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虎:哲学的新生

——新基础主义道路:传统基础主义和反基础主义之“后”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95 次 更新时间:2017-09-02 13:23:17

进入专题: 形而上学   新基础主义  

杨虎  

  

   摘要:基础主义是指这样一种信念:一切存在物及其相应的知识、价值等等都奠定在某种“基础”之上;反基础主义是相反对的信念,认为不存在着万事万物最终奠定于其上的“基础”。传统基础主义表现为形而上学思维模式,由此反基础主义的核心即在于“拒斥形而上学”。二者都误置了基础,真正的基础并非某种先验设定的“形而上者”,而是原初存在领悟。鉴于反基础主义的经验化道路之不可取,而形而上学又是不可避免的,为此需要走新基础主义的道路,不仅要超越传统基础主义而且更要超越反基础主义,进一步寻求形而上学之“后”(“基础”),这更可以说是反基础主义之“后”。由此,新基础主义道路展开“返源”与“立相”(总相、别相)的双重向度,由“返源”而成“源论”——揭明一切存在者之源,并在此基础上“立相”——重建我们时代的“体用论”(形而上学本体论和形而下学)。在新基础主义“道路”上,作为形而上学的哲学才能并且必将获得“新生”:形而上学观念“生”成于存在领悟,并植根于我们时代的存在样式而成一种“新”的哲学形而上学。

  

   关键词:哲学;形而上学;新生;新基础主义;反基础主义;传统基础主义

  

   当前学界流行着诸如“反基础主义”、“拒斥形而上学”等口号,其影响遍及整个人文社科领域,且易于被引以为典而不深察。笔者以为,当代哲学对传统基础主义、传统形而上学的批判是有其积极意义的,但形而上学乃是不可避免的,反基础主义的道路并不可取。本文就这一论题做出正面探讨并对其中一些似是而非的观念予以澄清,由此初步提出在传统基础主义和反基础主义之“后”(同时包涵“基础”义)的今天,我们应当走新基础主义的思想道路。在新基础主义的“道路”上,作为形而上学的哲学才能而且必将获得“新生”。

  

   一、传统基础主义与反基础主义

  

   “基础主义”(Foundationalism)来源于美国哲学家罗蒂对传统哲学的批判,意指这样一种信念:存在着某种“知识基础”、“绝对的基础”;“反基础主义”(Anti-Foundationalism)则是作为其对立面的一种信念。学界通常认为“基础主义”是属于现代哲学,尤其是知识论层面的,而“反基础主义”则是属于后现代哲学的理论倾向,后现代哲学是对现代哲学的批判。这些理解都是非常狭隘的。

  

   1.基础主义信念:一切存在物及其相应的知识、价值等等都奠定在某种“基础”之上

  

   首先,罗蒂从知识论层面展开了对基础主义的批判,但基础主义并不局限于这个层面。在广泛意义上说,基础主义就是这样一种信念:一切存在物及其相应的知识、价值等等都奠定在某种“基础”之上。R·伯恩斯坦对基础主义的界定大致是不错的:“存在着或必须存在着某种我们在确定理性、知识、真理、实在、善和正义的性质时能够最终诉诸的永恒的、非历史的基础和框架。这个基础或框架也就是一个‘阿基米德点’,基础主义者认为,哲学家的任务就是去发现这种基础是什么,并用强有力的理由去支持这种发现基础的要求。”①

  

   因而,其次,基础主义并不局限于现代哲学,反基础主义也不局限于后现代哲学。例如有的学者便表达了类似的观点:“现代哲学是对基础的探求;当代哲学则广泛地把这种探求作为错误而加以摒弃。”② 这种理解是不对的:

  

   其一,古往今来一切哲学形而上学都是基础主义的。众所共知,形而上学的核心是本体论(ontology),是关乎“本体”这种“形而上者”的思考,在它看来,形而下的存在物之所以存在乃是最终决定于某种形而上的“根据”、“本体”。这进一步决定了关乎形而下存在物的知识、价值等等;相应地,形而上学乃是知识论、伦理学、价值论等等的“基础”。这是一切形而上学的基本思路:“形而上者”为“形而下者”奠定“基础”,形而上学为形而下学奠定“基础”。

