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戈:马基雅维利的三副面孔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65 次 更新时间:2017-09-15 09:11:30

进入专题: 马基雅维利  

郑戈  

   本文系重庆大学博雅学院第17次博雅讲座(2017年4月9日)录音稿。主讲人: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郑戈教授。

  

   主持人:

   尊敬的各位老师,亲爱的同学们,大家晚上好。欢迎来到第17次博雅讲座。我是本次讲座的主持人,博雅2014级本科生周小奇。今天我们很荣幸的邀请到了郑戈教授,为我们做名为《帝师、幕友与人民艺术家——马基雅维利的三幅面孔》的讲座。郑戈教授现为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上海“东方学者”特聘教授。主要研究领域是宪法学、政治哲学和社会理论。郑教授曾先后求学于四川大学、北京大学和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并在美国密歇根大学、杜克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访学,还曾任教于北京大学法学院和香港大学法律学院。郑戈教授精通英、法、德等多种语言,并对拉丁文颇有造诣。他所翻译的众多国外重要作品,一直受到广泛引用。今天讲座的主题,主要围绕马基雅维利的知识形象展开。作为博雅学院的学生,在学习《理想国》、《社会契约论》、《利维坦》等政治哲学作品时,我们已经感受到读者对于写作者面向的影响。马基雅维利在写作过程中,也正体现出了这些特点。他的《君主论》是人类历史上影响最大的作品之一,也是任何博雅教育所无法绕开的作品。《论李维》中所表达的共和主义混合宪制思想也一直广受重视。学者们殚精竭虑地试图解释权谋论的马基雅维利和共和主义的马基雅维利之间的关联。而以《曼陀罗花》等为代表的戏剧作品,直到受到施特劳斯学派的影响,才逐渐进入政治法律学者的视野。在讲者看来,上述三种作品是作为政治家的马基雅维利的政治动员策略的三个面向,分别是马基雅维利针对不同的受众——即君主、贵族青年和普通群众所写作的体现同一套观念体系的创作。正是因为马基雅维利清楚地看到社会角色分工所带来的不同政治伦理要求,并相应创作出不同的政治教育作品,他才得以当之无愧地成为第一个现代政治思想家。下面就让我们把时间交给郑戈教授,同时也欢迎在座的各位老师同学积极参与提问交流。

   郑戈老师:

   很高兴再次来到重大的博雅学院,跟大家一起交流和讨论我最近比较关注的马基雅维利的学术思想问题。有很多学者倾向于把马基雅维利作为一个政治哲学家,那么也包括我的很多朋友:像北大的李猛教授、吴增定教授,因为受施特劳斯学派的影响,会倾向于认为马基雅维利是第一个现代(这个“现代”两个字要加重点)——现代政治哲学家。但是在我看来,马基雅维利并不是一个政治哲学家,至少从他自己的定位来看,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哲学家。那么在我看来,马基雅维利其实是一个人类历史上最早的社会科学家之一。那么政治哲学家和社会科学家到底有什么区别呢?政治哲学家是关心价值问题,他关心人的各种选择的目的是什么。而社会科学家,用马克思·韦伯的说法来说,他是价值中立的。他只向我们呈现事实,或者说手段。那么说一位社会科学家,比如说一位经济学家,他不会告诉你什么样的目的是值得追求的,他只会告诉你如果你选择了一个目的,什么样的手段是合理的,可以帮助你达到目的。那么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施特劳斯曾经说过“现代人生活在一个在细节问题上非常聪明,但是在价值和目的问题上非常愚蠢”的年代。他把这个年代形容为是“零售的机智,批发的疯狂”。所以说在人类进入现代社会之后,才会出现两次世界大战,总共导致了九千多万人的死亡这样非常惨烈的情况。虽然第二次世界大战离现在才几十年的光景,但是已经好像被很多人忘掉了,现代性似乎又恢复了它的美好。那么所以说施特劳斯旨在恢复古典政治哲学的传统,使大家知道什么样的目的是值得追求的。所以说他倾向于把他比较欣赏的,比如说马基雅维利这样的思想家,纳入到政治哲学家的传统里面。但是我今天想给大家展示的一幅图景就是马基雅维利其实和政治哲学没有什么关联。但是这样并不是说在贬低马基雅维利的价值。

