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知常:生命美学:“我将归来开放”

——重返八十年代美学现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20 次 更新时间:2017-11-23 14:30:37

进入专题: 生命美学  

潘知常 (进入专栏)  
同样也导致了“动手”的魅力、技术自身的美的被发现。

  

   第三,从发展的角度看,审美与生活的对立只是生命活动在特定社会中的一种特定的表现,在人类之初,物质活动与精神活动混淆不分,审美活动也厕身其中。后来物质活动与精神活动两分,审美活动被通过艺术活动的方式部分地独立出来,但是审美活动不能总是停留在艺术之中,因为这也会限制审美活动的发展。于是随着物质活动与精神活动的再次合一,审美活动也就从艺术活动扩展到物质生产之中,从而进入全部社会生活。生活美就是此时的必然产物。

  

   由此我们看到,正如有学者指出的,人们经常说“适者生存”,然而在“适”中求得生存,却是人与动物所共同具有的。只有“美者优存”,在“美”中求得生存,才是人所独有的,也是人之为人的根本规律。审美活动的诞生,正是“美者优存”的具体表现。美与人类生命活动同在。在此意义上,根本不存在功利性的审美活动并不存在,真正存在的只是功利性或多或少的问题。生活美的诞生,正是在此意义上成为可能。它是对审美活动的边缘地带的新拓展,也是对审美活动的内涵的深化。正是它,把“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一理想真正变成现实。

  

   而从“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来看,满足“美好生活”的“美起来”的目标也赋予了“平衡“、“充分”以深刻的审美价值导向。须知,由于每个人的权利空间都是出之于相同的自由意志,因此,每个人的权利空间也就因此而同样普遍、同样平等、同样神圣不可侵犯。相比自由意志的对于自由存在的直面,是人之为人进入社会关系前的存在方式,自由权利(包括审美权利)则是进入社会关系之后的存在方式,是对于自由存在的具体显现。它不可让渡、不可替代、不容剥夺、不容蔑视,倘若它们无法得到实现,则人类的其它权利都统统无法得到保障,人类的尊严也将无处存身。因为人们只有自由地分享了这些权利,才有可能去自由地选择自己的生活,去为生活而生活,为自由而生活,国家的种种公权也才有可能被有效地抑制。因此,康德才在著名的“人性公式”中指出:“你要如此行动,即无论是你的人格中的人性,还是其他任何一个人的人格中的人性,你在任何时候都同样当做目的,绝不仅仅当作手段来使用。”[15]这人性公式即:必须把自己和他人人格中的人性用作目的,而不能仅仅用作手段,而且,这还采取的是定言命令的基本表述形式。“要只按照你同时能够愿意它成为一个普遍法则的那个准则去行动。”[16]由此,康德指出:“人性本身就是一种尊严;因为人不能被任何人(既不能被他人,也甚至不能被自己)纯然当作手段来使用,而是在任何时候都必须同时当做目的来使用,而且他的尊严(人格性)正在于此,由此他使自己高于一切其他不是人,但可能被使用的世间存在者,因而高于一切事物。”“我对被人怀有的,或者一个他人能够要求于我的敬重(对他人表示敬重),就是对其他人身上的一种尊严的承认,亦即对一种无价的、没有可以用价值评估的客体与之交换的等价物的价值的承认。”[17]而且,这尊严自身就存在价值,而不是因为对我有用:“他拥有一种尊严(一种绝对的内在价值)” [18]无疑,康德的思考对于人类尤为可贵。这正如康德指出的:“如果我的哲学不能对他人确立其人性的权利有丝毫帮助的话,我甚至觉得自己的价值还不如普通劳动者。”[19] “如果公正和正义沉沦,那么人们就再也不值得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了。”[20]他并且以卢梭为例,说卢梭让他学会尊重人,学会去“确立一切人的权利和价值”,[21]其实,每一个思想家、美学家也必须如是去规范自己、要求自己。也就是:尊重自己和他人的人性。因为“在实施中,目的是最后的东西,但在观念和意图中,它却是最先的东西。”[22]因此,它也就有了充分的理由,成为了人类的终极关怀与审美追求。而这当然也就使得我们意识到,并不是所有的“平衡“、“充分”都是“美好“的,由此,也就呼唤着美学的积极参与,呼唤着美学去赋予“平衡”、“充分”以美学的合法性。尤其是,这所谓的不“平衡”、不“充分”,也还包含着自由权利(包括审美权利)的不“平衡”、不“充分” ,它们更加亟待解决。何况,在这个方面,还突出存在着“一个快、一个慢”、“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严峻问题,因此,美学的努力也任重而道远!

