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元国:雅典人是如何打伯罗奔尼撒战争的?

——“伯里克利战略”研究的回顾与思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71 次 更新时间:2018-01-28 22:25:49

进入专题: 伯罗奔尼撒战争   伯里克利战略   修昔底德  

何元国  
”(3.50.2)这些银子流入了雅典个人的口袋,而不是国库。这说明决策者有意满足由于搬进城内而受苦的雅典人的愿望;同时,由于征收贡金容易遭袭(3.19),这种方式更有效,这笔钱虽然到了个人手里,城邦可以通过财产税的形式再收回来(37)。不管怎么说,这类收入都属于雅典城邦。

   有铭文显示,在战争的头5年,雅典向神庙大举借债(38)。按照今天人们的想法,借债意味着自己的钱告罄,但在古代并非如此。神庙的财富名义上是属于神的,实际上来源多样,是属于全体雅典人的。向其借款,是正常的举动,只是记住要还(39)。这并不能说明雅典此时财政枯竭,只是说明财政吃紧。

   金银矿山也是雅典的收入之一,安庇波利斯(Amphipolis)、塔索斯岛和其对岸的色雷斯海岸有金矿银矿。所以,雅典人对布剌西达斯在这一带的活动高度重视,反应迅速。铭文显示,伊俄尼亚(Ionia)地区贡金数额较低,但第3卷说那里是“雅典收入的主要来源”(3.31.1),可能有些夸大其词,但不应是空穴来风(40)。还有战争赔款,塔索斯和萨摩斯都曾被迫赔付,萨摩斯的赔款高达近1500塔兰同(41)。

   由此可见,伯里克利战前列举的金银财富,远非雅典财政的全部,只是其中最显眼的部分,他想借此鼓励雅典人。修昔底德记述雅典财政状况(其他如征收财产税等)的目的,无非是想从财政方面证明他的观点:伯里克利的战略是英明的,其后继者不如他(42)。

  

   四、墨伽拉与“伯里克利战略”

   我们知道,伯罗奔尼撒战争不是雅典与斯巴达之间的“单挑”,双方都有众多的盟友。其中,地峡上的墨伽拉对于雅典尤其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但奇怪的是,在修昔底德的笔下,它显得无足轻重。这一点让许多研究者迷惑不解。

   1979年,美国学者T·E·威克和T·T·威克合写了一篇短小精悍的论文。作者首先指出,雅典人早就明白墨伽拉的重要性,故当时人普遍认为,墨伽拉与雅典的关系是伯罗奔尼撒战争爆发的首要因素。修昔底德不仅不同意此观点,反而还激烈反对它。他轻视“墨伽拉法令”(1.67.4;1.139),强调他认为的战争的“真正原因”(43)。事实上,在战争头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墨伽拉在雅典人的战略里面,起着关键作用。这个观点的证据仍然来自修昔底德的记载,尽管他贬低这个作用,有时甚至到了耍滑头的地步,但他不会说谎(44)。

   在第2卷的第31章,修昔底德第一次记载了雅典针对墨伽拉的军事行动,伯里克利亲率规模空前的大军蹂躏墨伽拉的土地,然后撤回。接着说:

   此后,在这场战争期间,他们每年,还要再入侵墨伽拉一次,有时用骑兵,有时用全部步兵,直到尼赛亚被雅典人夺取时为止。(2.31.3)

   尼赛亚(Nisaea)被占是在前424年,皮罗斯大捷以后,斯巴达人被迫放弃出兵阿提卡。也就是说从前431年至前425年,有6年的时间,每年以庞大的兵力两次入侵墨伽拉。这是多么重大的军事行动!可是修昔底德似乎把它忘在脑后,到了战争的第7年,才旧事重提:“他们每年两次以全军入侵其领土。”(4.66.1)反观伯罗奔尼撒人每次入侵阿提卡,修昔底德都郑重其事地予以记载,为什么这里却一笔带过?(45)

   还有更奇怪的。前430/429年冬季,雅典人在瑙帕克托斯驻防了20艘战舰,“以防船只进出科林斯和克里萨海湾”(2.69.1)。“防止船只进入科林斯”是不必说的,瑙帕克托斯就位于科林斯湾的北岸,雅典人防的就是科林斯人;克里萨海湾是科林斯湾中的一个小海湾,墨伽拉的西部海岸位于此海湾边,为何不明说还防着墨伽拉人?前429年夏,斯巴达人及其盟友想要发动针对瑙帕克托斯的攻势,其舰队有两支,其中一支来自“科林斯、西库翁和那一带其他城邦”(2.80.3)。西库翁(Sicyon)和墨伽拉分别位于科林斯的西东两侧,“那一带的其他城邦”只有墨伽拉!但修昔底德就是不提其名字。看来,修昔底德不想让读者知道墨伽拉与瑙帕克托斯有什么瓜葛。还是在第2卷,修昔底德又透露一点信息:在萨拉弥斯岛的“岬角上有一处要塞,还有3艘战舰防守,不让任何船只进出墨伽拉。”(46)(2.93.4)

