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齐洲:论老子的文学观念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63 次 更新时间:2017-10-16 12:50:24

进入专题: 老子     文学观念     清静无为     绝学无忧  

王齐洲 (进入专栏)  

  

摘要:老子是先秦道家的代表人物,他的文学观念是以其政治理论为基础的。由于老子的政治理论为“君人南面之术”,以“清静”“无为”为旨趣,因而他对文学采取了否定的态度。就文学观念发展的内在理路而言,老子的文学观念与孔子的文学观念正相反对。如果说孔子所提倡的文学即文教,企图以西周传留的礼乐文献和礼乐文化来教化人民,那么,老子所提倡的道学则是道教,即以先王传留的道论为旨归来影响人民。老子揭露礼乐文化对社会政治和人的自然本性的戕害,为人们理性对待礼乐文化和深入思考儒家文学观念提供了思想武器,补充和修正了儒家的文学观念,对于中国古代文学观念的发展是有其积极意义的。

  

   关键词:老子;文学观念;清静无为;绝学无忧

  

   讨论中国古代文学观念的发生,先秦道家的文学观念是不能不予关注的。这除了因为先秦道家对文学有自己独特的认识,这些认识对后来中国文学的理论和实践产生了巨大而深远的影响而外,还因为先秦道家的代表人物与儒家的代表人物生活在相同的时代,面临着同样的社会问题,但他们对文学的思考却与儒家迥异,极大地补充和修正了儒家的文学观念,使得中国古代文学观念的内涵更加丰富,因此,无论是先秦道家对于文学的基本认识,还是其思想方法和思维路径都应该得到尊重,并且必须将它们作为中国古代文学观念的重要组成部分来理解,只有这样,才能对中国古代文学观念有全面而正确的把握。先秦道家的代表人物无疑是老子和庄子。然而,有关老子的讨论主要在哲学领域,对其文学观念则很少有专门的讨论,本文将重点讨论老子的文学观念。

  

   一、“清静”“无为”:老子的政治理论

  

   老子生活于春秋末期,与孔子同时而略早,孔子曾问礼于他。[i]而《老子》一书是否即老子所著,学术界至今仍无一致意见,对其成书年代也众说纷纭。[ii]不过,1973年湖南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了帛书《老子》二种,甲种本不避“邦”字讳,成书应在刘邦称帝之前;特别是1993年湖北荆门郭店战国中期楚墓出土了简书《老子》三种,其成书年代应在战国中期以前,即使不能因此确定《老子》是春秋末期著作,至少也能证明在孟子、庄子之前《老子》一书已经流行。而从思想史的角度而言,侯外庐《中国思想通史》和葛兆光《中国思想史》都将《老子》放在孔子和墨子之后论述,的确是比较审慎和稳妥的办法。这种办法暗含着一个前提,就是承认《老子》一书并非老子自著,而是老子的学生或后学根据记忆和传闻整理而成,书中自然有老子的思想,但也有后学或整理者的认识和理解。笔者同意这一意见,故本文所说老子是一个代名,指从“老子”(历史上的老子)到《老子》(文本中的老子)即春秋末期到战国初期以老子为代表的道家。为了更接近历史的真实,我们在讨论中不用通行的《老子》文本(如河上公注本和王弼注本),而用马王堆汉墓帛书《老子》整理本。[iii]

  

   对于《老子》一书的旨趣,哲学界讨论最多,分歧也最严重。诸如唯物论,唯心论,宇宙观,世界观,理解不同,结论也各异。本文研究《老子》的文学观念,可以不做这样的讨论。更重要的是,这样的讨论是站在今人的立场,用现代的语言来解说古人,并未真正给予古人以“了解之同情”。如果回到当时的语境中来讨论《老子》和道家,也许对其旨趣会有另外的认识。

  

   先秦诸子讨论学术,如《庄子·天下》、《荀子·非十二子》,虽有流派分疏,却无道家、儒家等等称谓,家数之称始于西汉。司马谈《论六家要旨》论述各家学术旨趣已极分明,其论道家云:

