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戈:史学与新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28 次 更新时间:2017-12-16 14:17:03

进入专题: 史学   新闻   历史观   历史新闻学  

雷戈 (进入专栏)  

   另一方面,历史新闻学从边缘眼光出发,将边缘历史引人决定或制约历史发展方向和进程的中心区域,使历史活动的舞台变得更宽阔深广,使历史进程呈现出多层多维的立体形态。况且,历史的边缘性又常常能够诱发出人们对历史本质的多边性解释。同时,这种多边性解释在历史中心地带又是常常不容易顺利展开的。毫无疑问,过于强调中心化的倾向将会严重限制人们的历史视野,使人们无法从某些过于狭窄的专题性区域内超脱出来,获得一种从历史边缘打量历史本真的新眼光。

  

   三.新闻主义历史文本的开放性

   历史新闻学把历史变成了一种采访、提问和观察的对象,而不仅是一种回忆、陈述和评论的对象。这无疑使历史变得更加可信和逼真、具有更大的透明度。历史的清晰使历史更具深沉的美感。在某种意义上,历史新闻学把历史变成了一种新闻主义的历史文本。其目的不仅在于使沉寂的历史具有一种特殊的新闻效果,而且试图使读者产生一种身临其境的目击感。但新闻主义历史文本的目的决不是要把历史弄成一种浅薄的花边新闻,而是要揭示出历史过程本身所蕴涵的那种具有特殊意味的新闻性。所以新闻之于史学,并不单纯是一种描述手段和修辞方式,而且同时也是一种组织结构和思想模式。

   在历史新闻学中,历史学家得以能够以前所未有的广度和深度直接切人历史。在这种关系中,历史学家与历史不再是远离,而开始趋近;不再是对峙,而成为融合。这样,历史学家就兼有历史事实的报道者和历史意义的阐释者的双重身份,使历史意义的阐释不是空洞无物的任意发挥,历史事实的报道也不是就事论事的机械记录。二者在一种和谐关系中保持着一种内在的张力。历史学家应该善于在这种张力结构中表现出自己的个性和风格。历史学家作为历史事件的采访者和历史人物的对话者,他可以最大程度地获得远远超出传统意义上的第一手史料之内涵的新材料和新证据

   这样,历史新闻学就在客观上构成了一种新的历史文本。在这种新历史文本中,历史学家的主体角色和个人身份也不再隐没不见,而是直接在场。同时,“主体"在新历史文本中已不再是旧历史文本中的吞吞吐吐半遮半掩的窃窃私语者,而成为直言不讳坦坦荡荡的大声疾呼者。在新历史文本中,语言、术语、概念等均更切近现实生活,或者干脆采用或移植现实社会中的语言,将其直接写人著作。著作从结构到形式都呈现出一种活脱脱的新鲜感和热乎乎的亲切感。陌生化的文本原则在这里必须得到新的相反的应用与理解,即,我们必须从另外一种颠倒的角度和立场来对待陌生化原则。历史新闻学的目的不是力图将历史摆弄得与现实生活更陌生更隔阂更疏远更冷漠,而是力求将历史操作得与现实生活更熟悉更接近更贴切更亲密。在历史新闻学的功能操作下,历史在文本的写作程序上将被处理成与现实本质毫无二致的复合总体。历史新闻学创造出来的文本无论在思想结构上还是在语言形式上都使人深切感到它完全是一种纯粹现实的必然产物。历史新闻学所建构起来的新文本所具有的现实性之鲜明与强烈足以使人确切无疑地感觉到历史与现实二者究竟在多大程度上是一致的或接近一致的。历史新闻学的方法主要是一种功能方法而不是一种结构方法。新文本的写作程序在功能上往往能收到一种出其不意和出奇制胜的非喜剧效果,通过似曾相识的事件使人耳目一新,通过虚实莫辨的细节使人若有所思。

   采访历史,就是去捕捉、发现、感受、体验那种弥漫在、充溢于整个空间、自然界和字宙深处的历史意义和生命韵味,这也是历史新闻学所能提供给人们的诸多妙处之一。不妨说,历史新闻学最擅长制造这种令人难忘记忆犹新的真实效果。这种真实效果绝不是虚拟的。 因为它最大限度地发源于历史过程的最内部。通过历史新闻学的有力综合 , 历史学家同新闻记者的合作得以成为可能。新闻记者不再是一个单纯的观察者和报道者,历史学家也不再是一个纯粹的记录者和回忆者,二者都赋有一种评论者和解释者的职责,更重要的是,这种评论和解释还包含有一种共同的东西,这就是新闻意识和历史意识。它要求历史学家必须具有一种新闻意识,而新闻记者必须具有一种历史意识新闻记者在采访新闻时,历史意识往往以一种潜意识的方式在发挥着作用,而他也只能在一定的历史框架内来观察理解、评价自己的采访对象和内容。因而,新闻记者的新闻观往往是他自已的历史观的一种现实表现和直接作用。