   这幅画是我的女儿今天早上画的,她并不知道我今天要到重大做讲座。她才四岁,她画了这么一副这么表面上看起来是蚂蚁在吃西瓜的一幅图。但是大家看到有些西瓜又像是乌龟,红色的乌龟,所以看起来是在征服一个乌龟组成的王国。那么有些蚂蚁死掉了,变成了像烂泥一样的黑色的东西。那么在我看来这幅画,其实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表达马基雅维利的精神世界。大家也都知道,“马基雅维利主义”是一个贬义词。其中一些被概括为马基雅维利主义的观点就包括比如手段能证明目的的正确,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等。再比如马基雅维利,特别是在《君主论》当中他讲到各种各样的权谋的故事,那么整个一部《君主论》其中有很多的篇幅都是在讲如果一个人想要成为君主,想要夺取权力,想要获得领土,他可以采取怎么样的手段,所有的这些手段大部分在常人看来都是不道德的。那么虽说马基雅维利主义给大家呈现的是一幅尔虞我诈的权谋论的世界,但是有很多学者其实已经指出马基雅维利本人并不是一个马基雅维利主义者。马基雅维利主义其实是别人,自以为懂马基雅维利的人所概括出来的观点。但是如果我们自己阅读他的著作,甚至只是仅仅阅读他的《君主论》就会发现其中并不完全都是权谋论的观点。比如说《君主论》里面也有强调法律重要性,也有强调人民很大程度上比贵族更好的部分。很大程度上他用“好”指的是在道德上更优越,因为他认为人民只是不想被别人支配,而贵族总是想支配别人。可以发现大量的这样的文字。所以说马基雅维利本身他的作品是呈现出了非常丰富的面向的。

   那么要理解马基雅维利的思想,我们就要把它放到一个大的背景当中。马基雅维利是于1469年出生于佛罗伦萨。在他出生后六年,佛罗伦萨还诞生了另外一位伟大的艺术家米开朗基罗。他们所处的是文艺复兴的时空中心。在他的有生之年,世界正发生着许多翻天覆地的变化。比如在1492年10月,意大利的热那亚共和国公民哥伦布受西班牙天主教君主伊莎贝拉一世和费尔迪南德二世的委托发现了新大陆。1492年是人类历史上非常重要的一年,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不仅仅是一个地理发现,实际上是拉开了全球化的序幕。因为在此之前人类生活在不同的文明中,每一个人都认为自己生活的文明是世界的中心,比如中国自古以来都认为自己是中央帝国,不太关心其他的化外的人群。在西方也有它的中心。在1492年之后由于地理大发现,人类航海术的发展,人类不可避免的越来越频繁的发生交往。所以这个事件在我看来是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之一。在法国的路易十一世和夏尔八世(这个通常译为查尔斯八世,按照法文读音应该是夏尔八世),还有路易十二世,这几位有为君主在世的时候,都试图不断扩张法国的领土。那么在神圣罗马帝国,哈布斯堡王朝的第一位皇帝弗里德里克三世,在马基雅维利的时代在位。此后还有马克西米利安。这两位君主都是试图扩张领土的君主。那么在西边,西班牙正开始进入它的黄金时代。在马基雅维利晚年,哈布斯堡王朝的卡洛斯一世(往往译为查尔斯一世)就有一统欧洲天下的倾向。他不只是控制了神圣罗马帝国,还进一步控制了西班牙。那么在罗马,亚历山大六世于1492年当选教皇。他的私生子——凯撒•博尔吉亚(Cesare Borgia)——成为对马基雅维利影响非常巨大的人物。他反复出现在《君主论》这本书当中。

