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嘉健:陈寅恪与钱锺书“论韩愈”之评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299 次 更新时间:2018-01-12 12:07:36

进入专题: 陈寅恪   钱锺书   韩愈   道统    

吕嘉健 (进入专栏)  
择焉而不精,语焉而不详,而健于言者欤!”(《张右史文集五六》)

  

   至于韩愈欲建立儒家新道统是受到佛家禅宗的启发,陈寅恪在第二个分论点中的证明,还是仅仅出于主观臆测而已,他唯一的论证是这么一句话:“退之固是不世出之人杰,若不受新禅宗之影响,恐也不克臻至此。”作为史学大家,陈寅恪竟然只用“若不…恐也不”这种证明方法,如此“弱弱的”推断就能得出历史上的大结论,没有韩愈本人的夫子自道、任何史实和前人的证据,显然不能服众。而且这样判断,显然和陈文大谈韩愈“排斥佛老”的观点严重矛盾。

  

   陈寅恪论韩愈的第二则是:“直指人伦扫除章句之繁琐”。他指出:南弱朝以来至唐中期退之的时代,所谓明经者,止限于记诵章句,绝无意义之发明,故明经之科在退之时代,已全失去政治社会上之地位矣。新禅宗特提出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之旨,一扫僧徒繁琐章句之学,摧陷廓清,发聋振聩,退之生值其时,又居其地,睹儒家之积弊,效禅侣之先河,直指华夏之特性,扫除贾公彦、孔颖达之繁文,《原道》一篇中心之旨意实在于此。

  

   陈寅恪在此处目的要证明历史上儒佛互相打通以适合中国新的历史阶段之精神价值。佛教进入中国,要加以改造,以蕲适合中国之民族、政治、社会传统之特性,韩愈之前的僧徒和梁武帝是用《中庸》作为桥梁以沟通,但是《中庸》只是可以沟通儒释心性抽象之差异,却不能在政治社会具体调和贯彻儒释两种学说的冲突。

  

   这就是陈寅恪断定韩愈摹袭新禅宗以建立儒学新道统的根据之一。我猜测,陈氏以为佛教徒要打通儒佛障碍,他们找不到儒家经典可以沟通心性的突破口,后来韩愈在《大学》中找到了,于是就可以确定韩愈打通儒佛的历史功绩。可惜,陈氏既无实质证据,又没有分辨韩愈在《原道》里引用《大学》的本意,更没有准确识别韩愈对待佛教的态度心性,他的宏大想象是不能成立的。下文将详细加以证伪。

  

   黄云眉认为韩愈很早就有浓厚的道统自任的思想,帮助他滋长这种思想的,是扬雄的著作,而不是当时宣传极盛的新禅宗学说。这个观点可以解决陈寅恪提出的问题。

  

   陈寅恪在第四则论述里根据韩愈论佛骨表云“伏以佛者,夷狄之一法耳”,和韩愈十赠经僧诗云“只今中国方多事,不用无端更乱华”,进而指出,唐代古文运动一事,实出安史之乱及藩镇割据之局面引起。安史为西胡杂种,藩镇又是胡族或胡化之汉人,故当时特出之文士自觉或不自觉,其意识中无不具有远则周之四夷交侵,近则晋之五胡乱华之印象,“尊王攘夷”所以为古文运动中心思想也。

  

   陈氏这个判断非常之大,黄云眉对此断然证伪,详加批评。他通览从杜甫、萧颖士、李华、独孤及、梁肃、柳宗元、刘禹锡、元稹和白居易的作品,都是好佛而非辟佛、更没有将辟佛与攘夷思想联系在一起的表现,古文运动中的人,没有一个人曾经意味到辟佛就是攘夷的手段。黄云眉说了一句中肯的论断:

  

   “安史以来夷狄之患的形成的复杂原因中,虽然和有了六百年历史,而且早为统治者所掌握的夷狄之法——佛教,多少有一些联系,但其间决不会有法留患留、法去患去的那种依存关系,自然更不能把它们看成是一个东西。”

  

   历史学家断定,古文运动与安史之乱以来的政治形势有密切关系,但是把它说成出于安史之乱的局面、且此运动中心思想就是尊王攘夷,则有将复杂原因归于唯一原因之弊。陈寅恪在论韩愈中,往往用大思维、宏大叙述,作出很大的判断。要证明一个大结论,需要所有周延的状况都有基本事实证据,如果不能用周延的考察证明,只凭感觉断言,感情上相信如此,就会把不合自己结论的因素忽略不计。

  

  

   三. 《原道》是否沟通道德心性与济世安明的价值?

  

   陈寅恪说,韩愈在《原道》首先发现小戴记中之《大学》,可以将抽象之心性与具体之政治社会组织融会无碍,即尽量谈心说性,兼能济世安明,虽相反而实相成,天竺为体,华夏为用。由是陈寅恪认为韩愈于此以奠定后来宋代新儒学之基础。

  

   陈寅恪的这番论断是否成立?我以为陈寅恪过度解读了韩愈的《原道》,为了昌明韩愈的历史功绩,将建立道统、沟通道德心性与济世安明和开启宋代新儒学三件大事都归功于韩愈。细读《原道》,韩愈的本意并非陈寅恪所讲的那么一回事,陈寅恪扭曲了韩愈的本意,给历史安置了一个神话。

  

