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全球气候将继续变暖 发展绿色“一带一路”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4 次 更新时间:2017-10-10 19:45:25

进入专题: 气候变化   全球变暖   一带一路  

谭显春   顾佰和   王毅  

  

  

   《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第五次评估报告》指出,20世纪中期以来,人类燃烧化石能源所排放的温室气体很有可能是导致全球气候变暖的主要原因。过去130年,全球地表平均温度上升了0.8℃,海平面上升了19cm;极地冰储量减少速度加快,近年来年均减少3620亿吨;二氧化碳(CO2)、甲烷(CH4)、一氧化二氮(N2O)等长寿命温室气体的浓度为过去80万年来的最高值,分别比工业化前增加了41%、160%和20%。对于中国,气候变化幅度则更加剧烈:中国陆地区域平均增温0.9℃—1.5℃,幅度高于全球水平;冰川、冻土和海冰面积减少;极端天气事件发生概率增加;近30年的沿海海平面上升速率高于全球平均水平。

  

   全球气候变化的现状和发展趋势

   未来全球气候将继续变暖,控制温升不超过2℃已成为全球温室气体减排的核心目标

   气候学家们认为,与工业革命(人类开始使用化石燃料)前的平均气温相比,如果全球平均气温上升超过了2℃以上,那么将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曾发表论文称全球变暖将导致海平面上升,东亚面临的风险最大;中国首当其冲,1.45亿人口的居住地区面临威胁,而如果将升温控制在2℃以内可将受威胁人口降至6400万。为实现控制温升不超过2℃的目标,《巴黎协定》与会各方承诺将尽快实现温室气体排放量不再继续增加,这意味着2030年CO2排放当量应从2010年的约500亿吨下降至400亿吨,大气中CO2浓度控制在430—480ppm。但假设各国自主贡献方案承诺的目标都能完成,2030年CO2排放当量也将达552亿—559亿吨,存在152亿—159亿吨的减排缺口。按此趋势,到21世纪末温升幅度将达到2.7℃—3.4℃,负面影响显著增加,人类将面临更大风险。更为严重的是,若温升到或超过4℃,不仅会导致大量濒危物种灭绝,且发生范围广、影响大的极端气候事件的可能性也会大大增加。

  

   在全球变暖基本科学共识的前提下,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报告也提出当前研究仍存在一定不确定性

   2000年后,全球升温趋缓。相关研究结果表明,自然气候的周期变化抵消了部分全球气候变暖效应并继续使气温在2008年后缓慢变化,这意味着自然因素对气温的影响至少为25%。尽管数值模型预测气候系统变化的能力大幅提升,但仍有较大不确定性。如大气温度对CO2浓度的敏感性问题一直未有定论,CO2浓度倍增后气温将上升2℃—2.5℃只是多数模型预估结果的平均值,有待进一步科学验证。气候系统变化的复杂性导致了科学认识手段只能建立在有限理性之上,加之研究关注这一领域的学者来自不同的学科,这些因素都导致了对气候变化中的很多问题的认识不确定,因此对相关结论各方面认识难免有所不同。

  

   美国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全球的减排利益格局并未根本改变,但未来发展中国家义务将不断攀升

   美国是仅次于中国的世界第二大能源消费国和温室气体排放国。退出《巴黎协定》后,根据世界资源研究所(WRI)的预测,美国未来每年的碳排放将会比奥巴马的《美国清洁能源安全法案》目标多增加9亿吨,仅该增量就超过了德国的排放总量。另一方面,协定中规定的发达国家给发展中国家的1000亿美元的转移支付,恐较难实现;在无经济激励的情况下,发展中国家的节能减排效果恐大打折扣。这样,随着包括我国在内的发展中经济体碳排放量的迅速增加,其减排的义务和压力也在不断增加。虽然特朗普宣布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对全球减排信心及努力带来负面影响,但在公约“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的原则下,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两大阵营及潜在减排主导力量并未变化。考虑到历史责任、发展阶段和承受能力,除了切实完成各国自主贡献,我们更应该考虑超越《巴黎协定》,进一步提出各国社会经济转型及绿色低碳发展的路径,创新发展模式和全球气候治理模式。在这一过程中,我国可以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促进全方位的国际合作和建立以人均碳排放长期趋同为基础的责任分担机制,为应对共同危机提供更多的全球公共品。

  

   气候变化对我国中长期发展的深层次影响分析

   全球气候变化使我国陆地区域加速增温,极端天气事件频繁发生

   近百年我国陆地平均增温和沿海海平面上升速率均高于全球平均水平。《第三次气候变化国家评估报告》结果显示,近百年(1909—2011年)来中国陆地区域平均增温0.9℃—1.5℃。增温幅度高于全球水平。到21世纪末,可能增温1.3℃—5.0℃。中国沿海海平面1980—2012年期间上升速率为2.9 mm/a,高于全球海平面平均上升速率,2012年海平面达到了1980年以来的最高位。

   中国区域极端天气气候事件发生频率增加。中国区域持续性高温时间发生频次、强度和影响面积在20世纪90年代后由之前的略呈减少趋势变为显著增加趋势。2013年,全国43个市县的日最高气温超过40℃,53个市县出现极端高温天气;中国极端强降水日数、极端降水平均强度和极端降水值都有增强趋势,极端降水事件趋多,尤其在20世纪90年代,极端降水量比例趋于增大。2016年,全国平均气温较常年同期偏高0.6℃,降水量较常年同期偏多55%。

