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敏凯:当前西方民主乱象的根源与未来走向

——基于英美“黑天鹅事件”的理论思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43 次 更新时间:2017-12-18 10:20:37

进入专题: 西方民主  

周敏凯  

  

   核心提示: 2016年,英、美政坛“黑天鹅事件”频发,颠覆了战后西方主流政治路线与民主游戏模式,呈现出西方民主政治衰颓的乱象。这是当代资本主义金融化与金融危机加剧了贫富分化,民粹主义思潮泛滥,民主理论假设不当与基本政治制度缺陷失信于民等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要摆脱西方民主衰退,目前只有改革现存西方民主政体的选择,但经济衰退前景不明,要摆脱西方民主衰退的前景可能会遥遥无期。

  

   英、美政坛“黑天鹅事件”导致西方民主乱象丛生

   2016年,英、美国家政坛“黑天鹅事件”频发,造成西方民主乱象丛生。所谓“黑天鹅事件”,原意指经济领域发生的、非常难以预测且不寻常的、通常会引起连锁负面反应甚至颠覆性的事件。现经常指各个领域发生的出乎意外的颠覆性事件,例如,2001年的“9·11事件”、2008年美国雷曼兄弟银行破产与次贷危机等。恐怖袭击危机与金融危机的突发,尚可理解。但是在战后西方主流政治路线与民主模式长期主导西方政坛的背景下,英、美政坛接连发生颠覆主流政治路线与民主模式的事件,其影响可想而知。2016年英国全民公决“脱欧”结果,大大出乎卡梅伦首相、英国政治精英与欧盟成员国的预料,在英国与欧盟不啻发生了一场政治“地震”;美国总统大选,没有共和党背书、从未涉及政坛、习惯信口开河的房产商人特朗普,竟然战胜始终被大多数美国媒体与政治精英看好的、长期混迹政坛的政治巨星、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让太多政治精英与国家政要深感不可思议。英、美政坛这一系列的“黑天鹅事件”,对西方民主影响深远。

   在英国“脱欧”余波笼罩下,2017年欧洲政坛可能会持续震荡,今年是欧洲大选之年,极右翼势力甚嚣尘上,大有改变欧洲传统政治格局之势。其中荷兰、法国、德国大选结果影响尤为重要。3月15日荷兰议会选举中,尽管自民党保住了议会第一大党的席位,暂时“叫停民粹主义”,代表极右翼民粹主义的自由党还是增加了5个席位,成为议会第二大党。①荷兰议会大选被认为是欧洲政治的“风向标”,5月马克龙成为法国最年轻的总统,9月德国大选的结果尚难预料。无论法德两国极右翼民粹主义政党是否能够赢得政权,他们的政治力量的进一步扩大似乎可以肯定。极端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利用人们的不满心理而壮大力量,已在一些欧洲国家形成规模,遏制极端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已经不是易事。

   特朗普赢得大选不但冲击着美国的三权分立的权力架构,加剧了司法与行政的对立;而且也破坏了政府与媒体、社会不同政见群体之间的相互信任,导致美国社会主导价值观的分裂。一大批捍卫美国主导价值观的“政治正确”的民主精英们,曾经借助手中的舆论工具抨击总统的“出格”言论与政策,现在他们仍不会善罢甘休,特朗普政府面临国内精英集团的不信任与政局动荡的严峻挑战。同时,特朗普颠覆了奥巴马一系列外交政策,未来美国外交也将面临重新洗牌与诸多不确定性。首先,美国与盟友、邻国以及一些主要大国外交关系的未来方向不确定,致使美国全球同盟体系经受严峻考验;其次,“美国优先”方针,预示美国准备放弃或修正自己打造的经济全球化进程,挑战现存的国际经济秩序,这势必损害大多数国家的利益,导致越来越多的国家对美国贸易保守主义的担忧与不满。第三,英、美政坛“黑天鹅事件”酿成的西方民主衰退乱象,加深了发展中国家民众对西方民主制度普世性与优越性的怀疑,美国的软实力与民主话语权优势正在消减。联系到冷战结束后20多年来的西方民主输出的失败现实,美国出兵伊拉克、“阿拉伯之春”以及其他许多输出民主的“颜色革命”的失败纪录,早已使西方民主形态的信誉严重受损,更加深了发展中国家民众对西方民主的不信任。

