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戈:王莽革命新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81 次 更新时间:2017-12-22 20:52:18

进入专题: 王莽   革命   禅让   新朝  

雷戈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   王莽新朝是中国皇权体制中实现的第一次不流血的和平权力转移。人们从不追究打下来的天下是否合法,相反倒是对依照某种程序得到的权力却百般挑剔。王莽革命表明,即便不是尧舜那样的圣王,也能通过其他手段实现禅让。至少君权时代的朦胧理想在皇权时代成为现实、和平禅让成为战争暴力之外的另一道路;王莽革命证明了和平禅让的现实可行性和技术可搡作性上,王莽革命较之汤武革命更具划时代性。

   关键词  王莽 革命 禅让 新朝

  

   一、新朝阙失

   1.朝代中阙失的一环

   十五年,一个短命的统一帝国,只有一个皇帝的皇朝,在中国历朝历代的谱系中,从未正式出现过的匿名朝代,成为中国历史叙述中不伦不类的怪诞存在。王莽新朝是中国皇权体制中实现的第一次不流血的和平权力转移。关于王莽新朝的兴衰始末,最权威也是唯一的历史记载是《汉书》。于是,新朝历史就永恒地定格于《汉书)。即便人们怀疑其真实性客观性,也没有其他来源的有效证据。《汉书》证明了史家确实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抹杀和篡改历史。由于新莽没有独立成书,而是附庸于《汉书》,导致中国历史的叙述方式出现了严重误差。本来正常的历史顺序是秦-汉-新-汉。由于班固将新朝处理成汉朝的闰统和旁支,所谓“炕龙绝气,非命之运,紫色蛙声,余分闰位",1失去其应有的正统性。这样,新朝就作为“两汉"历史当中一个短暂的插曲和脆弱的泡沫而消失于秦汉之间或东西汉之中。

   无论“秦汉“还是“两汉“,还是“前后汉"或“东西汉”,这种通用的历史表述方式和叙述习惯,都没有给王莽新朝留下独立的历史地位。据《汉书》记载,新朝存在十四年,其三个年号。按照班固的排列顺序,王莽就是标准的僭伪,新朝就是地道的伪朝。

   平帝,著纪即位始五年,以宣帝玄孙婴为嗣,谓之孺子。孺子,著纪新都侯王莽居摄二年,王莽居摄,盗袭帝位,窃号曰“新室”。始建国五年,天凤六年,地皇三年,著纪盗位十四年。更始帝,著纪以又宗室灭王莽,即位二年。赤眉贼立宗室刘盆子,灭更始帝自汉元年讫更始二年,凡二百三十岁。2

   《汉书》这个历史纪年,开启了将新朝打人另册的先例。至此,新朝便以闰统名号进人前中国历史正统谱系。由此,班固开其端,司马光定其型。《汉书》首先将新朝附属于汉朝,《通鉴》继而又在“汉纪”中叙述新朝。《汉书》和《通鉴》作为古中国影响最为深远的两部史书,彻底清除了中国人对新朝独立历史地位的自觉意识。迄今为止,无视新朝依然被人们视为自然而然的历史叙述习惯。

   问题是,为何“秦汉"或“两汉"的类似表述全然不见新朝存在却又能被视作理所当然?人们给出的或默认的理由颇多,但无一能够成立。之一,新朝太短。但秦朝也很短,并不比新朝更长,却无人无视秦朝的存在。之二,秦朝天下是打下来的,新朝天下却是抢过来的。其实,按照儒学的经典观点,秦朝取天下的方式恰恰最不仁道3,反倒新朝取天下的方式最为仁道。可诡异的是人们并不因秦朝取天下不仁而否定其历史地位,却只是因为新朝取天下不义而抹杀其历史地位。之三,秦朝多创制,对后世影响巨大,新朝无创举,故不足论。其实,秦取天下与汤武无别,新取大下才是真正的史无前例。平心而论,秦之于新,唯一的胜出在于守天下的制度建设,而非具体措施。之四,同样是禅让得天下,人们都承认魏晋南北各朝,却否认新朝。而魏晋南北朝只是区域帝国(西晋除外) ,新朝则是一统帝国。为何在新朝历史地位上持双重标准?之五,魏晋南北朝均有自己的专史,新朝没有。但这只是结果,而非原因。从逻辑看不承认新朝正统在先,不为写史在后。其实历史上没有正统地位的国家也多有史书,北魏北齐北周以及辽金,皆有专史。反之秦朝虽无独立史书,却有独立地位。唯独新朝既无独立地位,又无独立史书。

