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明:宗教改革与现代政治的兴起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81 次 更新时间:2017-11-01 12:51:03

进入专题: 宗教改革   现代政治  

崇明  

   宗教改革在现代性的发生中扮演了关键角色,这在很大程度上因为它促进了现代政治的兴起。


政治权威的正当性


   人们通常认为,路德关于拯救和教会的神学在西方思想史和政治史上不啻于一场革命。这一神学将个体与上帝的关系置于拯救的中心,从而提升了个体和主体意识,而对基督徒的属灵平等的强调为平等观念的推进做了准备。路德大胆宣称信徒皆祭司,旨在基督徒当中消除神职人员和平信徒的差别以及属灵和属世身份(estate)的区别,并指出基督徒当中的区别仅仅是职分(office)的、功能性的区别。铁匠、农民和主教一样都是基督的祭司,他们的职业和职分都对彼此有益。著名的天职观念由此产生,而它无疑是对世俗和日常生活的积极肯定。

   当然,需要指出的是,路德对信仰的个体性、属灵平等、天职的创造性阐释,均是在基督教的框架内展开的,他不会认为抛弃信仰的、非宗教的世俗化意义上的个体、主体性、平等和世俗职业以及生活自身具有重要意义。事实上,他绝无现代意义上的个体和平等概念。在他那里,信徒的属灵平等与社会、政治上的等级制和父权制并行不悖。人们对路德的天职观的阐释往往过于个体化,而在路德看来,每个人在此世的生活中都必然和其他人紧密依附。现代的个体化、主体意识、平等价值和职业观念,都是对宗教改革进一步世俗化的后果。

   同样重要的是,路德的神学引发了教会观的巨大变化,而这一变化直接促进了世俗化。路德提出因信称义的学说,强调救赎并不取决于人的作为和教会的圣事,而完全立足于上帝的恩典与拣选以及个人对上帝的信靠。救赎的发生在于个体和上帝的直接连接,而非教会和神职人员的居间调和引导。因此,在从罗马帝国后期逐渐支配欧洲达千余年之后,天主教会的权威乃至正当性突然遭到了尖锐的质疑。

   上文提到,在路德看来,每个基督徒在灵性上都是平等的,基督教伦理要求每个基督徒都甘愿居后、服务他人,所以在他们当中不应该存在上下级和等级。路德遵循基督教传统把教会区分为不可见的教会和可见的教会。虽然在可见的教会中将依然存在神职人员和主教,但路德指出,他们在教会中的治理不是出于“上级身份或权力,而是服务和职责。因为他们并不比其他基督徒更高或更好。如果没有得到他们的同意和许可,他们不应该把法律和命令强加给他们。相反,他们的治理仅仅是上帝话语的推进,以之引导基督徒、克服异端”。

   路德的教会论剥夺了教会传递神恩、施行拯救、统治灵魂的属灵权柄和功能。他反复指出,基督徒只应该被上帝的话语统治,而没有上帝的话语要求基督徒相信“教会、教父和教会会议”。路德由此质疑了基督教兴起后、以教会的教导和立法为基础所形成的传统的权威。

   路德当然不是否定教会本身及其对于基督徒信仰和生活的意义,他所要求的是教会必须专注于传扬上帝的话语,教会应当认识到自身是上帝话语的工具而不是救赎的通道。因此,在失去属灵权威之后,教会自然更不应该掌握世俗性的司法和政治权力,那么中世纪教会对政治权力和治理的介入和干预也就失去了基础。

   路德教会观对天主教会权威的削弱,以及新教教会对天主教会的取代,事实上必然加强了世俗国家的权力,并且加速了政治共同体自身相对于罗马天主教会的独立,从而为民族国家的形成张本。

   路德在肯定世俗和日常生活以及压缩教会的救赎、政治和司法功能的同时,辩护了政治权威自身和政治生活的正当性。1523年出版的小册子《论世俗权威:对它的服从延伸到哪里》,是路德最为集中地阐释其政治观点的文献。这个小册子主要回答了这个问题:如何从基督教的角度理解政治权威的运用和对它的服从。他首先针对的是那些认为统治者权威不受任何限制、必须得到臣民绝对服从的君主和民众。为此,他必须说明政治权威的正当性及其限度。