  

   其二,反基础主义并不局限于后现代哲学。众所共知,后现代哲学拒斥形而上学、反对理性中心主义、本质主义等等,这些都是反基础主义的具体表现,由此,哲学史上某些怀疑论、经验论思想也具有反基础主义性格,因为它们同样拒斥形而上学、反对本质主义等等。当然,后现代哲学的反基础主义对于传统哲学的冲击是最大的,故而我们的讨论材料集中于此。

  

   从而,其三,后现代哲学的反基础主义信念和理论倾向并不仅仅是对现代哲学的批判,而是对整个传统形而上学的批判,因为传统形而上学都是基础主义的。为此,我们进一步厘清传统基础主义的历史展现。

  

   2.传统基础主义的历史展现

  

   其一,关于“世界”、“本质”的预设和信念。可以说,没有基础主义信念就没有哲学,哲学开端于早期形而上学的建构,由此,哲学在本质上就是形而上学,即关乎“形而上者”、“存在者整体”的思考,正如海德格尔所说:“哲学即形而上学。形而上学着眼于存在,着眼于存在中的存在者之共属一体,来思考存在者整体——世界、人类和上帝。”③ 这样的思考其核心旨在说明,一切形而下存在者是何以可能的,例如柏拉图有个著名的说法:“拯救现象运动”④,按照它的理解,现象是变动不居的,为了说明现象的存在,就需要寻求其背后的存在根据。柏拉图认为,现象世界是对理念世界的募仿:“一件事物之所以能开始存在,无非是由于它分沾了它所固有的那个实体”⑤ ,最高层级的是“善”理念,因此也就是世界的“本原”、“基础”,这其实旨在为形而下的存在物及其相应的知识、价值等问题提供形上学的说明。反基础主义者罗蒂认为:“自希腊时代以来,西方思想家一直在寻求一套统一的观念,这种想法似乎是合情合理的;这套观念可被用于证明或批判个人行为和生活以及社会习俗和制度,还可为人们提供一个进行个人道德思考的框架。‘哲学’ (爱智)是希腊人赋予这样一套映象现实结构的观念的名称”。⑥ 这个说法不无道理,例如“善”和“正义”的理念就是为了给现实世界中的价值判定和伦理秩序提供形上学的基础。中国哲学也是如此,例如王弼的“本末”论:“崇本以息末,守母以存子。”⑦ 这乃是王弼对老子思想的一种理解:“无”是世界的本体,是一切形而下存在者的存在根据,“守母以存子”质同于“拯救现象运动”。要而言之,中西哲学形上学关于世界及其本质、本体的思考,是基础主义的一种展现。

  

   其二,关于“上帝”或“天”的预设和信念。神性形而上学关于“上帝”或“天”的言说也是如此。西方宗教哲学中的“上帝”,就是对世界本体的一种神性化言说,毫无疑问,“上帝”被视为万事万物的“基础”,例如关乎人类生活的伦理规范“摩西十诫”被看作是上帝所规定的,这是典型的形而上学设定。中国哲学中也有类似的神性形而上学的言说,例如董仲舒为了给形而下的伦理规范“三纲”提供合法性说明,以“天”、“天道”作为“基础”:“天子受命于天,诸侯受命于天子,子受命于父,臣妾受命于君,妻受命于夫。诸所受命者,其尊皆天也。”⑧ 按此,形而下的社会伦理秩序是以“天”、“天道”为“基础”所推衍出来的先验结构,因而具有“先天的合法性”。毫无疑问,这些神性形而上学的言说也是“基础主义”的。

  