   而如果我们把焦距拉得再近一点,就会发现美第奇家族对马基雅维利的生活和政治观点产生了最直接的影响。这个家族,在马基雅维利的有生之年,就看到这个家族产生了两位教皇。美第奇家族最早是一个平民或者商人家庭。科西莫·美第奇也只是在马基雅维利出生几年之前才去世的。这是美第奇家族第一个介入政治的人物。在此之前,他们只是银行家,创立了美第奇银行。但是美第奇银行后来成长为非常大宗的业务,也就是教会的金融业务。因为教会在欧洲各地都有自己的分支,那么美第奇银行的分行也就开遍了欧洲各地。它通过控制欧洲的金融市场,进一步影响了欧洲很多地方的政治,尤其是弗洛伦萨本地的政治。那么在当时的意大利,没有意大利这个国家的名字,只有各种不同的小国家。有几十个之多。那么比如我前面提到的热那亚,它是一个小的共和国。那么比如说威尼斯,它也是一个比较强大的共和国。那么这是马基雅维利当时所处的情势。仅仅看这些事实的罗列可能大家还没法把握这些事实意味着什么。它意味着一种新型国家的兴起。像之前的那种零散的城市国家,它越来越没有生存空间了。但是这种新型的国家又不是民族国家。因为民族国家的兴起要更晚一些。所以政治学者往往把这种国家称为所谓的领土国家(territorial states)。那么领土国家的一个很重要的特点,首先就在于它比一个城邦要大。它既包括一个城市,也包括乡村。所以它是能自利更生的,不用依靠外力也能支持自己生存下去的经济状态。所以说领土国家的兴起其实对意大利四分五裂的城市国家造成了很大的威胁。这就跟现代化一样。大家也都知道中国是被逼进现代化的。在十九世纪中叶,经过了两次鸦片战争等,才走上了现代化的道路。那么也就是说现代化并不是中国自身自发的一种现象。同样,领土国家对此前的城市共和国也是一种逼迫。如果你不变成一个领土国家,你就会被强大的领土国家所占领和瓜分。所以马基雅维利所面临的情况,其实和清末的像张之洞他们所面对的情况是一样的。他是试图使意大利能够在一个领土国家兴起,或者说一种新的宪法秩序兴起的情况下能够生存下去的。这样一种需求对他来说是最为紧迫的。所以说从这个角度大家就可以理解《君主论》的意图了。大家可以直接翻到第二十六章,也就是最后一章。他呼唤一位新君主,这位君主可以把零零散散的意大利城邦共和国和公国统一起来。如果不是把整个意大利统一起来的话,至少也把以佛罗伦萨为中心的托斯卡尼这一片地区统一起来。只有在变成一个领土国家的情况下,包括佛罗伦萨在内的意大利区域才可能真正地生存下去,而不会变成神圣罗马帝国、法国、西班牙、甚至教皇国的一部分。这是马基雅维利一生的追求。这种追求突出地体现在《君主论》这本书里,他是在呼唤一种新君主。所谓的新君主和旧君主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他能够创立一种新的宪法秩序。当然宪法秩序是一种现代的说法,其实就是一种新的政治模式。而这种模式是以往没有存在过的。

那么我们把焦距再拉近一点,看一看马基雅维利的所处的佛罗伦萨本身是一种什么状况。那么当时佛罗伦萨正处在文艺复兴的鼎盛时代,就像我前面说过的。同时代人包括著名的艺术家米开朗基罗。当时美第奇家族的第三代掌门人洛伦佐·美第奇,也就被称为伟大的洛伦佐,他在马基雅维利的整个青年时代一直是佛罗伦萨的实际统治者。(这个欧洲人的名字非常麻烦,特别是意大利人的名字)。美第奇家族有很多洛伦佐,基本上他们家族的名字就那么几个,比如洛伦佐、皮埃罗等等,大概就那么几个名字换来换去的。爷爷用了孙子又用。这位洛伦佐和《君主论》里面题献给的那个洛伦佐并不是同一个人。这位洛伦佐被称为“伟大的洛伦佐”,而《君主论》题献给的那个洛伦佐是不那么伟大的洛伦佐,相对来说是家族里面比较弱的人。在“伟大的洛伦佐”的时代,他是非常热心于资助艺术的。在他的经济资助和政治庇护下,佛罗伦萨成为欧洲文学艺术的中心。在这里面还有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是,洛伦佐邀请多明我修会修萨伏纳罗拉(Girolamo Savonarola,1452—1498)到佛罗伦萨来传教。这位修士是在1482年来到佛罗伦萨的,他也在《君主论》中得到了重点的论述。在论述这位修士的时候,是在讨论宗教的政治意义。这位修士,如果有同学看过权力的游戏的话,里面就有一位大麻雀,他就相当于这样的一个人。他是很有煽动力的。他用自己的布道,成了佛罗伦萨很长一段时间里的精神主宰。虽然他没有掌握任何政治权利,但他可以通过自己的布道来引导人民的行为。比如说在他的鼎盛时代,他鼓动佛罗伦萨人民进行了很多的社会改革。其中有些改革类似于我们今天的八项规定所试图达到的目的,比如提倡勤俭。如果发现有的人在消费场所进行高消费,那么热心的教徒就会把他们赶走。这些热心的教徒还关闭了佛罗伦萨的很多声色场所。所以马基雅维利在有生之年也看到某些有精神感召力的精神领袖,(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马基雅维利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5950.html
文章来源:雅理读书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