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弘任:道在伦敦:跨文化情境中修道人的日常实作[1]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80 次 更新时间:2018-01-04 23:57:10

进入专题: 一贯道  

杨弘任  

   摘要:开荒是一贯道特有的宗教实作样态。本文藉由民族志深描之手法,描绘伦敦开荒过程人事时地物的细致纹理,进一步解析开荒的多层次意义。一九四0年代中期起,中国大陆各省修道人陆续开荒来到台湾的城市与乡间,突破了跨文化情境下的多种困境,转而以跨文化多语言翻译者为契机,连结出新的人群网络,建立一方道场。一九九0年代初期起,台湾一贯道的各个组线陆续前进伦敦,再一次,呈现了跨文化情境下修道人如何突破资源不足、语言不通、信任不够的原初状态,在异文化困境中,让修道人经历去社会化的状态,不断调整修道的日常实作,重新体会并重新诠释儒释道经典中关于本来面目或自性真心之意涵。总之,开荒情境中,不仅修道人转变了,道,也转变为更注重宗教会通的面向。关于修道,在伦敦一神论信徒背景的跨文化情境中,逐渐由差序性伦理转变为强调核心仪式之个人修持特性。

   关键词: 一贯道个人性宗教会通修行 跨文化情境

  

一前言

  

   以“真儒复兴”为主要形象的一贯道,在宗教义理上延续着唐代以迄明代以来综摄性呈现儒释道三个思想流派的特性,在日常仪式上以献香叩首等模式将历来重要的仙佛圣以致于五教圣人等都含纳在礼拜的范畴中,在道场组织与重要活动上则是相当有系统的次第顺序,从完成求道仪式的新进道亲逐步引入成为终身茹素的清口道亲以迄开设家庭佛堂担任坛主等过程,配合着进修班程由基础的义理探讨到儒释道经典的听讲与研读,以及道场实务课程关于献香献供礼节、办道执礼、渡人成全方法等干部人才之训练。溯其源头,自1937年一贯道道场以崇华堂名义颁订《一贯道疑问解答》起,关于“三教合一”即已出现明确的论述,“佛讲万法归一,明心见性;道讲抱元守一,修心炼性;儒讲执中贯一,存心养性”,其中所建议的修行方式也是简明扼要综摄三教,“一贯真传,必须三教齐修,不偏不倚。行儒门之礼仪,用道教之工夫,守佛家之规戒”。

   一九四0年代中期起,来自中国大陆各省的一贯道不同组线“开荒”者陆续落脚于台湾城市与乡间。初期的传道过程,绝大多数的组线都需仰赖通晓华语普通话与本地母语(河洛语、客家话为主)的双语翻译者进行沟通。可以说,这是第一次跨文化情境下的修道实作,强烈的“渡人求道”救世情怀之下,所谓“修行”即是在跨文化情境里亲身经历资源不足、语言不通、信任不够等种种困境,让修道人反复修练自身的习气秉性,尝试脱除原初既有的社会角色与人群连带,进而把“人”的处境直接带向“天”的状态。当修道人在困顿之中叩首忏悔或叩求上天之时,也就是在他乡异地以去社会化的“本来面目”重新演练并体悟“天人契机”的一刻。来到台湾的各组线开荒者,有相当大比例的修道人都是这样逐步建立起一方道场。

   一九九0年代前后,一贯道几个组线陆续由台湾出发,前往英国尝试建立海外道场。这是第二次跨文化情境下的修道实作,一样,强烈的“渡人求道”救世情怀导引之下,修道人来到更为陌生的他乡异地。当开荒者所接触的人群不再以海外华人社群为主之时,当一贯道必须面对当代文化多元性相当鲜明的典型都会状态之时,原先综摄性的“三教合一”义理,逐渐面对了一神论的泛基督宗教、犹太教与伊斯兰教的信仰者。一贯道日常礼拜的“五教圣人”,以及由“三教合一”继续进展而成的“五教一理”之论述,不得不再次开展与调整,“耶讲洗心移性,默祷亲一;回讲坚心定性,清真返一”。修道人在一神论为主的跨文化情境中,逐渐在日常讲道时将“道”的特性转圜诠释为“宗教会通”之意,同时,除了献香献供与叩首礼拜之外,求道仪式中的“三宝”(玄关、口诀、合同),也从传统脉络下的躲灾避难或回天凭证等说法,转圜为对“三宝”的个人日常修持,配合着儒释道经典的现代性诠释。