   路德像奥古斯丁一样区分了两个国度:上帝之国和世界之国。所有真正信仰耶稣基督的人属于上帝的国度,他们以耶稣为王,在圣灵的引导下自由地行善,因此他们不需要世俗权威和法律。但是对于由不信耶稣基督的人构成的世界之国的居民而言,世俗权威和法律却是不可或缺的。因为世界之国的居民陷于罪与恶当中,必须受到权威和法律的约束,否则会相互残杀、天下大乱。

   路德由两个国度推导出了两个政府,“在基督的统治下通过圣灵塑造真正的基督徒和公正的人的属灵政府,对非基督徒和恶人加以节制并迫使他们保持外在和平和安宁的世俗政府”。在路德看来,这两个国度和政府对于人类都是至关重要的。没有前者,人不能真正地获得正义、良善、虔诚;没有后者,人类不可能形成基本的秩序,甚至无法在世界上生活下去。

   虽然世俗政府的功能主要是防范和惩罚恶,并不能像属灵政府那样带来虔诚良善,但其意义却不能仅仅从消极的角度来理解。路德特别提醒基督徒,对世俗权威的参与或者说政治参与是一种崇高的天职。他指出,世俗权力出自上帝的创造和命令,而上帝的创造都是好的;运用世俗权力是对上帝的特别侍奉,因此它对于基督徒而言甚至比对于非基督徒更为适宜。

   之所以如此,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对于基督徒而言,运用政治权威、参与政治事务的主要意义在于服务邻人。路德指出,“福音让基督徒成为每个人的仆人”。正是出于对邻人的爱和服务,基督徒必须进入到他所不需要、但是对于他的邻人却不可或缺的政治当中。“若你看到什么地方缺乏行刑人、司法官员、审判官、领主或君王,而你发现自己具有必要的才能,那么你应该提供服务并寻求官职,这样大为需要的权威就不会被蔑视,或者变得软弱乃至毁灭。”路德由此把政治职责变成了基督徒服务邻人和上帝的天职。

   加尔文同样充分肯定了政治的正当性。他也区分了两个政府:一个是统治灵魂、致力于永生的属灵政府;另外一个是建立外在正义和秩序的公民政府。加尔文强调,不能从这一区分得出政治是不洁净的、与基督徒无关的这样一种激进的无政府主义观点。加尔文和路德对于持有这一观点的再洗礼派均持严厉的批判态度。加尔文指出,公民政府与属灵政府的关系非常密切:“世俗政府的目的是促进和保护对上帝的公开崇拜,捍卫纯粹的教义以及教会的良好状况,使我们的生活方式适应人类社会的要求,根据公民正义塑造我们的行为,使我们彼此和谐相处,支持和捍卫公共和平和安宁。”

   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加尔文和路德的一个显著区别。在路德看来,虽然政治是基督徒的天职之一,但其目的在于服务邻人,而基督徒自身是不需要政府的。根据基督的爱仇敌和不抵抗恶的教导,他认为,基督徒自己在遭到伤害时应该予以忍受,不应该也不需要诉诸政府和司法机构来惩罚加害于己的人。所以,路德反对基督徒因为个人遭受的伤害来发起诉讼。

   加尔文则指出公民政府对于基督徒也是必要的,基督徒可以诉诸政府和司法来为自己谋求公义。公民政府的功能除了维持秩序和安全,还在于培育正直和正派。基督徒在自身及利益遭到伤害的情况下寻求公正的做法,也是对培育正义的贡献。当然,前提是他必须以仁爱仁慈之心进行诉讼,而不可带着复仇、仇恨和怨毒,这样才能把诉讼与基督和使徒不可抗恶和复仇的教导结合起来。从加尔文的解释来看,基督教不可抗恶的伦理应该理解为不可以恶抗恶,也就是说,应该以爱和正义来抵抗恶。

   需要注意的是,在加尔文那里,公民政府的功能不仅仅是建立外在的秩序和公正,还需要为属灵政府提供支持来维护真正的宗教和虔诚,特别是“防止偶像崇拜、对上帝之名的亵渎、对上帝真理的谤渎,以及其他伤害宗教的丑行出现并在人民当中传播”。简言之,公民政府负有捍卫真正的宗教的职责。

