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科学家设定一辈子发表论文的最高字数限制如何?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09 次 更新时间:2017-10-23 20:10:13

吴万伟  

   布莱恩 • 马丁森 著 吴万伟 译

   为改善论文质量,本文设想了合理限制科学家的论文发表数量的方法。

   学术界出版发表的肮脏真相是:我们撰写和发表论文不过就是要在学术市场中获得信用而已。仅仅25年前,大腕学者已经哀叹学术出版业已成为“学术晋升道路上所向披靡的学界货币。”(D. Rennie and A. Flanagin J. Am. Med. Assoc. 271, 469–471; 1994)在某些情况下,在名牌期刊上发表论文真的能带来真金白银的钱财---据报道在中国某些大学,这样一篇论文的奖励竟然高达4万美金。很多人读到这则信息可能觉得他们最好赶紧拼凑出一两篇论文以便有机会在下次课题申报时获得资金资助。

   学术研究的目的已经发生转变。从前,其主要目的是与人分享知识,现在则是发表论文---或者获得发表论文的油水。论文作者已经变成昂贵的商品。就像所有昂贵商品一样,它能购买、出卖、交易和盗窃。市场允许不良科研人员不做任何贡献就可购买论文的作者身份,甚至选择题目委托他人为其撰写论文。“张开血喷大口的期刊出版商”大肆捞钱,根本不在乎文章的质量。

   笔者花费很多时间研究学界和临床实践如何影响科研人员认真搞科研的方式。论文作者的商品化鼓励形形色色的投机取巧、研究中的敷衍马虎和论文出版质量的日渐恶化,更不要提抄袭剽窃的明显动机了。热衷发表高影响力论文导致科研人员更喜欢引人注目的结果,即使它似是而非。作者引用自己的论文以提高论文的影响因子,或者引用同事的论文来拍马屁或换取其他利益。

   在这点上,很难设想返回到这样一个世界,即知识交流以学术研究为焦点。但是,如果我们不能异想天开,就更不可能有任何改变的可能性。所以,请允许我尝试一下。想象这样一个世界,每位科学家被给予在其一辈子学术生涯中能发表的论文章的固定字数限制。我不是第一个提出这种建议的人:奥地利作家迈克尔 • 麦克基尔(Michael McGirr)曾提出每个人的字数限制。

   那会发生什么呢?论文写作能重新获得初心吗?

   一辈子的最高字数限制将自然刺激研究者做真正重要的研究。研究者必须自问,“我做的这个课题值得它消耗的字数指标吗?”看看自己的履历,里面有若干论文并没有对这个世界贡献出多少知识。我忍不住想,如果存在字数限制的话,我可能就去研究更重要的问题了。

   理想的情况是,字数限制将鼓励科研人员确保其研究是认真进行的。(想象一下如果论文遭到质疑甚至被撤回,将丧失论文的字数指标)这将提供一种反向的压力,避免人们把尽快发表论文当作优先选择。也将导致人们在写论文时更加重视简洁和清晰,改善论文的可读性和阅读效率。荣誉作者将不再有多大的吸引力。

   因为不需要很多时间花费在质量低劣或者新鲜信息很少的论文写作上,读者和编辑就能更多关注少量的论文。编辑部的工作量会因为量少质高的论文而大为降低。编辑成本降低,论文质量改善,而且很有可能提高编辑和读者的工作满意度和生活质量。掠夺性的期刊将逐渐消失。

   随着科研论文质量的提高,同行评审的共同体工作将变得更容易。科研人员要阅读的论文数量也将减少。评阅论文的邀请将成为一种荣誉,这种工作变得更快乐和烦恼更少些。因为知道作者认真对待宝贵的论文,评阅者本人也更倾向于花费更多时间和精力进行评阅,这样也会改善论文的质量。

   我们已经看不到发表论文的首要原因是为了信息共享。

   招聘、晋升和奖励的候选人的评估任务将变得不再那么漫无目标。因为候选人的出版物减少,招聘和职称评审委员会能更少依靠计算第一作者出版物的数量,花费更多时间阅读和评价所发表的论文。这反过来降低使用期刊影响因子作为科研质量卓越的机会。

   当然,字数限制也会带来一系列新问题:如果我们不处理自己的认知偏见和倾向于更加吸引人的叙述,字数限制能加重只发表积极发现的恶劣倾向,引导科研人员走入本来其他人的消极发现可能揭示的科研死胡同。科研人员或许不愿意对警告、从前的工作和方法进行充分的描述。某些话题和探索或许比其他有内在的价值。或者因为许多论文要求的统计学和生物信息学等专家技能而做出一些例外,但这或许促进合作质量的提高。科研人员能够因为认真减少论文发表量、精心阐释和对方法的细致描述而申请字数指标的奖励。

   这些缺陷会比当今刺激人们尽可能多地发表论文更加糟糕吗?我们已经看不到发表论文的首要原因是要信息共享了。或许,我的异想天开不过是对过去美好时光一厢情愿的幻想。它也可能作为指南,引领我们将观点交流恢复到正确和恰当的原位。

   译自:Give researchers a lifetime word limit by Brian C. Martinson

   http://www.nature.com/news/give-researchers-a-lifetime-word-limit-1.22835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6566.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