   以下的民族志材料,源于2012年我在一贯道伦敦道场的参与观察,这份材料是我抵达伦敦后一个多月的初相见,文化震撼最为鲜明的那一刻。[2]在伦敦看到的道场实作,呈现相当强烈的都会风格,也充分显露出跨文化情境中的各种个人性与宗教性特质。我将以民族志的深描手法,尝试细致描绘出修道人开荒时的人事时地物细节,也将适度诠释这些细节中的多层次意义。

  

二初相见,伦敦公共道场的形成与演变

  

   残雪褪尽,这一天阳光露脸,金色的光线穿透了偶尔吹来一阵冷冽的风。2012年2月19日上午十一时起,伦敦地铁维多利亚线(Victoria Line)东北边终点站的Walthamstow公共道场准备迎接道亲回来,同时,今天有几位新朋友即将求道成为新道亲。Walthamstow仍在伦敦第三区范围内,虽然地处东北,依伦敦人的认知,这不是最优渥地段或白人、日本人中产阶级为主的小区,但也还是中等区位上下的小区。一贯道英国总会也设在这边。从地铁站走出来,大概要经过三、四个街廓,路上看到的脸孔有周日外出的白人家庭与四处游玩的年轻人、黑人父母亲推着娃娃车、加勒比海中南美洲来的活蹦乱跳的学生、穆斯林打扮的人们,还有,步履拘谨、衣着体面、周日还是提着公文包的黄皮肤专业职场人士,感觉应该是东亚各国的华人海外移民。经过三、四个街廓之后,道场所在地刚好位在白人小区与多国移民小区的交接处,而且,听说这座道场建筑总让体面的白人隔街驻足仰望,目不转睛。

   这天上午十一时,我与常驻英国年近六十岁数的点传师Wang一前一后站在公共道场一楼门口迎接道亲返来,突然听到一串温暖而趣味的声音“Wai-O-Com, Wai-O-Com. Bu-Da, Bu-Da.”,转头一看,Wang笑容满面邀约对街仰望道场建筑的体面白人,这位白人中产阶级人士很礼貌从对街走过来,说了“Sorry, I’m just looking at the heritage.” Wang以惯用的家乡话河洛语问我:“伊底供嗄?”(华语普通话:“他在说什么?”)我赶紧回说,“他在看古迹,不是在看我们”。Wang笑嘻嘻说起,2008年一贯道宝光建德组线中习称“前人”的总领导人指示买下Walthamstow旧市政厅(Old Town Hall),2009年五月改装为公共道场开幕之后,很多白人、非华人常会有兴趣进来参观,尤其每年官方规定的几次古迹开放日(open day),附近邻里的白人、不是白人的西方移民、以及来自东亚各国的华人都会来看看这座庄严、很有味道的旧市政厅。然后,从维多利亚式深邃黑色的开阔旋梯蜿蜒走上三楼佛堂,有些人就求道了。不只是黄皮肤的华人,红皮肤、黑皮肤、白皮肤的人们,他们也愿意付出10英镑“功德洋”恭敬跪在拜垫上领受三宝,成为新道亲。喔喔,不可小看,原来“Wai-O-Com, Wai-O-Com. Bu-Da, Bu-Da.”这么好用。跨越了华人文化生活交往圈,这栋建于1876年维多利亚式的旧市政厅,协助超自然的神圣存在,把白人的骄傲丢在对街,把他们质朴的一颗心带进来。这的确是一种不求而得的“文化资本”(cultural capital)(Bourdieu,1984)。[3]古迹的象征流转,曲径引向幽境,随着旋梯转进金碧辉煌的神圣空间来。