   2016年英国脱欧与特朗普赢得大选事件相继发生,并非巧合,它们都不仅仅是卡梅伦与特朗普个人行为的结果,甚至不仅仅是英、美两国政坛的问题,而是存在深层次的经济、社会、思想与政治制度因素,需要综合分析。

  

   民主乱象的经济因素——资本主义金融化、金融危机与贫富差距扩大

   当代资本主义金融化与金融危机。如果说2008年金融危机是英、美政坛“黑天鹅事件”发生的直接经济因素,那么金融危机发生的根源则需从当代资本主义制度的新特点加以分析。当代资本主义金融化形成的背景因素是:(1)美国侵越战争引发资本主义滞涨危机。英美发达国家产业结构大调整,大量实体经济与制造业转向海外,以国内金融业与信息产业为代表的第三产业比重大大上升。(2)由于制造业普遍不景气,新兴发展中国家普遍开始经济转型与对外开放,里根政府的新保守主义经济政策放松金融管制,发达国家大量剩余资本流入金融业与信息产业,有一部分被跨国投入到新兴发展中国家。(3)信息服务业的发展加快了资本全球流动,国际资本泡沫化,开始大大超过实际生产需求,虚拟资本脱离实体经济,形成了全球金融垄断资本,当代资本主义呈现出金融化的新特点。

   当代资本主义金融化的本质是资本的价值形态与实物形态背离,违背了资本的价值增值不能脱离实际物质生产的经济规律。资本金融化尽管给金融业发达的西方国家带来超额利润,同时也带来了一系列消极影响,包括:(1)导致国内制造业空心化,实体经济萎缩,资本泡沫化,形成以金融自我循环、膨胀为主导的脱离实体经济的生产方式与积累方式。②(2)不断增加的金融资产不计风险地扩张以谋取利益,生产社会化与资本占有、使用、收益私人化矛盾更加尖锐,金融危机成为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主要表现形式。显然,资本金融化是美国的次贷危机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罪魁祸首。

   金融危机扩大了贫富差距与阶级矛盾。当代资本主义金融化增加垄断资本对剩余价值的榨取。近三四十年来,尽管科学技术取得巨大进步,劳动生产率大大提髙,工人单位时间内创造的价值也在增加,但是工人的实际工资不升反降。美国企业工人的平均工资1971年为每小时17.6美元,至2007年下降到7.25美元,降幅达43%。③美国有1/7的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④工人阶级进一步边缘化,处在与当年黑人同样的境地。⑤上世纪80年代起,美国贫富差距进入扩大阶段,资本家的财富增速加快。过去30年将近70%的收入流入到最富有的10%的人的腰包。⑥2015年美国收入最低的20%家庭总收入占全部家庭总收入的比重从1985年的4.2%降至3.1%,收入最高的5%家庭总收入占比则从16.5%飙升至22.1%,占家庭总数80%的中下层家庭总收入占比从55.9%下跌至48.8%。2015年,美国5%最富裕家庭的总收入为2.2万亿美元,是收入最低的20%底层家庭总收入的7倍。⑦2015年占人口90%的底层家庭拥有的总体财富在全国所占比例降至23%,占人口0.1%的最富有家庭财富占比增加至22%,两者财富占比已经不相上下。⑧

   金融危机使中产阶层家庭财富大幅缩水,家庭收入占比从1970年的62%降至2015年的43%,中产阶层规模也出现拐点式萎缩。⑨美国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认为,美国现在是“1%的人所有、1%的人治理、1%的人享用”。⑩美联储主席耶伦说:“美国贫富差距在大萧条时代之后的40多年间持续缩减。然而,过去几十年里贫富差距却在扩大,而且是自那时起持续扩大时间最长的一段时期。”?

