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光厚:中美南海博弈与 “一带一路” 倡议在东盟的推进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08 次 更新时间:2018-01-10 13:31:34

进入专题: 南海问题   一带一路   东盟  

王光厚  

  

   【内容提要】东盟是“一带一路”倡议推进的重点区域和优先方向。中国在东盟推进“一带一路”时面临的经济环境较为理想。但是,主要受南海问题的困扰,当前中国在增进与东盟国家政治互信和维护区域安全环境方面仍面临着挑战。美国对南海问题的介入离间了中国与东盟一些国家的关系、恶化了南海安全环境,因而增大了中国在东盟推进“一带一路”倡议时的战略压力。中国应多渠道入手来应对这一挑战。首先,中国应继续致力于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构建;其次,中国应以“一带一路”建设为契机全方位推进中国—东盟关系的发展;第三,在坚持以“双轨思路”处理南海问题的基础上,中国应积极开展与东盟国家的海洋合作并努力提供更多国际公共产品。

   【关键词】中国;美国;“一带一路”;南海

  

   当前从整体上看“一带一路”倡议已经进入中国与沿线国家的务实合作阶段。东盟是“一带一路”推进的重点区域和优先方向。能否以“一带一路”为依托成功打造“兴衰相伴、安危与共、同舟共济”的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进而形成示范效应,直接关系到“一带一路”倡议整体目标的实现。长期以来南海问题一直是影响中国与东盟关系最重要的安全议题,而2010年以来美国对南海事务的积极介入则使得南海问题上升到中美战略博弈的层面。在美国对中国的战略疑虑日益加深的背景下,深入分析中美南海博弈对于中国在东盟推进“一带一路”合作倡议所产生的影响,进而有针对性地提出中国的应对策略,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在东盟推进“一带一路”倡议所面临的战略环境

   尽管从总体上看“一带一路”是中国实现与沿线国家经济协同发展的区域性合作倡议,但是作为一项系统工程,其有效推进有赖于中国与有关国家间良好政治关系的构建和相关区域稳定的国际安全环境的支撑。客观评估中国在东盟推进“一带一路”时所面临的经济、政治和安全环境,发现不足所在,将助力“一带一路”建设。

   就经济环境来看,中国与东盟“作为天然的合作伙伴”目前在经济上业已形成“紧密相依”的战略格局。自2002年中国与东盟签署《全面经济合作框架协议》正式开启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建设进程以来,中国—东盟经济关系实现跨越式发展。据统计,2016年中国—东盟贸易总额达到4517.96亿美元。目前,中国已成为东盟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东盟则仅次于欧盟和美国位列中国第三大贸易伙伴。

   当前,中国与东盟经济合作机遇与挑战并存。就机遇来看,中国正对内启动“十三五”建设、对外则积极推进“一带一路”倡议,东盟经济共同体业已于2015年年底正式建成,中国和东盟如果能够实现经济发展战略的平稳对接,将为双方的经济合作提供巨大空间。

   就挑战而言,在全球经济复苏乏力、本地区国家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情况下,中国和东盟国家都面临着破解保经济增长、促产业升级的结构性难题。面对这种复杂的宏观经济环境,为使自身的经济发展更多地惠及东盟国家,从而实现中国与东盟经济的共同繁荣,作为负责任大国的中国主动向东盟提出了一系列经济合作倡议并积极加以践行:

   其一,会同东盟打造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升级版,推动中国—东盟经济合作从货物贸易一枝独秀转向货物贸易、服务贸易、投资与技术合作等多个领域全方位发展;其二,依托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丝路基金”等“一带一路”架构推动东盟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和产业升级换代;其三,与东盟共同发表《中国—东盟产能合作联合声明》,推动中国与东盟间的产能对接,以促进东盟国家制造能力的提升;其四,力求通过参与澜沧江—湄公河合作和“RCEP”来强化同东盟在次区域和跨区域层面的经济合作。经济实力是中国所拥有的最重要的战略资源,东盟国家亦普遍希望搭乘中国这趟经济快车。当前,中国与东盟在产能对接、互联互通等方面的战略利益彼此契合,这无疑将会推动“一带一路”倡议在东盟的发展。