   2.《汉书》削足适履的创意

   围绕王莽新朝,既要保持汉代历史的完整性,又要凸显新朝历史的独立性,班固对《汉书》结构作了煞费苦心的整体布局。这就是打破先君后臣、先华后夷的传统编纂体例,将与皇帝关系最为密切的《外戚传》安排在《西域传》之后。以此与紧随其后的《元后传》构成一种有机的过渡性联系。这样,《元后传》就自然具有双重性质,也同时承当起双重功能。一方面,《元后传》属于《外戚传》的合理延伸;一方面,《元后传》为长篇《王莽传》作了必要铺垫。可见,《元后传》在《外戚传》和《王莽传》之间发挥着一种承上启下的叙述作用。从《外戚传》的角度,《元后传》可以看作其“后传";从《王莽传》的角度,《元后传》可以看作其“前传"。班固这种富有新意的创构,至少从直观形式上展示出王莽权力的实际来源,以及王莽颠覆汉朝的具体途径。

   《王莽传》名传实纪、纪传合一。4传纪之别在于,传只记专主一己之事,纪则兼记天下大事,以符天子身份;同时,纪尤重时间,因为时间属天时,象征天命,是天命在人间的秩序体现。所以,本纪的规范是重要天象,重大灾异,无不明确记之,已与人事相匹配。从而昭示出天人合一的历史景观。通过以纪为传的编史手法,营造出以传为纪的史书效应。某种意义上,《汉书》创设的《王莽传》,深刻影响了《三国志》对《吴主传》和《蜀主传》的设置和书写。

   总有人纠缠于王莽究竟代汉还是篡汉。这是因为两个人的原因。一是班固作《汉书) ,把王葬以“传"的形式附属于汉;继而,司马光作《通鉴》,虽然用王莽年号纪事,但仍然将其依附于汉代。5这样一来,势必产生新朝代篡之争。可有人追究过周是代商还是篡商?晋是代魏还是篡魏?唐是代隋还是篡隋?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周之于商,晋之于魏、唐之于隋,均属后来居上,远迈前朝。倘若新朝和汉朝一样长久,代篡之争根本就不会产生。表面看,代篡问题是正统之争,但实质上是时间作祟。所以,中国历史的正统性主要是一个时间因素。时间长就是正统,时间短就不是正统。倘若新朝不是十五年,而是五十年,甚至一百五十年,班固就绝对不会把新朝写在《汉书》中,而是独立成书。新朝短祚,加上前后汉长运,凸显了新朝的非正统性再加上,前后汉又是同姓,更强化了王莽的篡汉性质。光武初就有了 “王莽篡汉”6的说法。班固则将“篡汉"一词最早写人史书,成为对王莽的盖棺定论。王莽由此成为古今第一恶人,“自书传所载亂臣贼子无道之人,考其祸败,未有如莽之甚者也。"7这点在后代也成为以最恶毒的方式诅咒前朝的传统。后世修史,对最近的前朝的谴责,往往最狠。《王莽传》对新朝合法地位的否定,很重要的一种“《春秋》笔法"就是,即便王莽做了新朝皇帝,仍然称其诏书为“书六而不称“诏"或“制"或“策"。这样,“下诏"被称作“下书"。

   3、《汉书·王莽传》的可疑性

   正像《史记 始皇本纪》是后人了解秦始皇的唯一一手材料一样,《汉书.王莽传》也是后人认识王莽的唯一一手史料。但二者不同的是,太史公写《史记》时,距离秦朝已过百年,最重要的是,太史公和秦朝没有瓜葛。班固写《汉书》时,距离新朝仅有五十年。最关键的是,班固家族和王莽交谊匪浅。班固祖父辈和王莽都有着相当深厚的交情。这使得班固面对王莽新朝心情复杂而微妙。基于本朝正统渊源,他必须否定新朝;但家族与王莽之间的祖辈交往,又使他不能完全无视王莽的历史影响。在这个意义上,如何分辨和使用有关王莽的史料,需要格外谨慎和仔细。比如班固把王莽相貌描写得和秦始皇几乎一模一样,均凶相毕露8,就显得极不可信。

   这就有必要辨析《王莽传》的作者究竟是班固还是其父班彪。班彪续书有五六十篇,基本涵盖了西汉下半段历史。其中,很可能就包括了《王莽传》。班彪的青年时代正好与新朝相吻合9。新朝覆灭之际,班彪刚好二十岁。可见他经历了完整的新朝历史。更重要的是,他对王莽和新朝所作的直接的观察和接触,还有赖于他与王莽本人的特殊关系。因为,其父班樨、其伯父班斿与王莽都称兄道弟。“王莽少与樨兄弟同列友善,兄事斿而弟畜樨。"班樨性格怯懦而圆滑。虽“不显莽朝,亦不罹咎"。最重要的是“家有赐书"10。这种家境使得班彪不会对王莽毫无好感。事实上,班彪确实对王莽作过相当积极的评价。“当莽之起,盖乘天威,虽有贲育,奚益于敌?"11如果《汉书.王莽传》确真出自班彪之手,那他为何要将王莽写成这种不堪乃至不齿的样子?难道与他的《王命论》有某种内在联系?

