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戈:电子版《雷戈史学论集》序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92 次 更新时间:2017-12-28 11:14:10

进入专题: 史学   思想   历史  

雷戈 (进入专栏)  

   这本电子版的文集是在张润泽教授的建议和操持下,编辑出来的。我们相识近十年,虽然主要通过网上交流,但相互了解和认同反而比实际交往更真切和坦率。虽然网络技术早已给人无数震惊,但能快速编成一个网上阅读的论文集,还是令人意外和惊喜。感谢润泽兄的鼓励。

   文集所收约占发表论文的三分之二。现在看来,肯定缺陷多多。但集中起来也是好事。它让好处和坏处同样变得突出而不可掩饰。其实,天命之年已无须掩饰什么。“五十知天命。”所谓天命就是死。这时就要为死做点什么。可见触及生命本质的东西就在手头。即便拿着尼采的井盖,依然会有忐忑。踏实仿佛从未有过。保险更是无从谈起。

   论文分为三类。史学理论、史学史和思想史。其中,史学理论的篇幅大一些。我始终觉得,史学理论不是一种泛泛而论的经验之谈,而是一种深思熟虑的概念分析。它展示出思想的批判性本质。这让它看起来显得过于思辨。虽然常理上说,人们一般并不反对理论,甚至重视和提倡理论探讨。但过分思辨却为绝大多数史家所厌恶和拒绝。不过,严肃的思辨,无论对象是历史,还是史学,其深度和价值绝非考据和实证所能比拟。尽管其影响不会那么大。比如,《通鉴》固然比《读通鉴论》流传更广,但无人怀疑后者的思想价值。又如,《文史通义》似乎不如《二十二史考异》或《二十二史札记》知名于清世,但对中国史学精神品质的提升,无疑更有价值。不过,应该承认,中国史学的理论性尚未达到一种纯粹的程度。通过对“历史”、“史学”、“史料”三个基本概念的细致分析,可能有助于拓展我们对历史学的想象空间,进而深化对历史本身的理解,最终达致改变现实。这诚然是一种信念。但信念也是美的。因为它蕴含有生命逻辑。

   从技术角度看,需要说明的一点是,发表在《社会科学家》上的《论史学观》和《再论史学观》,连同发表在《宁夏大学学报》上的《论史学观》,本为三篇相关论文。寄给《宁夏大学学报》的是第三篇《三论史学观》。但因编辑擅自删掉“三”字,刊发出来就成了现在的“论史学观”。

   史学史似乎没有什么可说的。但有一点确实特异。对历史学家来说,无论他研究古代史还是近代史,无论他研究经济史还是政治史,都和自己没关系。但他研究史学史就和自己有关系。因为他本身就是史学史的一部分。他的所作所为已经构成史学史最真实的内容。对历史求真和对现实说谎,由此成为一个生存悖论。

   对中国政治思想史的研究,成为近年来的主要工作。贯通王权、皇权与极权,由此凸显中华专制主义的政体超越。不言而喻,在将历史和现实把握为一个绝对整体方面,思想史研究有其独特优势。但这并非某种文化传统使然,更非某种道统的超越性所致。就其本质,它是思想紧贴历史脉络的直接呈现。所以,一种叙事性的思想史,一种充满历史质感的思想史,无疑是一种值得尝试的思想史写法。或许它将导致一种压根不像思想史的东西。无论如何,走在思想之路上,历史永远是那种最值得尊重和敬畏的东西。

   还是要相信历史。不是吗?中国人之所以信仰历史,端赖于史学的虔诚和努力。史之为道,大矣哉。

   雷戈 2015年11月7日于河北大学

进入 雷戈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史学   思想   历史  

本文责编:baifuwe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史学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7522.html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