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非所有智慧和美好的东西都是哲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5 次 更新时间:2017-11-11 19:52:57

吴万伟  

   尼古拉斯·坦皮奥 著 吴万伟 译

  

   本人发表过很多有关伊斯兰政治思想的文章,包括百科全书上有关伊斯兰政治思想的词条。阅读《古兰经》、伊斯兰法学、哲学和伊本·卡尔敦(Ibn Khaldun)的《前现代世界史》(1377)等丰富了我的思想和生活,但我并不赞同杰伊·加菲尔德和万百安在《纽约时报》上的文章“哲学若无多样性,只配称为欧美哲学”。此文呼吁哲学系增加多样性,即刻在课程表中增加非洲、印度、伊斯兰、犹太、拉美和美国土著的哲学。除了死去的白人男性如大卫·休谟和伊曼努尔·康德之外,哲学教授还应该讲授古代亚洲学者如孔子和月称(Candrakīrti )。这看似思想开放的呼吁,不过,这种途径破坏哲学作为思想传统的独特性,令人怀疑地恭维其他思想传统,似乎在说他们和我们一样在研究哲学。更要命的是,这种要求正好刺激了鼓吹削减哲学院系资金支持的政治运动。

   哲学源于柏拉图的《理想国》。那是通过争论性对话而不停地追求真理。它发生在城市的普通人之间,而非住在山顶上的圣人及其信徒。哲学探索要求即便在悠久的传统或者宗教承诺的面前也要无所畏惧地使用理性。柏拉图的书是第一本哲学教材,也是多样化的教科书的参照系,如亚里斯多德的《政治学》、奥古斯丁的《上帝之城》、法拉比( al-Fārābī)的《政治制度》、法国哲学家阿兰·巴丢(Alain Badiou)的《柏拉图的<理想国>》(2013)。英国哲学家阿尔弗雷德·诺斯·怀特海(Alfred North Whitehead)曾经说过,哲学史不过是柏拉图的一系列脚注而已。甚至没有直接提到柏拉图的哲学家仍然使用他的话,包括观点---其真理比虔诚更重要的基本立场。哲学是爱智慧而不是爱血统或爱国家。柏拉图的号召---过一种经过审视的生活在原则上适用于每个人,适用于全世界的每个人。

   但是,我警惕这种论证,即所有关于根本问题的严肃反思都应该被称为哲学。哲学是思考诸如宇宙起源、正义本质、或者知识局限性等问题的很多方式之一。从最好处说,哲学旨在成为持不同观点者之间的对话,但它是爱智慧而非拥有智慧。哲学探索的不安生本质使其成为宗教和传统的敌人。

   请考虑中世纪伊斯兰教史上伟大的思想家阿布·哈米德·安萨里(Abu Hamid al-Ghazali (1058-1111)。在《从错误中解脱》中,安萨里回顾了他阅读柏拉图和亚里斯多德著作的时代和浅尝辄止的穆斯林读者。他确认“我们必须认定这些哲学家本人及其伊斯兰哲学家中的追随者如伊本·森纳(Ibn Sina)和法拉比(al-Farabi)等人都不是虔诚的信徒。”安萨里建议穆斯林“关上大门以便让普通大众尽可能不去阅读这些书,不受其误导。”即使他本人提出哲学论证,但他并不想进入法尔萨法哲学传统,人们普遍认为他是用《哲学家的不连贯性》试图终结这个传统。如果希望学习安萨里之后的若干世纪的伊斯兰政治思想,学者应该首先阅读神学(kalam)和法学(fiqh)而非哲学( falsafa)。

   同样的,孔子(公元前551-479年)或许值得阅读,但称其为哲学家有些过于牵强附会了。在《论语》中,孔子说“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论语》学而第一第17节)”孔子提供了实现美好生活的全面原则,包括孝敬父母和尊重师长。相反,在《理想国》的开头,苏格拉底嘲笑老人克法洛斯(Cephalus)对正义含义的蹩脚理解。柏拉图的信息是,哲学对喜欢事物本来样子而不愿意思考观念问题的老年人是没有耐心的。柏拉图对批判性思考的辩护或许是导致家庭纷争和社会不和谐的秘诀。

   对哲学系是伊斯兰法学学者或者儒家伦理学者的天然家园的说法,我感到怀疑。哲学系支持对逻辑学(思维规则)、形而上学(存在研究)、认识论(知识理论研究)、美学(艺术研究)、伦理学(个人道德研究)、和政治(正义追求)的教学和研究。哲学作为学科之所以有一致性是因为它源于苏格拉底-柏拉图的传统。哲学家应该与来自不同宗教和道德传统的学者对话吗?当然。但是,让哲学家变成业余的伊斯兰法学家或者让古兰经学者学哲学作为获得博士学位的前提有没有多大合理性了。

   要理解哲学的局限性为什么重要,我们需要将辩论置于高等教育资助的现有辩论背景下。去年,共和党参议员马克·鲁比奥(Marco Rubio)说,“我们需要更多的电焊工而不是哲学家”,这是毫不客气的说法,反映了竭力寻找理由来削减、砍掉或者取消哲学院系资金支持的很多纳税人和政策制订者的观点。在《纽约时报》的评论文章中,哲学院系被认指控为“赞美欧洲裔白人男性的成就的寺庙”。隐含的意思是学院派哲学是种族主义的、性别歧视的、和必须除之而后快的东西。这对于渴望禁止联邦基金补贴社区学院或者州立大学哲学院系的政策制订者来说,这是值得欢迎的好消息。

   作为喜欢阅读、研究和偶尔做些哲学研究的人,我认为这将是个悲剧。让哲学院系有机地发展,让学者说服同行值得去研究某个新的学者、观点或者传统。鼓励大学探索扩大探索范围的方式以便学习其他思想传统。但是,要求哲学家把安萨里或者孔子当作哲学家的一员是没有道理的,这等于是为那些已经准备好抛弃哲学家的人提供了攻击的弹药。

   译自:Not all things wise and good are philosophy by Nicholas Tampio

   https://aeon.co/ideas/not-all-things-wise-and-good-are-philosophy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6814.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