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铭铭:从“当地知识”到“世界思想”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63 次 更新时间:2017-09-22 14:29:12

进入专题: 当地知识   世界思想   英国人类学  

王铭铭 (进入专栏)  
那时 , 英国大学人类学的职位 , 不到两百个 , 个个精兵强将 , 很活跃 。 人类学系也很多 , 有五十几个 。 就伦敦大学一家 , 就有四个人类学系 , 除了伦敦经济学院人类学系外 , 还有东方非洲学院 (SOAS)、 大学学院 (UCL)、 哥德斯密学院 (Goldsmith College), 这些学院的人类学各有风格 , 力量都很强 , 老师都蛮有名的 。 不同学院的人类学 , 的确还保留着英国社会人类学的民族志传统 , 聘任教员首先要考虑其所研究的区域是否与他人有区分 。尽管英国人类学界有的人特赶时髦 , 研究很多新课题 , 但总体说来 , 它还是很坚持民族志传统 。 在坚持民族志传统的基础上 , 各学院的学术风格才得到区分 。 比如 , 我上的东方非洲学院 , 对跨文化比较特别重视 。 这个学院本身是从研究 “东方学” 起家的 , 所以还带有它的风格 。 我们确有不少 “ 后现代” 的老师 , 但他们谈起具体问题 , 隐约地还是有 “ 文化相对主义” 的腔调 。 相比而言 , 伦敦经济学院的人类学 , 对于文化相对主义就不怎么感冒 , 那里的人类学家最近特别重视 “ 认知” (cognition)、 儿童研究 , 在理论上表现出它有一个普遍主义倾向 。 我在伦敦读书时 , 发觉我们系的教授帕金 (David Parkin) 教授与伦敦经济学院的布洛克教授关系不怎么和谐 , 读他们的文章 , 总能觉察出存在互相批判的方面 。  他们一个比较讲究文化差异 , 一个比较讲究人类共性 。 比如 , 针对时间研究 , 帕金感兴趣的是不同民族的不同时间观念 , 而布洛克感兴趣的则是历史时间与文化时间的交织 , 他们曾就格尔兹那篇关于时间的著名论文展开过激烈辩论 , 两个学院分成两派 , 辩论了很久 , 很多老师都参加了 。

   在牛津和曼城人类学式微之后 , 伦敦大学上述这两个学院 , 成为英国最强的阵营 。 不过 , 这并不是说 , 英国就没有其他人类学风格了 。

   在伦敦大学内部 , 大学学院的人类学 , 就很不同 , 那个学院的人类学 , 比较美国式 , 人类学的四大分科体质人类学 、 考古学 、 语言学和社会人类学它全有 , 它这个系也最大 , 曾有强大影响力 。 著名人类学家道格拉斯 (M ary Douglas, 1921~ 2007) 就曾在那里教授 , 现在过世了 。  最近 , 大学学院出现了研究物质文化与文化遗产的热潮 , 办了个 《物质文化研究》 杂志 , 颇有影响 。 歌德斯密学院的人类学 , 也有自己的特点 。 我在伦敦时 , 那里的系主任 、 领军人物是我们系主任的太太 , 注重女性研究和所谓 “ 紧急人类学” (urgent anthropology)。 女性研究我不必多讲 , 大家都了解 , 而什么是 “ 紧急人类学” ? 也不复杂 , 指的是 :世界上有很多少数民族文化要消失 , 人类学家要赶快去研究它们 , “ 拯救” 资料 。出了伦敦 , 该提到的还很多 , 牛津的人类学到现在也开始恢复元气 , 但具体做什么 , 还是很分散 , 人事矛盾太多 。 剑桥过去有著名人类学家利奇 (Edmund Leach , 1901 ~ 1989), 是费孝通先生的师弟 , 他很智慧 , 学术建树颇高 , 到剑桥后使那里的人类学成为他的风格 , 那里所有教授都讲他建立的 “, 到 1980 年代 , 影响力下降 , 1990 年代调来著名人类学家斯特雷森 (Marilyn Strathern) 教授最近有了起色 。英国还有无数其他的值得一谈的大学 , 它国家很小 , 但每个大学都有自己的人类学博士点 。 其中值得一谈的 , 如北爱尔兰的贝尔法斯特大学 , 也很有特色 。 北爱尔兰的人类学对音乐人类学特别重视 , 有自己的研究期刊 , 叫做 《民族音乐学杂志》 , 他们还有口述史研究专才 。 音乐 、 口述 , 都是关于嘴巴的 , 他们很关注这个 , 为什么呢 ? 因为爱尔兰人能歌善舞 , 为那里的人类学成为音乐人类学 、 舞蹈人类学和叙事学研究的阵地提供了地方条件 。 另外 , 苏格兰的爱丁堡大学和圣安德鲁斯大学 , 人类学也都不错 。苏格兰人类学对于本地社会的关注 , 是有名的 , 那里的人类学家研究当地渔民 、 农牧民及所谓 “ 边缘文化” 。 圣安德鲁斯大学有一个新人类学系 , 只有五六个老师 , 却栽培了不少有建树的人物 。

