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知常:何谓生命美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669 次 更新时间:2017-10-15 17:27:34

进入专题: 生命美学  

潘知常 (进入专栏)  

  

   潘知常,南京大学教授博导、澳门电影电视传媒大学筹委会执行主任。

  

   按:三十多年来,国内关于生命美学的研究成果很多,这里,仅就我本人的研究来看,除了文章中屡屡提及的《生命美学》(河南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之外,还有《关于审美活动的本体论内涵》,载《文艺研究》1997年1期;《诗与思的对话——审美活动的本体论内涵及其现代阐释》(上海三联书店1997年版);《生命美学论稿》(郑州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传媒批判理论》(新华出版社2002年版,该书详细梳理了西方法兰克福学派,等等);《新意识形态与中国传媒》(香港银河出版社2001年版,该书是我本人的从法兰克福学派美学出发的文化批评、美学批评文集);《没有美万万不能——美学导论》(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头顶的星空——关于美学与终极关怀》(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6年版、2017年版);《信仰困局中的审美救赎》(人民出版社2017年版,即出),等等,可以参看。

  

   一、后实践美学中的生命美学

  

   生命美学自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1985年)登上历史舞台之后,所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

  

   据范藻教授介绍,根据他登陆国家图书馆的查询结果:三十多年来,生命美学在国内已经有众多学者参与讨论,几十年中,出版了58本书,发表了2200篇论文(2014年林早教授在《学术月刊》也曾经撰文做过类似的介绍),对比一下实践美学的29本书、3300篇论文,实践存在论的8本书和450篇论文,新实践美学的8本书、450篇论文,和谐美学的12本书、1900篇论文,应该说,这是生命美学的一个不错的成绩。

  

   后来,范藻教授又为此而专门撰文,将生命美学称之为“崛起的美学新学派”,文章载于《中国社会科学报》2016年3月14日。

  

   当然,根据论著与论文数量的统计来判断某一美学主张的兴衰,也只是众多评价标准中的一种,有长处,但是肯定也有短处,因此只能提供某种参考,不宜过分依赖。至于“美学新学派”,其实也只能视作对于生命美学众多提倡者的辛勤工作的表彰,无疑,一个真正的美学学派的出现,可能还有待于未来。但是,范藻教授对于生命美学的肯定,却毕竟是对于三十年来所有致力于生命美学研究的学者的探索与努力的一个鼓励。联想到三十年前,在1985年我发表《美学何处去》(《美与当代人》1985年第1期)与1991年我出版《生命美学》(河南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的时候,“生命美学”在国内还是一个十分生疏的术语,三十年中,关于生命美学,却已经出现了58本书、2200篇论文,这确实令人欣慰!

  

   当然,同样令人欣慰的,是国内学界对于生命美学的鼓励其实在生命美学的三十年发展历程中又是始终就存在的。例如,早在1991年潘知常的《生命美学》出版以后,著名美学家劳承万教授(湛江师范学院前中文系主任)就在《社会科学家》1994年5期发表了名为《当代美学起航的信号》的文章,预言说:生命美学“是当代中国美学起航的信号”。同时,阎国忠先生(北京大学教授、博导)在《文艺研究》在1994年1期《第四届全国美学会议综述》中冶说:"生命美学的出现对于超越建国之后先后占据主导地位的认识论美学与实践美学的“自身局限”“有积极意义”。

  

   继而,著名美学家阎国忠先生(北京大学教授、博导)也在他的《走出古典——中国当代美学论争述评》(安徽教育出版社1996年版)一书中指出:“潘知常的生命美学坚实地奠定在生命本体论的基础上,全部立论都是围绕审美是一种最高的生命活动这一命题展开的,因此保持理论自身的一贯性与严整性。比较实践美学,它更有资格被称之为一个逻辑体系。”(第410页)又说:上个世纪的90年代初,当代美学从实践美学时期向后实践美学时期转换。后实践美学时期“比较重要和产生较大影响的是出现了……‘生命美学’……等等。美学于此脱出了实践美学的‘襁褓’,而呈现出更加开放的态势。”(第410页)“事实上,实践美学确实遇到不少问题,这一点不仅李泽厚意识到了,其他许多学者也感到了,正是这个缘故,所以……‘生命美学’……等等先后问世,美学确实……开始脱离了‘实践美学’的襁褓,跨入了新的探索时期。”(第466页)因此,实践美学“即将成为过去的风景”,“它作为一种美学思考,无疑已经过去了。但是它的生命已注入进美学的肌体中,成为它不可缺少的一个部分。它本身虽然没有超出古典美学的范围,但是它却培育了超出古典美学的若干现代因素,从而使我国美学迅速地跨进到二十世纪及二十一世纪成为可能。所谓……生命美学……的提出,或许可以作为一种例证。”(第410页)

  

   一年后,著名美学家阎国忠先生(北京大学教授、博导)又在《文艺研究》1997年1期(又载人大《美学》复印资料1997年3期)发表了名为《评实践美学与生命美学的论争》的长篇论文。他认为:实践美学与生命美学的论争“虽然也涉及哲学基础方面问题,但主要是围绕美学自身问题展开的,是真正的美学论争,因此,这场论争同时将标志着中国(现代)美学学科的完全确立。”

  

