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知常:何谓生命美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903 次 更新时间:2017-10-15 17:27:34

进入专题: 生命美学  

潘知常 (进入专栏)  

   救赎美学的深刻无疑也就在这里。相对于其它美学对于“异化”(例如启蒙美学)、“生态危机”(例如生态美学)、“物化”(例如日常生活审美化)、“愚昧”(例如实践美学)等等的关注,生命美学关注的正是:虚无主义,而且要建构的,也正是在克服虚无主义的基础上的截然不同于资本主义的新文明。

  

   这当然呼唤着美学自身的转型!在传统美学,“救赎”的内涵并不被关注,因为已经有了宗教的救赎,因此,审美与艺术只是一种消遣、一种趣味,而现在,审美与艺术却必须是救赎,也只能是救赎。

  

   在此意义上,虚无主义与现代性如影随形,而生命美学的表达则是对于虚无主义的表达的克服,生命美学就是对于虚无主义的克服。“我们的宗教、道德和哲学是人的颓废形式。相反的运动:艺术。”(尼采:《悲剧的诞生》,周国平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17年,第28页)“‘美’的判断是否成立和缘何成立,这是(一个人或一个民族的)力量的问题。”(尼采:《悲剧的诞生》,周国平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17年,第31页)艺术“在外部世界的陌生背后向我们显示存在的灵性,通过这种灵性使我们接受和理解存在。”(西美尔:《桥与门——齐美尔随笔集》,涯鸿等译,上海三联书店1991年,第226-227页)

  

   在无神的现代,人如何独自承担起全部的责任?生命美学,就是思考存在拒绝虚无的美学。是一种重新美学地肯定这个世界的美学。虚无主义的问题视阈是生命美学的根本预设。这是因为,现代世界之关键,就在于:在宗教衰微以后,亟待去寻找新的宗教替代物,这就必然会从宗教救赎走向审美救赎(其实,这一点,黑格尔是第一个意识到了的,因此,他才会尝试借助于“绝对精神”的救赎)。

  

   海德格尔说:只有一个上帝还能够救赎我们。这无疑是正确的。不过,在生命美学看来,这个上帝又必须是一个被美学重新命名过的上帝。这个“被美学重新命名过的上帝”,就是审美与艺术!因为,“审美活动固然不会产生导真、储善出现之类的作用,但却可以去塑造人的灵魂,塑造人的最高生命。”(潘知常:《生命美学》,河南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293页)

  

   在此意义上,审美与艺术,只有它,才是是克服虚无主义的唯一力量,传统世界崩溃以后得以赎回这个世界的唯一力量。“‘美’的判断是否成立和缘何成立,这是(一个人或一个民族的)力量的问题。”(尼采:《悲剧的诞生》,周国平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17年,第31页)

  

   对此,西方美学家佩尔尼奥拉总结得十分到位:西方当代美学“将美学的根基扎在了四个具有本质意义的概念领域中,即生命、形式、知识和行为。”前两个是康德美学的发展,后两个是黑格尔美学的发展。而其中的“生命美学获得了政治性意义”,并且,“已悄然出现并活跃于生命政治学”之中。(佩尔尼奥拉:《当代美学》,裴亚莉译,复旦大学出版社2017年版,第2页)

  

   在这方面,西方的法兰克福学派美学,堪称救赎美学的先驱。在他们看来,“自从艺术变得自律以来,艺术就一直保留着从宗教中升华出来的乌托邦因素。”(霍克海默:《霍克海默集》,第214页,曹卫东编译,上海远东出版社2004年版)而且,沃林就曾经称本雅明的美学为“救赎美学”,其实,法兰克福学派都是“救赎美学”。它的根本目的,则是赎回“最虔诚、最善良的人来”。(本雅明:《本雅明论教育》,徐维东译,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2011年,第44页)

  

   因此,还是尼采的看法无异醍醐灌顶!这就是:审美拯救人生。“只有作为一种审美现象,人生和世界才显得是有充足理由的。”(尼采:《悲剧的诞生》,周国平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17年,184页)艺术“用一种形而上的慰藉来解脱我们:不管现象如何变化,事物基础之中的生命仍是坚不可摧和充满欢乐的。”(尼采:《悲剧的诞生》,周国平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17年,第84页)“艺术拯救他们,生命则通过艺术拯救他们而自救。”(尼采:《悲剧的诞生》,周国平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17年,第84页)“艺术作为救苦救难的仙子降临了。唯她能够把生存荒谬可怕的厌世思想转变为使人活下去的表象,这些表象就是崇高和滑稽,前者用艺术来制服可怕,后者用艺术来解脱对于荒谬的厌恶。”(尼采:《悲剧的诞生》,周国平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17年,第85页)

  

   而且,从审美拯救人生出发,也就必然会走向“重估一切价值”。这“重估一切价值”,其实也就是在审美与艺术的尺度下的对于引起的一切的重新的评估。这就是:“在绝望面前,唯一可以尽责履行的哲学就是,站在救赎的立场上,按照它们自己将会呈现的那种样子去沉思一切事物。知识唯有通过救赎来照亮世界:除此之外的都是纯粹的技术于重建。必须形成这样的洞察力,置换或疏远这个世界,揭示出它的裂缝、它的扭曲和贫乏,就像它有朝一日将在救世主的阳光中所呈现出的那样。”由此,救赎美学也就无法被等同于所谓的唯美主义或者审美主义。因为后者都是竭力强调审美与艺术的自主与特殊,而前者却在竭力强调审美与艺术的普遍性,后者其实是在处处要把审美、艺术与人类的其他生命活动加以区分,前者却是在把审美与艺术作为一位的一切的尺度,换言之,世界之为世界,唯有从审美与艺术出发,才能够被理解。