   就政治环境来看,尽管中国与东盟关系素来被赞誉为睦邻友好合作的典范,但是客观地讲中国与东盟一些国家间的互信仍有待进一步提升。政治领域的互信是中国—东盟关系的根脉,根深方能树壮。建立对话关系后,中国在推进与东盟国家关系时做了大量增信释疑的工作:1994年,中国接受东盟邀请成为东盟地区论坛的成员国;1997年,中国与东盟举行了首次峰会;2003年,中国成为第一个加入《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的域外国家并成为第一个与东盟建立战略伙伴关系的国家;中国还是第一个明确支持东盟在区域合作中中心地位的国家和第一个公开表示愿同东盟签署《东南亚无核武器区条约》议定书的国家。这些举措卓有成效,赢得了东盟国家的赞誉。

   然而,由于多种原因中国与东盟国家间政治互信的构建不会一蹴而就,其间难免会出现波折与挑战。当前的挑战来自主要两个方面。

   其一,中国的和平发展加速了亚太地区“权力转移”的进程,引发了亚太地缘政治、经济板块的急剧变动,给亚太国际秩序带来不确定性。尽管中国明确向世界宣示将走和平发展的道路,但仍然引发了东盟一些国家的“疑虑”,“威胁论”在东盟还有一定市场。“东盟国家时刻警惕着中国崛起可能给他们带来的直接的冲击”,而东盟国家的一些人士甚至怀疑中国欲借“一带一路”进行战略扩张。

   其二,南海问题不仅直接影响到中国与东盟南海声索国之间政治互信的构建,而且还对中国与东盟之间的友好合作与互信形成掣肘。近几年来南海问题急剧升温,“给东南亚国家带来极大的担忧及恐惧,同时给中国造成很多麻烦,更不良的影响就是伤害双边友好和信任”。需要指出的是,由于东盟国家在很大程度上将中国在南海的行动视为其整个对外政策走向的风向标,所以上述两个问题是紧密相连的。

   面对挑战,中国沉稳应对,采取了一系列增进中国—东盟政治互信的战略性举措:2013年,中国提出了被誉为打造中国—东盟关系“钻石十年”路线图的“2+7合作框架”;2014年,中国表示愿同东盟早日签署《中国—东盟睦邻友好合作条约》,以实现东亚持久和平。尽管如此,由于诸多历史和现实因素的困扰,中国—东盟政治互信的提升仍任重道远。对中国而言,在东盟推进“一带一路”倡议的过程中,如何消除中国与东盟一些国家间存在的政治互信不足的问题是一项长期性的任务和重要的战略课题。

   就安全环境来看,区域安全形势虽总体良好,但近年来南海问题的升温给地区稳定带来隐忧。为创造一个稳定、和平的区域环境,长期以来,东盟国家在东盟内部积极致力于“东盟安全共同体”的建设,对于区域外部大国则以“大国平衡”战略来规范其在东南亚的利益关切。

   当前,尽管个别东盟国家内部还存在不安定因素、东盟一些国家之间还存有领土边界划分上的争端,但是由于区域安全机制的逐步完善和大国制衡局面的形成,“东南亚地区总体上呈现和平稳定的局面”。然而,近几年来南海问题的升温正从两个方面影响本地区的稳定:

   其一,东盟内部各国在南海问题上的分歧正日益显露出来,这将直接影响到东盟的团结与区域的稳定;其二,南海“有关具体争议”本来应该“由直接当事国在尊重历史事实和国际法基础上,通过谈判协商解决”,然而,近年来美国、日本、印度等域外大国对南海问题的介入增大了地区安全的不确定性甚或引发“南海军事化”。南海问题涉及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短期内难以根本解决,而由南海问题所引发的波澜将成为中国在东盟推进“一带一路”倡议时必须直面的安全难题。

   综合来看,由于彼此间业已形成良好而稳定的合作基础并共同搭建起未来经济合作的框架,中国在东盟推进“一带一路”倡议时所面临的经济环境较为理想。但是,主要由于南海问题的困扰,当前中国在增进与东盟国家政治互信和维护区域安全环境方面仍面临着挑战。能否有效应对这些政治风险和安全风险直接关系到中国在东盟推进“一带一路”倡议的成败。