   这里我想作一个推测,《汉书》中对王莽的正面描写应该是班彪原文,反之,对王莽的反面描写应该是班固的修改。

   王莽始起外戚,折节力行,以要名誉,宗族称孝,师友归仁。及其居位辅政,成、哀之际,勤劳国家,直道而行,动见称述。岂所谓“在家必闻,在国必闻",“色取仁而行违"者邪?莽既不仁而有佞邪之材,又乘四父历世之权,遭又中微,国统三绝,而太后寿考为之宗主,故得肆其奸慝,以成篡盗之祸。推是言之,亦天时,非人力之致矣。

   及其窃位南面,处非所据,颠覆之势险于桀纣,而莽晏然自以黄、虞复出也。乃始恣睢,奋其威诈,滔天虐民,穷凶恶极,毒流诸夏,乱延蛮貉,犹未足逞其欲焉。是以四海之内,嚣然丧其乐生之心,中外愤怨,远近俱发,城池不守,支体分裂,遂令天下城邑为虚,丘垄发掘,害遍生民,辜及朽骨,自《书》传所载乱臣贼子无道之人,考其祸败,未有如莽之甚者也。12

   第一段历数了王莽得手的所有因素。这些因素固然都是人为的,但能将这么多因素同时凑齐,却非人力所为,而是天命使然。它和班彪所说“当莽之起,盖乘天威,虽有贲育,奚益于敌?"13几乎完全一致。出自班彪之手的可能性很大。第二段则笔锋一转,痛斥王莽之所以比桀纣还坏,是因为他自比尧舜,更具欺骗性和蛊惑性。这和《叙传》中的话一模一样。“咨尔贼臣,汉滔天,行骄夏癸,虐烈商辛。伪稽黄、虞,缪称典文,众怨神怒,恶复诛臻。百王之极,究其奸昏。" 14而《叙传》作为《汉书》接近定稿的文本,显然非班彪所作。

   考虑到《汉书》成书的曲折性和复杂性,我们有理由说,经过班固的修改乃至重写,班彪的痕迹已基本清除,至少是被涂抹覆盖得面目全非,无从辨识。这样一来《汉书》就形成了对王莽的整体性否定态势。开创和平革命之路的王莽最终被一篇《王莽传》糟蹋得体无完肤,甚至永无翻身之日。

   基于《汉书》对王莽持贬斥和否定的态度,我们从其对王莽的各种不利言辞中,反而可以判定有些描述相当真实比如,“王莽居摄,诛鎺豪侠,名捕漕中叔,不能得。素善强弩将军孙建,莽疑建藏匿,泛以问建。建曰:'臣名善之,诛臣足以塞责。莽性果贼,无所容忍,然重建,不竟问,遂不得也。"15此可见王莽性格并非真的“果贼"而“无所容忍"。特别是王莽生活细节的有关描写,常被人看作伪君子的最佳表现。比如,“(王莽)事母及寡嫂,养孤兄子,行甚敕备。又外交英俊,内事诸父,曲有礼意。"“世父大将军凤病,莽侍疾,亲尝药,乱首垢面,不解衣带连月。"16如果不先人为主地持有历史目的论的观点,我们就很难认定王莽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在作秀和演戏。而正是这一切为王莽赢得了举世无双的声誉和人气。“平阿侯谭、成都候商及在位多称莽者。”

17王商“愿分户邑以封莽,及长乐少府戴崇、侍中金涉、胡骑校尉箕闳、上谷都尉阳并、中郎陈汤,皆当世名士,咸为莽言,上由是贤莽。" “爵位益尊节操愈谦。散舆马衣裘,振施宾客,家无所余。收赡名士,交结将相卿大夫甚众。故在位更推荐之,游者为之谈说,虚誉隆洽,倾其诸父矣。敢为激发之行,处之不惭恧。"因为“傅太后、帝母丁姬皆称尊号“,王莽被人指责“贬抑尊号之议,亏损孝道”,而回到封国。“天下多冤王氏。"18固哀帝赐王莽“罢就第。公卿大夫多称之者。、、、在国三岁,吏上书兔讼莽者以百数。(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雷戈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王莽   革命   禅让   新朝  

本文责编:baifuwe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7421.html
文章来源:文史杂志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