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希圣:宗法制度下的婚姻与家族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30 次 更新时间:2017-09-26 09:49:00

进入专题: 宗法制度  

陶希圣  

一、宗法及其理论

  

   商族没有父系父权父治及长子继承与族外通婚的氏族制度。这种制度是周族的。当周征服黄河流域并蔓延长江的时代,中国的各地种族也不是全行宗法的。即在周族,宗法组织也未必有汉儒以降所传习的宗法理论之整密。以某种实际现象为依据而铺陈的理论,与该现象自身是要分别看待的。现在我们论宗法的成立及其理论。

   甘肃及其西与北,是一水草区。在汉代以前,这里是游牧的处所。陕西丘陵却是“号称陆海,为九州膏腴”。周族的传说,是从西方迁徙陕西的故事:“后稷封斄,公刘处豳,太王徙岐,文王作酆,武王治镐。”而后稷却是农神。周族是以农业为主要生产的氏族了。然而从《诗经》里关于公刘及太王的故事来说,的然好像周族是武装贵族统治农民的阶级组织。

   在约公元前11世纪时,铜器已经使用为农具与刀兵。关于农具,《诗·周颂》说:“庤乃钱镈。”《传》云:“钱,铫也。镈,耨也。”《说文》也说:“钱,铫也。”字既从金,足征周代农器用金属制造。关于铜制刀兵,武王有用轻吕斩纣之传说。依夏德《中国古代史》考证,轻吕或湛卢是土耳基族剑名。

   又《左传》云:“天生五材,谁能去兵?”五材谓金木水火土。是似有兵以来即用金矣。故兵有金之义。古人每称兵革,《周书》大明武解正称金革是也。金当为铜。言铜与革古皆以为戎器之用也。

   农具由石器进为铜器,则农耕即由副次生产进为主要生产。“故《豳诗》言农桑衣食之本甚备。”兵器由石器进为铜器,则战斗即由普通活动进为专门技术。“乃裹糇粮,于橐于囊,干戈戚扬,弓矢斯张”的武装贵族就是一由于农耕有剩余生产,二由于战斗成专门技术而存在的。武装贵族或许是从甘肃西与北水草区域游牧部落来的,但其存在的前提却是铜制农具和兵器。

   由商到周,是由石器到铜器的转变时期。经济因此由游牧及烧田转变为锄耕农业。社会组织由此转变为封建制度。亲属制度当然也追随转变。亲属制度怎样转变呢?初用铜器的农业,一方面需要集合劳动,他方面需要分散劳动。在开垦的时候,集合劳动是必要的。在耕种的时候又以分散劳动为必要。当耕种的时候,有分工也有合作,如协助施肥、锄草及收获,这又是分散劳动之中的集合劳动。因此耕地于共同开垦之后,分配于各个农家。此各个农家更有“守望相助”的团结。于是家族渐从氏族之中分化起来。在分化的初期,我们看见有力的氏族组织,同时又看见萌芽的家族制度。

   农耕既代替畜牧而为主要生产,于是男子弃畜牧而僭取从前掌握于女子的农耕。女子的地位遂又降落于附从之境。一个农夫为耕作而有榨取妇女及儿童劳动的必要。因此而家长支配家属的家族制度,渐次萌于氏族组织之中。农家随所属的“氏族”,分隶于贵族统治。每个农民“氏族”有族长统帅以听贵族的命令。族长的职务大约是协助田吏——畯——收夺农家的剩余生产——贡,及剩余劳动——助。农民氏族叫称宗,其中的分支叫做分族。所以《左传》载周初分割农户的传说如下:

   昔武王克商,成王定之,选建明德,以藩屏周。故周公相王室以尹天下,于周为睦。分鲁公以殷民六族:条氏、徐氏、萧氏、索氏、长勺氏、尾勺氏。使帅其宗氏,辑其分族,将其丑类,以法则周公,用即命于周;是使之职事于鲁,以昭周公之明德;分之土田陪敦,祝宗卜史,备物典策,官司彝器;因商奄之民,命以伯禽,而封于少皞之虚。分康叔以殷民七族:陶氏、施氏、繁氏、锜氏、樊氏、饥氏、终葵氏。封畛土略,自武父以南,及圃田之北,竟取于有阎之土,以共王职;取于相土之东都;以会王之东蒐;聃季授土,陶叔授民,命以《康诰》,而封于殷虚;皆启以商政,疆以周索。分唐叔以怀姓九宗职官五正,命以《唐诰》,而封于夏虚,启以夏政,疆以戎索。

