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谱系、现状与未来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36 次 更新时间:2017-12-01 19:37:51

进入专题: 社会主义   国际共运   科学社会主义  

S.阿明  

  

   S.阿明,埃及经济学家、国际著名马克思主义理论家

  

   【内容提要】本文首先将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理解为优越于资本主义的文明阶段,并以“朝向社会主义的运动”指代所有抵抗资本主义的群众运动;然后详细考察了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三大谱系,即世界资本主义中心地带的社会主义运动、世界资本主义半边缘地带的社会主义运动、世界资本主义边缘地带的社会主义运动;最后指出,社会主义运动的未来在于承认差异、统一行动:在资本主义中心地带,激进左翼必须勇于提出垄断性财产国有化方案,并推进管理的民主化、社会化;在资本主义边缘地带,激进左翼必须认清组成社会联盟的不同成分,更要知道这个联盟的共同阶段性目标。只有这样,社会主义运动才能稳步、渐进地改变现有社会。

  

   【关键词】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谱系  激进左翼

  

   本文所反思的是所有抵抗资本主义的群众运动迄今已经遇到的,并且以后还会遇到的基本挑战。这里所谓的“运动”,是指那些以废除私有制而准备代之以社会主义所有制的运动,也指那种以真正、实质性改变劳资关系为目的的运动。这两种运动都在不同程度上让人质疑资本主义,但是也可能只会造成朝向社会主义的虚假运动,事实上它可能只会迫使资方做出适当的改变来迁就某些劳方的诉求而已。我们都明白,就这些运动所实行的策略来讲,很难划清有效和无效之间的界限,也很难判断策略的目的是否与实际情形相冲突。总的来说,许多运动都可以被称作“朝向社会主义的运动(movements toward socialism),这个词语是近几十年来一些南美国家(如智利、玻利维亚等)的政党发明的。这些南美政党放弃了传统共产党的目标(夺取并掌握政权,建设社会主义),而代之以明显较为温和的目标,即耐心创建走向社会主义的社会和政治条件。这种目标调整可以用两点概括,即民族化和国家计划。至于用什么样的具体方法使现代经济管理社会化,这些选择了“朝向社会主义的运动”的政党并没有给出界定。这些将自己刻画成社会主义者甚至共产主义者的组织和政党有一些声称是马克思的继承者,有一些甚至声称是苏联共产主义以及(或者)毛泽东思想的继承者。

  

   事实上,自工业革命以后,资本主义的胜利以及随着帝国主义扩展而带来的资本主义全球化,已经为一种更高层次的全球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文明形式的崛起创造了条件,许多流派为了这种崛起而走到一起。恩格斯及其后来的列宁为此提出了一种非常著名的马克思主义版本,但是这种版本将现实简单化了,忽略了许多在马克思之前以及之后的贡献。当然,在提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方案上,马克思起到了关键性的突破作用。事实上,马克思思想的基础是严格、科学、批判地分析资本主义,将其历史事实的一切方面都考虑进去的,而其之前或之后的社会主义构想却不是如此。

  

   我认为,在现代世界的建构中,法国革命起到了中心作用。它界定了一套价值观——自由、平等、博爱(按照今天的话,即团结),这套价值观将现代性建立在根本性的矛盾之上。归根结底,这套价值观是资本主义能够接受但却无法实现的,如果要真正实现这些价值观,则需要更高层次的社会文明。在这个意义上,法国革命远非一个“资产阶级革命”,它随着雅各宾派的上台提出了超越资产阶级革命的诉求。在这套资本主义价值观的激励下,美国也提出了革命口号:自由和私有财产。这两者一起界定了“自由企业精神”,除了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之外,他们不承认任何超越该原则的平等诉求。自由和私有财产二者结合起来让不平等成为合法:不平等似乎成为个人才能和勤奋的结果。他们让人忽略团结的美德,而只承认相反的一面,即个人和企业之间的竞争。究其本质,自由和平等是彼此冲突的两种价值观,只有资产阶级财产被压制的时候,这两种价值观才能和解。法国革命即使在其最激进的雅各宾阶段,也没有压制资产阶级财产,而是仍旧保护私有产权,视之为神圣不可侵犯,并认为这种产权可以通过家庭小农场和手工企业的方式进行普及。它还不能理解资本主义会怎样发展,会如何强调现代资本主义财产的集中化。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一个被理解为优越于资本主义的文明阶段,正是在逐渐认识到“自由、平等、团结”这些口号的真正含义的过程中被提炼出来的,它要求以工人集体财产权代替少数资产阶级私有制的财产形式。

