超越他那个时代的人物所展现的军事才能,他不具备识才的慧眼(77)。

   考克韦尔的意思是,伯里克利之后,雅典实际执行的战略在很多情况下,是优于其战略的。也就是说,雅典最后的失败几乎不是伯里克利的后继者背离了其战略导致的,其中有很多偶然因素,包括小居鲁士抢班夺权。至于远征西西里——这个在修昔底德看来巨大的战略错误——雅典人也是一步一步陷进去的,直到大港决战之前,雅典人掌握着制海权,仍然有全身而退的机会。

   考克韦尔在文中称“伯里克利战略”是一个“纯粹的防御战略”(a purely defensive strategy)(78),但这只是针对修昔底德对此战略的表述而言,不是最后的结论。他的研究并没有否定以前的研究成果。但他对得摩斯忒涅斯将才的观察和评价,是以前的研究者未曾注意到的。

  

   七、几点思考

   首先,从以上学术梳理来看,真实的“伯里克利战略”与修昔底德表述的“伯里克利战略”存在很大的差异:沿海袭扰战术带有很强的攻击性,而不是成效甚微;雅典的财政经得起较长时间的消耗战,而不是仅能支撑3年;拿下墨伽拉是雅典战略中的重要一环,而不是无足轻重;阿提卡有骑兵和要塞的保护,并没有完全抛弃;波斯的金钱资助弥补了斯巴达海军力量的不足,暴露了“伯里克利战略”的一个重大弱点;“伯里克利战略”不是雅典唯一的选择,得摩斯忒涅斯的战略更能奏效。

   其次,修昔底德对于“伯利克里战略”的理解出现偏差,其中原因较多。主要是,作者的认识是在看到战争结果之后形成的。这一方面让作者平添了一双慧眼,所谓“后见之明”;另一方面则让作者陷入所谓“后见偏误”(Hindsight Bias),即从事情的结果去推断其原因,似乎一切都是必然发生的。这场战争的结果是,斯巴达方面借助强大外援才得以战胜本已无还手之力的雅典,可见,雅典海军实力的强大。因此,只要这个实力不被完全毁掉,雅典断不至于落到战败的境地。有了这个想法,修昔底德就没有深入了解“伯里克利战略”的具体细节,对其积极防御的一面缺乏认识。再者,就是作者出于伯里克利的崇敬和对后继者之一克勒翁的鄙夷,使自己带上了偏见。还有,作者对伯里克利本人了解有限(伯里克利去世时,作者大约不到30岁)。最后,这部书是一部论战之作。时人认为伯里克利就是这场战争的罪魁祸首,固执地坚持“墨伽拉法令”,雅典本来就无胜算,如此等等,作者都要反驳。在强调自己观点的同时,必然有所忽略。

   第三,为何自韦斯特莱克以来学者们不断有新的发现?从上述回顾来看,不断选取新视角很重要。沿海袭扰战术、雅典的财政、城邦墨伽拉、阿提卡的防御、波斯的资助和得摩斯忒涅斯的将才等等都是这样的新视角。新视角不能说已经穷尽了,未来仍可以继续开辟。

   最后,我们不难发现学者们种种质疑的证据几乎都出自修昔底德的著作,那么,他的书中为何有与其观点相左的记载?修昔底德在战争一开始着手记载(1.1.1),这里“记载”应该是“做笔记”(79)。因此,其著作中很多史料是在事件发生不久记下的。有些史料尽管与其观点(体现于其评论、分析和拟定的演说词)抵牾,但他仍忠实写进去。他对史料有选择,有省略,但不会篡改和伪造,这是他作为“良史”的可贵品质。两相对比,便可发现问题,这仍是未来研究的重要入手处。

  

   注释:

   ①本文部分专有名词的中文翻译可能与读者熟悉的有所不同,故加了英文拼写。

   ②本文引用的修昔底德文本均系笔者从古希腊文本自译,原文见“牛津古典文本”(Oxford Classical Texts),即H.S.Jones,J.E.Powell,Thucydidis Historiae,Oxford University Press,First printed 1900.Reprinted with Emended and Augmented Apparatus Criticus 1942.这里依据惯例仅注明原文的卷、章、节序号,下文引用修昔底德的原文均循此例。

   ③Hans Delbrück,Die Strategie des Perikles.Berlin,1890.

   ④Hans Delbrück,History of the Art of War,Vol.Ⅰ,Warfare in Antiquity,tr.by Walter J.Renfroe,Jr.,Reprint Edition,Lincoln:University of Nebraska Press,1990.pp.135-145.

   ⑤转引自B.X.de Wet,The So-called Defensive Policy of Pericles,Acta Classica,1969.p.103.

   ⑥⑦H.D.Westlake,Seaborne Raids in Periclean Strategy,The Classical Quarterly,Vol.39,No.3/4,1945.p.75; p.76.

   ⑧希洛特(Helots)是斯巴达城邦的奴隶,为斯巴达人耕种土地。作者这里的“希洛特”居住于拉科尼亚(Laconia),这里的“墨塞尼亚人”指的是被征服的墨塞尼亚人,一般也被成为“希洛特”。前者与斯巴达人关系略好,墨塞尼亚人则一直在反抗斯巴达人的统治。

   ⑨⑩(11)(12)H.D.Westlake,Seaborne Raids in Periclean Strategy,The Classical Quarterly,Vol.39,No.3/4,1945.p.79; p.82; pp.82-83; p.84.

   (13)Oxford Classical Dictionary,Oxford at the Clarendon Press,1949,Reprinted 1953.p.904.

(14)(15)Mortimer H.Chambers,Thucydides and Pericles,Harvard Studies in Classical Philology,Vol.62,1957.pp.83-84; pp.86-87.(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伯罗奔尼撒战争   伯里克利战略   修昔底德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战争史专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8123.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