   综合上述信息,我们可以得出结论,雅典人每年以大军蹂躏墨伽拉的土地两次,同时以瑙帕克托斯为基地封锁其西海岸,以萨拉弥斯岛的要塞为基地封锁其东海岸。还用所谓“墨伽拉法令”封杀其贸易。多管齐下,想要迫使其在3年内屈服。这就是伯里克利战略的根本目标。在这种情况下,墨伽拉势必缺粮。在谈及雅典在西西里的行动时,修昔底德说其目的之一是“想阻止伯罗奔尼撒从西西里输入粮食”(3.86.3)。表面上看,这里的“伯罗奔尼撒”是个地理概念,而墨伽拉在地峡之外,不属于伯罗奔尼撒。实际上,指的是“伯罗奔尼撒同盟”,当然包括墨伽拉。修昔底德再次避免提及墨伽拉。瑙帕克托斯的警戒作用在能见度差的夜晚和雾天很有限,于是雅典人要在西西里采取行动,从源头减少粮食的输入(47)。

   到了前424年,雅典的种种努力终于有了回报,墨伽拉出现内乱,亲雅典派与雅典人里应外合,若不是布剌西达斯及时驰援,墨伽拉肯定全部落入雅典人之手(4.66-74)。皮罗斯大捷后,斯巴达人不敢入侵阿提卡,墨伽拉的战略地位立即大大降低,雅典努力多年的目标以另一种方式实现了。

   修昔底德有意压低、甚至抹杀墨伽拉的重要性,是因为担心读者将雅典与墨伽拉的关系当作战争的根本原因,从而怀疑他对战争根本原因(雅典与斯巴达的关系)的合理判断。他觉得这样做可以让战争的原因更加清晰,因而是值得的。修昔底德可能低估了大多数读者的能力,他们了解墨伽拉对于雅典的重要性后,不会将其当作战争的根本原因(48)。

  

   五、阿提卡的防御与“伯里克利战略”

   在“伯里克利战略”中,阿提卡要被完全抛弃,任由敌人蹂躏吗?到了上世纪80年代,学者们对此产生了怀疑。美国学者奥伯第一个提出质疑。他首先肯定,按照修昔底德的记载,伯里克利的战略极富创新,完全合乎逻辑(49)。但是雅典人大部分住在乡下,全部迁入城内,既要遭受巨大的财产损失,还要忍受离乡背井的痛苦。伯里克利用了什么办法让雅典人服从自己的战略计划?第一,他让雅典人抱有一线希望:伯罗奔尼撒人此番不会深入阿提卡。因为前446/5年那次的入侵就是半道折返(1.104.2)。即使深入阿提卡,也希望他们不要大肆破坏,因为雅典人有手段报复,即对敌人领土进行袭扰(50)。第二,他指望骑兵和据点有效限制敌人蹂躏土地。当时,重甲兵是主力军,骑兵只是辅助兵种,在方阵作战时,用以保护侧翼。骑兵的优势是速度,用它来对付散开蹂躏土地的步兵是很有效的。这一点,修昔底德在记述雅典远征叙拉古时反复强调(6.21.1;6.22;6.23.3)。雅典人有骑兵1200名,还有忒萨利亚的骑兵来援助。在阿提卡,雅典人有好几处要塞:厄勒乌西斯(Eleusis)、俄诺厄(Oenoe)、帕那克同(Panacton)、俄洛波斯(Oropos)等。它们可以在敌人入侵后发挥牵制作用。修昔底德的零星记载也说明了这一点:“他(指伯里克利)不断派骑兵出城阻止敌人小股部队冲到雅典城附近破坏。”(2.22.2)(51)战争的第二年,伯罗奔尼撒人在阿提卡待了近40天,大肆破坏,伯里克利保护土地的计划完全落空。原因是,瘟疫开始肆虐,到前427年有300名骑兵病亡(3.87.3);忒萨利亚的骑兵没有来助战;伯里克利自己带了300名骑兵出海征战。

   伯里克利死(前429年)后,他的不出城决战的策略仍然沿用。雅典的骑兵“照常”出动阻止敌人蹂躏土地(3.1.1);就是斯巴达人在得刻勒亚(Decelea)构筑要塞后,雅典的骑兵:

