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立平:关于人性几个问题的再澄清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61 次 更新时间:2017-09-02 15:14:27

进入专题: 人性  

孙立平 (进入专栏)  

   在2016年到来之前的半个小时,我在微博上写了一篇新年祝词:

   “辞旧迎新,总是怀有期待的时候。期待什么?改革?开放?发展?繁荣?实在不想说这些了。那期待什么?我期待的是人性的复苏。基于最基本的人性,分清是非对错;基于最基本的人性,明辨世界和文明的走势。这样才不会迷失。没有人性的回归,中国不会成为一个正常的社会。这是一切的根基。祝各位新年快乐”(关于人性的问题,这两年我重复了很多遍,我自己都觉得有点像祥林嫂了。之所以如此,是基于一种深深的忧虑:我们所面对的是一种复杂的变局,有些事情我们一时之间辨不清是非。在这样的情况下,不妨回到最基本的人性上来,站在基本人性的角度来思考。即便是这样,也不见得每一次的选择都对,但从概率上来说,犯错的机率会小一些)。

   这个话题,引起热烈的议论。到目前为止,已经有将近250万的阅读量,很多朋友参加了讨论。

   现在就讨论中的几个问题回复如下,期待各位有更深入的讨论。

   1、这里说的人性是?人性是模糊的吗?

   首先要说明,这里说的人性,不是说人的本性。而是我们日常生活中习惯说法的人性,是和通常所说的“没有人性”、“泯灭人性”相对应的。因此,关于性本善还是性本恶的问题,不是这里所关心的。

   退一步说,如果你弄不清什么是人性的时候,先弄清楚什么叫“没有人性”就行了。说到这里,我想到公平正义的问题。阿玛蒂亚森有一句话说的很好:人们对现实中什么是不公正的共识远远高于对理论上什么是公正的共识。

   (如果这么说还不行,还胡搅蛮缠,不妨这样试一下:如果有人骂你没人性,这时候你会生气吧?这说明你理解的人性是好的,没有人性是坏的。这时候你理解的人性就是我这里讨论的人性)

   2、有人说,在体制等方面有着种种问题的时候,你讲人性这么虚的问题,有意义吗?

   这是很多人的一种指责。甚至有的说,你把很多问题归咎到人性上,是不是给体制开脱?或者至少是模糊问题的实质?

   对于这个问题,我只能这么说,人性是对抗邪恶的最后的、虽然柔软但也是最坚韧的力量。如果一个社会的堕落,伴随着人性的堕落和思维能力下降的时候,如果你对这种堕落又觉得是无能为力甚至绝望的时候,人性就成了最后的希望,尽管这个希望可能也是很脆弱的。

   我们多少年给人们灌输的是大道理,大是大非。这时候为什么人们会迷失,就是在于脱离了人性的基石而执着于所谓大是大非。因此我说,基于人性的判断,不能保证全对,但总不至于太离谱。风再大,靠到坚固的墙上,总会安稳得多。

   (对于一些问题的讨论,人们总会遇到辩证法的诡辩术。比如你说人类需要自由,他说,自由也不是绝对的,自由也是有条件的。对于这样的人,也许只有在一种情况下才能争论清楚:将其置于监狱之中,然后问:自由是好东西吗?想要自由吗?然后再问:我们先讨论一下自由也不是绝对的,自由也是有条件的问题好不好?)

   3、何谓人性的复归?

   说人性的复归,不是说要做圣人,我们也做不了圣人。人性既是内在的一种状态,也是对外部的一种态度。人性的复归,当然首先是说应当守住作为人的最基本的底线。说人性复归的第二层意思是,当我们看不清一些事情的时候,不妨退回到最基本的人性层面来思考。

   其实,从人类历史上看,一些大的罪恶之所以发生,就是一个错的甚至邪恶的“大是大非”否定了基于人性的“小事小非”。看看现在的北朝鲜,看看恐怖主义的“理直气壮”,就可以看到这个道理。

   更进一步想说的是,什么是对一个社会最严重的毁坏?人性、精神、伦理、思维。

   (人们经常讲重建社会。正常社会的基础是人性,重建社会首先需要的是人性的复归。当然,有人又要说了,人性靠呼唤是呼唤不回来的。这么说也不错,但首先恢复对人性的尊重,拂掉蒙在人性上的灰尘,使其不被某些高大上的“罩住”,是应该的吧?)