   历史意识不光要求人们必须把不同或相关的事物联系起来考虑,而且要求人们必须在现实的基础上充分揭示出这种联系的空间纵深性和时间绵延性。这也就体现出历史意识和新闻意识在时间度上的差别。一方面,历史和新闻都非常重视时间,不论发生什么事件,首先都要弄清它究竟是在什么时间发生的;另一方面,时间的变化却使历史和新闻的各自价值处于此起彼伏的消长状态,即,时间的消逝既使历史增值,又使新闻贬值在这点上,历史与新闻可以说是处于截然对立的状态。正因为如此,新闻的时间基本上是一种短时段的时间,甚至是一种瞬间时间或零度时间,而历史的时间则是一种包含有各种长短时段不等的综合时间,它趋向于无限新闻处理时间是把时间压缩得越短越好,最好是零度状态。反过来说,新闻处理时间的手法实际上也是把零度时间尽可能地展开、扩张、拉长,使一分钟、一秒钟内发生的事情能够尽可能地占据整个时间段,同时使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不起眼的小地方发生的事占满整个空间。这也可以说是新闻所特有的“以小见大"、“以近知远"的原则。与此相反,在历史学中,仿佛每一分钟都有它自己的价值,仿佛每一秒钟都有它自己的含义。历史学既不随便浪费每一分钟,也不随意延长每一分钟。历史学既能把某一时刻充分展开,又能把几十年上百年压缩起来。历史学在长时段中表现的是一种历史过程的凝重厚实 , 在短时段中表现的是一种历史事态的惊心动魄。

   而史学与新闻的结合则使得各自的时间结构发生了变化。历史学中的时间更具瞬间的动态感,新闻中的时间更具纵深的凝厙感。这样一来,由于时间结构的变化,传统上所认定的那种历史学家与新闻记者之间的分工差别就显得无足轻重了。比如,习惯上认为,历史学家叙述已经发生的事情,新闻记者说明正在发生的事情。但已经发生的历史与正在发生的历史这二者之间的明确界限却无论是谁也说不清楚的。所以不如更干脆地说,已经发生的历史与正在发生的历史之间似乎从来就不存在有任何真正的界限。

   由于史学和新闻所共同具有的敏锐时间意识,历史学家同新闻记者之间似乎就天然存在有一种亲和关系。一位历史学家就这样看待自己的著作 :“我希望这本书或许能作为许多令人兴奋的发现的一种、情况报道 ' “6 国外一位攻读新闻专业的大学生说: ' 我想撰写当代的历史 , 永远处在我们的生活事件的中心。"7就连一位声望卓著的政治家也说:“我所以攻读历史也是为了当记者 ”8而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历史学家和新闻记者的关系頗类似于孪生兄弟的关系。未来的历史学家应该是巧妙地集历史学家的深刻与新闻记者的锐利于一身的人物 , 未来的新闻记者也同样必须兼具历史学家的强大思维能力 , 二者在目前的不合哩分工将被未来高度综合的内在联系所代替。“历史学家" 和“新闻记者" 则只不过是对同一种人的两种不同的称呼而已。现在西方出版的有关一战史,二战史的著作许多都是出自于记者之手。至于有关二战后的诸多战争,如朝鲜战争、 越南战争 、 海湾战争、南斯拉夫内战、科索沃战争等, 一流的著作更是大都出自于那些活跃在第一线的新闻记者之手。 甚至可以预见,2 1 世纪刚刚发生的阿富汗战争和美伊战争定会使历史学家和新闻记者的合作达到一个新的水准。 他们将共同致力于对历史真实的探索和追求。上世纪70年代因揭露水门事件而多次遭到恐吓的《华盛顿邮报》记者卡尔 · 伯恩斯坦便说: “战地记者应该继续留在战争前沿,因为独立、完整、无畏的新闻是真正的民主中最崇高的价值之一。 尤其是在阿富汗战争中 , 五角大楼堵住了媒体的嘴,时不时地禁止媒体披露在阿富汗发生的事情