   让我们细读《原道》。《原道》先解释何为仁义道德,而拒斥老子的道德说;其次讲儒学式微而释老大盛的历史,今日已无处闻仁义道德之说;再次讲释老兴而天下民穷且盗的政俗;复再次叙述古代圣人之治的政制;复再次,以儒家道理驳斥佛教清净寂灭之理;复再次,引《大学》章句,申明儒家的“正心诚意者,将以有为也。”指出今也以佛教夷狄之法加之先王之教之上,将使华夏沦落为夷狄;最后,重申先王之教的仁义道德,其文,其法,其民,其位,其服,其居,其食一整套儒家治国的制度,重申他所讲的道只是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孟所传之道,不是释老之道,并严正提出解决释老泛滥的问题:将僧徒还俗,烧其经书,把寺院道观变为民居,以先王之道治理天下,照料鳏寡孤独和残疾病人,天下大治!

  

   韩愈有一句讲到“谈心说性”么?“有为”二字透露全部消息,与宋儒的“谈心说性”完全不搭界。究其实,韩愈的“道统”是与君王之治的“政统”融合为一的,并不是自先秦以来独立于政统之外的、以道抗势的“道统”。韩愈继承的是汉代董仲舒“以道附势”的“王者之儒”的脉络,所以宋儒并不认同韩愈接续孟子的道统,朱熹认为“宋德隆盛,治教体明,于是河南程氏两夫子出,而有以接乎孟子之传,……然后古者大学教人之法,圣经贤传之指,粲然复明于世。”(《大学章句序》,《朱文公文集》卷七十六)

  

   为什么宋儒不承认韩愈接续孟子的道统,并不是陈寅恪所说的“宋儒仅执退之后来与大颠之关系,以为破获臧据,欲夺取其道统者,似于退之一生经历与其学说之原委犹未达一间也。”韩愈《原道》讲得非常清楚,他的道统关键是政统的“有为”,以彻底排斥释老“无为”和“清净寂灭之理”,要重建一个强大的中央集权之国家治理。而韩愈极力呵诋释老,就是非常不满释老二教在政治和社会上弱化了君王之治的秩序,陈寅恪在其文第三则指出韩愈排斥佛老,匡救政俗弊害,他的总结是准确的。韩愈提出复兴儒教道统,也是基于安史之乱后亟需重建文官政治秩序的需要,以应对中央集权制度上的危机,要重新建立中央权威,必须以先王典范和仁义道德的高尚原则,再加以专权有为的制度之治,而佛老之恶劣影响恰恰是谈心说性的散漫靡费造成了当时的政俗弊害。如果韩愈一面要排斥佛老,匡救政俗,一面又主张谈心说性,岂不是自相抵牾?陈寅恪为了给韩愈安上开宋儒先河的荣誉,却不知自己前后矛盾,显然不合逻辑。

  

   陈寅恪的这种看法是有代表性的,不少人就从韩愈引用大学章句而认定韩愈有谈心说性的倾向,陈寅恪更进而认为韩愈将抽象之心性与具体的政治社会组织融汇起来。 冯友兰在其《韩愈李翱在中国哲学史中之地位》一文中认为,韩愈的“道”在中国哲学史上占有一席之地,其第二个理由就是“韩愈《原道》,特引《大学》。此后至宋明,《大学》遂为宋明新儒家所根据之重要典籍焉。韩愈实可谓为宋明新儒家之先河也。”此不可不辨。

  

   冯友兰这段文字语焉不详,但暗中就是陈寅恪意思所本。前文我们已经细读《原道》,正如韩愈自己明确解释的:“然则古之所谓正心诚意者,将以有为也。”大学章句说得一点也不含糊:修齐治平是紧密结合在一起的一套逻辑,这“心性”不是抽象的佛老玄理的心性,同样也不是超越社会政治治理之上的人性或天道,在宋儒之前,儒家讲的都是实实在在的政治伦理,是“宏大坚毅有为之心性”,正诚先王圣人之王统政教的心理,是忠君效命国家的心意,积极入世,在世俗社会追求事功。所以必须分辨清楚大学章句及韩愈所讲的正心诚意与后来宋儒所讲的心性之区别。

  

   宋儒重新复兴“教化之儒”的道统,确实是得益于释老“谈心说性”的文化资源,而且宋儒最大的特点恰恰就是不讲“济世安明”,完全不是陈寅恪说的“将抽象之心性与具体之政治社会组织融会无碍”。

  

   请看宋儒的真正宗师程颐是怎么说的。程颐在为他的兄长程颢做的《行状》里,讲述了程颢如何求道并找到了道,且正是他的兄长和他,找到了新儒学的道学方向:

  

   “先生为学,自十五六时,闻汝南周茂叔论道,遂厌科举之业,慨然有求道之志。未知其要,泛滥于诸家,出入于老、释者几十年,返求诸《六经》而后得之。明于庶物,察于人伦。知尽性至命,必本于孝悌;穷神知化,由通于礼乐,辨异端似是之非,开百代未明之惑,秦汉而下,未有臻斯理也。谓孟子没而圣学不传,比兴起斯文为己任。”(5)

  

程颐、程颢兄弟宣称他们恢复了圣人之学,认为在孟子之后、他们之前,没有人对圣人之学有真正的理解。韩愈讲的是“圣人之道”,而程颐讲的是“圣人之学”。“学”者,是遵循圣人求道之学的方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吕嘉健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陈寅恪   钱锺书   韩愈   道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779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