  

这篇文章是孙立平2016年1月22日写的一篇长微博,现在重新发表。补充的话放在括号里

进入 孙立平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人性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社会心理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5804.html
文章来源:孙立平社会观察

4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远方的青山3 2017-09-20 17:03:54

  记得北师大孙喜亭教授对新性善论有篇论文,可以拿来参阅。当然,也可以参阅檀传宝教授的反驳文章。

远方的青山3 2017-09-20 17:01:25

  人性复苏似乎跟回归常识是一个道理。但现实是,既然孟子倡导良知良能在中国普及那么多年,仍然被认为是迂阔不能解决现实问题,你倡导回归人性,能在多大程度上解决现实问题?人毕竟是利益的动物吧?

远方的青山3 2017-09-20 17:01:09

  人性复苏似乎跟回归常识是一个道理。但现实是,既然孟子倡导良知良能在中国普及那么多年,仍然被认为是迂阔不能解决现实问题,你倡导回归人性,能在多大程度上解决现实问题?人毕竟是利益的动物吧?

东帝丁西杀特 2017-09-18 10:51:23

  仅仅因为你想做一个好人,一定是“好人难做的”,你得需要帮助好人的人,那就是一种制度性氛围。但其实好人,也是一种机会,你可以做你觉得应该做的,如果没有做,说明你没有任何理由,无论是正面的还是反面的。如果仅仅是你没有做,那你可以内疚或记住忘记就行了;如果是大部分人都不去做,你反思的就不仅仅是自己了,你得要求些什么。往人性上靠的反思,不过是打擦边球,而且不准备有条件一定去作,可以找出缺乏的还有什么,除一己的决心或良知

东帝丁西杀特 2017-09-18 10:43:59

  完美的共产主义实验,造就了最非人性的群体性表现。大众皆以为那就是“人性”的,因为它是制度的,而且是导师的。以为人性是比你大而高得多的东西,并且它就是能量的来源。善恶是一种寓言,而现实并不相等。

东帝丁西杀特 2017-09-18 10:37:50

  为什么宽容更重要,因为这会给政治本身一种弹性,也会给人性体现的个人一些必要的弹性。我们不能要求完整的“人性”,从而要求没有实质性的“制度”。所谓的单一体制,其结果就是广告加“虚伪”;这样的社会用一把最硬的尺子,用两只手的工具随意去管制与吓阻。它的一切就是层层包裹的“真理”,总是比一个人可能实际理解和需要的大并且空洞。

东帝丁西杀特 2017-09-18 10:30:24

  为了守住底线,历次政治运动中,多少人捏造了非人性的谎言。什么是一种制度的底线,如果它本身荒谬不堪,你能以国家、历史、民族和阶级的名义要求什么呢?消极的个人,也是积极的权益论者。对于自己的责任,就是对于社会与制度的批评的责任。没有任何被认定的人性需要,只有你生活中的朋友、师生、爱人、家族,人性比起他们和她们,那就可怕得多模糊得多了,你不可能去衡量清楚。

东帝丁西杀特 2017-09-18 10:24:02

  一个人性早就堕落的群体,建立的制度,可能是什么呢?哪怕它有最高级的名称。所以,没有人性可言,只有个人的对抗、选择与承受。号召弄虚作假,然而要求守住底线,这不是剥夺一个人最本真的能量的伪真理么?

