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原:怀念恩师汤一介先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58 次 更新时间:2017-09-15 09:51:02

进入专题: 汤一介  

雷原  

与先生结缘于组建北大孔子学院

  

   我与先生的交往,远可经追溯到中国文化书院刚成立不久,那是一九八六年。中国文化书院招生中西文化比较研究生班,我正在西安上大学二年级,我也报了名。我记得学费首期只交九十元钱,就可以利用寒暑假在西安听到来自北京知名学者的讲课,那时候就知道了梁漱溟先生、汤先生、庞朴先生,还有叶朗先生等,但真正与先生的交往、相识、相知,荣幸成为他的弟子却是2002年以后的事。

   2002年,我在甘肃工作,担任华龙证券公司领导职务,为更好地全面提升自己的文化素养,我开始准备弃官弃商从事历史研究,之所以说充官弃商,是因为我所在的华龙证券隶属甘肃省政府领导,国有全资省级国有大企业,但证券行业又有商业性。到北大进修学习,严格地讲是进北大博士后工作站历史学流动站工作。

   博士后头衔是近年来从西方引进的,引进者是李政道先生。关于引进博士后还留下了一段佳话,时任中共军委主席的邓小平先生曾经求教于李政道先生,问:“何为博士后?”李答曰:“硕士研究生就是在导师的指导下进行研究,研究课题是老师指定的,研究工作也是在导师指导下进行,此为硕士研究生。导师出题,确定研究领域,至于如何展开研究,导师则不予以过问,只检验研究成果,此即是博士研究生。那么自己确定研究课题,自行研究,可以向导师请教,与导师交流,但是导师几乎不管,一切全在自己,这就是博士后。”小平同志听完大加赞赏,于是博士后引进了中国。我于2002年即进入了北大历史学博士后流动站工作。

   当时我的导师是历史学系的岳庆平教授,岳老师主要从事中国社会史的研究,后岳老师又跟随北大副校长韩启德校长到了“九三”学社工作,担任政策研究室主任职务。我继续留在学校自由自在琢磨研究什么问题,按照自由意志随意发挥。当时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从内心深处发出的一种快乐,心里不自觉地发出:啊!这才叫学习!从来没有这样放松过,想学什么就学什么、想写什么就写什么、想听谁的课就听谁的课,从小到大从未有过的愉悦。在此期间我常去哲学宗教系听课,尤其是汤先生的课。北大名师讲座甚多,诸如已故的金开诚、何芳川、方立天先生三位老师,还有楼宇烈、张立文、张岂之、袁行霈、乐黛云等先生,乐黛云就是日后的师母。通过聆听诸位先贤大德的课,再加上自己为自己制定了一个系统读书计划,使我对中西印伊文化有了更加全面深刻地理解。由于对儒家文化的偏好,也由于在大学期间进修过中国文化书院的中外比较班,自然对先生产生了一种特殊的亲近。除了听先生的课多一点,有时也安排先生到由我负责的历史文化研修班讲课,这样就更加有机会聆听先生的道德文章。

   从那时起一直到先生离开人世,与先生的交往就没有中断过,到后来以致于每周都要向先生讨教一次,同时交流一些对农村问题、教育问题以及对时局的看法。当然与先生的真正结缘不是因为听课,而是一次创办北京大学孔子学院的机缘。

   我记得是2003年,由我与岳老师创办的“北京大学人才研究中心”向学校申请举办了“北京大学历史文化高级研修班”与“东方管理高级研修班”。由于岳老师调离北大到“九三”学社工作,日常管理工作以及两个研修班的教学工作就主要由我负责,教学工作除了设计课程、选择教授之外,其实就是在主讲老师讲完课后,要谈一下自己对所讲内容的理解与体会。有时候发挥得多一些,即在对主讲内容学习的基础上,接着往下讲一些自己的观点。同时鼓励大家向主讲老师提问题,相互交流。我记得班里的学员人数虽然不多,但学习氛围很好,而且很自觉,课堂交流、课外交流也很多。

