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齐洲:论庄子的文学观念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8 次 更新时间:2017-11-08 12:53:15

进入专题: 逍遥游     齐物论     精诚动人     精神自由     情感安顿  

王齐洲  

   摘要:庄子是一个文学否定论者,但他否定的是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的文学观念。这种否定与他追求个人精神自由和情感安顿的思想取向是一致的。他从人性的扭曲、人情的悖谬入手,对社会文明进行了深入的反思和批判,始终以一种超越的姿态,强调并维护着个人精神的独立和自由。他主张"法天贵真,不拘于俗",精诚地表达个人的情感,以为"不精不诚,不能动人"。从精神活动的自主性和审美活动的私人性出发,庄子进一步提出了"言意"、"精粗"、"形神"等重要命题,极大地开拓了人们对文学艺术的认识,并补充和深化了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的文学观念。

  

   关键词:逍遥游;齐物论;精诚动人;精神自由;情感安顿

  

   庄子是先秦道家代表人物之一。道家都是文学否定论者,庄子也不例外。然而,由于其著作"以谬悠之说,荒唐之言,无端崖之辞,时恣纵而傥,不以觭见之也",且"其学无所不窥",具有丰富的思想文化内涵,故人们可以从各自不同的角度去解读,所谓"好文者资其辞,求道者意其妙,汩俗者遗其累,奸邪者济其欲",而"谈艺者师其神"自然也在情理之中。庄子的思想对中国艺术精神产生了巨大而深远的影响,现行的各种中国文学理论史、批评史、美学史,都无不关注庄子的思想。因此,我们在这里讨论庄子的文学观念就不是自作多情了。

  

   讨论庄子的文学观念,当然以《庄子》为基本依据。然而,《庄子》一书并不都是庄子所作,一般认为其内篇为庄子自著,外篇、杂篇有庄子后学作品羼入或者都是庄子后学的作品。笔者以为,外篇、杂篇虽有庄子后学作品,但基本思想仍与内篇一致,且司马迁在为庄子作传谈其思想时提到的《渔父》、《盗跖》、《庚桑楚》等在杂篇,《胠箧》则在外篇,证明今传本《庄子》的外篇、杂篇确有庄子的作品,而要分清《庄子》书中哪些是庄子作品、哪些是庄子后学作品,在今天已无可能。因此,可以把今传本《庄子》视为庄子学派的作品集。本文所讨论的庄子的文学观念,其实也是指庄子学派的文学观念,故可以不严格区分《庄子》内篇、外篇和杂篇。

  

   一、"逍遥游":庄子的精神自由

  

   哲学界对庄子思想有许多讨论,诸如唯心主义、相对主义、神秘主义、不可知论、怀疑论、直觉论等等,本文讨论庄子的文学观念,可以不做这样的讨论。因为文学从根本上说并不诉诸理性,也不要解决思维与存在的关系问题,而是要诉诸感性,解决好人的精神与情感的安顿问题。而庄子和老子的差别,正好是他耗费了大量精力来探讨人的精神与情感的安顿问题,使我们能够进一步思考文学。

  

   当然,庄子探讨人的精神与情感的安顿问题与他对"道"的认识是联系在一起的。"道"在庄子那儿是"无所不在"的神秘实体,与老子的"道"是一致的。不过,老子是从天地万物的变化中体会"道";庄子则将"道"落实到"蝼蚁"、"稊稗"、"瓦甓"、"屎溺",自然更包括具体的"人"。庞朴说"老子、彭蒙走完了认识过程的具体--抽象或相对--绝对阶段,就此止步了。……庄子由此继续前进,走完了抽象--具体或绝对--相对阶段,从而完成了整个认识过程",比较准确地揭示了庄子对老子思想的继承和发展。老子的道论为"君人南面之术",主要关注的是侯王、圣人对天下的治理;而庄子的道论则倡导个体人性的复归,主要关注人的精神和情感的安顿。例如他说:

  

   泰初有无,无有无名。一之所起,有一而未形,物得以生谓之德。未形者有分,且然无间,谓之命。留动而生物,物成生理,谓之形。形体保神,各有仪则,谓之性。性修反德,德至同于初。

  

