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建业:余光中先生走好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61 次 更新时间:2017-12-22 11:41:54

进入专题: 余光中  

戴建业 (进入专栏)  

      

   余光中先生今天告别了多灾多难的人世,带走了海峡对岸的“乡愁”,我和许多读者一样十分悲伤。十几年前两次与余先生一起开会,虚心向先生请益,小叩辄闻大鸣,倾心与先生交谈,闲话也不无深意。正古人所谓“即之也温,仰之弥高”。        

   《从“中国诗的现代化”到“现代诗的中国化”》是十几年前的大会发言,后发表在《华中师范大学学报》社科版,曾获余光中先生“深得我心”的谬赞。先生言犹在耳,先生人却归天!感谢《尔雅国学报》公众微信号推送旧作,特转发拙作敬表哀衷。          

   余先生的诗歌早已传遍神州,几乎“凡有井水饮处皆能歌《乡愁》”。余先生的散文同样让人击节称叹,《我的四个假想敌》轻松诙谐中见深厚慈祥。不论叙事、抒情还是议论,余先生文章都富于韵味与诗意——他骨子里终归是个诗人。余先生的诗文已获该得的盛誉,余先生的译作仍无应有的声价,其实先生身后在翻译史上的地位绝不会比文学史上的地位低。先生翻译的四部王尔德喜剧无一不精品,他自述这些翻译是与王尔德”摔跤”——作者入圣,译者称神。如名著《Importance of Being Earnest》,大陆都将剧名直译为《认真的重要性》,看起来不像喜剧而是论文,余光中先生则意译为《不可儿戏》。不怕不是货,只怕货比货,只要将两译稍作比较,就是文盲也立马能分出高低。          

   余先生的诗品同声叫好,余先生的人品则多有异辞。他一生可訾者有二:一是积极反对共产主义,一是强烈排斥台湾“乡土文学”。因为身在反共宣传狂热的台湾,没有机会认识到中国共产党的光荣伟大,所以批判乃至告发亲共者,这一点无须为尊者讳。至于反台湾“乡土文学”则出于爱国热沈,我曾在同行微信后留言说——        

   余光中先生反共是发自内心,爱国也出自肺腑,所以对台湾作家引用马列毛检举,对台湾所谓“乡土文学”极为反感,对台湾左派十分蔑视。这些举措肯定会有偏见和误伤,也难免羼杂些个人的是非意气。但现在台湾民进党都是当年的左派,现在台湾独派多为当年乡土派的后裔却是不争的事实。“乡土文学”反对中国大陆文化与文学的横向移植,余风所及连中小学教材也尽量不选大陆的作品,今日台湾中小学教材中现当部分90%以上都是“乡土文学”,完全可以说已是“乡土文学”的天下,基本割断了与大陆的文化脐带——这一切都证明了余光中先生当年的敏锐、卓识与远见。台湾中小学课本,台湾的文化生态,或为我亲眼所见,或为我亲身所感。台湾独派骂余光中“情在理中”,大陆学人跟着骂余光中则实出意外。        

   已经成为“历史”的余光中先生,大概再也听不到人世的赞美、恭维、批评、诋毁,即使在阴曹地府能听到这些毁誉,大概也能做到“举世非之而不加沮,举世誉之而不加劝”吧?        

   有道是:”身后是非谁管得,满村听说蔡中郎。”          

   余先生走好!                                    

  

   2017、12、14晚

  

进入 戴建业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余光中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语言学和文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7410.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