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与哲学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84 次 更新时间:2018-01-23 16:52:53

吴万伟  

雷蒙德·塔里斯 吴万伟

    

本文论述人们对待不存在的哲学态度。

最近,我一直在重新阅读托马斯·内格尔(Thomas Nagel的《本然的观点》(The View from Nowhere (1986))。在这本小书出版三十多年后,它的经典地位变得越来越牢固了。借用乔治·桑塔耶拿(George Santayana)用来描述斯宾诺莎的隐喻,“就像一座山起初被小山丘遮蔽,就在往后退却时,却显得越来越高大。”令人沮丧的是,当今很多思想潮流---仅仅举最愚蠢的若干例子,如有关心智的唯物主义理论和进化论认识论虽然被内格尔揭露出不充分性,但仍然持续繁荣发展。

《本然的观点》的核心是哲学的核心议题之一,事实上也是我们生活的核心之一。那是一种和解,一边是本地的、甚至狭隘的、主观性视角,一边是客观立场,其最先进的表现就是科学。内在视角(据此我们是最重要的)和外在视角(将我们是为庞大宇宙中无关紧要的内容)我们如何协调---或者连接起来?内格尔在探索如何对这个存在挑战做出回应,“现实不仅仅是客观现实”(p.87),还有完美绝佳的技术、想象力和很多的自我质疑。

伟大的物理学家和细腻的哲学家埃尔温·薛定谔(Erwin Schrödinger)预先提出了内格尔的执着见解。在《生活什么?》(1944)中,薛定谔指出“比较令人满意的世界画面只能在付出高昂代价的情况下获得,把我们自己带出这个画面之外,重新回到作为冷漠观察者的角色之中。”他补充说“虽然我们的世界画面赖以建立的东西完全产生于我们心智的感官意识之外,但有意识的心智本身仍然是那个构建内的陌生人,里面没有生活空间。”(p.119, in the 1967 edition)这就产生了一个悖论,虽然“所有科学知识都基于感官认知,以这种形式形成的有关自然过程的科学观点缺乏感觉品质,因而没有办法解释后者。在这个画面或我们形成的模式中,我们往往忘记它们。”(p.163) 换句话说,如果客观现实以及我们从数学物理的玻璃眼看到的世界是真正的完整故事,那就没有物理学了。就没有世界画面了,也没有“本然观点了”或者来自任何地方的观点了。

此时却非此地的观点

即使我们承认对自我和超越自身之外的东西的主观体验现实不可约分,但那些体验和客观视角之间的紧张关系依然存在。当我们从阿基米德的角度看待自己的死亡时,它就成为痛苦的源头。内格尔代表作的最后一节就专门探讨这个话题。他写到:

“主观-客观的终极鸿沟就是死亡。客观性立场不能够充分容纳以下事实的主观性价值,即包括自己在内的每个人都不可避免地死去。”(第230页)。

对我们来说,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比我们的死亡更重要了。死亡意味着所有可能性的终结,但是就宇宙而言,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比我们的死亡更不重要了。正如内格尔所说,“这个个人(如本文作者)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就像他高度偶然性的出现一样,既不引人注目也没有任何重要性可言。”(第229页)。事实上,按照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802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