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晖:少些“精神贵族”,多些“贵族精神”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61 次 更新时间:2017-08-18 21:49:58

进入专题: 贵族精神  

秦晖 (进入专栏)  

   如今已经不是宣传“高贵者最愚蠢”的年代了。看看我们的“街道”,处处在标榜着“高贵一族”;路边,“贵族”、“富豪”、“帝王”等招牌林林总总;店内,“豪华”、“名贵”、“贵族气派”等广告词比比皆是;贵族学校、贵族俱乐部之类的词语在街谈巷议之间伴随着羡慕的目光……而我们的学界,也早已不是那种“打倒贵族”的法国大革命称颂不已的时代。在“保守”取代“革命”而成为美德象征的今天,大雅之堂上的文化伟人自然是诗礼名门、贵族之后,甚至乡儒新修《村志》,也不忘标明此村系出贵胄,“实属世家大族,殊感光荣”(见某县新出之《上柏石村志》、《南湖村志》等)

   只是,在那“革命”年代里被撕得粉碎的“自由平等博爱的遮羞布”,到了“保守”的年代似乎也没有多少人想起要捡回来?

   然而,在如今满是“高贵一族”的“街道”上,到底能有几个真正的贵族呢?这样讲,并不是说我们今天还不够富裕,尚未到炫富的夸贵之时——尽管这是大实话。

   问题在于什么是“贵族”?“贵族(aristocrats)”在古希腊语中是“最优秀的(aristos)”一词的派生词,意为贤人、大德。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等都把贵族定义为道德高尚、情趣高雅和(最后才是)富裕尊贵的人;而对那些富裕尊贵但道德低下者,古希腊人并不称之为贵族。而是称之为寡头(oligarchs)。

   贵族是高贵的——因为他们是幸运者,他们没有受到社会不公正的侵害。贵族的确是高贵的——因为他们心系不幸者,他们抗议并纠正社会不公。在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等人看来,贵族与寡头之别就在于:前者维护社会正义,而后者只谋一己私利。

   社会不公的受害者要求公正,这是不奇怪的。但倘若一个社会里只有不公正的受害者才要求公正,那就如同只有被偷窃者才反对盗窃、只有被杀害者才反对谋杀一样,这个社会还可救药吗?从这个意义上讲,社会之有“贵族”,有为不幸者呐喊的幸运者,实为社稷之福,兆民之庆。

   古今中外,但凡尚有活力的社会都能看到这种情况:如俄国的十二月党人,出身贵胄之家而甘为平等理想受苦赴难;如狄更斯笔下的查理·达奈与雨果笔下的朗特纳克侯爵,政治态度截然相反但都对受苦百姓有深切的博爱之心;痛斥传统的虚无主义者克鲁泡特金公爵和珍爱传统的保守主义者列·托尔斯泰伯爵,主张虽殊而对黑暗现实的抨击如一,出身类同而道德文章的浩然正气更似。在我国,清末出身官宦之家而为共和民主奋斗、民国时出身富贵之门而投身工农革命者,更是史不绝书。这些先贤,无论其“主义”如何,都已超脱了既得利益的藩篱,表现了一种高贵的精神,也就是柏拉图意义上的贵族精神,它是一个社会的精神脊梁,是一个民族的文化精华。

   然而也有另一种情况:一些人以新贵自居,自诩高人一等而耻与齐民为伍,其主张却只以既得利益为转移:贫寒时便“激进”,一富贵即“保守”;当“知识分子”,便一味抱怨“脑体倒挂”(本文并非为“倒挂”辩护),当城里人,便只知阻止农民进城;被人整时呼天抢地,而整人之时声色俱厉;有道是买者但怨价昂而卖者只嫌价低,股市里暴赚一笔,便欢呼改革形势一片大好,一旦被套,又发现旧体制不应全盘否定……这就是人们经常讲的“精神贵族”,自以为高贵,实际却很浅薄。

