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夏红:说不尽的钱端升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71 次 更新时间:2018-01-02 14:40:04

进入专题: 钱端升  

陈夏红  

  

   一、编辑《钱端升全集》的前后

   编辑《钱端升全集》的想法由来已久。早在2006年12月11日,我就在我的新浪博客“陈夏红的广播站”上发表过一份我主编的《钱端升全集》清单。

   但有想法易,实现想法难。过去十年间,我曾数度努力,试图推动《钱端升全集》的出版。但囿于越来越市场化的出版格局,加上我在学术融资方面能力的欠缺,这一想法一度搁浅。唯一可以拿得出手的成果,是2009年在当时供职于北京大学出版社第五图书事业部(燕大元照)曾健先生的大力支持下,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了钱端升的《德国的政府》《法国的政府》和《法国的政治组织》。

   在那之后,我曾和法律出版社孙东育编辑聊及这套书出版的可能性。她最早提议可以考虑申请国家出版基金,我们曾设想过共同努力。但后来我于2011年4月出国四年,此事便被暂时搁置下来。

   2012年时,我在荷兰格罗宁根见到中国政法大学的黄进校长,他当时专程来荷兰参加学生的博士论文答辩。我们聊及编辑出版《钱端升全集》的想法,黄进校长表示支持,并且建议放在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出版这套书。

   2015年5月回国后,我与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刘海光主任聊及图书策划,聊到这套书,我们的想法一拍即合。接下来,我们即共同致力于国家出版基金的申请事宜。刘海光和他的团队做了很好的准备工作,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江平及黄进校长亦应邀欣然写了推荐信,再加上这套书的基本文献都在手头……上下同欲者胜,种种有利因素叠加的最终结果,便是这套丛书获得了国家出版基金的大力资助。

   进入2016年之后,这套《钱端升全集》的编辑工作便慢慢展开了。但由于不同的国内出版社近几年曾出版过钱端升的部分作品如《民国政制史》《比较宪法》《中国的政府与政治》等,因此版权问题的解决花去了我们太多的时间和精力,为了不影响进度,我与出版社编辑商量,先行录入、勘校不存在版权问题的钱端升早期发表在《益世报》《今日评论》等报纸、杂志上的文章,以及早期出版的图书,力争双管齐下。而在版权问题解决后以及我能推掉一切事物全身心投入《钱端升先生年谱长编》和《文选》的编撰整理工作时已是2016年10月,当时距离为2017年5月中国政法大学建校65周年献礼的出版计划,时间勉强半年;考虑到春节因素,实际可利用的时间更短。我们的编辑工作便是在这么紧锣密鼓的节奏下进行的。与时间赛跑,本来就胜算不大,我们也只能尽力而为,使这套《钱端升全集》以尽可能完美的方式与读者见面。

  

   二、钱端升的身世略述

   关于钱端升,我写过一些文章,先后收录在拙著《百年中国法律人剪影》《政法往事:你可能不知道的人与事》以及《风骨:新旧时代的政法学人》中。坦率地说,由于一直计划着要写一部钱端升评传,所以这些文章都属少作,十多年前写出来后再未大幅度更新。我是一个特别不愿意重复自己的人,在有足够的勇气和时间重写之前,我笔下的钱端升,或者说我对钱端升的认识,大体依旧停留在十年前。

   由于常年关注钱端升,且在过去十年间一直停停进进地编辑《钱端升先生年谱长编》,我对钱端升应该说十分熟悉。只是越熟悉,反而越无言,不知道如何下笔。当试图在这篇总序里介绍钱端升的生平时,常有“掷笔四顾心茫然”之感。

   在我看来,钱端升的人生历程可以分为这么几个阶段:

   第一阶段:1900-1924年。弱冠之龄之前,钱端升一直在孜孜不倦地求学中。到1924年获得哈佛大学哲学博士归国,他已经成为当时中国政法学界凤毛麟角的青年才俊。这一阶段的主要成就,当然是其博士论文《议会委员会》,这理当是钱端升在学生时代的最高成就,甚至可以说是他终其一生纯学术层面的最高成就。

   第二阶段:1924-1952年。这28年时间,是钱端升一生中精神上相对舒展、学术上成果丰硕的时期。钱端升先后辗转任教于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央大学、西南联合大学、哈佛大学等一流学府。1948年底,钱端升从哈佛大学回到北大,投身于新中国的建设,被任命为北京大学法学院院长。

   除了在课堂上教书育人外,钱端升先后著有《法国的政治组织》《法国的政府》《德国的政府》《战后世界之改造》《中国的政府与政治》等学术著作,另外增订并与王世杰合著《比较宪法》,与中央大学法学院同事共同编订《民国政制史》,另有学术论文若干。

   躬耕讲坛之外,1949年之前的钱端升在民国言论界建树亦颇多。执教之余,他笔耕不辍,二十多年间辗转《北平晨报》《东方杂志》《现代评论》《观察》等民国时期思想舆论界的主流报刊,尤其曾在1934年主持《益世报》社论主笔多半年,抗战期间与西南联大同仁主办《今日评论》杂志,发表了大量政论,对时代问题有切中肯綮的见识与建议,成为民国言论界的旗帜性作者之一。

   除了学术研究与言论救国,钱端升身上还有一个明显的标签,那就是对现实政治的参与。钱端升本人对实际政治并不是十分感兴趣,所以他从未在国民政府时代做过行政官员;他热衷或者乐此不疲的状态,似乎就是以学者身份积极参政议政。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后,钱端升、胡适、张忠绂曾应国民政府派遣,前往欧美推行民间外交。除此之外,钱端升在抗战期间一直担任国民参政会参政员,通过这种方式陟罚臧否当朝政治,蒋介石“民主无量、独裁无胆”,对于钱端升这类知识分子倒也还算宽容,虽然恨得咬牙切齿,毕竟日寇当前,也就听之任之。尤其是抗战胜利后的1945年,在引发“一二·一”运动的11月25日的时事晚会上,钱端升顶着当局特务的机关枪而发表演讲,铁骨铮铮,英姿飒爽,颇值后人景仰。我曾写过一篇《铁骨钱端升》描述其风骨,有兴趣的读者自可检读。

