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力民:中国战区对日受降实录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11 次 更新时间:2017-09-02 00:41:11

进入专题: 抗日战争   对日受降  

黄力民  

  

   1945年9月2日日本外相重光葵、参谋总长梅津美治郎在日本投降书签字,战胜国方面盟军统帅麦克阿瑟及美、中、英、苏、澳、加、法、荷、新九国代表签字,《降书》载明日本向《波茨坦公告》签字国美国、中国、英国及附署国苏联投降。盟军最高统帅部《第1号命令》规定:日本陆海军部队向美、中、英、苏、澳五国六名统帅或其代表缴械投降。

   日本签字投降时尚有700万军人散布于亚太战场与日本本土,各地盟军部队随之展开受降,这是史上最为宏大的特殊军事行动。

   《第1号命令》规定中国战区受降区域是中国(除东三省外)、越南北纬16度以北、台湾澎湖,由此确定向中国战区投降的日军五大单位(互不隶属)是:

   日本陆军中国派遣军、驻台湾第10方面军、驻越南北部第38军,日本海军中国方面舰队、高雄警备府,以及热河省的关东军承德支队。

   日军官兵131.6万向中国战区投降。向美军、英军(东南亚战区)、澳军投降的分别有426万(其中本土370万)、52.8万、28.5万。近60万日军官兵被苏军解送西伯利亚。

  

   一、中国战区芷江洽降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接受《波茨坦公告》,19日日军参谋本部次长河边虎四郎中将、海军省首席副官横山一郎海军少将、外务省调查局长冈崎胜男及随员飞抵马尼拉,与麦克阿瑟的参谋长萨瑟兰举行洽降会谈。两天后日本陆军一架キ57三菱百式输送机从南京经汉口飞抵湖南芷江中国陆军总司令部驻地,中国战区洽降会谈在此举行。

   芷江洽降的首次会谈以公开形式于8月21日下午3时半至5时举行,日军中国派遣军总参谋副长今井武夫少将、参谋(情报主任)桥岛芳雄中佐、航空参谋前川国雄少佐以及文职翻译木村辰男出席,中国陆军总司令部参谋长肖毅肃中将、副参谋长冷欣中将、中国战区美军参谋长柏德诺准将在受降主席台就座,王武上校担任中方翻译。列席人员包括中美将领、地方官员、新闻记者百余人。首次会谈的主要事项是:确认日军代表身份;日军呈交兵力分布与指挥关系有关图表;中方宣读、交付中国陆总致冈村宁次第1号备忘录,今井武夫在受领证签字。其后两天会谈在日军代表住所进行,中方再交付第2、3、4号备忘录,日军按中方要求继续提供有关情报。23日下午日军代表受何应钦总司令召见后返回南京。

   二战结束时中国战区设有第1——3、5——12战区,以及新成立陆军总司令部下属的第1——4方面军,中国陆总被指定担任对日受降事宜。中国陆总致冈村宁次第1、2号备忘录及附件《中国战区各区受降主官分配表》、《中国陆军各地区受降主官姓名、受降地点及日军代表、投降部队主官姓名与投降部队集中地点番号表》首次公布由第1——3、5——7、9——12战区(包括第11战区副长官部),第1——4方面军共计15个单位分区担任大陆15省范围(热河、察哈尔、绥远、山西、河北、山东、河南、江苏、安徽、浙江、福建、江西、广东、湖南、湖北)与越南北部对日受降,注明第8战区防地宁夏、甘肃、新疆省无日军,不担负受降。8月29日又公布新成立的台湾警备总司令部担任台湾受降。

  

   二、9月9日中国战区日本投降签字典礼

  

   8月23日即有3名中国军官与日军降使今井武夫同机从芷江到达南京,27日中国陆总副参谋长冷欣在南京设前进指挥所,9月8日何应钦飞抵南京。

   9月9日,中国战区日本投降签字典礼在南京黄埔路中国陆军总司令部前方司令部(中央军校旧址)举行,现场悬挂“和平永奠”横幅,与麦克阿瑟9月2日演说所言“祈求上帝保佑和平长存”完全吻合,充分表达战胜国军民的第一感受。

