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需要拨乱反正

——---《哲学上的拨乱反正:多元文化宣言》简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42 次 更新时间:2017-12-24 09:45:19

吴万伟  

   万百安 著 吴万伟 译

   内容概要

   包容性和文化身份问题是当今从政治到娱乐等众多领域中辩论的核心议题。很多教育者被指控在讲授多元文化课程时是屈服于“政治正确”。但是,西方哲学家绝大部分坚持只讲授产生于希腊和罗马的哲学传统。他们拒绝承认中国、印度、非洲和美洲土著的思想是“真正的哲学”,他们对吗?完全不对。我在新书《哲学上的拨乱反正:多元文化宣言》中显示,当今西方哲学家忽略英美哲学经典之外的哲学是错误的。

   西方哲学家并不总是拥有如此狭隘的视角。在启蒙时代初期(17世纪),欧洲哲学家认为哲学源自印度或者非洲而非希腊是理所当然的。当孔子的言论被首次翻译成欧洲语言时,他被尊为伟大的哲学家。但是,伊曼努尔•康德(Immanuel Kant (1724-1804))等影响巨大的哲学家认为中国人、印度人、非洲人和美洲土著人的种族特征使其没有能力产生哲学。康德宣称,“白种人拥有所有的哲学天才和动机。”虽然当今哲学家几乎没有如此露骨地赞同这样的观点,但他们的影响力仍然以结构性的种族主义形式长久存在。

   哲学上的结构性种族主义体现在这样一个事实上,即美国哲学系的博士点中只有15%讲授英美主流哲学之外的哲学。与此相反,中国的每个哲学系都讲授中国哲学和西方哲学。结构性种族主义的更多表现是哲学家中的领袖人物令人吃惊地公然宣称西方之外没有哲学---虽然他们承认他们从来没有阅读过这样的著作。

   读者理所当然地渴望看到有证据证明英美主流哲学之外存在充满活力的哲学。我在本书中提供了详细的而且容易理解的例子来说明,佛教哲学家能够在自由的本质问题上与影响深远的法国哲学家勒内•笛卡尔(Rene Descartes (1596-1650))进行对话,儒家哲学家则能够与西方政治哲学家托马斯•霍布斯(Thomas Hobbes (1588-1679))进行富有建设性的对话。

   本书不仅仅是有关学术课程的,它还显示这些议题与更广泛的政治和文化话题密切相关。我在书中讨论了特朗普在美国和墨西哥边界建造隔离墙的欲望是在种族、宗教和文化之间建造隐喻性的界墙的更大政治运动的组成部分。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中国,习近平主席修改了儒家,使其成为展现“中国性”的民族主义复兴的基础。(这正是美国需要学习儒家到底是什么的理由之一)美国哲学家,包括那些自认为具有政治进步思想的人在内,非常不聪明地与他们在政治上厌恶的种族中心主义和外国人恐惧症等势力沆瀣一气。

   最后,我讨论了宣称学习哲学纯粹是浪费时间的反智主义。我用大量事例证明哲学能够为文明发展做出贡献。我也显示哲学研究能够为坚实的职业目标做出显著贡献。最后,我认为在“虚假新闻”横行的时代,我们比从前任何时候都更加需要认真的推理和公民辩论技能。

   宽广的角度

   已经过世的美国最高法院法官斯卡利亚曾经对孔子的教导不屑一顾,他说那不过是“幸运签语饼上的神秘格言。”这样做,他是在表达一种保守派思想家的长期思想路线的一种视角,他们认为西方之外的“所谓哲学”不过是浅薄的陈词滥调而已。比如,在其《美国思想的封闭》中,阿兰•布鲁姆(Allan Bloom)声称当今大学在腐化学生的道德,因为它们破坏了学生对西方文明经典的信仰。

   与此相反,《哲学上的拨乱反正:多元文化宣言》认为,教育必须是多元文化的,这样才能维持其在当今时代的相关性。中国是日益重要的地缘政治大国,习近平主席经常称赞儒家哲学家。在印度,占主导地位的政党主张建立在经典印度哲学之上的印度教民族主义。美国民众的民族多样性越来越显著,再过几十年,欧洲血统的白人将沦为少数民族。我们能够承受得起不学欧洲传统之外的哲学的代价吗?