   这是瓜分农户与耕地的传说。农户是以宗氏或宗族而瓜分的。

   统治农民的贵族,则有宗法以组织血族。这种组织法,演变为汉儒以降的宗法理论。现在把这个理论分别说述于下:

   (一)别子与其子孙

   《礼记·大传》:

   别子为祖。继别为宗。继祢者为小宗。有百世不迁之宗,有五世则迁之宗。百世不迁者,别子之后也。宗其继别子之所自出者,百世不迁者也。宗其继高祖者,五世则迁者也。

   这是宗的组织法。什么是别子?别子就是公子。诸侯的长子是世子,将来继位诸侯。次子以下无论支子或庶子,都是公子。别于嫡长,所以叫做别子。别子分受庄园,为卿大夫。他就成了一个“土地与农民”的统治氏族的始祖,这叫做“别子为祖”。别子的嫡长子孙,世世继承卿大夫的身份与庄园,叫做大宗。大宗宗子永远祭祀别子,别子的主位永远在宗庙里受祭祀,这是“百世不迁”的第一义。同一始祖的分族永远奉大宗宗子为族长而受他的庄园的扶助,这是“百世不迁”的第二义。大宗宗子既承继始祖的身份和庄园,他的诸弟呢?诸弟如果自受封土,列为卿大夫,便成了领地统治者氏族的始祖。如果宗子的诸弟没有特别受封,则分受耕地而为耕战的自由地主——士。他由此就成这块耕地的地主家族的祢。他的长子继承他“士”的身份与耕地。这一系统叫做小宗,小宗宗子收养同此一祢的分支。小宗分支的家族崇奉这小宗宗子。分支的范围止于五世。五世以外,便自立小宗。同一分支的宗人只祭到高祖为止。高祖以上的祖在祭祀范围以外。这便是“五世则迁”。小宗可以有四个,大宗只有一个。别子即庄园初建的始祖之嫡长系是大宗。祢之嫡长系对于同高祖之族兄弟为高祖宗;对于同曾祖之再从兄弟为曾祖宗;对于同祖之堂兄弟为祖宗;对于同父之兄弟为父宗。小宗四与大宗一叫称“五宗”。

   (二)公子与其诸弟

   一个诸侯如有几个支子庶子,那要建立几个大宗呢?《礼记·大传》说:

   有小宗而无大宗者,有大宗而无小宗,有无宗而亦莫之宗者,公子是也。公子有宗道,公子之公为其士大夫之庶者,宗其士大夫之适者,公子之宗道也。

   这段话的解释有三:(1)吕与叔与毛奇龄主张一君的支庶,只有一宗。如果公子中有嫡有庶,则嫡为大宗,庶为小宗。这就是“有大宗亦有小宗”。如果皆庶而无嫡,就“有小宗而无大宗”。如果有嫡而无庶,就是“有大宗而无小宗”。如果只有庶子一人,就是“无宗而亦莫之宗”。但是全体皆嫡,则降众嫡使宗最长的一人。全体皆庶,则升最长的一人为大宗。所以一君之子只有一个大宗。(2)万斯大主张凡公子之为大夫者为大宗,凡为士庶人者皆为小宗。(3)郑康成、孔颖达、吕伯恭、陈用之主张诸公子皆为大宗。我在民国十六年一月编《亲属法大纲》一书的时候,主张第一说。(现在觉得这不是抽象问题,要看庄园授予的情形而定。有领地的公子是要成立大宗的,这一点以万斯大(《宗法论》)所说为是。但诸大宗之间,嫡子的地位优于庶子,长者的大宗优于幼者。鲁桓公三个公子都有领地而各为大宗,但季氏的地位高于庆父。郑穆公七个公子都有领地而各为大宗,但权力最大还数子皮。则第一说的精神未始不贯注其间了。