   受降主官中国战区统帅代表、中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上将位列受降席正中,其右侧是第3战区长官顾祝同上将、陆总参谋长肖毅肃中将,左侧是海军总司令陈绍宽上将、空军第1路司令张廷孟上校。投降席上日军代表7人: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大将位于正中,其左侧是中国派遣军总参谋长小林浅三郎中将、总参谋副长今井武夫少将、参谋小笠原清中佐,右侧是中国方面舰队司令福田良三中将、第10方面军参谋长諌山春树中将、第38军参谋三泽昌雄大佐,文职翻译木村辰男立于后方。

   小林浅三郎至受降席领受《降书》,冈村宁次签字、用印后再由小林浅三郎至受降席呈交何应钦。《中国战区最高统帅第一号命令》同时交付日方,冈村宁次签具受领证。

   次日,何应钦召见冈村宁次,当面交付《军字第一号命令》,规定今后对冈村宁次的一切行文均称命令或训令,此前中国陆总致冈村宁次的《中字第1-23号备忘录》视同命令,即日起投降日军受本总司令(何应钦)节制指挥,不受日本政府之任何牵制。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改称中国战区日本官兵善后总联络部,中国派遣军总司令改称中国战区日本官兵善后总联络部长官,传达、执行本总司令命令,不得主动发布任何命令。16个受降地区日军改称“某某地区(这是各受降地区的准确冠名)日本官兵善后联络部”、该区日军投降指挥官改称“某某地区日本官兵善后联络部长”,日本海军中国方面舰队司令部改称中国战区日本海军总联络部。

   南京典礼日军降使陆军6人、海军1人,独缺五大单位之一的高雄警备府代表,自此有关日本投降的各种中文资料、书籍难以见到“高雄警备府”,引发大面积误读。

   日本海军高雄警备府相当陆军军级,作战地域是日本西南诸岛、台湾澎湖,官兵5.6万。

  

   三、十六区受降

  

   中国陆总《军字第9号命令》规定除台湾区与越北区外各受降地区不举行正式仪式,只须日军指挥官当面受领有关命令、并签具受领证。但实际情况是绝大多数受降区举行了正式仪式。仪式由中国军队受降主官主持,将《第1号命令》交付日军投降指挥官(中国陆总指定的日本陆军方面军司令或军司令),日军投降指挥官在受领证签字表示执行(这个受领证常被理解为投降书),仪式有盟军与中国官兵、地方官员及新闻记者参加。

   日军中国派遣军在各区投降的官兵数依据日本防卫厅编《昭和二十年的中国派遣军》。

   二战时期日本陆海军部队组织层次的前五级是:

   陆军总军(大将)——方面军(大将或中将)——军(中将)——师团、独立旅团、独立警备队等(中将、少将)——步兵旅团/步兵联队(少将、大佐);

   海军联合舰队(大将)——方面舰队、镇守府(中将或大将)——舰队、警备府(中将)——战队、根据地队、联合航空队等(少将或中将)——驱逐队、潜水队、水雷队、航空队、陆战队、警备队等(大佐或中佐)。

   日军投降部队单位统计至第4级。

   1.京沪地区

   第3方面军曾担负桂柳反攻战之北路。8月30日始,受降部队新6军廖耀湘部自芷江空运南京、第94军牟廷芳部自柳州空运上海。9月4日第3方面军副司令张雪中在上海设前进指挥所,司令汤恩伯7日抵沪,9日参加南京典礼。

   日军第6军司令十川次郎任“京沪地区日本官兵善后连络部长”,设南京、上海两名投降主官,分别是十川次郎与第13军司令松井太久郎。本区没有举行签字仪式。

   据《中央日报》,9月11日下午第3方面军司令汤恩伯中将在上海南京路华懋饭店司令部召见日军第13军司令松井太久郎、参谋长土居明夫、中国派遣军总参谋副长兼上海陆军部长川本芳太郎、海军上海方面根据地队司令森德治,交付《沪字第1号命令》,饬令日军自12日起缴械投降。该报道并称关于南京方面的受降汤恩伯已在南京召见第6军司令十川次郎当面详细规定。

