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瑟夫·奈:伊拉克战争之后的美国实力与战略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271 次 更新时间:2003-08-04 14:21:00

进入专题: 伊拉克   世界战争史  

约瑟夫·奈  

  

   从顶点看起

  

   世界已经失衡。如果有人曾经怀疑美国的压倒性军事实力,伊拉克战争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目前,美国国防军事开支近乎占世界总支出的一半,在军事实力方面,任何国家联盟都不可能造就一个传统的军事制衡。纵观历史,自罗马衰落以来,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如此强大,足以凌驾于其他国家之上。现在,“帝国”一词再次为人们所津津乐道,受人尊敬的左派和右派分析家都开始将“美帝国”作为21世纪的主导话语。伊拉克战争的胜利似乎更加证实了这种新的世界秩序。

  

   然而,美国人常常错误理解自身实力的性质,并且错误地由此推断未来。十年多前,普遍认为美国在衰落。1992年,一位总统候选人通过宣称冷战结束、日本赢得冷战的胜利而赢得了总统大选。可现在的事实告诉美国人,美国的单极时刻将持续下去,美国人仍然可以为所欲为,其他国家惟有追随美国一途,别无选择。但是,仅仅讨论各国之间的军事不平衡将是误导的。事实表明,即使在这样的表面结构之下,在20世纪最后十年里,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2001年的“9·11事件”宛若划破夏夜星空的一道闪电,向人们展示了一个变化了的世界,美国的政策制定者和分析家至今仍在黑暗中摸索,对如何理解此次袭击以及如何做出反应依然充满疑惑。

  

   巨大转变

  

   乔治·W.布什下车伊始,即承诺遵循现实主义外交政策,将中国、俄罗斯等大国作为政策重心,远远避开欠发达世界之失败国家的国家建设(Nation-building)。中国将是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而非比尔·克林顿时代的“战略伙伴”,美国将对俄罗斯采取更为强硬的态度。但是,在2002年9月公布的新国家安全战略中,布什政府宣称“舰队和军队带给我们的威胁远小于那些已经被落入一小部分邪恶势力手中的毁灭性技术。”与此前的战略敌对相反,“今天,世界诸大国发现都处于同一战线上,团结起来共同反对恐怖主义行径和暴力威胁”。不仅中国前国家主席江泽民在布什总统得克萨斯州的克劳德农场受到了款待,而且布什政府的战略中开始使用“欢迎一个强大、和平、繁荣的中国崛起”这样的词语。同时,美国承诺增加抗击艾滋病的发展援助和努力,因为“即使是阿富汗这样的弱国也可能像大国一样对我们的国家利益造成巨大威胁。”。而且,这些新政策将为“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单独构建一个更好、更安全的世界”这样一种认识所指导。仅仅一年之间,世界发生了多么大的变化!伊拉克可被视为该新战略的第一场试验,尽管美国“邪恶轴心”名单上的其他国家更有可能发展核武器。

  

   这一新战略的措辞引起了国内外的批评。美国至上的大肆宣扬违背了特迪·罗斯福(Teddy Roosevelt)的忠告:当你手持大棒时,请温柔说话。美国仍然是世界第一,但无需通过反复提醒他国的方式证明之。新威尔逊主义承诺促进民主和自由,冲击着某些传统现实主义,有走向无所制约的危险之虞。美国声称加强合作与结盟,但并无同等的制度探讨相伴随。美国宣称先发制人的权利遭受诸多批评,因为它既可解释为常规性的自我防卫,亦可解释为危险的先例。

  

   且不管这些批评,布什政府改变战略重点却是正确的。著名的历史学家约翰·刘易斯·盖迪斯(John Lewis Gaddis)将这一新战略与20世纪40年代美国重新定义对外政策的重要时期相提并论,尽管有夸大之嫌,但是美国新战略确实是对“9·11事件”所揭示的世界政治深远发展趋势所做出的反应。例如,事实证明全球化不仅仅是一个经济现象,它已经并正在削弱地理距离和两大洋带给美国的天然缓冲。因之,“9·11事件”深刻解释了,世界上处于发展半途的贫弱国家的恶劣条件如何能够给美国带来严重的后果。