   根据法国经济学家皮凯蒂的理论,资本收益率大于经济增长与劳动力价格增长带来的收益率,即资本所有者通过再投资很容易实现资本增值,这一理论论证了资本主义金融化背景下资本家阶级与劳工阶级之间的财富差距扩大的制度因素。劳工阶级与中产阶层相对贫困化趋势加剧,民粹主义思潮就有了滋生蔓延的土壤。由于社会大多数成员对财富更快积聚于少数富人与精英集团手中不满,迫切要求改变现状。卡梅伦首相因提出了脱欧公投方案而下课,特朗普打出“将工作岗位带回美国”“减少税收”“美国优先”“让美国再次伟大”等民粹主义口号而赢得大选。

  

   民主乱象的社会因素——民粹主义泛滥,政治版图右翼化

   民粹主义思潮是英、美政坛“黑天鹅事件”频发的土壤。民粹主义是近代以来的西方社会思潮,强调“平民至上”,平民化和大众化成为判断政治运动和政治制度合法性的标准。它直指政治精英主义、现存政治规则与权威体制,具有反精英、反权威、反建制的草根性和民族性特征。

   民粹主义有左、右两种形式。前一种形式敌视富人,反资本主导政治,主张贸易自由、文化多元与社会平等;同意接受难民,实现经济社会发展成果全社会分享的平等主义目标。后一种形式反对“政治正确”,反对现存政治路线与精英体制,抵制移民、排斥外来宗教和文化,主张贸易保护,民族主义与爱国主义色彩鲜明。

   民粹主义像一盏政治红灯,预示着民众的焦虑情绪与激化的社会矛盾。自19世纪在欧美资本主义国家产生以后,每当社会发展陷入困境与经济危机,就会沉渣泛起,至今已经历三个发展阶段:(1)早期民粹主义阶段(19世纪~20世纪“二战”结束),以19世纪俄国“十二月党人”与美国“人民党(Populist Party)”运动、20世纪30~40年代的德国法西斯主义为典型样本。(2)经典民粹主义阶段(20世纪50~70年代),拉美民粹主义盛行,阿根廷的庇隆主义是考察拉美民粹主义的理想样本。此外还有巴西的瓦加西主义、秘鲁的阿普拉党、乌拉圭的新巴特列主义、委内瑞拉的查韦斯主义等都被冠以民粹主义的名称。(3)新民粹主义阶段(20世纪80年代后至今),“9·11事件”与国际恐怖势力威胁、中东战乱产生巨大难民潮、金融危机爆发与贫富分化加剧,促使民粹主义思潮再次泛滥,并且形成美国的“茶党”与“占领华尔街运动”为代表的社会组织与社会运动。右翼民粹主义思潮主要在英、美、法、德等国泛滥;左翼民粹主义思潮在希腊、西班牙等债务危机国家较盛行。

   英国脱欧的右翼民粹主义基本特征,包括用国家主义对抗全球化与欧洲一体化;抵制移民,拒绝难民入境,用民族主义反对多元文化主义。不能将英国脱欧视为卡梅伦首相操弄公投的失误之举,或者认为是英国公民一时的非理性投票造成的一种偶然现象,在公投之前,留欧派议员乔·考克斯(Jo Cox)被刺,已经预示着英国社会脱欧的决心。英国脱欧其实是民粹主义思潮泛滥的必然产物。

2016年美国大选再一次展现了右翼民粹主义的影响。福山指出,正是因为美国两党政治体制都未能关注劳工大众的需求,以致民粹主义思潮泛滥,政坛乱象频仍。“在美国,政治上出现了这样一个错误:政治体制未充分代表传统工人阶级。从全球化中获利颇丰的美国企业界及其盟友主导了共和党;而民主党已变成一个玩弄身份政治的政党:一个由女性、非洲裔美国人、西裔美国人、环保主义者以及LGBT(女同性恋者、男同性恋者、双性恋者与跨性别者)等群体组成的联盟,不再关注经济问题。美国左翼未能代表工人阶级,欧洲各地的左翼也犯下同样的错误。”?尽管奥巴马曾以“改变”美国口号当选,但上台后他宁肯用巨资给华尔街输血,也不重视劳工大众遭受次贷危机打击后的生活水平骤降的疾苦与无助的失望感觉,以致激起强烈的社会不满情绪,催生了“茶党”组织、“占领华尔街运动”,导致民粹主义思潮泛滥。2016年美国大选中既有代表左翼民粹主义的民主党候选人桑德斯,还有代表右翼民粹主义的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其实特朗普的有些民粹主义口号并非他本人发明,例如,“让美国再次伟大”口号,在上世纪80年代里根首次提出,里根是美国民众心目中杰出总统之一。特朗普再提里根的口号,似乎有以里根新保守主义衣钵继承者自居之意。其实,里根主义与特朗普的政治理念不尽相同,两者在民族主义与爱国性方面似乎有相似之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西方民主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比较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7341.html
文章来源:人民论坛学术前沿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