   冰川、冻土和海冰面积进一步减少。从20世纪60—70年代至21世纪初,中国冰川面积退缩了10.1%,其中退缩程度较高的区域多集中在天山的伊犁河流域、准噶尔内流水系、阿尔泰山的鄂毕河流域、祁连山的河西内流水系等。约92%的冰川作用区存在不同程度的脆弱性,而且强度脆弱区和极强度脆弱区面积占研究区总面积的41%。从20世纪70年代到2006年,中国冻土面积大约减少18.6%,即面积由2.15×106km2减少到1.75×106km2;2012年冻土面积可能仅为1.59×106km2。

  

   随着气候变暖,我国农业、水资源、重大工程、生态系统、沿海城市及海岸带、人体健康及经济社会发展都将面临严重威胁,气候安全风险不断增加

   气候变暖导致部分作物单产和品质降低,耕地质量下降、肥料和用水成本增加、农业灾害加重,粮食生产安全面临挑战。从20世纪80年代到21世纪初,气候变化导致了小麦、玉米和大豆的产量下降,单产分别降低1.27%、1.73%和0.14%。与气候基准期1961—1990年相比,如果不考虑CO2肥效作用,平均温度升高2℃,小麦,玉米和水稻单产降低10%左右。气候变暖加快病虫的发育历程,提高其繁殖能力,据估计,年平均温度增加1℃,中国农作物受虫害影响的面积将增加96×106hm2次;气候变暖使得中国粮食自给率95%的目标下降了0.4%,然而如果考虑到农业技术进步的适应能力,则中国粮食自给率可达99.2%,基本实现粮食自给自足,但是适应气候变化的农业生产成本会大幅增加,保障粮食安全的难度增大。

   水域面积进一步萎缩,各流域年均蒸发量增大,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可调水量较规划期减少,冻土区的青藏铁路路基退化,“三北”防护林的造林早衰现象加重。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可调水量较规划期减少,未来汉江流域和海河流域丰枯同频的概率在2010—2039年、2040—2069年和2070—2099年相比1960—2000年都略微升高3%—5%左右。21世纪三峡库区降水量变化趋势为每100年增加6.1%—9.7%;20世纪70—90年代,随着气候变暖,青藏铁路沿线的冻土地温升高,年平均升高了0.1℃—0.3℃。若未来50年内气温升高1℃—2℃,年均地温高于_0.51℃,青藏铁路多年冻土区的路基将因此产生高达30cm沉降变形,这将对青藏铁路工程安全产生重大影响。

   全球气候变暖加剧了自然生态系统和海洋生态系统问题。如河(湖)封冻期缩短,中高纬生长季节延长,动植物分布范围向南北极区和高海拔区延伸,某些动植物数量减少,一些植物开花期提前,等等。海岸带发生侵蚀现象:1986—1996年黄河三角洲面积平均减少26km2/a;2005—2010年上海崇明岛东滩潮间带湿地面积损失速率为0.09—0.13km2/a;1980年以来广东沿海湿地损失超过50%。

   海平面上升进一步导致部分沿海国土损失,城市内涝灾害等现象进一步加剧。近年来,中国大中城市不断发生严重的城市内涝,灾情呈现出复杂性、多样性和放大性的特点。2008—2010年,全国62%的城市发生过城市内涝灾害,遭受内涝灾害超过3次以上的城市有137个,其中57个城市的最大积水时间超过12小时。2016年夏季的洪涝灾害波及全国29个省,8000万人受灾并造成直接经济损失约1440亿元。

   气候变暖带来的热浪和高温,能使病菌、寄生虫更加活跃,损害人体免疫力和抗病能力,同时导致与热浪相关的心脏、呼吸道疾病发病率和死亡率增加。尽管心脑血管的发病率可能会因冬季的气温升高而降低,但夏季的高温热浪会提高心脑血管的并发趋势。据医学研究文献表明,呼吸系统是受气候变暖影响最严重的,其中影响最明显的就是哮喘、过敏性疾病、传染病等方面。相关学者对气候变暖与死亡率变化做了多方面的研究,提出了“热阈”的概念——当气温升高超过“热阈”时,死亡率显著增加。对上海的研究表明,高温是夏季死亡率增加的主要影响因素。仅1998年,上海就经历了4次严重的热浪(7月8—20日、8月1—3日、8月7—17日、8月21日—23日),而热浪期间的总死亡人数可达非热浪期间的2—3倍。

   因全球气候变暖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有明显的上升趋势。21世纪以来,我国由气象灾害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约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1%,是同期全球平均水平的8倍。1990—2013年,年均气象灾害直接经济损失相比1965—1989年翻了2.6倍。

  

   气候变暖将对地缘格局及我国的全球战略产生影响

   气候变化对我国的“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增加了不确定性和难度。据国际灾害数据库显示,“一带一路”沿线重大基础设施建设与区域可持续发展面临着自然灾害的重大威胁,其高山区大多地质构造活跃,地形高低悬殊,气候分异明显,是地震、滑坡、泥石流、洪水、冰雪、干旱等灾害的活跃区。其面临的灾害损失是全球平均值的2倍以上。1995—2015年,全球因气象灾害受灾排名前10位的国家中,65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占了其中的7个;1980—2015年,全球自然灾害很多发生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其中,2000年该区域总共发生了235例严重自然灾害(至少大于10人死亡,或经济损失超千万元)。

   气候变暖导致北极冰川逐渐消融,出现的夏季新航道可能使世界贸易重心发生改变。这将深刻影响着我国未来海上运输,尤其是对中国与北美洲、欧洲国家的海上运输影响巨大。加上北极地区大量未被开采的矿物燃料资源,全球几大国争夺北极的消息频频见诸报端,北极资源的争夺将成为新的焦点。

气候风险的增加可能带来粮食安全、能源安全、水安全等问题,进而加剧地区局势紧张,影响区域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气候变化   全球变暖   一带一路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科学精神 > 科学评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6371.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