  

   总之,不难发现,当今之世,关注的光圈变大了,但是问题的对焦却越发精确, “物质文化需要”被提升为“美好生活需要”,“落后的社会生产”也转换为“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这意味着:当我们进入“新时代”,更加精准的经纬度已然呈现,昔日陈旧的航海图也不复有效,以“增长率”论英雄已经成为隔日黄花,值此之际,美学必将大有作为!尤其是一贯强调人的自由与尊严、强调“惟有自由与爱与美不可辜负”的生命美学必将大有作为!

  

   李敖有诗云: “坏的终能变得好/弱的总会变得壮/谁能想到丑陋的一个蛹/却会变成翩翩的蝴蝶模样/像一朵入夜的荷花/ 像一只归巢的宿鸟/ 或象一个隐居的老哲人 我消逝了我所有的锋芒与光亮/ 漆黑的隧道终会凿穿/千仞的高冈必被爬上/ 当百花凋谢的日子/ 我将归来开放!”

  

   在历经了数十年的美学岁月之后,也在我本人离开美学界十五年之后重返美学界之际,面对即将莅临的改革开放的新的四十年、新的时代,我也想说:

  

   “我将归来开放!”

  

   生命美学——也“将归来开放!”

  

   而这,也就正是我们对于即将莅临的改革开放的新的美学四十年的、新的美学时代的美好期待!

  

   2017,12,31日  南京大学

  

   [1] 潘知常:《诗与思的对话——审美活动的本体论内涵及其现代阐释》,上海:上海三联书店,1997,第48页。

   [2] 潘知常:《诗与思的对话——审美活动的本体论内涵及其现代阐释》,上海:上海三联书店,1997,第123页。

   [3] 潘知常:《诗与思的对话——审美活动的本体论内涵及其现代阐释》,上海:上海三联书店,1997,第137页。

   [4] 潘知常:《诗与思的对话——审美活动的本体论内涵及其现代阐释》,上海:上海三联书店,1997,第152页。

   [5] 而且,在三十多年的美学研究中,借助于二十余部美学专著,我已经把生命美学的思考成功运用于对于中国古代美学的阐释,对于西方美学的领悟(例如西方审美观念的转型,例如法兰克福学派的思想),对于当代审美文化、大众文化的讨论,对于古今中外经典作品的阐发,等等,应该说,就这一点而言,即便是实践美学也是迄今尚未完全做到的。

   [6] 沃林:《存在的政治——海德格尔的政治思想》,周宪等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0年,第217页。

   [7] 盖格尔:《艺术的意味》,艾彦译,北京:华夏出版社,1999年,第194、196页。

   [8] 转引自李建《审美乌托邦的想象》,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年,第44页。

   [9]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60年,第23页。

   [10]《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年,第97页。

   [11]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5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4年,第921页。

   [12]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9年,第124页。

   [13]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9年,第124页。

   [14]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9年,第97页。

   [15] 参见[徳]康德《康德全集》第4卷,第429页,李秋零主编,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0年。

   [16] 参见康德《康德全集》第4卷,第421页,李秋零主编,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0年。

   [17] 参见[徳]康德《康德全集》第六卷第462页,李秋零主编,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0年。

   [18] 参见康德《康德全集》第六卷,第435页,李秋零主编,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0年。

   [19] 转引自王福玲《康德尊严思想研究》,第64页,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4年。

   [20][徳]康德:《法的形而上学原理——权利的科学》,第165页,沈叔平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1年。

   [21][徳]康德:《论优美感和崇高感》,第4页,何兆武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1年。

   [22] 参见[徳]康德《康德全集》第6卷,第6页,李秋零主编,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0年。

  

进入 潘知常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生命美学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700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