   英国派可以引以为自豪的是人类学教育 。 英国人类学教得很实在 , 不像美国人类学 , 教给你 100 门学科 , 每门学科你都只懂得初步知识 , 英国人类学全是关于社会人类学的课程 ——— 除了大学学院 。 另外 , 英国的学术讨论风气很好 , 很尖刻 , 批评色彩很浓 , 能使学术在辩论中进步 。

   要初步了解英国派 , 除了马凌诺斯基的 《 文化论》   之外 , 读读埃文思 — 普利查德的 《 努尔人》   也是必要的 。 读这两本书 , 一定会感到 , 对于美国人类学家来说特别重要的 “ 历史” , 在英国人类学中地位颇低 。 在英国人类学中 , 确实一直有一种设想 , 即 , 对于 “土著民族” 而言 , 所谓 “ 历史” 是研究者强加在被研究者身上的 。 不过 , 我们一定要区分两个意义上的历史 , 即美国文化人类学现代派的 “ 具体历史” 与古典人类学意义上的 “人类进步史” 。 英国人类学之所以不喜欢谈历史 , 是因为对于英国人类学而言 , 虚构的 “人类大历史” 曾是所有一切 。 在我看来 , 英国人类学的 19 世纪 , 对于我们思考文化 , 还是有许多启发的 , 比如说泰勒与弗雷泽对宗教的论述中谈到的 “ 物灵” 与 “ 巫术” 理论 , 还是不错 。 另外 , 那个时代人类学的研究比较宏观 、 丰富 , 与后来出现的民族志相比 , 对我更有吸引力 。 不过 , 现代英国派对于进化论的历史观念之批判 , 还是一针见血的 。 历史有好的有坏的 , 进化论的人类学是一种糟糕的历史 , 它将非西方的历史当成西方的 “ 史前史” 来研究 , 否认了非西方自己的历史及其叙事 。 这样的历史观念 , 实际是一种反历史的观念 , 是西方中心主义的世界观的人类学反映 。 这样的 “ 历史” , 使欧洲创造出一些缺乏历史的人类来 , 它本身强化了人类学的 “ 无历史性” 。 功能论反对的是这种将欧洲自身的历史强加于欧洲以外的人民身上的历史 。 物极必反 , 功能论在反对伪历史的过程中 , 使自己漠视非西方自己的历史 。 功能论的代表人物们用文化 、 社会结构这些同样是出自于欧洲的概念来掩盖“ 原始社会” 的丰富生活面貌 , 特别是 “ 谋杀” 其历史的生命 。

   为了更好地理解英国人类学在自我否定的过程中陷入的困境 , 我们须参考沃尔夫的 《 欧洲与没有历史的人们》 。 这本书以一种新的世界史表明 , 在欧洲出现于世界史舞台之前 , 整个世界已是活生生的 , 世界各地 、 各民族 、 各文化在有着自己的体系的基础上 , 形成了相互交流的网络和关系 。 所谓欧洲中心的近代 “世界” , 无非是一种新的网络和关系体系对旧的网络和关系体系的取代 , 并非是一种史无前例的独创 。

   怎样理解新旧世界的历史关系 , 在美国人类学界争论颇多 。 比如 , 萨林斯和奥比耶斯克勒 (Gananath Obeyesekere) 的争论 , 就是一个典型事例 。  萨林斯和奥比耶斯克勒都想复原真实的 “世界史” , 前者采取文化理论 , 后者采取政治经济学 , 前者想 “从土著观点出发” 理解历史 , 后者认为这种所谓 “ 土著观点” 否定了西方帝国主义的历史 。 两种理论的出发点 , 都是为了对人类学中的 “ 被研究者” 表示亲善 , 表示关怀 。 然而 , 恰是在这两个人物之间 , 出现了激烈争论 , 互相攻击对方是 “帝国主义神话的制造者” 。 萨林斯把土著文化的结构看得太重 , 奥比耶斯克勒就跳了出来抗议道 :你怎么会如此忽视西方人征服非西方人的殖民史啊 ? 倒过来 , 萨林斯也表现得很精彩 , 他回应说 :那你在反映历史的过程中 , 怎么用的理论全是西方的 (政治经济学), 而不是土著的 (神话)?