   在学员中有一位在北京东城担任副区长的胡晓松同学,经常来北大听课,几乎不缺席,学习日久交往愈深,一次建议我去东城区看看,说东城区有国子监孔庙,现在门前冷落,可以考虑策划一些项目,以推进东城区文化建设,我当即答应。第二天参观了国子监、孔庙,当时就有了一个动念,即与北大合作,将此处一部分建筑用于创办北京大学孔子学院。那时教育部汉办正在大力发展国外孔子学院,孔子学院基本局限在汉字推广。汉字推广仅是孔子学院的初级目标,若要升级必须以传统中华文化为内容。要传承推广传统文化,若没有很好的文化梳理,或者失之偏颇,或者失之教条,或者失之支离,再说仅在国外办孔子学院,国内若无真正意义上的孔子学院,必然会使国外的孔子学院如同海上的浮萍,失去根而摇摆不定,最后淹没在汪洋大海之中。

   遂即我向学校相关人士汇报了这一想法,相关人士推荐说可以与汤先生联系促成此事,那时我与先生已经比较熟悉了,马上就找先生汇报这一情况,先生很赞同,立即汇报学校,学校表示同意,口头责成由汤先生、魏常海老师,还有我尽快促成此事。在交流中得知先生已在主持《儒藏》工程,同时主张学校创办儒学院。在与国子监孔庙以及东城区接触中,发现东城区政府态度很积极,而孔庙国子监由积极而日益冷淡,经进一步落实,才得知孔庙国子监不归东城区管理,而是隶属北京市文物局。北京市文物局的领导担心与北大合作创办孔子学院,北大会吃掉他们。有此担心,所以合作也就搁置下来了。我当时不以为然,以为北京大学真想办孔子学院,也不一定非要落户在孔庙国子监,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后来发现对北大的这种认识是错误的,北大抢占地盘占领稀有资源的动力远远超过创办孔子学院。

   此事不顺,我也产生了一些悲观情绪,深感复兴传统文化是一件艰难的事情,心想连北京大学这样以文史哲著称的学校对于创办孔子学院都是这样的一种态度,其他以理工科著称的学校就更是难上加难了。对此我更加尊敬先生在如此艰难的环境下,还能在二十年前促成中国文化书院的创立,并且培养了一万余中西文化比较班的学员,成为后来从事研究推广中国文化的主力军。如今又能推进儒藏工程,以复兴儒家文化,解决当今世界存在的诸多危机为己任。按照先生的说法,诸如生态危机、核竞赛危机、道德危机、恐怖主义与霸权主义一触即发的世界大战危机、商业竞争的白热化危机、知识经济危机、人的异化危机、经济金融危机等。这些危机的解决可以借助于儒家文化的天人合一、仁礼、心物一体、仁政王道、一统大同、农本商末等思想得以解决。譬如一统大同可以解决核竞赛,天下一统大同了,天下一家了,自然无须军事竞赛;仁政王道的政治理念自然可以解决霸权主义与恐怖主义的对抗冲突;仁礼不仅可以提高人的道德水准,也可以限制违逆道德知识的发展;农本商末一旦在全世界推广,既遏制白热化的商业竞争,又可以减少经济金融危机,促进生态环境的改善,从而实现人与人和谐、人与自然和谐、人自我身心和谐,甚至人与鬼神之和谐。儒家文化的复兴对于当今世界至关重要,用汤先生的话讲,儒藏工程的启动至少有四方面的伟大意义:

  

   1、在我国历史上儒、释、道三家并称,而自宋以来,历代王朝都编有《佛藏》、《道藏》,却始终没有把儒家思想文化的典籍文献集大成地编辑成《儒藏》,这与儒家在中国历史文化上的地位极不相称。

  

   2、儒家思想文化是中华文化的主体,从经典体系来看,儒家传承着的“六经”,是夏、商、周三代文明的精华,它与先秦其他各家不同,始终以自觉地传承“六经”为己任,以“六经”为代表的中国古代文化正是通过和依赖儒家的世代努力而传承至今的,深刻地影响着中华民族的哲学、宗教、伦理、文学、艺术、医药、政治、法律、经济诸多方面,并对东亚文明有着广泛的影响。

  

   3、此次编纂《儒藏》将用繁体标点加校勘记的方式,以纸质本与电子光盘同时出版发行,这不仅便于阅读和了解版本的异同,而且可以利用电脑进行全文检索,以便更加全面地把握儒家思想内在精神。