   由于每天都出去袭击得刻勒亚,守卫土地,他们的战马有的为敌所伤,有的在坚硬的地面连续不断地奔波劳累,跛了腿。(7.27.5)

   阿提卡的雅典要塞也发挥了作用,截击了返回途中的科林斯人(8.98)(52)。

   可见,修昔底德关于雅典人骑兵和据点作用的记述是一贯的、清晰的,但在其分析文字和拟定的演说词中,却完全没有提及。奥伯就此提醒我们,修昔底德跟所有历史学家一样有自己的偏见和固有观念,它主要体现在作者的分析文字和拟定的演说词中,而其不经意透露的零零星星的证据说明了事情的真相(53)。

   奥伯的论文启发了另一位美国学者斯彭斯,他于1990年发表论文《伯罗奔尼撒战争中的伯里克利和对阿提卡的防御》。他指出,在修昔底德笔下,阿提卡似乎完全被抛弃,任由敌人蹂躏,这种说法过于简单化。他集中讨论所谓“流动防御”(mobile defense)在该战略中的地位(54)。首先,当时的希腊,绝大多数城邦粮食没有多少剩余,损失一年的收获就要饿肚子。重甲兵——辅以骑兵和轻装兵——首要职责就是保护收成。敌人若来蹂躏,一场方阵作战在所难免。除了在境内以方阵迎敌,还有打出国境、边境防御和流动防御三种作战方式(55)。近邻墨伽拉和玻俄提亚地区是雅典人出境作战的首选,得利翁(Delium)之战(前421年)说明,雅典人连玻俄提亚人都打不过,更不用说伯罗奔尼撒人了。御敌于国门之外是个好办法。阿提卡边境虽有不少山丘,但仍有多达7条通道,派兵驻守断不可行。唯一可行的是流动防御,即以骑兵和阿提卡的据点为手段,阻止敌蹂躏,骚扰敌殿军,最大限度减少损失(56)。这一观点与奥伯是一致的。

   前428/7年夏,斯巴达一方第三次入侵阿提卡,“雅典的骑兵像过去一样,一有机会就发动攻击,阻止对方大批的轻装兵离开营地,到雅典城周围破坏”(3.1.2)。“雅典城周围”一语表述模糊,斯彭斯结合修昔底德的记载,研究了阿提卡的地形地貌,得出结论:应该是以雅典城为中心,西至埃伽勒俄斯山(Aigaleos),东至许墨托斯山(Hymettos),北至阿特摩农山(Athmonon)的一片区域。这片不小的区域是安全的(57)。而且,在皮罗斯大捷前的几年当中,伯罗奔尼撒人每年在阿提卡待的时间不超过40天,也就是说,一年中大部分时间,雅典人还可以利用其土地。

   斯彭斯最后说,在当时的情况下,流动防御是当时雅典人最为可取的办法,伯里克利和其后继者都采取了这一方法——阿提卡并没有拱手让给敌人(58)。

斯彭斯的论文又启发了美国学者亨特。斯彭斯认为伯里克利对骑兵的运用不是事先就策划好了的,但亨特认为,有丰富的证据证明,运用骑兵来防守阿提卡是伯里克利计划好的,也是这么执行的(59)。亨特举了一例:前455年,雅典人与其盟友出征忒萨利亚,结果受挫,原因是,“他们控制的地域不超出其营地附近(因为忒萨利亚骑兵的阻挠)”(1.111.1)。“此后不久”,伯里克利率军出征。亨特由此得出结论,伯里克利肯定知道了雅典人受挫的事,明白骑兵能对宿营的步兵构成威胁(60)。亨特还提及一处不起眼的记载:伯罗奔尼撒人第一次入侵阿提卡时,抵达厄勒乌西斯后,“在名叫‘赫瑞托’的溪流群附近打败了雅典的骑兵。然后,他们前进,埃伽勒俄斯山在其右手,经由……到达阿卡耳奈”(2.19.2)。亨特认为,“埃伽勒俄斯山在其右手”一语颇值得注意。重甲兵方阵的弱点在其右侧(左手持盾,右手持矛,最右侧的士兵身体右侧无保护)。这说明,这句话不是指前进方向,而是说明骑兵对他们的骚扰已经够严重了,因此借右侧的山地保护自己(61)。作者的结论是,伯里克利不仅是一位战略大师(master strategist)(62),而且是一位骑兵战略家(a cavalry strategist)(63)。(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伯罗奔尼撒战争   伯里克利战略   修昔底德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战争史专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8123.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