  

   一、社会主义运动的不同谱系

  

   现代人民发起斗争运动的根源是资本主义社会关系带来的挑战,以及随之而来的对工人的剥削。这些运动有些是自发的,有些则是受到社会主义团体的推动而发起的。这些运动在工业革命的欧洲出现甚早,尤其是在英国、法国和比利时,稍后也在德国、欧洲其他地方以及美国的新英格兰地区出现。它们在整个19世纪持续扩展,并在20世纪走向了不同的方向——革命的或改良的。还有其他一些运动爆发于资本主义发展的边缘地区,比如那些作为服从资本主义统治中心的积累需求而被纳入全球资本主义体系的国家。随着资本主义向全球扩展,世界也呈两极化的发展态势,即控制中心和被控制的边缘地带,两者之间呈现非对称的发展态势,这种不对称因资本主义的制度逻辑而逐步恶化。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构成一个事实的两个不可分割的方面,在这种情况下,反抗既定资本主义体制的斗争通常都是反抗帝国主义的,运动主体的目的不是为了建立一个后资本主义社会,而是为了“复制、赶上”富裕的资本主义中心地带。然而这些国家的资产阶级在诞生之初就受困于一种依附关系(他们本质上就是“买办”。该称呼最早是中国共产主义者提出的),因此他们不能重塑自身,使自己成为可以担负起真正资产阶级革命的民族资产阶级,按照第三国际共产主义的话来说,就是“反封建”。这种由自称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政党领导,由广泛的反帝反封建社会联盟所执行的反帝国主义战争,常常可能成为反资本主义的战争。为此,这些民族和国家的解放运动也常常超越反帝、反封建的人民民主革命的目标,可以被算作是“朝向社会主义的运动”。

  

   我们需要研究“朝向社会主义的运动”的三种谱系:第一种是在资本主义中心发起并扩散的,第二种是在资本主义发展的半边缘地带发起的,第三种是在资本主义发展的真正边缘地带发起的。这三种运动从未标榜自己是“朝向社会主义的运动”,但是它们中有些可能会成为这种运动。

  

   1.世界资本主义中心地带的社会主义运动谱系

  

   在19世纪,法国比欧美更早产生了废除资本主义而代之以社会主义社会组织的新观念。执行这种进步观念的人来自雅各宾派的继承者,他们的理论也为法国革命工联主义者所信奉。在这些最初的理论者看来,自治生产合作制能够为财产社会化提供制度和法律框架。

  

   “法国社会主义”与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的区别在于其理想主义的特征。它源自18世纪的启蒙哲学,并给予这类哲学的伦理价值最为激进的阐释,如正义、公民权、平等、自由和团结。但是它依然不清楚如何科学地解释资本的积累过程,而阐释这一过程却是马克思关于社会主义理想之原理和本质构建的最初和唯一的动因。因此,我们不难理解马克思以及后来的第二、第三国际都批判“法国社会主义”的理论和做法。当然,欧洲除了法国之外还有其他传统,尤其是英国,他们或有效或虚假地推动了社会主义运动。

  