   本区投降部队: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南京)、第6军司令部(南京)、第13军司令部(上海)、第3师团(镇江)、第27师团(苏州、无锡)、第34师团(浦镇)、第40师团(芜湖)、第60师团(苏、常、锡)、第61师团(吴淞口)、第69师团(昆山)、第161师团(南京、句容)、第13飞行师团(南京)、独立混成第89旅团(真如)、独立混成第90旅团(南通)、中国方面舰队司令部(上海)、上海方面特别根据地队、上海海军陆战队(注:上海海军陆战队与上海方面特别根据地队同级,仅有此一例)

   投降官兵上海165000人、南京138830人(此两数字包括杭州地区投降日军在内)。

  

   2 山西地区

   第2战区驻晋西北、陕北。8月18日第2战区北路军总司令楚溪春11人进入太原成立前进指挥所。本区没有举行签字仪式。

   中央社太原13日电:“13日上午11时举行之晋境日军投降签字,率何总司令电令未举行仪式。由阎(锡山)长官对日军送出命令第一号,令日军自卽日起,接受阎长官命令。日本军华北派遣第一军司令官陆军中将澄田赉四郎代表、陆军少将山冈道武将该军保管兵器目录,山西省地区航空部队保管兵器目录,交阎长官指定之受降代表第七集团军总司令陆军中将赵承绶,由赵总司令将阎长官第一号命令授与山冈参谋长。山冈受领后,旋卽代表呈送受领证。”

   投降日军部队是第1军司令部(太原)、第114师团(临汾、榆次)、独立混成第3旅团(崞县)、独立步兵第10旅团(太原)、独立步兵第14旅团(沁县)、第5独立警备队(阳泉)。

   日军第1军与驻蒙军以内长城为界,中国战区规定山西省境内日军都向第2战区投降,驻大同的日军第4独立警备队隶属驻蒙军,但在本区投降。合计接受投降官兵58000。

  

   3 南浔地区

   日军第11军是华中、华南地区的主要野战集团,规模最大时达10个师团40万人。日本宣布投降时第11军仅余1个师团、2个独混旅团,收缩在广西全县,旋即退入湖南,再奉中方令开往南昌九江,多年与第11军交战的第9战区得以受降第11军。

   8月31日第9战区长官、粤系将领薛岳上将致第11军司令笠原幸雄第1号备忘录,南昌、九江地区日军分别向第58军军长鲁道源、新3军军长杨宏光投降。9月3日第9战区新3军进抵九江,9月5日新3军军长杨宏光在沙河街司令部召见日军代表,第11军司令笠原幸雄、参谋长福富伴藏专程从武汉到此。

   第9战区前进指挥所主任、第58军军长鲁道源9月9日进抵南昌。14日12时在南昌中山路中央银行大楼举行第9战区受降仪式,第11军司令笠原幸雄向鲁道源签字投降。

   投降部队:第13师团(湖口)、第58师团(黄梅)、独立混成第22旅团(武穴)、独立混成第84旅团(彭泽)、独立混成第87旅团(都昌)、独立步兵第7旅团(吴城),投降官兵66830人。

   薛岳9月14日从遂川抵吉安,26日从吉安到达南昌,召见笠原幸雄。

   南浔地区绝大部分投降日军在九江附近长江沿岸(日军补给线),中心城市南昌仅有独立步兵第7旅团,致使新3军在九江的受降有喧宾夺主之势,常被一些资料误解。

  

   4 杭州厦门地区

第3战区作战地域为上海以南、赣东、皖南、闽北,原驻杭州日军第6军司令部已调走,本区没有军级首脑机关,(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抗日战争   对日受降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578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9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