东帝丁西杀特 2017-09-18 10:19:30

  一个自尊而回归人性的人,不可能不保持怀疑,不可能继续天真地以某种制度为目标,他需要的是对制度的自由,自由批评,带有恶意地从人道关怀角度抨击任何可疑之点。所以,什么社会主义什么的,跟个人所面对的格格不入。没有什么主义,可以让没有个人觉醒的社会赢得未来,懊悔过去。

东帝丁西杀特 2017-09-18 10:14:49

  先生,不需要一种关于“人性”的理论,如果它是关于全人类的。你所能要求的只是你生活于其中的你自己,和那些人可能怎样,以什么来完成并非国家、民族、历史,而是作为一个血肉之躯的人可能达到的最低限度。

东帝丁西杀特 2017-09-18 10:10:24

  所谓高于一切的人性,只能与纪律性等量齐观。我从不相信有一种精神要拿人性开玩笑,准备以冷血的革命牺牲一部分个人来实现,所谓特殊的那种人性。我不再接受一种抽象的人性,无论是自革命着眼,还是以社会和谐定调。坚定的个人主义者,必须负担自身,自身的罪孽、不足与丑陋,这与人性与革命与改革,相差不止几万里!

东帝丁西杀特 2017-09-18 10:05:27

  人性,太人性了。一种体制具有的教育作用,可以将无论好坏、利益差异多大的个人,卷入无法说明原因,甚至最终没有清楚的责任人、没有意义、没有被害人的行动之中。人性的复归,在恶劣的运动中,就是自我保存加上去那一点羞愧。这对于性质、范围、行动的准则来说仅仅只有从属意义。

东帝丁西杀特 2017-09-18 09:56:14

  非常怀疑只有社会实用论,而没有与神正论互竞的追问,其深度到达的可能性与可行性。从文明进步的角度,难以说明人性,人的需求的层次性是心理学意义上的,缺少前提或限定范围。所以,只能走政治哲学之路,以集体合作的角度来考虑。人的唯一性,就是对群体政治、文化选择的自由程度。

东帝丁西杀特 2017-09-18 09:50:58

  追寻所谓人性问题,就是为了回答社会性的来源,制度的正当性的来源,使得制度与社会伦理不断地受到人(无论个人,还是群体)的监督和审视。

天香还魂草 2017-09-13 16:23:41

  简要说一下,自然逻辑理论把人看做是两个自然逻辑组合的复合体,其中一个自然逻辑组合可以叫做分子生物化学的构成体,另一个可以称作文化(文化是自然逻辑大家族中的一个相对独立的层群)组合,两个都是自然进化的结果,前一个已经进入进化的结尾阶段,而后一个尚处在进化的初级阶段。
  
  所谓人性,就是文化自然逻辑组合的展现或现象表达。适应于专制社会的(人文)生态环境下的人性,其逻辑构造是专制型的文化自然逻辑组合,非这种类型的人性是无法适应专制社会的,会被当成异类排斥而遭到排斥、甚至被杀戮。

天香还魂草 2017-09-13 15:47:40

  自然逻辑(哲学)理论在人性问题上持进化论的观点,自由思想则是推动人性进化的动力,而一旦自由思想被专制所窒息,则人性进化的脚步就会停止,比如两千多年来中国社会在秦制中“轮回”,就是中国人的人性进化止步于那个层次的结果。
  
  欧洲人也不例外,文艺复兴开启了欧洲人的人性进化的新起点、从而迈上了现代人性的新台阶。而在那之前欧洲人的人性进化也停滞了一千多年,其人性层次差不多就是当今中国人的层次。

海星 2017-09-11 17:57:02

  我的理解:人性应该是超越体制的,它是一个正常“人”的基本准则。如果低于这个准则,就是人性恶;高于这个准则,就是人性善。

海星 2017-09-11 17:56:36

  我的理解:人性应该是超越体制的,它是一个正常“人”的基本准则。如果低于这个准则,就是人性恶;高于这个准则,就是人性善。

海星 2017-09-11 17:56:27

  我的理解:人性应该是超越体制的,它是一个正常“人”的基本准则。如果低于这个准则,就是人性恶;高于这个准则,就是人性善。

李博阁 2017-09-07 19:31:35

  人性是具有自由创造者的人性和必然被造物的人性,二性绝对背反。因此复归人性只能自由和必然二元论,不可或缺,也不可混淆为一谈。否则打着复归人性的旗帜走向人性的反面就是不可避免的了。比如,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解放后的民主自由比解放前的民主自由少。

路人甲之我爱美女 2017-09-02 21:25:05

  文章的内涵非常值得思考!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