  

   道家无为,又曰无不为,其实易行,其辞难知。其术以虚无为本,以因循为用。无成势,无常形,故能究万物之情。不为物先,不为物后,故能为万物主。有法无法,因时为业;有度无度,因物与合。故曰“圣人不朽,时变是守。虚者道之常也,因者君之纲也”。群臣并至,使各自明也。其实中其声者谓之端,实不中其声者谓之窾。窾言不听,奸乃不生,贤不肖自分,白黑乃形。在所欲用耳,何事不成。乃合大道,混混冥冥。光耀天下,复反无名。凡人所生者神也,所托者形也。神大用则竭,形大劳则敝,形神离则死。死者不可复生,离者不可复反,故圣人重之。由是观之,神者生之本也,形者生之具也。不先定其神,而曰“我有以治天下”,何由哉?[iv]

  

   这显然是将道家学术落实为一种政治理论。这种看法被刘向、刘歆、班固等继承,《汉书·艺文志·诸子略》(以下简称《汉志》)序道家云:

  

   道家者流,盖出于史官,历记成败存亡祸福古今之道,然后知秉要执本,清虚以自守,卑弱以自持,此君人南面之术也。合于尧之克攘(让),《易》之嗛嗛,一谦而四益,此其所长也。及放者为之,则欲绝去礼学,兼弃仁义,曰独任清虚可以为治。[v]

  

   《汉志》此言乃删取《七略》之要而成,十分肯定地说道家所谈为“君人南面之术”[vi]。张舜徽曾指出:“《七略》里介绍道家学说‘此君人南面之术’的那句话,无疑是西汉学者们共同的认识。刘歆既写入《七略》,保存了这几句极其宝贵的名言,应该被后人看成研究道家学说的指针。”[vii]他还进一步指出:

  

   大约在我国古代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的统治者,都有“南面”之称,“南面术”便是他们怎样驾御群下、压制人民的一套手法和权术。这种术,周秦古书中,名之为“道”;古代有人把这种术的体和用,总结出了一套有系统的理论,便是“道论”;宣扬这种理论的,便是“道家”。[viii]

  

   不管我们是否同意这样的判断,张舜徽其实是接着刘向、刘歆、班固等人讲的,因而也是符合汉人对于道家学术旨趣的理解的。

   话题回到《老子》一书的主旨上来,如果承认以上的看法有一定道理,合乎逻辑的结论也许真如张舜徽所言:

  

   《老子》一书,是战国时期讲求这门学问的老专家们裒辑自来阐明“人君南面之术”比较精要的理论书。[ix]

   道家所提出的“清静”、“无为”,是南面术的具体内容,是专就最高统治者一个人说的,而不是就普天之下的广大群众说的。[x]

  

   李泽厚则从兵家与道家的关系入手得出了与张舜徽类似的结论,他说:

  

   先秦各派哲学基本上都是社会论的政治哲学。道家老学亦然。《老子》把兵家的军事斗争学上升为政治层次的“君人南面之术”,以为统治者的侯王“圣人”服务,这便是它的基础含义。[xi]

  

   的确,《老子》书中有不少与用兵有关或类似兵家的语录。如“以正治邦,以奇用兵,以无事取天下”(57章)[xii];“善为士者不武,善战者不怒,善胜敌者弗与,善用人者为之下”(70章);“用兵者言曰:吾不敢为主而为客,吾不敢进寸而退尺”(71章);“将欲翕之,必固张之;将欲弱之,必固强之;将欲去之,必固举之;将欲夺之,必固与之”(36章)。而在《老子》之前,已有《孙子兵法》等兵家著作问世,老子生活的时代正是诸侯争霸的时代,其思想中吸收有兵家思想是很自然的。同时,《老子》书中也吸收了一些道论古语,表明其思想渊源有自,并非都是老子的独创。如谓“古之所以贵此道者何也?不谓求以得,有罪以免与,故为天下贵”(62章);“古之善为道者,微妙玄达,深不可识”(15章);“古之所谓曲全者,岂语哉”(23章)。在《汉书·艺文志·诸子略》著录的道家著作中,列于《老子》之前的有《伊尹》、《太公》、《辛甲》、《鬻子》、《筦子》(《管子》),而《管子》的《心术》(上下)、《内业》、《白心》等篇,学术界多以为是《老子》之前的道论,为“君人南面之术”。而在《老子》书中,又的确大谈“侯王”、“圣人”治天下之道,也印证着《汉志》的结论。如说:

