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西峰:读《南阳会战——中国对日最后一战》有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807 次 更新时间:2017-12-04 20:30:39

进入专题: 抗日战争   南阳会战  

方西峰  

  

   2016年3月,由人民出版社、河南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发行,主编秦俊、副主编李学峰的《南阳会战——中国对日最后一战》一书问世了。

  

   2017年4月26日人民网历史频道报导了一则新闻:

  

   “近日,全国劳动模范、国家一级作家、文化学者、南阳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秦俊受邀在北京大学举行专题讲座,题目为‘黎明前的曙光,抗日战争最后一战——南阳会战’。秦俊在现场为学生们一一解答,展示‘南阳会战’的详细进程和中国军队英勇抗击日军的波澜壮阔的历史场景,收到北大学子的热烈反响。”

  

   这本22万7千字的纪实,仅仅出版一年的光景就引起社会各方关注,令笔者十分感慨。该书难能可贵的是编者对自1931年九一八事变开始,在14年抗战中,中国军队在正面战场共进行了22次会战,其中“豫西鄂北会战”,在不同的战史记载中,分别被称“豫西鄂北会战”、“鄂西会战”、“荆江两岸战斗”、“老河口会战”、“西峡口战役”和“南阳会战”。

  

   主编秦俊多方考证,以难以辩驳事实,确认了“南阳会战”之说。

  

   早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大公网8月31日(记者马浩亮)报导了:“河南省地方史志协会副会长秦俊接受大公报专访时指出,南阳会战才是抗战结束前中日双方最后一次会战。直到日本1945年8月15日宣布无条件投降之后又过了4天,日军才于19日放下武器并于20日投降。”

  

   2016年《南阳会战——中国对日最后一战》的出版,以翔实史料彰显了中国军队在南阳民众、民团的全力支持与配合下,坚守南阳每一寸土地,致使日寇陷入南阳会战的多次战役近5个月之久,彻底粉碎了日军打通豫陕公路,进逼西安,威胁重庆的梦想,坚持到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的最后一刻的辉煌史实。

  

   同时,又从多个角度和交战双方的历史档案印证:

  

   “南阳会战,就时间来讲,是所有会战中最长的一次。而战争之激烈,也是史所罕见。大家都知道,在战场上,日军是从不遗尸的,而这一次不仅遗,还多次遗。起初,尚把死者斩下一肢,带回国交给死者亲属。到后来,连一肢也顾不得斩了,‘只能取一拇指充数’。再到后来连伤兵也不顾了,因害怕伤兵们做中国俘虏,败退时,将一些伤兵集中一地烧死。而且,日本是一个不肯轻言失败、谎言随处可见的民族,连举世公认的台儿庄大捷,他们败得那么惨,还不肯言输,反说成战略收缩。但在八年抗战中,有一场战争日本承认他输了,这就是南阳会战。”

  

   一、全方位再现中国对日最后一战——南阳会战的史实

  

   全书首先从战略的视角探讨南阳会战的史实。

  

   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袭珍珠港后,一时夺取了南中国海、西太平洋的制海权和制空权。但是,随着日军中途岛战役的惨败,海空军均遭重创,失去了战略的主动权,日军不得不进行战略调整,即决心从同美军进行的消耗战中撤出来,建立“绝对国防圈”,造成不败的战略态势。1943年夏秋间,日寇把视线重点转向中国,筹划大陆交通线战役。

  

   然而,1944年3月,阿德米勒提群岛被美军占领后,日本在东南方面的国防圈的前卫线完全崩溃。这时,穷凶极恶的日军,不得不进行战略转移,制定、实施“一号作战”。即从1944年4月中旬开始,在8个月内以“打通平汉线”、“打通粤汉线”、“打通湘桂线”为目标,完成豫湘桂作战。日军长驱2000多公里,侵占了河南、湖北、广西、广东等省的大部和贵州的一部分,但日军的作战目标,并没有真正实现,既没有能阻挡住中、美空军对日本本土的空袭,更没有能摧毁中国政府的抗战意志。另外,战线的拉长,使得兵力原本不足的日军更是雪上加霜。“一号作战”还有一个日军意想不到的结果,1944年5月,京汉线北段以东地区的一些地区被八路军收复,日寇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难以自拔。

  

   1944年下半年,在中、美空军的攻击下,日军后勤设施及补给线基本陷入瘫痪。故而,1944年12月,日军制定了夺取我湖北老河口的计划被称为“门号作战计划”。

  

   为了实施“门号作战计划”,1945年1月19日,日军第十二军团参谋长中山源夫提出“利用当面中国军队第一、第五战区衔接处的弱点,进行贯穿突破,为此选择从容易机动的南阳平地向西作战。”1945年3月25日,三路日军对南阳城形成三面包围,拉开了“浴血南阳城”的铁血保卫战的序幕。

  

   随着3月26日至4月1月,日军攻打南阳城的惨败,又提出“万寿节进攻计划”,作为挽回败局的“强心针”,遂决定以4月29日万寿节为期,夺取通向老河口的西峡口。这就决定了日寇在西峡口之役的彻底失败的命运。正如,南阳会战的直接参与者黄润生撰文宣称:“西峡口战役是会战(豫西鄂北会战)中最激烈的一场战役,也是身为中国军人最值得骄傲的一仗。”

  