  

   信息革命和技术变迁大大提高了跨国事务的重要性,使得非政府组织在世界政治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几十年之前,全球交流时断时续,金融交流只局限于各国政府、大型组织和天主教会之间。同时,美国、苏联悄悄花费了数十亿美元建立上空监测系统。现在,每个人都可以通过低廉的商业卫星收集所需的信息,互联网使得1500个非政府组织廉价协调“西雅图之战”,导致1999年12月世界贸易组织会议一度被迫中断。

  

   最让人担忧的是这些变革给恐怖主义带来的深远影响。恐怖主义并非新生事物,但是过去几十年的“技术民主化”得恐怖主义更加致命、更加灵活,并且这种趋势似乎仍将继续。在20世纪,病态的个人——一个希特勒或斯大林式的人物——需要依靠政府权力才能够杀死数以百万计的人口,但是,在21世纪,如果恐怖主义者拿到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那些反常的群体或个人将在第一时间获取超常所破坏力。以国家为核心的传统分析家认为,惩罚那些资助恐怖主义的国家可以解决问题。这些惩罚措施或许有所助益,但最终无法阻止那些已经获得破坏性技术的病态个人。毕竟,美国的提摩西·麦克维(Timothy McVeigh)和日本奥姆真理教等邪教组织都不是由政府资助的。2001年跨国恐怖组织发动突然袭击杀死的美国人比1941年日本袭击珍珠港要多得多。“战争私有化”不仅是世界政治的重大历史性转折,它对美国城市的潜在影响也可能会极大地改变美国文明的性质。布什战略是正确的,因为它反映了这一转变。

  

   战略分野

  

   布什政府尚未找到如何推行其新战略的方法。乍一看,伊拉克战争似乎解决了这个问题。但是,与其说这场战争开启了21世纪外交的新篇章,倒不如说它是上一个世纪的谢幕。对这场战争的发动者而言,它是一个未完成的任务;而对联合国安理会而言,它仍停留在一个长达十年之久悬而未决的安理会决议之上。一些观察家——如英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杰里米·格林斯托克爵士(Sir Jeremy Greenstock)——认为,只要多付出一些耐心和外交努力,美国政府可以找到解决伊拉克问题的另外一种方式,从而把焦点集中在萨达姆·侯赛因的罪行上,而不是任由法国和俄罗斯将之归结为美国强权问题。如果提出这样的理由,则今日与昔日的连续性会更加明朗。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北朝鲜也许是如何实施新战略的第一个真正试验。然而,布什政府至今仍然小心翼翼地处理北朝鲜问题,与同盟国一直保持着密切的磋商。威慑似乎已经奏效,尽管在这个问题上,恰恰是北朝鲜的常规力量将在战争中对汉城造成巨大破坏对美国的军事行动构成威慑。

  

   在如何推行新战略的讨论中,存在着更大的争斗。政府当局已经分化成两派,一派希望能够脱离1945年之后美国帮助建立的制度框架的约束,另一派则认为在这个框架内行事将有助于更好实现美国的目标。“右派的威尔逊主义者”(Wilsonians)和“杰克逊单边主义者”(Jacksonian Unilateralists)——笔者接受了历史学家瓦尔特·罗塞尔·米德(Walter Russell Mead)创造的术语——与更加推崇多边主义和谨慎的传统现实主义者争斗不休。布什政府的内耗在战略文件和伊拉克战争准备中展露无疑。副总统迪克·切尼(Dick Cheney)和国防部长唐纳德 拉姆斯菲尔德(Donald Rumsfield)将联合国贬为“虚假的慰籍”(False Comfort),布伦特·斯考罗福特(Brent Scowcroft)、詹姆斯·贝克(James Baker)等奉持传统现实主义的共和党人则呼吁通过多边方式予以解决。2002年12月12日,布什总统在联合国发表讲话,表明国务卿科林 鲍威尔(Colin Powell)和英国首相托尼 布莱尔(Tony Blair)的结盟获得了暂时胜利。未能获得安理会的第二个决议和伊拉克战争的胜利,确保了杰克逊主义者和新威尔逊主义者获得优势地位。

