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刚:货币国际化经验对“一带一路”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启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81 次 更新时间:2017-11-30 16:12:00

进入专题: 货币国际化   一带一路   人民币国际化  

孟刚  
以经济金融自由化全面启动日元国际化,日元国际化进入快速发展期。

   2.泡沫经济结束了日元国际化道路

   1985年,日本签署《广场协议》,日元持续升值,泡沫经济开始,为经济危机埋下伏笔。1990年,日本股市崩盘,跌幅超过40%。之后不久,日本房地产价格暴跌,跌幅超过46%。经济出现了长达10余年之久的衰退,日元国际化道路严重受挫。1999年至2003年期间,日本政府提出“亚元”设想,但是日本支撑日元国际化的政治和经济基础已经不复存在,日元国际化的最佳时机已过,未能实现预期目标。

   日元国际化的对外贸易基础

   1.日元国际化的重要制约因素

   制约日元国际化道路顺利发展的重要因素,是日元在国际贸易中计价结算职能发展滞后。二战后,日本确定了“贸易立国”战略,大力发展石油化学、钢铁、有色金属及机械等产业,实现了日本经济的重化工业化,成为世界第一大出口国。20世纪80年代,日本为了回避和美欧国家的贸易摩擦,逐步提高了和亚洲各国的贸易额比重。日元在国际贸易中的计价结算比例始终大幅低于美元、欧元和英镑等,是国际化受挫的重要原因。

   2.在国际贸易中计价结算职能滞后的原因

   日元在国际贸易中计价结算职能滞后有多重原因。一是日本对外贸易结构不平衡,美元计价结算的依存度过高。二是日元在东南亚国家的货币交易量没有形成规模上的质变。东南亚国家的最终制成品主要出口到美欧国家,日元无法取代美元。三是日元价格大起大落。为了应对来自国际市场的竞争压力,日本企业在销售差异性小、国际竞争激烈的出口产品时,不得已选择了美元计价结算。

   日元国际化的对外投资基础

   1.对外投资风险累积动摇了日元国际化的基础

   日本对外投资起步于20世纪60年代,以资源开发和劳动密集型产业为主,为日本换取了大量海外资源,缓解了日本经济的发展瓶颈。70年代,日本加大了在海外制造业和商业领域的投资力度。伴随着制造业的大规模外移,日本产业空洞化现象也逐渐产生。80年代中期,日本企业的巨额资金涌入美国,大量购买房产和金融资产,增加了投资风险,促进了90年代日本“泡沫经济”的破灭,彻底终结了日元国际化的道路。

   2.金融自由化太急对日元国际化有害无益

   日本政府忽视了国内实体经济的转型升级和长期发展,屈从于美国政府等西方发达国家对日本金融自由化和日元升值的施压,没有及时纠正日本企业在海外过度扩张和盲目投资房地产及高风险金融资产的非理性投资行为。日本政府在宏观管理上存在重大失误,对经济危机的化解措施不得当,从而导致日本经济一蹶不振,是日元国际化失败的重要原因之一。日本的汇率自由化和资本项目开放早已完成,但日元国际化并没有成功。

   日元国际化的金融合作基础

   1.货币国际化和金融自由化同时启动

   日元国际化是和日本金融体系市场化、自由化改革同步进行的。二战后到70年代末,日本在工业化国家中金融体系管制最为严格。1984年,日本企业可自由兑换外币和日元。1986年,日本建立东京离岸金融市场,取消了对外资流出的限制。1996年,日本实施“金融体系改革计划”,在银行、证券、保险同时放松管制,实现了国内和国际市场的一体化。2000年,日本通过“清迈协议”,奠定了东亚地区区域货币合作框架。

   2.金融合作的主要特点

   日元国际化的金融合作,主要体现在五个方面:一是货币、股票和债券市场都走向了国际化、市场化和自由化道路。二是加强日元离岸金融市场建设,初期通过离岸市场隔离和保护国内金融体系。三是按照从大额到小额、从贷款利率到存款利率的原则,彻底完成了利率市场化改革。四是取消对居民和非居民资本流动的管制,彻底完成了资本账户开放。五是尝试日元区域化合作,但是由于经济衰退和美元使用惯性,未能如愿以偿。

   日元国际化中的政府角色

   日本政府的态度可以分为三个阶段。(1)20世纪60至70年代。担心“日元的国际化将搅乱国内金融政策”,持消极态度。(2)20世纪80年代至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前。在美国政府不断要求日本开放市场的情况下,认为“日本作为一个经济大国,应对日元国际化和金融市场自由化问题进行不懈的努力”。(3)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至今。意识到紧盯美元和过度依赖美元的高度风险,力图实现“日元亚洲化战略”。

   四、欧元的历史经验

   欧元国际化概述

   1.理论指导下的实践

   1999年,欧元启动发行,由欧洲中央银行和各欧元区国家的中央银行组成的欧洲中央银行系统负责管理。2002年,欧元正式流通,并开始在国际金融市场扮演重要角色。欧元的诞生,得益于欧元之父——美国经济学家罗伯特·蒙代尔的“最优货币区理论”。欧洲各国的政治家们把这一理论设想变成了现实,欧元成为世界货币史上第一个非主权国际货币。

   2.欧元诞生的区域合作基础

   欧元是在欧洲经济一体化进程中产生的。二战后,欧洲经济百废待兴,欧洲决策者们选择了“统一欧洲”的复兴道路。1965年,欧洲煤钢共同体、欧洲经济共同体和欧洲原子能共同体合并为欧洲共同体,成为1993年成立的欧洲联盟(以下简称欧盟)的主要支柱。在欧盟主导下,欧元正式取代了欧元区各国原有货币,逐步成为世界第二大主导货币。