   这个争论 , 焦点问题是 :到底是什么代表了 “土著观点” ? 争论双方已形成仇恨关系 , 不过就学术史的客观效应来说 , 二者都有巨大贡献 , 因为 , 要不是有这个争论 , 我们就不可能如此清晰地看到文化理论与政治经济学之间的差异 , 就不可能理解功能派在否定进化论的 “ 人类大历史” 时给人类学带来的新问题 。

   英国功能派的问题出在哪里 ? 要知道问题所在 , 我们应用新的眼光来重新解读马凌诺斯基的 《 文化论》 。 不过 , 由于这本书自七十多年前被介绍到中国来以后 , 已为大家所熟知 , 并且 , 国内学界似乎有一个 “ 共识” 在保护着它的尊严 , 因此 , 我便不多谈了 。 为了说明问题 , 我想可以提到英国人类学的另一本名著 《努尔人》 。 这本书是牛津派从僵化的结构 -功能论转向松散的人文主义社会人类学的重要过渡 , 出自当代英国学派导师埃文思 -普里查德之手 。 按说我是特别喜欢 《 努尔人》 的 , 这本书可以说是民族志中条理最为清晰 、 思路最为活跃 、 文本结构最为精致的一本 。 它的开篇用畜生 (牛) 的 “ 象征意义” 来看人及其社会结构的做法 , 真可谓是精彩至极 , 令人赞叹 。 不过 , 我们这里要谈的是英国学派的特点与问题 , 以此为出发点 , 我以为这本精彩的经典 , 存在两大缺憾 :其一 , 《 努尔人》 这本书让人感到 “土著” 没有历史 ;其二 , 它让人感到 “土著” 在西方人来以前没有邻里 , 没有我们所谓的 “ 他者” 。

   在 《努尔人》 当中 , 非洲似乎是一个自从有了人类以来便是如此的 “ 部落社会” 之松散结合体 , 而苏丹的少数民族努尔人 , 无非是其典范 。我们研究这样的少数民族固然可以为了弄清它的内在结构而将之切割出来 , 作为标本来观察 。然而 , 在这样做的时候 , 我们不应忘记 , 我们是在做切割 、 找标本 , 是在为了主观理论而实行 “科学实验” ;我们更不应忘记 , 这种 “ 科学实验” , 会使我们忘记被实验的对象的自在历史 。 就我的认识而言 , 努尔人生活在非洲 , 非洲历史上曾有不少文明古国存在 , 作为小部落 , 诸如努尔人之类的民族 , 必然与文明化了的古代国家产生过关系 。 若是我自己要派学生去非洲做田野工作 , 我一定会建议他们先读读有关非洲历史的著作 , 而我也相信 , 读了这些历史 , 学生一定会知道 , 在那片大陆上 , 帝国的历史也很漫长 。我能想象努尔人生活在漫长的非洲文明史当中 , 这部文明史在遭遇到欧洲人的侵袭之前 , 也曾遭遇过印度世界与阿拉伯世界的征服 。 非洲人当今被认为是 “ 原始社会” 的范例 , 于我看 , 实际它更是古文明在遭受冲击后衰败为部落的范例 。 我们不能找到努尔人的远古史资料 , 但具有一点非洲史方面的知识 , 我们便能想象到非洲 “ 逝去的繁荣” 导致的后果 。 为了衬托出这个“ 后果” , 对于古代非洲与当下非洲进行比较研究 , 是一件重要的工作 。

《 努尔人》 犯的这一忽视少数民族文明史的错误 , 可以跟中国民族学研究的问题结合起来看 。 我们研究中国少数民族 , 曾拼命地寻找资料 , 去证实这些民族代表某些 “ 社会形态” 。 为了证明 “ 社会形态” 概念的合理性 , 我们将少数民族相互之间平等和不平等交往的历史放到一边去了 。 为了寻找出 “ 理想类型”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王铭铭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当地知识   世界思想   英国人类学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人类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6091.html
文章来源:《西北民族研究》2008年第4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