  

   早在2001年,专栏作家查尔斯·克劳斯默(Charles Krauthammer)就预先提出了此类观念,他呼吁实行“新单边主义”,指出美国拒绝成为国际社会的顺民,只会不择手段地追求其目标。对大多数分析家而言,单边主义和多边主义只是外交战术的两个端点,没有几个国家领导人会完全遵循某一策略。但是,新单边主义者向前迈了一大步。他们认为,华盛顿现在面临着如此可怕的新威胁,必须摆脱自己在二战后帮助建立的多边国际结构的约束。按照他们的观点,新战略的实施需要更具根本性的变化。正如《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的菲利普·斯蒂芬森(Philip Stephens)指出的,他们意图推翻迪安·艾奇逊(Dean Acheson)的著名论断,“在毁灭之时出现,以力挽狂澜”。“9·11”恐怖袭击之后,华盛顿盟国立即援引《北大西洋条约组织宪章》第5条提供集体自卫,但他们故意拒绝利用北约的力量;在伊拉克战争前后,他们一直力图最大限度降低联合国的作用;与支持欧洲统一的传统态度相反,他们开始讨论欧洲“分解”的可能性。用拉姆斯菲尔德的话说,是问题决定结盟的方式,而不是相反。一些支持者甚至赞成明确采用帝国模式,恰如《标准周刊》(The Weekly Standard)主编威廉·克利斯托(William Kristol)指出的,“如果人们愿意说我们是一个帝国势力,让他们说好了”。

  

   一维思考

  

   保持美国军事实力至关重要,纯粹的多边主义并不可行,从这方面看,单边主义者是正确的。但是,他们却犯下了诸多重要错误,终将彻底破坏新安全战略的推行。他们的第一个错误是过分地仅仅依赖军事实力。美国军事力量对全球稳定至关重要,也是国际反恐力量的关键部分,但是战争的假象不应该让美国人无视如下事实:反对恐怖主义需要与其他国家在情报分享、警察工作、追踪金融流向、边界控制等领域开展持久而默默无闻的民间合作。举例来说,美国在阿富汗的军事胜利仅仅解决了最简单的问题:即推翻无能政府对一个穷苦国家的压榨。但是,精确轰炸只是破坏了基地组织的很小一部分网络,而基地组织的网络延伸到约60个国家。而轰炸对汉堡和底特律的恐怖组织毫无作用。阿富汗战争取得部分胜利的性质不但没有证明新单边主义者的观点,反而表明了继续合作的必要。对跨国恐怖主义网络做出的最好反应,就是在各国政府部门之间建立合作网络。

  

实力是实现所期望目标的能力,以上所概述的诸多变化使得实力分配远比乍看上去复杂得多。世界政治议程犹如三维棋盘,只有那些善于纵横交错的棋手才能取得最终胜利。在棋盘顶端的经典国家间军事问题上,美国将在未来数年保持其超级大国的地位,传统而言,称之为单极或霸权毫不为过。然而,在棋盘中部的国家间经济问题上,权力分配已经是多元化了,如果没有欧盟、日本或其它国家的同意,美国无法获得它在贸易、反托拉斯和金融管制等方面所期望的目标,称该领域的权力分配为“美国霸权”难免牵强。而在棋盘底部的跨国问题上,实力在国家和非国家行为体之间的分配和组织更为纷繁复杂,称之为“单极世界”或“美帝国”完全是无稽之谈。正如布什新的国情咨文所清楚表明的,这类事务正在侵入大战略的世界。但是,许多新单边主义者,尤其是杰克逊主义者,几乎完全关棋盘顶部的经典军事解决方案。他们的错误在于,把必要条件当成了充分条件。他们是这个三维棋盘中的一维棋手。长远观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伊拉克   世界战争史  

本文责编:liw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战争史专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65.html
文章来源:学习时报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