   (三)宗法图

   (四)宗的职能

   由上述,可知宗法理论是就贵族的宗族组织来发挥的。《礼记》所谓宗法是周代贵族组织法。宗法的财产基础自然不是氏族的共有财产,而是卿大夫的世禄庄园。原始社会的氏族以公有土地及公有财产为基础。卿大夫的禄田却是农家所耕种、贵族所享用的封建财产。

   大宗的庄园是嫡长相承的。庄园对于宗人负“收族”的义务。小宗的耕地应当是小宗宗人所共有了。清代程瑶田氏(《宗法小记》)虽主张小宗同财,其根据是《仪礼》丧服传所说:

   昆弟之义无分,然而有分者,辟子之私也。子不能私其父则不成为子。故有东宫、有西宫、有南宫、有北宫:异居,而同财——有余则归之宗,不足则资之宗。

   宗是谁?程瑶田氏虽释为小宗宗子,去古较近的《郑注》却以为:“宗者,伯叔父典宗事者也。”《郑注》意谓大功以上的亲属同财,小功以下仍不同财。所以这句话不容易作小宗同财的根据。综之,世禄的禄田已不可与原始共有产同视。庄园为大宗嫡长系统所传承,耕地也是小宗嫡长系统所承继。与宗子同居宗亲范围之大小,不易悬揣。《郑注》是依后汉时代一家同居止于大功亲以上的现实情形来推论的。

   大宗宗子是卿大夫,小宗宗子是士。卿大夫是领地的统治者。他对于领地上的农奴有生杀统辖及审判的威权。士对于所属奴隶也有生杀的权力。在氏族组织内部,宗子对于宗人也有统治的权力,其尊严表现于主祭及宴饫的时候。这时候,宗人都应当侍立,并依辈分的尊卑定座次。宗子差不多是一宗的祭司,也正如祭司一样,有教导宗人的权能和为族人主婚的职务。

   由于上述,我们已可看出周族的宗法是父系父权父治的氏族组织。所应注意的是,这种制度是贵族身份的宗族制度,不是原始的氏族社会制度。

   …………

二、宗法下之婚姻妇女及父子

  

   (一)婚姻的目的与形式

   在宗法制度之下,婚姻是两族的事,不是两人的事。这个前提是直贯到现代中国社会还是有效的。《礼记·昏义》说得最明白:“婚姻者所以合二姓之好。”明了了这个前提之后,我们便可以论中国的婚姻制度。

   婚姻是两族的事。男所属的族为什么要娶异族的女子来作本族之一员呢?第一个目的是在收夺女子的劳动力。贵族之妻虽不必提供物质劳动,但家事是妻的职责。所以《易》家人卦象曰:“无攸遂,在中馈。”

   第二个目的是在生子。我们要知道,由婚礼结合的妻所生子才是嫡子。在长子继承制度之下,嫡子的出生是多大的事件!《礼记·郊特牲》曰:“玄冕斋戒,鬼神阴阳也。将以为社稷主,为先祖后,而可以不致敬乎?”所以婚姻的目的有如《礼记·昏义》所说:“上以事宗庙而,以继后世也。”

   第三个目的是在防制男女的交接。有了婚姻制度以后,才把婚外性交认为不法。而学者则反此,他们认为婚姻制度是所以防淫的。《礼记·坊记》说:“夫礼,坊民所淫,章民之别,使民无嫌,以为民纪者也。故男女无媒不交,无币不相见,恐男女之无别也。以此坊民,民犹有自献其身。”

   婚姻之目的如此,反之,男女本人的爱欲及共同生活不是宗法婚姻的目的。因之,婚姻的订立及成立,不待男女本人的同意。婚姻是由支配男女的族长或家长主持的。婚姻既是两族的事而由支配男女的族长或家长主持,所以家长或族长可以将女子出卖,也可以将女子赠送。孔子以女及侄赠送南容和公冶长,便是后者的实例。

   婚姻一面是两族的事,一面关涉男女本人。宗法制度重视前者而轻视后者。所以,婚礼可以分成两种仪节:第一种是婚姻成立的形式,即关涉两族的仪节;第二是婚姻成立的事实,即关涉两人的仪节。前者具备,始算完全的婚姻。后者具备,不过男女本人的事体。

   论中国礼书所记婚姻仪节者,有三种解释。

第一种解释,以为婚礼是掠夺买卖婚的遗留。(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宗法制度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经济与组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6164.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