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进斌:我对自己19岁生命极限的一次挑战体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08 次 更新时间:2017-09-08 11:28:01

赵进斌  

  

   1974年,正是全国上下批林批孔如火如荼的一年,我已经用自己19岁青春身高的力气,在生产队里成了拿10分工的整劳力。那个年代,成为生产队整劳力的标志,就是包一辆队里的胶轮独轮车。那时在生产队里包一辆独轮车整天推车干重体力活,付出的劳动体力虽然比熬日头大帮活社员们多,但时间总是相对自由些,再说,包一辆独轮车,首先是证明你已经是生产队里当之无愧男子汉整劳力,配拿10分工;其次是能掺公夹私地干点推土垫猪圈等家庭活儿,和十八大前党政机关干部配备公车的待遇相似;更重要的是,包一辆独轮车的青年是在用无可辨驳的事实证明,你的身体和力气已经向全大队男女老少社员们宣告:我进入找“对象”的婚娶行列,媒人们尽可登门说媒!包一辆二把子独轮小车,还是有不少社员们羡慕的。

  

   那个时代,正是国家年年要求全县、公社、大队、小队农业学大寨,粮食产量过长江的赶超时代。每年秋收一过,青年男女整壮劳力都要被全县、全公社,管理区统一调配至需要的大队整修大寨田。那年正好轮到我所在的大队周围要修一条贯通全公社东西灌溉农田的石渠,我所在的大队东边是一个出产红石的丘陵,修石渠的红石就从岭上开劈。公社、管理区从各个大队抽调整壮劳力修石渠,这些精兵强将分成三拨,一拨在岭上开劈石头,一拨用独轮车推石头,一拨垒修石渠。为激励这帮精兵强将战天斗地、人定胜天的的斗志,专门成立伙食班,一天三顿饭,一拉面的粗面馒头、大锅豆腐炖白菜放开肚皮吃,这在当时只有过年才吃饱几顿白面馍的社员们看来,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天大好事。但是挑选人员必须是身强力壮、懂采石、修渠一技之长的青壮劳力们,而各个大队这样的劳动力他们日常在生产劳动中的表现都是明摆在哪儿的,根本无须竞争。待抽调完这些青壮劳力后,大队党支部决定利用这个难得机会,借鉴公社修石渠的组织经验,组织六个生产小队的其余整劳力,借此机也到岭上劈石,新盖起大队党支部大院。于是,大队便从各小队抽调部分整劳力,也分成两拨,一拨在村东的石岭上开岭劈石,一拨就从岭上用独轮车推石建房。那个年代,东方红牌的拖拉机还可闻不可有,在整个地区、县内搞农业生产资料的调配运输,独轮车是各个大队、生产队的日常主要运输工具。我是包独轮车的整劳力,自然成了推石头车的那部分。

  

   为了尽快建起新院房,大队也制定了激励政策,按重量计工分,推一千斤石头5分工,路程来回六里路,并规定每天不少于六趟。支部副书记带领会计在院址内支起一座地磅秤对每个推石头车整劳力进行称重。这样一来,就充分调动推车力气大的整劳力的积极性。大队那些身高体壮的青年碰上这样一个显山露水的机会,青年人又有争强好胜的特点,你一车装一千斤,我一车就要装一千五,他就要装一千八,谁也不甘落后,有的力大无穷的整劳力,竟把石头车上的大块石头装得象座小山一样,令人叹为观止!一场无声的劳动竞赛就这样轰轰烈烈开展起来。

  

   人贵有自知之明。我虽然是整劳力,但身体先天条件注定不是膀阔腰圆、力大无穷的那种,身材显得瘦小单薄和无力,平时推车重量在千斤以下还能对付,一旦过千斤就显得吃力和力不从心,和大队那些真正膀大腰圆的壮劳力自然不在一个档次。每当我在路上或者在磅秤旁听到某某推的一车石头重量纪录又被谁谁刚刚打破,周围的人无不对此表示啧啧称赞和佩服,心里不时被激起也要一搏的雄心壮志。

  

   用独轮车推装石头车,是那时生产队首屈一指的真正高技术活儿,这完全是自我加压的行为——在近二百米高的崎岖的岭上石塘边,要自己将大小不一的石块按照形状位置把它们牢固地放到小车部位上,保证驭小车下弯岭道时不被巅簸落下石头倒车,一旦倒车重装,耗时费力不说还要落下工作量。手艺好力气大的人一旦装好车后,由于力气大掌控小车稳当中途一般不会倒车,但对力气劲头不济推车走路不时东倒西歪的人来说,倒车的事就经常发生,一旦中途倒车,丢人现眼遭嗤笑没面子不说,耗时费力挣不着工分,这对少部分缺少经验力气不济的整劳力来说,实在是不可避免而又没办法的事。