   故尝试论之,自三代以下者,天下莫不以物易其性矣。小人则以身殉利,士则以身殉名,大夫则以身殉家,圣人则以身殉天下。故此数子者,事业不同,名声异号,其于伤性,以身为殉,一也。

  

   自事其心者,哀乐不易施乎前,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德之至也。

  

   正是由于庄子关注人的个体的精神和情感的安顿,所以他对身心性命有深入思考,他说:"性者,生之质也";"死生存亡、穷达贫富、贤与不肖、毁誉、饥渴、寒暑,是事之变,命之行也";"今之所谓得志者,轩冕之谓也。轩冕在身,非性命也,物之傥来,寄者也。寄之,其来不可圉,其去不可止";"夫大块载我以形,劳我以生,佚我以老,息我以死,故善吾生者,乃所以善吾死也";"形莫若就,心莫若和。虽然,之二者有患。就不欲入,和不欲出。形就而入,且为癫为灭,为崩为蹶。心和而出,且为声为名,为妖为孽";"有人之形,故群于人;无人之情,故是非不得于身。眇乎小哉,所以属于人也;謷乎大哉,独成其天";"今子与我游于形骸之内,而子索我于形骸之外,不亦过乎!"从以上论述可以看出,在"身"(形)与"心"(神)、"性"与"命"的关系中,庄子更重视"心"和"性",所谓"神将守形,形乃长生";"所爱其母者,非爱其形也,爱使其形者也";"德有所长而形有所忘,人不忘其所忘,而忘其所不忘,此谓诚忘"。因此,庄子在《德充符》里以鲁之兀(刖足)者王骀、叔山无趾,卫之恶(丑)者哀骀它等人为例,说明精神的充实比形体的完美更重要,心性的健康比身体的健全更重要。

  

   当然,个体的精神和情感的安顿是离不开其所生活的环境的。然而,联系到现实社会环境,庄子充满了激愤之情,他说:"今世殊死者相枕也,桁杨者相推也,刑戮者相望也";"圣人不死,大盗不止。虽重圣人而治天下,则是重利盗跖也。为之斗斛以量之,则并与斗斛而窃之。为之权衡以称之,则并与权衡而窃之。为之符玺以信之,则并与符玺而窃之。为之仁义以矫之,则并与仁义而窃之。何以知其然邪?彼窃钩者诛,窃国者为诸侯;诸侯之门,而仁义存焉。"庄子和老子一样,也以仁义礼乐为惑乱之源,对社会文明取批判的立场。不过,老子对社会文明的批判,主要是从政治的颠倒、伦理的紊乱着眼;而庄子对社会文明的批判,则主要从人性的扭曲、人情的悖谬入手。他说:

  

   昔者黄帝始以仁义樱人之心。尧舜于是乎股无胈,胫无毛,以养天下之形,愁其五藏以为仁义,矜其血气以规法度。然犹有不胜也。尧于是放讙兜于崇山,投三苗于三峗,流公工于幽都。此不胜天下也。施及三王,而天下大骇矣。下有桀、跖,上有曾、史,而儒、墨毕起,于是乎喜怒相疑,愚知相欺,善否相非,诞信相讥,而天下衰矣。

  

   自三代以下者,匈匈焉终以赏罚为事,彼何暇安其性命之情哉?而且说(悦)明邪,是淫于色也;说聪邪,是淫于声也;说仁邪,是乱于德也;说义邪,是悖于理也;说礼邪,是相于技也;说乐邪,是相于淫也;说圣邪,是相于艺也;说知邪,是相于疵也。天下将安其性命之情!