  

   因此,救赎美学涉及的是审美的生命论内涵,讨论的是“诗与人生”(诗性人生)的问题。

  

   这样,救赎美学又必然就是“微观美学”(在潘知常1991年出版的《生命美学》一书中,则称之为“微观解放”,参见该书第284页),必然是针对以民主、进步、正义、理性名义展开的“美学敲诈”与“绑架”。它所展开的“救赎方案”,则是针对着在宗教衰微的时代,去如何留住生命的神性。因此,也必然是置身于现代性与虚无主义双重背景下,亦即技术困境与价值虚无两大背景之下。

  

   尼采说,他的生命美学是“用艺术家的眼光考察科学,又用人生的眼光考察艺术……”(尼采:《瓦格纳事件》,周国平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17年,第242页)在这里,就是用“艺术家的眼光考察科学”。

  

   救赎美学关注的是:艺术与“还乡”。

  

   简单而言,艺术化,就是生命的理想状态,因此,艺术化的人生是人类失去了的理想生命的赎回,这就是救赎美学;换言之,对于虚无主义的文化而言,艺术化的生存,是起死回生的良方,这也是救赎美学;再换言之,艺术化的生存不是人类众多生存方式中的一种,而是人类生存方式的顶点,至于其他的人类生存方式,都只有在艺术化的生存的尺度下上才能够被理解与阐释,这还是救赎美学。

  

   也因此,相对于“终极关怀”成为了审美形而上学的关键词,“审美救赎”,则成为了救赎美学的关键词。对此,生命美学也早已予以了充分的关注。例如,早在1991年,《生命美学》一书就已经援引陀斯妥耶夫斯基的名言“美能拯救人类”(潘知常:《生命美学》,河南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27页),并且对“救赎之爱”(潘知常:《生命美学》,河南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305页)、“救赎之星”(潘知常:《生命美学》,河南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307页)背后的“审美救赎”问题,给以了认真的反思与研究。

  

   五、简单的总结

  

   因此,生命美学是审美形而上学,也是救赎美学,是审美形而上学+救赎美学。它关注的焦点,是:“诗与哲学”(诗化哲学)和“诗与人生”(诗性人生)。它的突出的贡献,则体现在对于“诗与哲学”和“诗与人生”的深刻思考。

  

   需要说明的是,多年以来,提及生命美学,人们最喜欢问的是:"生命"是什么?自然的生命?动物的生命?人的生命?并且总是误认为生命美学没有能够把“生命”讲清楚,其实,生命美学要关注的并不是“生命”,而仍然只是审美活动。生命美学只不过是促成了生命与美的结盟(过去是生命与神的结盟、生命与本质的结盟),只不过是在美学史上第一次提出:美是一切生命的(自然、动物尤其是人的)最高境界。

  

   因此,生命美学无疑是正式出现于人类的后形而上学时代与后宗教时代(在中国的前形而上学时代与前宗教时代的古代社会所出现的“生命美学”只是生命美学的原始形态,在西方的前形而上学时代与前宗教时代的希腊社会所出现的“生命美学”也只是生命美学的原始形态)。它意味着:生命的救赎不再来自宗教而是审美,因为审美活动本身就是生命活动中的最为形而上的维度。

  

   在生命美学看来——

  

   生命活动与审美活动而言,审美活动是形而上学的;

  

   就审美活动与生命活动而言,审美活动是终极救赎的。

  

   因此,生命美学才是我所谓的审美形而上学+救赎美学。

  

   生命美学(审美形而上学+救赎美学)的美学谱系:主要与康德、尼采、海德格尔、阿多诺、马尔库塞有关,推而广之,密切相关的则是:现象学美学(例如英加登的“形而上学质”、杜夫海纳的“形而上的前景”)、存在论美学、解释学美学乃至法兰克福学派的美学,以及中国美学(道家美学、禅宗美学以及儒家美学),等等。

  

   不过,生命美学又并非简单地照搬。

  

   就中国美学而言,它只是关注了虚“物”的问题,而生命美学却要进而去关注虚“无”的问题。

  

   就西方美学而言,相对于西方的侧重于理性的丰富性,以便给予自我感觉以充分的形而上的根据,中国应当侧重的是自由意志与自由权利。在西方,是期望从窒息理性的使人不成其为人的“铁笼”(马克思韦伯)中破“笼”而出,在中国,却应当是从窒息人性的不把人当人的“铁屋”(鲁迅)中破“屋”而出。自由意志与自由权利的成长,因此而成为审美救赎的中国特色、中国方案。

  

   当然,因为同属后实践美学,因此"超越美学""生命美学"(审美形而上学+救赎美学)互有交集。

  

   而且,生命美学并非生活美学、环境美学、文艺美学、身体美学那样的部门美学,而是一一就是美学。

  

   因此,在国内,生命美学应该与认识论美学、实践美学等美学并列!而不应与生活美学、环境美学、文艺美学、身体美学并列,因为它们并非一回事,尽管生命美学完全赞同生活美学、环境美学、文艺美学、身体美学等部门美学的出现。何况,后者对应的,已经不是人的形而上冲动,而是形而下冲动,也远离了本体论维度,因此,就美学基本思考而言,其实都是缺乏深度的。

  

   所谓唯美主义、审美主义,也因为远离了本体论维度,因此,也同样是缺乏深度的。并且也因此而与生命美学(审美形而上学+救赎美学)截然不同。

  

   于生命美学,我的基本看法就如上所述。未知我的这个概括,是否能被研究中国当代美学的学界同仁认可?!敬请方家斧正!

  

进入 潘知常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生命美学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644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