   当然,对此应以平常心宽容视之。浅薄不是罪过,从既得利益出发也属人之常情。要求人人具有贵族精神更无异于重演“道德净化”的历史悲剧。但是,不是贵族并不可耻,假充贵族却至少有些可笑:令人想起那自以为与赵太爷同宗的阿Q。而阿Q“革命”成功之后会怎样?那恐怕就不仅可笑而已了。一个正常社会里阿Q有其存在的权利,但正常的社会里不能只有阿Q,尤其在社会变革的时代——这样的时代总会是利益格局调整的时代,是最需要公正的时代。即使不谈什么“人文精神”的大道理,仅从社会运作功能来说,一个只有被窃者才反对盗窃的社会必然是盗窃横行的乱世。避免这类乱世自然首先要靠法治,但如果只有被窃者才关心立法,这法如何立得起来?因此至少在这个意.义上,少些“精神贵族”,多些贵族精神,在我们的社会中培养起一种超越既得利益,捍卫社会正义的高贵品质,应当是十分重要的。当然,贵族精神不等于贵族制度—一种赋予少数人以特权的、可恶的过时制度,但在中外历史上,最早抨击贵族(应当说是寡头)制度的那些时代先觉者往往不正是贵族阶层中人吗?看来真正的“贵族精神”,倒是实现消灭贵族(寡头)制度的斗争所不可缺少的呢。

进入 秦晖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贵族精神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化研究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5599.html
文章来源:公民视界

2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清贫寒士 2017-08-24 06:37:22

  首先我基本上同意作者的观点,但是其中的一些论述我需要指出,例如:贵族是高贵的——因为他们是幸运者,他们没有受到社会不公正的侵害。 这一句需要加以甄别,贵族并非在任何时代都被社会所宠爱而不受迫害,从历史上说这不可能的,我不想多说,大家有兴趣可以读一读西方的历史书籍,就会明白,贵族也并非大家所理解的那样高贵,不受盘剥或排挤。谈到这样的话题,需要注意的是,中外的社会的演变过程存在很大的差异,贵族的产生有其自身的历史背景,而中国去没有这样的社会发展的模式,比如封建制,这在中国早早就在春秋战国结束秦朝的建立时就已经结束,大部分的时间里,都是一种专制的皇权统治,就像作者讲的所谓的寡头独裁统治,当然这里仅仅是说明权力的集中程度而言,由于历史不同两者还是有很大的不同。实际上中国当下的这些现象在我看来,是和贵族根本没有一点联系,倒是和中国传统的中的对于权力的崇拜和等级观念有着血脉相承的关系,我们当代人对我们的历史的误读和美化,经常使我们产生错觉,似乎很多问题都是违背了传统而产生,实际上很多问题并非今日才有,社会发生分化的现象,不仅仅是物质上的巨大差距,必有精神和心理层面上的变化,用来摆脱那些本来处于社会的底层,靠不法手段而迅速致富发家,或是本来就靠红色背景而崛起的这类官二代,这些人需要在社会获取不仅仅是经济的地位,还要获取更重要的政治地位,不仅仅是需要巨大物质的财富,还需要获得巨大的精神财富,这就必然导致需要在文化和精神层面取得优势,借以摆脱自身原始的平庸和低俗,为自身的社会地位贴金造势,企图使自身的发家致富的模式合法化和神圣化。这才是这种所谓的中国式的精神贵族现象产生的重要原因。

清贫寒士 2017-08-24 06:36:28

  首先我基本上同意作者的观点,但是其中的一些论述我需要指出,例如:贵族是高贵的——因为他们是幸运者,他们没有受到社会不公正的侵害。 这一句需要加以甄别,贵族并非在任何时代都被社会所宠爱而不受迫害,从历史上说这不可能的,我不想多说,大家有兴趣可以读一读西方的历史书籍,就会明白,贵族也并非大家所理解的那样高贵,不受盘剥或排挤。谈到这样的话题,需要注意的是,中外的社会的演变过程存在很大的差异,贵族的产生有其自身的历史背景,而中国去没有这样的社会发展的模式,比如封建制,这在中国早早就在春秋战国结束秦朝的建立时就已经结束,大部分的时间里,都是一种专制的皇权统治,就像作者讲的所谓的寡头独裁统治,当然这里仅仅是说明权力的集中程度而言,由于历史不同两者还是有很大的不同。实际上中国当下的这些现象在我看来,是和贵族根本没有一点联系,倒是和中国传统的中的对于权力的崇拜和等级观念有着血脉相承的关系,我们当代人对我们的历史的误读和美化,经常使我们产生错觉,似乎很多问题都是违背了传统而产生,实际上很多问题并非今日才有,社会发生分化的现象,不仅仅是物质上的巨大差距,必有精神和心理层面上的变化,用来摆脱那些本来处于社会的底层,靠不法手段而迅速致富发家,或是本来就靠红色背景而崛起的这类官二代,这些人需要在社会获取不仅仅是经济的地位,还要获取更重要的政治地位,不仅仅是需要巨大物质的财富,还需要获得巨大的精神财富,这就必然导致需要在文化和精神层面取得优势,借以摆脱自身原始的平庸和低俗,为自身的社会地位贴金造势,企图使自身的发家致富的模式合法化和神圣化。这才是这种所谓的中国式的精神贵族现象产生的重要原因。