   当然,加尔文指出,这绝不意味着人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制定关于宗教和崇拜上帝的法令。只有教会有权利这样做,而政府的义务是支持教会。正因为公民政府需要承担捍卫宗教的职责,加尔文为政治职责赋予了极为崇高的意义:“毫无疑问,在上帝眼中,公民权威不仅仅是神圣和正当的天职,而且在所有人类的天职中是最神圣和最荣耀的。”他毫不犹豫地声称,官员应该是上帝的代表,是神的正义的执行者,必须把保护宗教作为他们对于上帝的首要职责。

  

政治权威的限度


   加尔文构想的基督教政治体(Christian polity),无疑表现出某种政教合一的倾向。不过,他并不期待能够遇到捍卫虔诚的政府。事实上在他看来,能够承担上帝赋予的职责的公民政府的统治者和官员绝无仅有,即便仅仅能够履行人道的君主也很罕见;大多数世俗统治者和官员都违背了他们的职责,既悖逆上帝也暴虐民众。路德同样认为,审慎、正义的君主寥若晨星,很多君主都不过是“蠢货和罪犯”,从他们那里不能期待任何良善。

   但是,路德和加尔文均认为,政治权威的正当性并不取决于统治者和官员是否恰当地履行了他们的职责。两人均依据《圣经》特别是《新约》罗马书13章强调政治权力是上帝设立的,民众和基督徒均有义务加以服从,即便这一权力遭到了掌权者的滥用。加尔文区分了统治者的职位和人身,指出承载政治权威的职位本身应该得到尊重,虽然占据这一职位的具体掌权者可能是应当鄙视的。至于为什么上帝把可憎的暴君放在应该得到尊荣的高位,在加尔文看来,这是出于上帝的主权和神意。暴君可能是上帝惩罚一国统治者和国民的罪的工具。

   不过,路德和加尔文均指出,对政治权威的服从并非无限的,它的限度在于不能破坏人们对上帝的服从。如果世俗政治权威和统治者试图僭越上帝的权威,那么对其不服从是应当的。

   路德提出了某种近乎良心自由的理论,强调不可用强力强迫良心。他依据两个国度的学说指出,世俗权力只能涉及身体、财务和尘世事物,灵魂则只能由上帝统治。在路德看来,只有上帝能够洞察人的灵魂,了解其心灵和思想,也只有上帝能够决定灵魂未来的结局,能够掌握和改变灵魂的生命。在关乎灵魂拯救的事情上,人们只能传讲和教导上帝的话语,因为只有这一话语能够塑造灵魂。任何尘世王国企图通过权力、法律或暴力来强制和约束人的灵魂,只能造成对灵魂的诱惑、扭曲、破坏乃至毁灭,并且往往是徒劳的。

   在路德看来,信仰是上帝在人的灵魂当中的工作。尽管路德对自由意志提出了质疑,但是在他看来毫无疑问的是,每个人必须由他自己来决定他的信仰,“如何信仰是每个个人的良心的事情”。在路德看来,信仰是每个人在自己的良心当中决定,是否和如何接纳上帝的话语及上帝本身。

   他引用奥古斯丁表明,没有人应当被迫违背自己的意志来信仰。即便是作为属灵政府的教会也只能治理公共的、公开的事物,并不能掌管人的内在于灵魂的、隐秘的、属灵的信仰。即使对于异端,也不应该诉诸强力。异端也是属灵的事情,暴力镇压不但无济于事,反而会强化异端。在路德看来,只有上帝的话语能够战胜异端。因此,应对异端不是世俗政府的事情,而只能由主教通过宣讲上帝的话语来进行。

总之,路德认为世俗权威一旦试图在关乎拯救的事情上来统治灵魂,那么对它的不服从是应当的。在这种情况下,信徒可以像《新约·使徒行传》中的彼得那样宣告“顺从上帝,不顺从人,是应当的”。所以,针对当时某些德意志君主要求臣民上缴路德的《新约》译本的命令,路德宣称,他们应当不服从,不应该上缴哪怕是一页纸或者一个字母——那样做在他看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宗教改革   现代政治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宗教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6664.html
文章来源:《探索与争鸣》2017年第10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