   正是这些运动流派,在马克思有生之年的积极参与下,融入了第一国际。为此,马克思在第一国际的成立宣言中写道,国际的任务是推广并联合工人阶级的自发运动,但是不对他们设定或强加任何教条。第一国际集合了信奉不同“理论体系”的组织,有信奉马克思的,也有信奉普鲁东和巴枯宁的。虽然马克思在国际内部也为批判那些他认为没有科学根据的、可能会传播幻想、瓦解工人运动的理论而发起过政治和意识形态上的斗争,但是在第一国际成立之时,马克思还是提出了基本原则(笔者也信奉此原则):接受并承认差异,以便在运动中加强团结。但是在欧洲,在19世纪的最后30年里,尤其是在马克思去世之后而恩格斯还活着的那段时间里,社会主义运动恰恰偏离了这个原则。

  

   第二国际是由具有群众基础的工人政党发起建立的,这种党事实上每个国家各有一个。随着群众工会的形成,偏离马克思最初原则的做法变得愈发严重,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党。虽然国与国之间有所不同,但是所有的党都具有同一个理想,就是成为所在国的“唯一工人党”。对于当时的许多人来说,这种偏离似乎是积极而有道理的,但历史表明并非如此。从那以后,“统一性”与差异性不再是互为补充的关系,而是互不相容。工人党的表面统一性似乎因看似一致联合的工会而得到加强。“群众工会主义”(Mass unionism)为自己扫清了道路,它的目标就是每个企业或行业的所有工人都被组织于或隶属于同一个工会,只有法国没有顺从这种趋势。在法国,每个工会按照革命工团主义的传统,只招募政治上的先锋,并尽力领导工人大众,组织他们斗争,支持自发的运动。法国的工会视自身为准政党,为工人党的一个同盟或竞争者。相比之下,群众工会主义则不喜欢让自己的普通成员政治化,而是希望他们被动地服从,喜欢他们去政治化。群众工会还坚持它最基本的共同特点,即进行纯粹的经济斗争。除此之外,群众工会或许还对它的同盟即社会民主党给予选举方面的支持。如我们所看到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揭露了第二国际各党和工会的无能。列宁自己也被考茨基的“背叛”所震惊。然而由伯恩施坦提出的“修正主义”路线及其成功应该让他们明白,这些党和工会已经不再能组织“社会主义运动”了。修正主义路线产生的主要原因不是领导人的背叛,不是一小撮工人贵族的腐败,也不是这些组织中官僚们的野心,而是因为建立在帝国主义掠夺基础之上的社会富裕化了。修正主义路线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1920年-1939年),甚至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30年的快速发展期间(1945年-1975年)都占统治地位。奉行修正主义路线的各党和工会(他们已经放弃了对资本主义的质疑)仍然得到大部分工人阶级的信任,从而令列宁式共产主义者成为少数派。

  

两次大战期间的某些时候,反抗法西斯、保护(资产阶级)民主的斗争是与改善工人生存状况的斗争相结合的。在那个时候,人民阵线提供了一种可能会将这些斗争重新扭转成社会主义运动的机会。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因为欧洲资产阶级曾与纳粹德国进行过阶级合作,而工人阶级却在抵抗运动中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红军在击败纳粹的过程中也声望大涨,因此当时社会主义运动又一次有望复兴,尤其是在法国和意大利。工人阶级在英国、西欧甚至美国都取得了很大成就:社会保障、充分就业政策以及工人年度工资的增长要与社会劳动的平均生产力的提高相一致等,这些都不容小觑,它们都使社会向更好的方向发展。但是我们也不得不认识到,这些成果的取得之所以可能,是因为帝国主义掠夺的加强。在整个战后快速发展时期,能源事实上成为不用花钱的物资。因此,在帝国主义的中心地带,对于1975年开始的资本主义反击、快速发展期的终结以及工人获益的结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社会主义   国际共运   科学社会主义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思想与思潮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7124.html
文章来源:《马克思主义研究》2015年第10期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