   这一天阳光洒在街道上,有时让人忘记外面仍是典型伦敦的冷风吹起,亚热带来的人们还是要把自己紧紧包起来。来自台湾的常驻点传师Wang,完全融入伦敦在地气候、交通、人文环境了。也许说“融入”有点不精确,应该说是完全能“挪用”(appropriate)伦敦,藉以铺排亚热带来到这里的生活方式(约翰∙史都瑞, 2003)。[4]怎么“挪用”呢?Wang与我在台湾中部道场相识甚久,典型家境清寒、年轻时当纺织厂黑手师傅、壮年时“黑手变头家”开设小型纺织机械零件小工厂的背景。问起他的制式学历,真的是仅仅六年小学教育后就进入工厂工作。在纺织厂,工厂老板是一贯道宝光建德组线的早期点传师,规定了所有受雇员工都需求道,于是清寒小子在道场中查着《汇音宝鉴》河洛语辞典,开始跟着研读《论语》《大学》《中庸》《清静经》《心经》,以致后来帮办道务,1993年四十岁时依照道场干部拔擢程序,“领受天命”成为点传师。没有制式学历,甚至没有进入中学受教,意味着英文全然不通。然而,点传师Wang的确已在伦敦常驻十年多,而且通过生活英文检测“Life in the UK”已成为正式英国公民,平日开着车四处访问道亲、办道,不时还需长途开车前往伦敦北边的另一工业大城曼彻斯特(Manchester)办道。喔,不,应该说开车是他唯一的交通方式。Wang说起,不敢搭地铁、搭公交车、搭火车,因为一进入这些大众交通系统的建筑里,没一个字看得懂、没一句话听得懂。在地铁,Wang会变成标标准准的功能性文盲。但是,生活跟办道却难不倒这位台湾中部来的、灵巧的黑手师傅背景、使命满满的点传师。

   2001年派驻伦敦以后,点传师Wang必须自筹经费,开办道务。一贯道宝光建德组线在东南亚经营不少企业,早期包含薄荷脑提炼工厂等事业相当成功,让道场有海外办道的经费来源。2001年这一趟来伦敦,台湾中部道场以“制面工厂筹办处技术人员”身份,让Wang能取得长期入境签证。当然,这家权宜名义的工厂从来没有真正出现过。Wang笑容满面很温暖而稳重的回忆起来,1993年起中部道场已来伦敦评估过,先前是马来西亚年轻道亲前来伦敦某校医学系求学,由这位医学系道亲开始在租屋处设立小型的公共道场。转折到2001年,中部道场决定必须有点传师常驻开荒,整体道务才有扩展可能。问题是,所谓开荒即是前往道的荒凉之境开启新天地,在伦敦,一开始道也许是荒凉,但伦敦的历史与文化绝对不荒凉,这里的生活方式早已是历史悠远而且咄咄逼人,更要紧的是,伦敦的房租、交通、物价样样惊人。一个道务还不成熟等待开荒的地方,点传师Wang能带来的只有没有市场价值的使命、承接起来的前期公共道场、以及满身无用武之地的黑手师傅工夫。这一时期,一切都要Wang与所有道亲想尽办法生存下来,进而“了愿”自筹经费来因应。

   一开始,点传师Wang、以及每年前来三个月的讲师办事人员Lin、已于伦敦定居在台湾念完大学的另一位马来西亚籍华人女学生Gan,就这样承接并开启渡人办道的神圣事业。还好,Gan的马来西亚英文应付生活事物还算绰绰有余。初期的公共道场设在伦敦地铁所及之外,必须从市中心转搭火车,从东南线铁道要再坐个三十几分钟,来到Abby Wood。这天点传师Wang在古典庄严的Walthamstow市政厅古迹公共道场笑着说起,一开始在Abby Wood是“穷人区”,没有经费,靠着台湾中部道场某位坛主投资了愿,先是以租屋方式、后来直接买下这栋三层楼政府公设住宅(council house)。虽说是“穷人区”,但伦敦房屋价格就是不便宜,更何况公设住宅并不是随便可以交易的建筑对象。总之,Abby Wood的办道据点就这样确立下来了。

   问题是,依照台湾办道经验,农历初一、十五会邀请道亲们回来道场庆祝,一起献供、献香、叩首礼拜、讲课结缘并聚餐鼓励素食。样样贵的伦敦,空有使命与黑手工夫的点传师,如何应对这样的“结缘聚餐”开销呢?

   Abby Wood道场的佛堂里,佛桌上的弥勒佛像仍旧开怀笑着。“傻弟子,会有办法的…”,彷佛这样说着。

  

三迎向华人的道场,或者,迎向洋人的道场?

  

Abby Wood公共道场里,(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一贯道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宗教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7664.html
文章来源:宗教人类学(第七辑)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