   , 这迫使记者不得不去探求更深层的真相。" 9

   正因为如此,在我们这个时代 , 新闻记者写作历史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新闻记者所写的历史有其鲜明的独特之处, 那就是直言不讳的假设性乃至 言性。 而这点则往往是一般性的历史著作所千方百计地予以掩饰和回避的 ,新闻记者在此却常常不乏奇思妙语和惊人之笔。 约瑟夫 . 哈希在《在历史的转折点:一位记者的故事》一书中,“对过去一个世纪里翻天覆地的世界风云作了精彩的描述,从维多利亚女王驾崩、大英帝国瓦解,到冷战结束等等" , 并“描绘了在两次全球性战争中崩 的世界秩序" 。 “哈希似乎更愿意把第一第二次世界大战称为 : 第一第二次德国战争 ' 。 他认为 , 如果希特勒不进攻苏联和轰炸英国、日本人不袭击珍珠港的话,今天的欧洲大陆可能处在德 的控制之下 , 而英国则主宰着国际事务。在此前提下 , 今天的美国可能仍是一个二流的地区强国。" 10“而由历史学家和新闻记者合作完成历史著作也不乏其人。由迈克尔.贝施洛斯和斯特罗布.塔尔博特合著的《最高級别内幕》,“以前所未见的详尽内容,大量的私人谈话和秘密备忘录,叙述了布什和戈尔巴乔夫在3年时间里进行的,以冷战结束为高潮的谈判过程。迄今为止,尤其是在这些事件结束刚刚一年之后尚无人对外交政策的最高决策者作如此全面和令人信服的描述"。“同其他具有新闻价值的历史作品一样,此书是根据未透露姓名的消息来源写成的。但是从事外交史研究的贝施洛斯和本刊前专栏作家、将负责协调克林顿对俄罗斯及前苏联其他共和国外交政策的塔尔博特,似乎避免了此类作品的通病一一一过分依赖某一个消息来源。" 11

   新闻记者天然属于现实中人,但如何在现实事态中发现具有重大新闻价值的历史,如何直接参与并推动现实历史的改变,这对于新闻记者的素质和才能以及眼光也无疑是一个极具挑战性的考验。美国《外交》季刊一篇题为《冷战后的新闻界》的文章中即明确指出:“新的历史实际上是新发现的古老历史。……现在新闻界怎样去把国家利益同遥远地区的或多或少鲜为人知的内战、印度的教族冲突、巴西的贪污腐败、扎伊尔的艾滋病或全世界范围内人口过剩问题联系在一起?这需要使出报道、撰写和论证的全部技能,还要加上新闻行业的一些'诀窍’。“

   简言之,伴随着社会发展和历史进步,史学同新闻之间的进一步合作己是大势所趋。在某种意义上,甚至可以说,离开了新闻的帮助,历史学对时代的认识和了解就很可能会停留在一种非常低级和原始的水平上。所以,历史学对现实社会的认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史学与新闻之间结合的密切程度,而历史研究也不得不因之发生某些形态上的重大变化。

  

   注释:

   1.王也扬“论王韬的史观与史学,史学理论研究.1993,(4).70-- 79.

   [ 2」李大钊·史学要论[明.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2000

   [ 3〕孙尚扬,郭兰芳国故新知论一一学派文化论著辑要〔M」、北京:中国广电视出版社,1995

   4〕陈寅恪.冯友兰中国哲学史上审查报告[ A].金明馆丛稿二编[ Ml,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

   [ 5〕柯林武德历史的观念[ M北京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6.

   [ 6 ]巴兹尔,戴维逊“序言[Al.古老非洲的再发现[到北京:三联书店,1973

   [ 7 ]莫斯科大学的新“神窳N].参考消息.1987 .7.26、

   [ 8 ]奥里亚娜“法拉奇.风云人物采访记〔到.北京:新华出版社,1983

   [9 ]胡思远.媒体战:阿富汗的另一个战场[世界知识2002 [1] 42--44

   [10]一生慧眼独具,老来更着妙笔[ N ],参考消息1 3-[11]历史的见证「N ].参考消息.1993一02一25

   [12 ]冷战后的新闻界应该做什么 参考消息19930823

  

  

进入 雷戈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史学   新闻   历史观   历史新闻学  

本文责编:baifuwe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史学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7328.html
文章来源:《文史哲》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