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殿兴:评汝龙译人文版《契诃夫小说全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9 次 更新时间:2017-12-06 20:48:30

进入专题: 契诃夫  

陈殿兴 (进入专栏)  

  

   汝龙先生是我敬仰的一位翻译家。他译契诃夫小说,数量之多,影响之广,都是无与伦比的,对读者认识契诃夫起了很大作用。但是我一直认为汝龙先生的译本有许多不尽人意的地方。在拙著《我译契诃夫小说》(2010年10月22日发表于《天津日报》,被中国作家网中新网等多家网站转载)里已经简略地提到过,本来不想再说什么了——没有必要苛求于已故的成绩卓著的可尊敬的前辈翻译家。最近看到腾讯网上的一篇报道说人民文学出版社此次推出的《契诃夫小说全集》(以下简称全集)中“所用译文经汝龙先生本人和人文社编辑反复打磨,几经校订改进,译文质量上乘”。我十分高兴,我期待人文社的这个版本真能“最为传神地表达了原著的精髓”,因为人文社出书质量素负盛名。我特意买了一套。阅读之后,结果大失所望。的确,人文版全集把上海译文出版社版全集的一些明显的错误和极不恰当的译文改了一些,但是汝龙先生翻译中的一些严重缺憾并未改动。但是他们却喊出了“永远的契诃夫,永远的汝龙”口号(以上引文均见  http://cul.qq.com/a/20160627/032186.htm)。为了使契诃夫的天才作品有更好的译本,为了让广大读者了解真实情况,我决定从人文版全集里拿出几个例子来提醒大家:汝龙先生的翻译有一些严重的缺憾。我希望后来的翻译家吸收前人成功的经验和失败的教训,不断努力, 超越前人。从理论上讲,原作的艺术性和思想性是任何翻译家也穷尽不了的,翻译家只能最大限度的接近原文,而且学者们对原作研究的不断深入、译文语言(这里具体指汉语)的丰富发展以及翻译水平的普遍提高也为后来的译者超越前人提供着有力的支持。

  

   一、从几个词语的翻译看译者理解原作的方法

  

   大家都知道,理解是翻译的基础。理解的深度决定表达的精度。谈汝龙先生对所译契诃夫作品的理解问题,必须考察他理解原作的方法。我想,举几个比较典型的例子,也许就可以使大家略见一斑。先看他译的《约内奇》第一节伊凡·彼得罗维奇说的两句话。

  

   1)“哎,小母鸡,你这宠坏了的女人,……”伊凡·彼得罗维奇温柔地喃喃道,吻了吻她的额头,“您来得正是时候,”他又对客人说,“我的贤妻写了一部伟乎其大的著作,今天她正打算高声朗诵一遍呢。(人文版全集第10卷第238页,以下只注卷数和页码)

  

   ——Ах ты, цыпка, баловница… — нежно пробормотал Иван Петрович и поцеловал ее в лоб. — Вы очень кстати пожаловали, — обратился он опять к гостю, — моя благоверная написала большинский роман и сегодня будет читать его вслух.

  

   用“小母鸡”称呼自己的太太,读者不觉得别扭吗?契诃夫会写出这样别扭的句子吗?原来俄文цыпка有两种用法:第一是母鸡,第二是对女人的亲昵爱抚的称呼。契诃夫这里用的是第二种用法——苏联科学院俄语研究所编的Словарь Современного Русского Литературного Языка 说明第二种用法举的例子就是契诃夫这句话。中文对心爱女人的称呼很多,如心肝儿,宝贝儿,亲爱的等等,何必用“小母鸡”呢?  译者可能受了英译文的误导。顺便指出,“著作”原文是“长篇小说”,英文也未见有人译成“著作”,不知道译者是根据什么这么译的。朗诵就是带感情地高声读,因此加高声是多余的,加一遍也没有必要,只会使句子显得罗嗦拙笨,不像正常人的口语。

  

   2)“现在,科契克,你来弹个什么曲子吧。”伊凡·彼得罗维奇对女儿说。(同上,第239页)

  

   这句话,译者加了个注释:告诉我们“科契克”是“叶卡捷琳娜的爱称”。俄文叶卡捷琳娜的爱称里并没有“科季克”。 只好看看原文了:

  

   —А теперь ты, Котик, сыграй что-нибудь,—сказал Иван Петрович дочери.