   其三,关于“主体性”或“心性”的预设和信念。正如海德格尔所说的:“哲学之事情就是主体性”⑨,例如笛卡尔、康德、黑格尔甚至其师胡塞尔在海德格尔看来都是典型的主体性形而上学。海德格尔的评论所直接针对的更是黑格尔的“实体即主体”、它就是关乎“主体性”的形而上学思考:“一切问题的关键在于:不仅把真实的东西或真理理解和表述为实体,而且同样理解和表述为主体。”⑩ 实体是能动的,所以同时也是主体,二者其实是一个东西——(绝对)精神——的二重性,世界就是“现象诸历程”、“意识诸形态”,是绝对的自身展现。这种绝对主体性被视为万事万物的“基础”。中国哲学关乎“心性”的言说,例如宋明理学的心性论也是基础主义的。李泽厚先生认为:“宋明理学是一种伦理学主体性的本体论”11,这个表达并不确切,心性本体论确乎是一种主体性哲学,但不是伦理学层面上的东西,而是旨在为伦理学提供“基础性”说明的形上学。例如周敦颐的“诚”体论,诚作为心性本体,乃是“五常之本,百行之源”12,易言之,形而下的伦理规范是以“诚”为“基础”推衍出来的。要而言之,传统哲学关乎“世界”、“本质”、“上帝”或“天”、“主体性”或“心性”这些“形而上者”的思考和言说都是基础主义的。

  

   3.反基础主义信念:不存在着万事万物最终奠定于其上的“基础”

  

   反基础主义是与基础主义相反对的信念和理论倾向,传统形而上学都是基础主义的,反基础主义的核心自然就在于“拒斥形而上学”、“拒斥本体论”,这尤其是后现代哲学的明确口号。例如德里达对“在场形而上学”的批判,德里达吸收了海德格尔的相关思想,认为传统存在论把“存在”理解为“在场”,并进一步把握为诸如“真理”、“理念”、“实体”等。德里达认为这与“逻各斯中心主义”、“语音中心主义”是不可分割的:“对真理的一切形而上学规定,直接与逻各斯的理性思维密不可分,……”13 为此,德里达主张消除传统哲学的语音—书写的等级秩序,因为“语音”、“逻各斯”相比于“书写”与“在场”更具有密切关系,传统形而上学可以说就是语音中心论的、逻各斯中心论的。德里达提出了“延异”思想,以期消除一切“第一性”的东西。要言之,德里达拒斥具有同一性的“基础”以及被进一步把握为“逻各斯”、“真理”、“实体”的东西,因为所有这些“同基础、原则或中心联系在一起的名字都指定了一个永恒的在场”14。

  

   再例如,在罗蒂的言说中认识论的即是形而上学的,罗蒂经常提到“认识论的或形而上学的基础”15,他明确反对这种“认识论—形而上学基础”:“我们应当摒弃西方特有的那种将万事万物归结为第一原理或在人类活动中寻求一种自然等级秩序的诱惑。”16由此,罗蒂提出了“后哲学文化”,主张以一种“教化哲学”代替“系统哲学”、“大哲学”,这意味着在“后哲学”时代建立“形而上学体系”是不必要也是不可能的了。从这种观点来看,任何试图再建立作为形而下学基础的“形而上学大厦”(康德语)都将是不合法的,正如利奥塔说的:“大叙事失去了可信性”17。要而言之,“拒斥形而上学”便成了反基础主义的核心信念和理论倾向。

  

   二、传统基础主义与反基础主义对“基础”的共同误置

  

由此可知,无论是传统基础主义还是反基础主义对“基础”的理解都局限于某种形而上存在者,这其实是对基础的误置。这里毋需辨明的是:传统基础主义把某种“形而上者”视作一切存在者的基础,并不意味着发现了真正的基础。同理,解构传统形而上学并不等同于要抛弃基础主义信念。例如,海德格尔哲学既是对传统形而上学的一种解构,同时也是一种重返基础的思考。有学者把海德格尔归入“温和的反基础主义”18阵营,这是不对的。确切地说,海德格尔从没停止过对“基础”的追思,倒毋宁说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基础主义者,他所反对的乃是以某种“存在者整体”、“形而上者”为“基础”的传统形而上学,(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形而上学   新基础主义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总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5786.html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