  

   二、美国介入南海问题对中国在东盟推进“一带一路”建议的影响

   以2010年7月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宣布美国在南海拥有国家利益为界标,美国一改以往的“观望”政策实质性地介入到南海问题之中。美国的战略意图是以南海问题为抓手来“平衡中国在东亚日益增长的经济和政治影响”,从而维护美国在本地区的领导地位。为实现这一战略目标,近年来美国对南海问题加大力度投入:

   其一,一向宣称在南海问题上“不选边站”的美国通过频繁就南海问题发声、质疑中国南海“九段线”的合法性、加大在南海的军事部署与行动等方式直接介入到南海事务之中;其二,偏袒菲律宾与越南的南海主张、怂恿两国在南海问题上闹事、强化同菲、越两国的军事安全合作,以增强两国在南海问题上同中国抗衡的实力;其三,加强与澳大利亚、日本、印度等域外大国以及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南海临近国家在南海问题上的合作,以形成对中国的战略优势;其四,屡次在美国—东盟峰会、东亚峰会、东盟地区论坛等地区多边国际机制下抛出南海议题,以挑拨中国与东盟的关系。

   美国针对南海问题而展开的上述“全方位、全要素性质”的行动,并不仅仅在于获得南海博弈的一时优势,更为重要的是谋求战略全局的掌控。由于中美南海博弈业已被提升到战略层面,所以美国针对南海问题而采取的上述行动必然会对整个区域的政治与安全形势以及“一带一路”倡议在东盟的推进产生复杂而深刻的影响。从安全层面看,美国介入南海问题将对本地区的安全与稳定产生长期性负面影响。为凸显自己的战略意志、左右南海局势,近年来,美国加大了在南海区域的军事力量投入。

   其一,美国军方高层人士频频就南海问题发声,公开挑战中国在南海的主权权益、积极炒作南海“军事化”,甚或叫嚣在南海与中国进行武力“对抗”。其二,通过抵近侦察、政策性游弋、开展“航行自由”行动等方式,美军频繁在南海现身。其间,为达到战略宣示和军事威慑效果,美军不惜出动航母战斗群、B-52与B-1B轰炸机等战略性武器。其三,通过军售、联合军演、军事培训、军事互访等途径与方式,美国加强了同菲律宾、越南等南海声索国的军事合作。其四,美军进驻澳大利亚达尔文基地并向新加坡樟宜军港派驻濒海战斗舰以及最先进的反潜巡逻机等军事装备,以增强对南海的监控能力、介入能力和战略威慑能力。

   美军的这些行动特别是自2015年10月以来美军在南海所展开的几次“航行自由”行动极具挑衅性,加剧了南海的紧张局势,直接导致了南海“军事化”,严重破坏了中美在军事安全领域互信关系的构建,大大增加了地区军事对抗与冲突的风险。值得关注的是,从长远来看美军的行动还可能带来连锁反应,引发地区性的“军备竞赛”,使整个区域陷入“安全困境”。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的统计数据显示近年来多个东盟国家的军费开支呈现出快速增长的态势。

   例如,菲律宾2010年的军费开支为28.69亿美元,2015年增加到38.93亿美元;越南2010年的军费开支为33.78亿美元,2015年增加到45.81亿美元;印度尼西亚2010年的军费开支为44.44亿美元,2015年增加到80.71亿美元。这种发展趋向值得特别关注。作为一项系统工程,“一带一路”倡议在东盟的推进需要良好的安全环境。南海“军事化”局面的形成以及区域内国家军备开支的迅猛增长,无疑给“一带一路”倡议在东盟的推进带来安全隐患。

从政治层面看,美国对南海问题的介入将制约中国与东盟国家间互信关系的构建。美国在通过外交、军事等方式直接插手南海事务的同时,还以南海问题为纽带密切与菲律宾、越南、新加坡的军事安全合作,(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南海问题   一带一路   东盟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地区问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7769.html
文章来源:东南亚纵横2017年第5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