  

   将欲取天下而为之,吾见其弗得已。夫天下神器也,非可为者也。为者败之,执者失之。物或行或随,或嘘或吹,或强或羸,或培或堕。是以圣人去甚,去泰,去奢。(29章)

  

   治大国如烹小鲜,以道莅天下,其鬼不神。非其鬼不神也,其神不伤人也。非其神不伤人也,圣人亦弗伤也。夫两不相伤,故德交归焉。(60章)

   道者万物之主也,善人之宝也,不善人之所保也。美言可以市,尊行可以加人。人之不善也,何弃之有。故立天子,置三卿,虽有拱之璧以先驷马,不若坐而进此。古之所以贵此者何也?不谓求以得,有罪以免与!故为天下贵。(62章)

  

   “君人南面之术”的核心是处理社会政治问题。对于当时社会存在的问题以及如何治理好国家,《老子》有许多独特的看法。他认为,统治者的贪欲是造成一切社会问题的根源:“罪莫大于可欲,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憯于欲得”(46章);“人之饥也,以其取食税之多也,是以饥。百姓之不治也,以其上有以为也,是以不治”(77章);“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而奉有余”(79章)。这些看法与孔子、墨子有同有异[xiii]。而对如何改变这一局面,治理好国家,老子的主张则与孔子、墨子大异其趣。他认为,正确的治国理念应该是:“不言之教,无为之益,天下希能及之矣”(43章);“趮胜寒,静胜热,清静可以为天下正”(45章);“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欲不欲而民自朴”(57章)。归纳起来就是“清静”“无为”。老子说:

  

   致虚极也,守静笃也,万物并作,吾以观其复也。夫物云云,各复归于其根。归根曰静,静,是谓复命。复命常也,知常明也;不知常妄,妄作,凶。知常容,容乃公,公乃王,王乃天,天乃道,道乃久,没身不殆。(16章)

   道恒无名,侯王若能守之,万物将自化。化而欲作,吾将镇之以无名之朴。镇之以无名之朴,夫将不欲。不欲以静,天地将自正。(37章)

   为学者日益,闻道者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无为而无以为。取天下也,恒无事,及其有事也,不足以取天下。(48章)

  

对于《老子》提出的“清静”“无为”的政治理论,张舜徽以为其实质“不外一个‘装’字,我们可以借用俗说‘装糊涂’一语,来揭发南面术核心部分的神秘”[xiv]。从政治操作的层面来这样概括《老子》的学术旨趣不能说没有道理,但有两点必须指出:一是《老子》所提出的“清静”“无为”的政治理论是针对当时统治者贪得无厌、暴殄天物的政治现实而言的,含有明显的批判现实政治的成分,即使统治者能够“装”出“清静”“无为”,也是对现实政治的改变,同样应该肯定。如老子谓“五色使人目盲,驰骋田猎使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使人之行妨,五味使人之口爽,五音使人之耳聋。是以圣人之治也,为腹不为目,故去彼取此”(12章),要求统治者“见素抱朴,少私而寡欲”(19章),这种警示和要求是合理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王齐洲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老子     文学观念     清静无为     绝学无忧  

本文责编:邢宗民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6459.html
文章来源:《江汉论坛》2009年第4期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