   交战双方参战部队:日军为第十二军,军团团长鹰森孝中将,投入兵力7万余人;中国军队为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胡宗南上将、第五战区司令长官刘歭上将,共投入兵力14.8万人。

  

   历时近五个月的南阳会战究竟打了多少次战役,据第31集团军总司令王仲廉口述、黄润生笔录的史料“一、豫西鄂北会战西峡口之役——军民合作、捍卫宛西”一节记录:“此期间敌我经多次苦战恶斗,我爱国军民牺牲之壮烈,实惊天地而泣鬼神,虽创造34次歼灭战的战绩,但每念及为国捐躯的诸先烈,令人凄然泪下。”

  

   《南阳会战——中国对日最后一战》一书,着重记述了西峡口战役中的四次大战:

  

   (一)重阳店之战(4月1日—4月7日):中、日激战七日夜,最后我军力保奎门关,前后歼灭日军110师团以下官兵4000余人。此歼敌数字,被日军防卫厅战史室编辑的《日军在华作战纪要》一书收录。

  

   日军在华作战记录中是这样写的:“4月1日开始进攻的步兵第139联队,未达到预定的目的地—西坪镇,并抑制住急躁的心情,在重阳店—桐树营之线停止了进击,假设遽尔急进追击至西坪镇的话,则非但步兵139联队要全军覆没,即整个110师团,亦恐难逃悉数被歼的命运。”上述这一段记载,是所有日军战史中未说过的话。

  

   (二)豆腐店之战(5月3日—5月7日):我方作战之主力部队乃第85军之110师,该师师长是廖运周,以作战勇敢而著称,双方经过六日之激战,日大队长稻垣少佐负重伤,两位中队长阵亡,丢下大批死尸及武器逃往霸王寨……我方清扫战场时,发现敌人弃尸1130具、死马289匹、山炮3门、重机枪3挺、步枪173支、骡马41匹。

  

   (三)大横岭之战(5月6日—5月9日):我方作战之主力部队为第9军之28师。事后,第28师师长王应尊撰文回忆当时作战的情况:“我军在空军炮火的协助下,官兵奋勇前进,不顾牺牲,猛冲猛打,迫使敌人节节后退……(日军)阵地上死尸遍野,森林中吊死多人,遗弃的马匹枪支弹药及衣服,不计其数。

  

   这次战役歼灭日军1000余人,而我们也付出了很大代价,阵亡营长2人,重伤副团长1人,伤亡连排长以下官兵4000余人。”

  

   1945年5月11日,重庆《大公报》头版新闻刊登:“五月十日。豫西西峡口大捷,大横岭钓丝岩日军集体自杀。”

  

   由于这次战斗打得日军落花流水,迫使西峡口日军后撤,不得不改攻势为守势,形成敌我在西峡口对峙的态势,一直维持到抗战的最后胜利。

  

   (四)马头寨(钵卷山)之战(4月14日—5月18日):此役,日军的战史是这样记载的:“我军虽一再实行夜袭,但徒劳无功……山眼井(即马头寨)难道无法攻克吗?一语,遂成官兵的暗语,亦成为痛苦的代名词。”4月27日,139联队之第一、三两大队在十五榴弹炮掩护下猛攻马头寨,但遭中方手榴弹攻击,伤亡甚多,仍未攻下。到5月增援兵力,复行攻击,仍未能攻下。

  

   这四次大战乃西峡口之役的重要组成部分。据台湾1978年出版的《八年抗战经过概要》一书记述,南阳会战的这四次大战,毙伤日军达15000人。

  

   该书在第九章“互有攻守,双方僵持”中,以“中、日双方作战部署的调整”一节,详述了在中国抗日战争最后时刻——南阳会战的西峡口之役决战前夜,双方剑拔弩张、血战到底的决战态势:

  

   “7月2日晚,第31集团军接到胡宗南电令:‘对当前之敌暂行停止攻击,详侦敌之主力及其工事程度,另定方案调整部署,准备尔后攻势。’至4日,第31集团军第一线部队,在纸坊、沾山寨、皂角村……1224高地、东西台子之线,与敌对歭中。

  

   11日,第一战区司令长官部根据战争状况,对淅川、西峡口方面部署调整如下(从略)

  

   12日,第31集团军总部即遵照上项命令,对所属各军指示如下(从略)

  

   各部队统限于7月18日以前交接完毕。

  

   日军自4月底到5月中旬所实施的突进作战,不仅没有达到目的,而且遭到惨败,不得不放弃进攻,重新进行作战部署(从略)

  

   到6月上旬,日军完成了预期的准备态势。

  

   自7月18日起,敌虽几次进犯,均被我军击败,双方在西峡口形成対歭态势。”

  

   然而,这第二次世界大战东方主战场最后一战的胜利,却是悄然地几乎是不为人知,似乎淹没在人们为庆祝中国抗日战争胜利的喜悦之中:

  

“8月15日之前,被国军和地方民团分割包围在西坪至西峡口一带的日军,因通讯信号中断,他们之间也无法联系,故而,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盘踞在马鞍桥等地的日军并不知道,他们依然于每晚10点,向我阵地射击半个钟头,我方亦回射半个钟头,直到1945年8月19日上午,日军在宛西民团司令刘顾三的敦促下,才向没有接到投降命令的日军作了传达,日军这才正式放下了手中的武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抗日战争   南阳会战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716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