   我在1991年获得斯坦福大学的中国哲学博士学位。从此后,我一直在努力说服哲学界的同事讲授中国哲学或者其他非欧洲哲学。我举出了精心挑选的例子来论证中国哲学的复杂艰深。我提供了典型的课程指南和阅读书目清单。我在学术会议上主持信息丰富的中国哲学专场。有些大学对多元文化哲学持开放态度,这包括我任职20多年的瓦萨尔学院和目前任教的耶鲁-新加坡国立大学学院。但是很多大学并不这样。大部分哲学家对存在高质量的中国哲学、印度哲学、非洲哲学、美洲土著哲学的无可争辩的确凿证据就是熟视无睹,置若罔闻。我希望哲学家同行愿意看看这本书,最终能够被说服。如果不能,我觉得现在到了学生和公众要求大学采取多元文化哲学途径的时候了。

   特写镜头

   本书中除了狭隘的学术课程辩论之外,还有很多令读者感兴趣的内容。在第一章“特朗普的哲学家”中,我探索了“维持我们的西方遗产”的教育要求与爆炸性的政治议题之间的密切联系。我们生活在一个政治环境中,其中美国爱荷华州共和党籍国会众议员斯蒂夫·金(Rep. Steve King (R, IA))在面向全国观众的电视直播采访中问道,“还有哪个族群比欧洲血统的白人对文明做出的贡献更大?”只有通过讲授多样性的文明的贡献,我们才能消除这种傲慢和无知。

   在更具个人性的层面上,我在本书中提供了哲学如何激励人们面对现实生活中的种种挑战。比如,曾经在北越战俘营中的英勇行为而赢得国会荣誉勋章的詹姆斯•斯托克戴尔上将(Admiral James Stockdale)说阅读斯多葛派哲学家伊壁鸠鲁(Epictetus (55-135))的哲学是让他度过战争期间而尊严和荣誉不受损害的秘诀。马丁路德金在一篇著名的演讲中提醒听众,非洲裔美国人杜波依斯(W. E. B. Dubois)和艾伦•洛克(Alain Locke)是年轻人应该学习的严肃的哲学家。但是,他也说他除了圣经,最喜欢的书是柏拉图的《理想国》。他甚至在他著名的哲学论文“一封来自伯明翰监狱的信”中还使用了柏拉图哲学中的语言和隐喻。

   对那些愿意预先浏览一下本书的读者来说,不妨读一读发表在《永世》(Aeon Magazine)杂志上的片段。

   最后

   我希望本书的读者喜欢我对思想上的狭隘偏执主义毫不妥协的激烈攻击。但是,本书也给人们以好玩儿的通俗易懂的方式学习哲学(尤其是中国哲学和西方哲学)的机会。我带领读者领略了哲学家们讨论的很多大问题,解释了它们为什么对我们的生活非常重要,显示了在这些议题上跨文化对话是多么有价值和富于建设性。如果你是西方哲学“纯洁论者”,本书的部分内容可能让你怒火中烧,但是其他部分将帮助你更深刻地看到为什么哲学存在了两千多年而长盛不衰,而且永远也不可能消失。

   本书并不是宣称所有西方哲学都是坏的,所有非西方哲学都是好的。的确有人屈服于这种文化上的道德二元论,但是本书旨在打破壁垒而非在哲学中修筑新的隔离墙。正如我在本书的结论中所说:

   我也渴望沐浴在柏拉图天才的光芒下,与亚里士多德肩并肩走在雅典吕克昂(Lyceum)学园的圣地上。但是,我也想追随朱熹的“问学之路”,与佛陀讨论“中道”。对于哪种生活方式最好,我相信你我可能有不同意见。

    就让我们来讨论一下......

   作者简介:

   万百安(Bryan W. Van Norden),武汉大学哲学院(中国)讲座教授,耶鲁-新加坡国立大学学院观音堂佛祖庙访问教授(新加坡),瓦萨尔学院哲学教授(美国)。

   译自:Cover Interview

   On his book Taking Back Philosophy: A Multicultural Manifesto by Bryan W. Van Norden

   http://rorotoko.com/interview/20171211_van_norden_bryan_on_book_taking_back_philosophy_multicultural/?page=4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744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