   第三阶段:1953-1990年。1952年底,钱端升奉命筹组北京政法学院并担任首任院长,曾参与新中国1954年宪法的起草,活跃于中国外交领域、高教领域,以民主党派身份继续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参政议政。1957年反右运动中,钱端升被视为“章罗联盟”成员,被打成“右派分子”,遭遇精神上的苦厄近二十年。1978年中共中央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彻底平反,如愿以偿地加入中国共产党,在耄耋之年为中国政治学的重建发挥了余热,最终于九十高龄驾鹤西去。

   纵观钱端升的一生,恰似那汹涌江水,在历史的河谷中纵横腾挪,得意时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失意时唾面自干、自身难保。无论是从学术研究的层面,还是人生智慧的汲取方面,钱端升都给我们留下一座值得探索的迷宫,希望这套《钱端升全集》的出版能为后来者解码钱端升搭桥铺路。

  

   三、钱端升的学术世界

   既然是全集,理当对收入这套《钱端升全集》中的学术著作做必要的介绍,为读者展示钱端升的学术世界。

   (一)《议会委员会》(英文)

   钱端升的博士论文《议会委员会》(Parliamentary Committees: A Study in Comparative Government with Special Reference to the British House of Commons, American Congress, French Chamber of Deputies and German Reichstag)是其学术生涯中第一部完整意义的学术专著。其英文副标题甚长,但完整地体现了该论文的关键内容,显然,这是一项从比较政府层面,对英国下议院、美国国会、法国众议院及德国国会相关委员会职能与角色的比较研究。

   在写作过程中,钱端升曾专程前往美国国会调研,并拜访相关议员和议会领袖,从而获得了有关美国国会议会委员会的大量珍贵资料。从篇幅上看,这部作品可称“巨作”,当年钱端升通过打字机打出来的原稿,多达542页。

   (二)《法国的政治组织》

   1929年5月,当时执教于清华大学政治系的钱端升,在《法国的政治组织》序言中表达了其学术雄心:“这本小书不过是欧美日本的政治组织的一部分。著者的计划,想把英、美、法、德、日、俄的政府合著成一本书。”只是由于“全书的完成尚需时日,所以先把法国那部分先行刊印”。基于此,钱端升曾于1929年出版了《法国的政治组织》。

   (三)《德国的政府》

   商务印书馆1934年版的《德国的政府》,分为十三章,共334页。此外还有长达17页的参考资料目录,绝大部分为德文文献,少量英文文献。

   钱端升在其晚年,十分看重这本《德国的政府》。 “1930年秋,我再度回到清华教书,同时在北大兼课,直到1934年初离北平去天津《益世报》为止。这期间,除教书备课之余,我还撰著了《德国的政府》一书,此书原为译述1919年魏玛宪法下德国政制和政治生活而作,参考德文资料和德文原著较多,基础较厚,在我所著浅薄不足称道的书籍中,尚不失为有价值的一本。”晚年的钱端升总结自己的一生,特意提及了这本《德国的政府》。由此,足以看出这本书在钱端升学术生命中的分量。

   (四)《法国的政府》

   1933年,钱端升将《法国的政治组织》一书予以修订并更名为《法国的政府》再版。《法国的政府》中,至少有三分之二的篇幅较《法国的政治组织》有着比较大的区别,而且对于《法国的政治组织》中的错讹部分均做了详细的校对和修正。

   (五)《比较宪法》

   《比较宪法》自1936年开始,才变成王世杰、钱端升合著的作品。而早在近十年前,王世杰就以其在北京大学讲授“比较宪法”课程的讲稿为基础,编纂成了《比较宪法》,1927年7月出版第一版。

   到了1936年该书出版十周年之际,考虑到十年间各国宪法的剧烈变动,以及新近出现的政治理论对立宪主义的影响,由钱端升执笔,以第二作者身份,在原有框架的基础上对该书做了大量的增删。尤其是关于中国宪制,王世杰的《比较宪法》将其列在第五编中插叙,考虑到中国制宪问题十年来的新进展,国民政府自1928年以来亦已在政制建设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故钱端升决定新增一编,专门讨论“中国制宪史略及现行政制”,分别有清季之预备立宪、辛亥革命及北京时代的制宪、国民政府时代之制宪、国民政府的机构等四章内容。

   (六)《民国政制史》

   《民国政制史》上下两册,共计于1938年春出版第一版。1944年4月钱端升等对该书做了重订后,出了增订版。钱端升等从行政问题入手,中央与地方并重,对1912到1936二十五年间的中央地方各种制度,“无论合法非法,俱当有所述及”。

   (七)《建国途径》

   这本《建国途径》出版于1942年。与其他专著不同,该书是钱端升1941年前后在《今日评论》发表的系列文章之结集,包括《国家今后的工作与责任》《我们需要的政治制度》《一党与多党》《论自由》《我们需要的经济政策》《我们需要的教育政策》《我们需要的世界政策》。职是之故,我编订《钱端升全集》的《文选》卷时,按照发表时间顺序单独诸篇收录上述文章,而未在学术著作中重复收入《建国途径》,特做交代。

   (八)《战后世界之改造》

这本《战后世界之改造》,对战争结束后的诸多问题未雨绸缪地提出了自己的见解。钱端升在该短序中指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钱端升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人风范 > 先生之风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7609.html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