  

   一看原文,问题解决了。“科季克”原文是Котик,俄文有两种用法: 第一种用法,是кот(猫)的指小表爱;第二种用法是,人们在口语里常用来表示跟听话对方亲热的称呼(见苏联科学院俄语研究所编的Словарь Современного Русского Литературного Языка)。伊凡·彼得罗维奇用的正是这种用法,可译为“亲爱的”“乖女儿”等等。把它音译当成叶卡捷琳娜的爱称,看不出有什么根据,恐是臆测所致。

  

   这里不妨再举标题的翻译作例子来看看——标题一般是不会译错的,但是汝龙先生却有译错的,这里仅举三个比较典型的例子。

  

   1)《草原》副标题(第7卷第133页),俄文是История одной поездки,英文是The Story of a Journey,逐字译就是“一次旅行的故事”,汝龙先生竟把它译成“游记”,谁都知道这是一部小说,汝龙先生不可能不知道,可他为什么要把它译成“游记”呢?可能是望文生义,没有思考吧?

  

   2)《新娘》(第10卷第435页),这是这套全集最后一篇小说的标题,原文是 Невеста,英文译为Betrothed ,The Fiancée。不管是根据俄文还是英文,都应该译成“未婚妻”,而且译者在正文里也都译成“未婚妻”,可是他却把标题译成“新娘”,整篇小说跟新娘没有任何关系——这篇小说的女主人公娜佳成了未婚妻之后,正在全家筹备婚礼的时候逃婚,离家出走到彼得堡上学去了。跟把《草原》的副标题译成“游记”一样,把“未婚妻”译成“新娘”可能也是望文生义,没有思考吧?

  

   3)《纠纷》(第7卷第240页)俄文原文是Неприятность,中文意思是“不愉快”, 英译文是An Awkward Business 。讲的是医士米哈依尔·扎哈罗维奇宿醉未醒工作马虎, 地方自治局医生奥甫钦尼科夫打了他脸一拳。打人不对,医生奥甫钦尼科夫甚为内疚,颇感不快,想找到一个使自己满意的解决办法;想来想去,最后决定让医士米哈依尔·扎哈罗维奇到法院去告他,医士米哈依尔·扎哈罗维奇果然去告了。但是还没等法官审判,地方自治局主席赶来,命令医士米哈依尔·扎哈罗维奇当面向他道歉,问题就这么解决了。不过他认为这种解决问题的办法荒谬庸俗,仍然感到不快。全文是医生奥甫钦尼科夫感到不快,想尽办法要把问题解决得使自己满意;医士米哈依尔·扎哈罗维奇被打后只露了两次面,一次是登门向医生道歉,另一次是被地方自治局主席叫去当面向医生道歉。商务版《现代汉语词典》给“纠纷”的解释是:“争执的事情。”故事里看不出双方有什么争执,不知道译者为什么要把标题译成“纠纷”。

  

   译者对原文的理解错误的例子,不再多举,因为下文还要提到。

  

   以上所举的例子,无论哪个,只要稍加思索或查查词典都不难解决。遗憾的是译者没有稍加思索,也没有查词典,只是满足于词的表层含义或者望文生义,当然更谈不上对原作的深入研究了。从这里大致可以看出译者理解原作的方法了。

  

   二、从几段译译文看译者的翻译方法

  

   不认真钻研原文必然导致翻译错误和不准确。这,我们从以上的例子里已经看到了。现在让我们从整段的翻译进一步看看汝龙先生的译文吧。

  

   请大家先看看《决斗》开头:

  

   那是早晨八点钟,军官们、文官们、旅客们已经熬过又热又闷的夜晚,照例要到海水里去游一游,然后到亭子里去喝咖啡或者喝茶。伊凡·安德烈伊奇·拉耶甫斯基是个二十 八岁左右、精瘦的金发青年,戴着财政部的制帽,穿着便鞋,也来游泳,在海岸上遇到许多熟人,其中有他的朋友,军医官萨莫依连科。(第8卷第124页)

  

   Было восемь часов утра - время, когда  офицер,  чиновники  и  приезжие обыкновенно после  жаркой, душной ночи купались в море и потом шли в павильон пить кофе или чай. Иван  Андреич  Лаевский, молодой  человек  лет  двадцати восьми, худощавый блондин, в фуражке министерства финансов и в туфлях, придя купаться, застал на берегу много знакомых  и  между  ними  своего  приятеля, военного доктора Самойленко.

  

   It was eight o'clock in the morning—the time when the officers, the local officials, and the visitors usually took their morning dip in the sea after the hot, stifling night, and then went into the pavilion to drink tea or coffee. Ivan Andreitch Laevsky, a thin, fair young man of twenty-eight, wearing the cap of a clerk in the Ministry of Finance and with slippers on his feet, coming down to bathe, found a number of acquaintances on the beach, and among them his friend Samoylenko, the army doctor.( Translated by Constance Garnett)

  

这段一共两句, 原文第一句点出时间,破折号后面解释这个时间的特点。第二句主人公出场。逻辑重点非常清楚:突出主人公。英译文保存了原文的句式,第1句也用了破折号,从而也保存了原文的逻辑重点。汝龙先生没有留心原文句式的这种修辞作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陈殿兴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契诃夫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外国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716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