  

   我起初几趟每车装的石头都八百斤上下,到也还将就,但一天下来,所完成任务的重量和那些身强力壮的同伴们工作量差很多,不少壮劳力一车重量差不多顶我两车。再说,每当过磅时,那些人还不时地说一些讥笑话,大庭广众之下,作为不乏要强自尊心青年的我来说,这是很伤脸面的事情。

  

   第二天,我自然被自我加压了,从每车推800多斤开始,我一车车的石头块不断加重,有一车我装到了最大。这车石头装满后,我弯腰往上起车时,便感觉异常吃力。从开始我就全神贯注把全身力气用上了,心中祈祷路上千万别倒车!还好,一路逶迤斜斜下了岭后,谢天谢地没有倒车。但在平路上,每往前推行一步都感觉异常费力,又不敢落下车歇息,三里多路途中气力不支,不得已只好原地站在那儿喘息歇息一会,待我推这车石头好不容易捱到大队部磅秤旁时,浑身汗水已是瓢浇一样,眉毛上的汗珠直浸得眼晴都睁不开,此时,眼前金星乱窜,耳朵也嗡嗡直响,连站立都有些困难了。待过磅员报出1200多斤的重量,我将石头一晃卸下车后,有气无力地走到旁边,坐下闭着眼晴休息时,耳朵仍是嗡嗡作响,眼前不时金星乱冒,浑身汗流浃背虚脱一般,我那时虽不知道身体极限这个词的涵义,但身体发生的感觉告诉我:真的到极限了,已经要垮了!

  

   我那时由于日常生活吃的营养跟不上,经常发生头晕目眩现象,后来到大队医疗室找赤脚医生一说,他们说是低血糖所致。要是再这样喝碗红糖水就能缓解这症状。中午回到家,我冲了一碗用两匙红糖泡的水喝上,在床上躺倒睡了一觉后,就感觉虚脱症状好点,但卸完石头车时身体发生的症状告诉我,可不敢再这样干了。

  

   自此后,直到工程结束,任凭别人咋说,我默默地承受同伴轻视嘲讽的表情和话语,甘拜下风。我再也不敢装过千斤的石头车了,而且每车我都控制在八百斤左右。

  

   1200多斤的重量,是我自己在岭上抱起大小不一的红石头块,装插在方圆不足两平方米的小车上,从崎岖弯延的二百多米高的岭上单放下来,又一步步推过三里多高低不平的土路,这种在摄入食物营养严重不足年代里,对力气、体能、技巧都有综合考验的重力气活,绝对是那个时代青年的一种必备挑战和考验,那种体能处于极限时发生的感觉令我刻骨铭心,终生难忘,以后不管环境、遭遇再多么令我羞辱难堪,这种对身体考验的极限我再也没敢挑战过。

  

   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牙买加男子运动员博尔特连破男子100米、200米世界纪录,在以后举办的世界田径锦标赛上,博尔特又创下的男子百米9秒58的新世界纪录,以及200米的19秒19的新纪录,成为人类奔跑极限速度的新标杆。如今随着人类社会各种高新技术装备运用、运动营养学空前完善发展,科学检测手段已经证明了人类身体体能多种极限数据时代,我不知道和我那时身体感觉的极限是不是有可对比之处,但事实是我们大队、生产队在那个时代,虽然物质生活极度贫乏,但长得身材魁梧、五大三粗、膀阔腰圆、力大无穷的青壮年真是不乏。在当时各种高强度的农业生产劳动中,创造出不少劳动的奇迹和纪录。如今我的老家青壮年们,无论是吃的穿的家庭生活条件都强似那个时代百倍,但青年们这样身材魁梧、力气头特大之人似乎鲜见,而那些令我怀念的在生产和劳动中创造的奇迹和纪录一样也没有诞生过。广大农村建房盖屋垒墙院等重体力活,仍是六十多岁当年社员们在担当主力军,鲜有年轻青年加入。

  

   如今人类在探索宏观世界方面,能乘飞船去月宫和嫦娥幽会,在探索微观世界方面,能绘制出人类及多种动物的基因图谱,但在文学艺术上,却至今不能产生老子、孔子,王羲之,产生唐诗、宋词、李白、杜甫《红楼梦》……人类这种某些方面体智能表现令我感到困惑不解。从这个意义上说,人类某些智能进化的文明程度也许不能与时俱进。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往事追忆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5876.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