  

   4、中国古代文明是“轴心时代”几大文明之一,而儒家是轴心期中华思想文化的重要部分,历史学家早已指出,“轴心时代”的思想文化传统经过两千多年的发展,已成为人类文明的共同财富,人类社会一直靠“轴心时代”所产生的思考和创造的一切而生存,而人类历史上每一次新的飞跃无不通过对轴心期的回顾而实现,并被它重新点燃。在踏入新的21世纪之际,世界思想界已出现了对于“新的轴心时代”的呼唤,这就要求我们更加重视对古代思想智慧的温习与发掘,以影响世界文化发展的新局面。

   先生不仅将眼光着力点放在儒家的编纂层面,还要进一步在北大成立孔子学院或儒学院,从而使儒家文化的编纂、学术梳理与教育改革合而为一。用儒家的学术思想指导社会的发展,用儒家的教育理念培养道德仁艺兼备的君子,进一步推进儒家文化的传承,从而使人类摆脱危机,获得新生,走出自毁的命运。

   记得在与先生图谋国子监变成孔子学院时,汤先生兴奋地说:“我们要向全世界招收国学硕士、国学博士,每年不下于百人,用十年时间就可以培养上千人,这上千人具有了儒家修齐治平理想的士大夫情怀的栋梁之才,他们的力量是巨大的。每一个人一旦出去与社会结合,他们的力量可以放大千倍。”听了先生的计划,又增加了几分对先生的景仰。暗下决心要追随汤先生,追随汤先生传承儒家文化事业。

  

先生为人温、俭、诚、直、明

  

   从那以后,虽然北大孔子学院未能创办成功,但却意外地结缘了先生,几乎每周都要去先生家里一次,像回自己父母的家,只敲门报名,有时也到先生密云的小书房去。到了密云才知道先生密云的房子很小,不是别墅,北大房子太小,藏不下书,才又在密云买了一间三居室,既可以藏一些书,又可以躲避工作的繁杂,便于休息、好思考问题。

   也正是在与先生闲谈中,知道先生兼职虽多,但从不领第二份工资,这种作风是从先生的父亲汤校长用彤先生传下来的。先生的兼职有十几家大机构,每个兼职按当下的世情行情言都可以有年薪不低二十万的收入,但先生全然拒绝,只领北大资深教授一份工资。

   先生在与人交往中几乎不拒绝他人的拜访与交流。《论语·述而》中记载孔子,“互乡难与言,童子见,门人惑。子曰:‘与其进也,不与其退也,唯何甚?人洁己以进,与其洁也,不保其往也。’”《论语》记载孔子,说孔子不拒绝要求进步的所有人,即使是诸如互乡这样难与之为善地方的童子,不问其以前之善恶,也就是不咎其既往,只要因为与我相见而能亲善,哪怕是微乎其微也是值得的。并且在与人交流中不带有对他们不善的成见。

   《论语·宪问》曰:“不逆诈,不亿不信,抑亦先觉者,是贤乎?”意思是说在与人交往时不可戒心太甚,带着不信任的态度,带着怀疑别人有企图的心态进行交往,而是以诚相待,一视同仁,以平常心交往,只是在人有不善之心时,能及时发觉,而有所恰当地防范。先生正是这样一位以圣人之言要求自己的人,广结善缘,普度众生。先生交友甚多,朋友不分年龄、不分职业,既杂又多。正像《荀子》篇中说:

南郭惠子问于子贡曰:“夫子之门,何其杂也?”子贡曰:“君子正身以俟,欲来者不拒,欲去者不止。且夫良医之门多病人,檃栝之侧多枉木。是以杂也。”意思是讲孔门弟子人数众多,杂而不齐,各类人才应有尽有。孔门之所以有这么多弟子,正如良医门前求医治病者多,是同样的道理。先生也正是因为不拒绝别人的拜访、交流,因此弟子众多、朋友众多。当然其中也不乏品德不端的人,欲通过汤先生的威望声誉获得欺诈社会的不善者,对于这类人,先生一是减少往来;二是告诫身边亲近的弟子要予以提防,不能上当受骗。体现出先生“以直报怨”,为弟子为社会负责的精神。(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汤一介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人风范 > 先生之风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5953.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