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在“芳华”里看见自己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45 次 更新时间:2018-01-09 21:12:26

进入专题: 电影   对越自卫反击战  

晨曦  

    

  

   日前,反映军旅生活的电影《芳华》热遍全国,作为一九七九年曾经在越南参战的老兵,我也看了,而且是情不自禁,几次泪奔。

  

   因为影片所反映的时代、内容乃至细节场景太让人熟悉,它引起我强烈的情感共鸣。

  

   太熟悉影片开始那首《绒花》小提琴变奏曲了!根据小说《桐柏英雄》改编的电影《小花》在1979年上映,片中由李谷一深情演唱的插曲《绒花》,随着影片播放风靡全国。那年我刚考入总参一所部队院校,学习之余正学习小提琴。当时,每天傍晚我都会在宿舍楼顶,在洒洒飘落的雪花中拉一遍《绒花》。我太喜欢这段旋律了,更喜欢用揉弦的手法去表达那种缠绵与深情,以至于毕业到了边疆军营后,还习惯每天演绎一遍。

  

   太熟悉影片展现的部队生活细节了!1978年初我以知青身份入伍,一到部队就戴上了手表、改小了军裤,并且敢与老兵班长顶嘴,敢拉着连首长喝酒,表现出与以前新入伍士兵的很大不同,被老兵们背后视为“另类”。吃饺子就更有感受了,在部队,那绝对是北方战友十分喜爱的“饕鬣大餐”,那时候,每每在食堂手拿大碗大盆冲锋陷阵不顾及影响的,几乎都是北方兵,而我们多数来自男方的战士,对吃水饺却一点不感到欢心。

  

   太熟悉影片中的战争场面了!1978年底我就被所在部队作为“前指”人员派往广西,1979年2月17日凌晨战争打响前,我们已潜入与越南一山之隔的某高地。战争打响后我们迅速进入越南实施穿插。大规模战斗结束后我又被作为“后指”人员留下,直至大部队全部撤离。我至今记得3月16日下午,指挥所从我守护的载波电话中发布撤离前最后一道轰炸命令的情景。走回国内时我们一路阴雨一路泥泞,当时,广西龙舟老乡身披蓑衣挑着热茶在山路口迎候,我们彼此没有客套,相互对望着,除了眼泪还是眼泪。

  

   太熟悉影片主角刘峰转业后的地方生活经历了!我们一同参战的战友,除少数考入军校外,绝大部分都退伍回到了原籍,他们来自条件艰苦的农村,哪里来哪里去,回乡后生活入不敷出,令人唏嘘不已。有一年我去某县出差,在县委大院门口发现几个人被门卫拦着不让进,扭头一瞧,竟然发现有一位面容苍老却有点眼熟。我边走边想他是谁,最后恍然记起,这不是我们同年入伍分在一个连队,后来去了炊事班的战友吗?于是立即转身跑下楼去找他,可已经是不见踪影了。门卫告诉我,那是几个上访户,已经被驱赶走了。那一刻我几乎失控。战友啊,你是什么原因变得如此苍伤?究竟什么原因遭到驱赶,难道你没说自己是参战老兵?这段刻骨铭心的“意外”让我多日茶饭不思,多年后回忆起来,依然还有一种针刺般的心痛。

  

   还要告诉各位一件与《芳华》更为接近的事情:军校毕业分配到边防部队后,有一年师政治部告诉我,说师里准备重新成立文艺宣传队,问我愿不愿意去。当时我就拒绝了,因为他们不知道,那时我厌倦连队单调枯燥的生活,听说部队将抽调人员去南方参战,我已经再次报了名。后来说没有通信兵名额,再次参战无望,于是萌生了随百万裁军转业的想法,并在一年后回到地方,重新开始了自己的人生。

  

   《芳华》以一段特殊岁月为背景,通过一群文艺兵的生活,表现了那个年代人们熟悉而又陌生、无聊而又有趣的部队生活,简单而又浪漫,客观而又真实,时代痕迹浓,人物命运真,故事铺展好,人性之美与艺术之美在影片中达到了很好统一。

  

   不过对于我来讲,该片引起强烈共鸣的,除了上述这些相同经历外,更在于主角刘峰在艰辛生活中所表现出来的那种东西。

  

   中国退伍兵上百万,在偌大的社会虽然平淡无奇甚至遭受不公,但绝大部分是心怀善良并且坚毅向上的人,这与部队特殊环境对人的熏陶有关。所以看到影片中刘峰被联防队员推倒露出断肢女战友忍无可忍挺身怒骂,看到刘峰在烈士陵园为战友烧纸、何小萍为牺牲的小战士带来他生前没吃过的果丹皮,看到刘峰与何小萍这一对命运多舛的战友相拥一起时,透过静静的画面,我看到的不只是命运的伤悲,还有人性的光辉。

  

   这种光辉,来自复转军人自强不息、向上向善的追求精神!

  

   各位亲,去看看这部电影吧,只要经历过文革,只要参过军,影片中,你都能找到自己。而即便是没有这些经历的人,看过影片,你一定会更加懂得,什么是严酷,什么是友情,什么是军人!

  

   顺便上两张颇有年代感的照片:

  

   这就是我,1979年2月25日在越南某高地,时年20出头,还一脸稚气。当时与在连队搞宣传报道的战友汇合,于是请他拍下了这张照片。需要说明的是,在越南作战期间,一线士兵是没有携带任何换洗衣物的,因雨汗交织,所穿衣服不到一个星期就发黑变味,看到了吧,膝盖上还磨开了洞。另外,手里拿根竹棍不是摆拍,而是真实场景。当时我们执行穿插任务,部队翻山徒步开进越南,夜晚行军从首长到士兵,都需要借助棍棒探路。

  

   还有一个插曲,当兵那年我同时考上了大学,但经不住接兵部队相劝,放弃上学参了军。当时我提出想带一些书籍到部队,接兵首长破例同意了,于是我成为那年唯一一个带箱子入伍的新兵。照片中那个鼓着的上衣口袋里还揣着一个小本子,我有点罗曼蒂克,每天都悄悄记点什么,很可惜,回国后把这个日记本弄丢了。

  

   这是1979年3月17日下午,回到中国第二天,我师文艺宣传队一位女兵来到墓地,为本队牺牲的一位女战士献花扫墓。牺牲的女战士是在战争后期赴越慰问部队时,不幸遭越军伏击而死。墓地掩埋的全是我师牺牲官兵。坟茔新建不久还很简陋,寸草没生。

  

   最后,用一首表达我真切观感的小诗结束本文:

  

   芳华已尽梦尚在,

   浮萍退去觅真情。

   绒花一曲寸肠断,

   终见刘峰牵小萍。

  

    进入专题: 电影   对越自卫反击战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往事追忆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7750.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