   欧元国际化的对外贸易基础

   1.区域内贸易活跃是欧元国际化基础

   1980年至1991年,德国出口比重居世界前两位。随着欧洲经济一体化的推进,欧元区内部贸易额从1960年的103亿美元骤增到1973年的1229亿美元,在1999年欧元诞生之前,则达到了8702亿美元。欧元诞生后,欧元区国家紧密配合,采取有效措施增加国际贸易中欧元结算的比重,引导欧洲跨国公司在国际贸易和欧洲境外的并购等商业活动中以欧元结算。2008年,欧元区内部贸易额增长到了20092亿美元。

   2.欧元对区域贸易合作的促进作用

   欧元流通前10年,欧元区内部贸易额的年平均增长率约是2.9%,欧元流通后10年,年平均增长率则达到了近9.7%,占全球贸易总量基本上保持在15%-30%左右。1990年至1998年,欧元区内部贸易和对外贸易年平均增幅分别约为16.01%和17.12%,内部贸易增长速度稍落后于对外贸易。欧元流通后的10年,货币一体化的贸易效应显著,欧元区内部贸易的增长速度明显超过了对外贸易,分别约为25.66%和21.27%。

   欧元国际化的对外投资基础

   1.德国对外投资合作打下了基础

   以德国为主的欧元区国家通过积极对外投资,快速产生资本流动效应,促进了商品和劳务的输出,为德国马克和欧元的国际化打下了基础。德国对外投资起步于50年代初期,规模增长较慢,截止至1980年累计为740亿马克。80年代以来,随着资本流动性增强,全球产业转移加速,德国的对外投资快速增长,截止至1999年,德国对外投资达4054亿欧元(1欧元约等于1.9558马克),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资本净输出国之一。

   2.欧元区投资合作奠定了欧元区域化基础

   德国对欧盟国家的投资额度始终居首位,促进了欧元区国家经济的高度依赖和相互渗透,奠定了欧元的区域化基础。截止至1999年,德国对外投资中,在欧盟国家的投资额最高,达到1803亿欧元,占德国对外直接投资额的44.5%。德国在英国、比利时和卢森堡等国的投资主要集中在金融行业,在法国、奥地利和西班牙等国的投资主要集中在工业和贸易。与此同时,外国在德国的直接投资中60.3%来自欧盟国家,达到1351亿欧元。

   欧元国际化的金融合作基础

   1.金融合作促进货币国际化

   1950年,欧洲16国建立了欧洲支付同盟,目的在于解决各国之间货币结算和自由兑换问题。1979年,在德国和法国倡议下,欧洲经济共同体的8个成员国建立了欧洲货币体系,以德国马克为主,将八国货币汇率彼此固定,共同应对美元浮动。这标志着欧洲各国合作又向货币一体化迈进了一大步,为欧元的推出提供了非常重要的货币稳定局面。

   2.欧元区独具特色的金融市场

   1997年,欧盟建立由欧洲中央银行和各成员国的中央银行组成的欧洲中央银行体系。符合标准的欧元区国家开始启用欧元,将本币和欧元汇率固定,从1999年欧元启动到2002年正式流通设置了三年过渡期。欧元区国家授权欧洲中央银行统一行使货币政策,接管外汇储备,维护欧元币值稳定。欧元区国家拥有广度、深度和流动性都非常好的金融市场,为欧元迅速发展成为国际储备货币和外汇交易货币创造了条件。

   欧元国际化中的政府角色

   欧元是欧洲各国政府合作推动货币国际化的典范之作。(1)德国等欧洲大国政府积极推动。德国马克的国际化是欧元国际化得以成功实现的重要前提。(2)欧洲各国政府形成经济联盟。为了防范货币风险,欧洲各国主动构建区域性经济和货币合作机制。(3)欧洲中央银行统一协调货币政策。欧洲中央银行是欧洲有史以来最强大的超国家金融机构,成功实现了在欧元区内行使统一的货币政策和对外汇率政策的目标。

   五、对“一带一路”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几点启示

   夯实国内经济基础,稳中求进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1.始终以国内经济稳健发展为前提

   主要国际货币的国际化经验告诉我们,货币国际化遵循着一定的历史规律,是货币发行国的政治经济地位发展到一定阶段后的产物。国内经济稳健发展是人民币国际化成功和长久的前提。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要抓住机遇,但不能操之过急,更不能对国内经济稳健发展带来冲击。因此,在国内外对人民币国际化呼声日益强烈的舆论环境下,中国要保持清醒头脑,稳中求进,坚持货币政策独立性,牢固树立国内经济优先稳健发展的理念,对外投资要严防国内产业空心化,保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实效。

   2.保持人民币币值稳定

人民币币值不稳,将影响各国预期,对接受人民币作为计价结算、投资、储备货币存在顾虑,甚至国际金融市场将出现投机资本快进快出和爆炒人民币情况,严重危害国内经济健康发展。从历史经验看,无论是英镑的大幅贬值还是日元的大幅升值,都对这两个国家经济造成了很大危害,严重挫伤了英镑和日元的国际化。为了化解美国和西方国家对人民币汇率的非正当干扰压力,应当借鉴德国马克和欧元的区域化经验,通过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展投融资区域合作,形成区域性货币合作体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货币国际化   一带一路   人民币国际化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公共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7115.html
文章来源: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网站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