  

   显然,庄子是站在个体性命(人性、人情)的立场上来批判社会的。因此,李泽厚指出:"庄子在这种文明批判中更为重要的独特处,例如与老子大不相同的地方,在于他第一次突出了个体存在。他基本上是从人的个体的角度来执行这种批判的。关心的不是伦理、政治问题,而是个体存在的身(生命)心(精神)问题,才是是庄子思想的实质。"这一认识可以说抓住了庄子思想的要害。

  

   庄子要安顿个体的精神和情感,而现实又没有这样一个可以使人的精神和情感得到安顿的环境,他就只有创造一种理论或者寻找一种办法,为安顿个体的精神和情感找到一条出路。于是,他提出了"逍遥游"。"逍遥游"既是庄子的思想核心,也是他的精神归宿,《庄子》一书以《逍遥游》为首篇是十分恰当的。何谓"逍遥游"?庄子以鲲鹏、蜩与学鸠等为例,说明有所待而游不是"逍遥游",只有无所待而游才是"逍遥游",其结论是:

  

   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变),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故曰: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

  

   显然,庄子所提倡的"逍遥游"并不是实际的生活出路,而是个人的精神出路。所谓"至人"、"神人"、"圣人",都是庄子的理想人格。像宋荣子那样,"举世誉之而不加劝,举世非之而不加沮,定乎内外之分,辨乎荣柔之境",或者如列子那样"御风而行,旬有五日而后反",都没有到达逍遥游的境界,因为他们都有所待,或有待于世人的臧否,或有待于条件的准备。在庄子看来,一切功利的期盼,一切刻意的追求,都是有所待,因而都不是圣人之德,也都不是逍遥游。他说:

  

   刻意尚行,离世异俗,高论怨诽,为亢而已矣。此山谷之士,非世之人,枯槁赴渊者之所好也。语仁义、忠信、恭俭、推让,为修而已矣。此平世之士,教诲之人,游居学者之所好也。语大功,立大名,礼君臣,正上下,为治而已矣。此朝廷之士,尊主强国之人,致功并兼者之所好也。就薮泽,处闲旷,钓鱼闲处,无为而已矣。此江海之士,避世之人,闲暇者之所好也。吹呴呼吸,吐故纳新,熊经鸟申,为寿而已矣。此道(导)引之士,养形之人,彭祖寿考者之所好也。若夫不刻意而高,无仁义而修,无功名而治,无江海而闲,不道引而寿;无不忘也,无不有也,澹然无极,而众美从之,此天地之道,圣人之德也。

  

   既然"至人"、"神人"、"圣人"的"逍遥游"是无所待,所谓"无为名尸,无为谋府,无为事任,无为知主;体尽无穷,而游无朕,尽其所受于天,而无见得,亦虚而已。至人之用心若镜,不将不迎,应而不藏,故能胜而不伤",那么,外在的一切(自然的或社会的)对于他们就不会有任何影响。这样,社会环境问题在庄子的理论中就被过滤掉了,个体精神情感的安顿与社会存在的矛盾也就被悬置起来了。于是,"逍遥游"的问题变成了明"至人"、"神人"、"圣人"之"心"的问题。正如徐复观所说:"支遁以《逍遥游》为'明至人之心'。其实,一部《庄子》,归根结底,皆所以明至人之心。由形上之道,到至人之心,这是老子思想的一大发展;也是由上向下,由外向内的落实。经过此一落实,于是道家所要求的虚无,才在人的现实生命中有其根据。"

  

   为了论证其"逍遥游"即安顿个人精神情感的可能性和正确性,庄子提出了齐物论。所谓齐物论,就是齐有无、等是非、浑成毁、均物我、外形骸、遗生死。庄子说:

  

   物无非彼,物无非是。自彼则不见,自知则知之。故曰:彼出于是,是亦因彼。彼是,方生之说也。虽然,方生方死,方死方生;方可方不可,方不可方可;因是因非,因非因是;是以圣人不由,而照之于天,亦因是也。是亦彼也,彼亦是也。彼亦一是非,此亦一是非。果且有彼是乎哉?果且无彼是乎哉?彼是莫得其偶,谓之道枢。枢始得其环中,以应无穷。是亦一无穷,非亦一无穷也。故曰:莫若以明。

  

有始也者,有未始有始也者,有未始夫未始有始也者。有有也者,有无也者,有未始有无也者,有未始夫未始有无也者。俄而有无矣,而未知有无之果孰有孰无也。今我则已有谓矣,而未知吾所谓之果有谓乎?其果无谓乎?天下莫大于秋毫之末,而太山为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逍遥游     齐物论     精诚动人     精神自由     情感安顿  

本文责编:邢宗民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6781.html
文章来源:《湖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1年第6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