   然后,又在两年以后,著名美学家阎国忠先生(北京大学教授、博导)又在《美学百年·序》(载《中华读书报》1999年10月13日)中说:“中国需要美学,而且百年来已建构和发展了自己的美学。从王国维的以‘境界’为核心概念的美学,到宗白华、朱光潜、吕荧等的以美感态度或美感经验为核心概念的美学,蔡仪的以典型为核心概念的美学,到李泽厚、蒋孔阳等的以‘实践’为基础概念的美学,再到周来祥的以‘和谐’为核心概念的美学以及另一些人主张的以‘生命’或‘存在’为基础概念的美学,中国至少已形成了六、七种模式,且各有其独特贡献。”

  

   对于生命美学,著名美学家周来祥先生(山东大学教授、博导)的看法也十分类似。他在《光明日报》1997年2月12日撰文称:“实践美学应为自由美学,后实践美学应为生命美学……”随后,他又在《新中国美学50年》(载《文史哲》2000年第四期)中说:“随着朱光潜、蔡仪、吕荧等老一辈的相继去世,随着美学探讨的发展,美坛上也由老四派发展为自由说、和谐说、生命美学说等新三派。”对此,倘若我们参照一下由今日中国哲学编辑委员会主编的〖今日中国哲学〗,不难发现,对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美学,该书也同样是选编了三种不同的美学观点,即美是和谐说、美是自由说、美是生命说。(参见《今日中国哲学》,广西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339页、702页)。并且指出:“……当然对美的本质还有一些不同的见解,但当今美坛主要的有这三大派别,大概已逐步趋于共识。”

  

   三十年来,国内关于生命美学的评论与研究还有很多,不过,限于篇幅,我们却实在无法再举出更多的例证来加以证实。然而,鉴于上述美学学者在国内美学界的权威地位,他们的评价应该已经足以证明生命美学在诞生之后的三十年中所产生的积极影响。

  

   而且,事实上,无可讳言,生命美学,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也确实在中国当代美学的历程中起到了积极的、不可替代的作用。

  

   例如,在后实践美学的崛起中,生命美学是最早出场去正面抗衡实践美学的。从1985年到1993年(杨春时先生开始正式揭起后实践美学的大旗),整整八年中,国内正面与实践美学展开学术讨论的,应该首先就是生命美学。

  

   再如,在二十世纪,在中国的美学研究中,真正产生了重大美学影响的,当然应该首推李泽厚先生创建的实践美学。必须看到,实践美学影响重大,也理应得到尊重,可是,它却是从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才开始的,到了八十年代才正式定型。生命美学却不同,它从上个世纪的世纪初年就开始孵化了,回头看看,王国维的“生命意志”、鲁迅的“进化的生命”、张竞生的“生命扩张”、宗白华的“生命形式",还有吕澂、范寿康、朱光潜(早期)、方东美等人对于“生命”的提倡,这些都是远远早于实践美学的。同时,实践美学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也就实际上已经宣告了鼎盛时代的终结,后来的继承者,大都是另立门户,大多已经是以“新实践美学”、“实践存在论美学”的旗号独立发展了。而且,即便是主将李泽厚,也实际上放弃了实践美学的基本立场,毅然宣布,要开始回到“生命”了。可是,生命美学的研究却迄今从未停止,而且,发展的势头还一波高过一波。同样是根据范藻教授的统计,三十年来,潘知常、封孝伦、范藻、黎启全、陈伯海、朱良志、姚全兴、成复旺、雷体沛、周殿富、陈德礼、王晓华、王庆杰、刘伟、王凯、文洁华、叶澜、熊芳芳……诸多的专家、学者,都有关于生命美学的论著问世。即便是现在,在《贵州大学》学报和《四川文理学院学报》也还开辟有“生命美学研究专栏”,等等,足见它的方兴未艾。

  

   当然,鉴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后的生命美学的问世又是在与二十世纪前期诸多美学家的对于生命美学的初步提倡完全隔膜的背景下起步的,而且,二十世纪前期诸多美学家也毕竟并没有正面提出过“生命美学”这个概念,因此,我们又必须要说,国内的生命美学的问世,应该被视作中国的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在美学领域所取得的重要学术成果(实践美学的提出是在上个世纪的六十年代)。没有改革开放的伟大时代,就没有生命美学的应运而生。同时,生命美学的应运而生也见了改革开放的伟大时代!正是因此,全国唯一的美学月刊《美与时代》,也宣布即将在2018年全年,开辟“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美学论坛之生命美学专题讨论”,并将出版讨论文集。

  

   然而,回顾三十年来生命美学的发展,却也不能不说,其中也不可避免地存在着种种遗憾。例如,相对于有些美学主张的提倡者的由老师挂帅然后师门弟子一人写作一本来加以阐发、造势的集体运作相比,生命美学三十年来始终都是奉行的自觉自愿的方式,从来都是散兵游勇,各自自说自话。再如,生命美学的争鸣精神也明显不足。多年来,针对生命美学的讨论众多,但是,却很少看到生命美学的提倡者出来参与争鸣。……当然,诸如此类,实际并无法影响生命美学本身的健康发展,但是,长此以往,也确实会造成对于生命美学本身的伤害。

  

就以多年来的针对生命美学的讨论来看,生命美学的提倡者往往不出面参与争鸣,当然意在虚心听取方方面面的讨论意见,但是,从多年来的实际效果来看,却也无形之中造成了对于生命美学的种种误读乃至误解。例如厦门大学的郭勇健副教授,在他2014年出版的《当代中国美学论衡》(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年)一书中,(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潘知常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生命美学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644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