清贫寒士 2017-08-24 06:35:43

  首先我基本上同意作者的观点,但是其中的一些论述我需要指出,例如:贵族是高贵的——因为他们是幸运者,他们没有受到社会不公正的侵害。 这一句需要加以甄别,贵族并非在任何时代都被社会所宠爱而不受迫害,从历史上说这不可能的,我不想多说,大家有兴趣可以读一读西方的历史书籍,就会明白,贵族也并非大家所理解的那样高贵,不受盘剥或排挤。谈到这样的话题,需要注意的是,中外的社会的演变过程存在很大的差异,贵族的产生有其自身的历史背景,而中国去没有这样的社会发展的模式,比如封建制,这在中国早早就在春秋战国结束秦朝的建立时就已经结束,大部分的时间里,都是一种专制的皇权统治,就像作者讲的所谓的寡头独裁统治,当然这里仅仅是说明权力的集中程度而言,由于历史不同两者还是有很大的不同。实际上中国当下的这些现象在我看来,是和贵族根本没有一点联系,倒是和中国传统的中的对于权力的崇拜和等级观念有着血脉相承的关系,我们当代人对我们的历史的误读和美化,经常使我们产生错觉,似乎很多问题都是违背了传统而产生,实际上很多问题并非今日才有,社会发生分化的现象,不仅仅是物质上的巨大差距,必有精神和心理层面上的变化,用来摆脱那些本来处于社会的底层,靠不法手段而迅速致富发家,或是本来就靠红色背景而崛起的这类官二代,这些人需要在社会获取不仅仅是经济的地位,还要获取更重要的政治地位,不仅仅是需要巨大物质的财富,还需要获得巨大的精神财富,这就必然导致需要在文化和精神层面取得优势,借以摆脱自身原始的平庸和低俗,为自身的社会地位贴金造势,企图使自身的发家致富的模式合法化和神圣化。这才是这种所谓的中国式的精神贵族现象产生的重要原因。

李博阁 2017-08-22 09:17:45

  贵族本身不具有独立性,既然至高无上的自发独立性是创造者的自由,自由是精神的原则,那么贵族首先就应该是精神的。贵族在价值秩序是:自由创造高于自由创造的结果被造物,被造物高于自然因果必然物,即精神高于心灵,心灵高于自然生物,而不应该相反,否则就会导致“农村包围城市”、劣币淘汰良币和被造物淘汰创造者的丑事。
  不难看出,自由之外的精神和贵族的诱惑在于精神贵族与心灵贵族混淆,自由因与自由结果的混淆,自由因果背反性与自然因果同一必然性混淆,不懂得自由因与自由结果背反,也不懂得自由因果律与自然因果律二律背反。
  所以说,判断精神和贵族的唯一标准是自由本身,而不是自由结果的东西,例如,丧失自由因的样板戏式的标准,更不是自然因果的判断标准,例如金家的精神贵族。

大漠孤雁 2017-08-21 15:49:02

  我倒是认为在当下社会,中国缺少的既非精神贵族,也非贵族精神(在中国谈论贵族精神好像非常隔膜,有种不知从何谈起的感觉,这当然跟我们封建时代的早熟与早亡有关),而是公民精神——普遍性的公民意识与精神。

张志恒 2017-08-19 15:07:04

  要把“胜王败寇”和“贵族精神”相区别,如今崇尚的都是“胜王败寇”,何有“贵族精神”。

静观 2017-08-19 08:38:17

  贫寒时便“激进”,一富贵即“保守”;当“知识分子”,便一味抱怨“脑体倒挂”(本文并非为“倒挂”辩护),当城里人,便只知阻止农民进城;被人整时呼天抢地,而整人之时声色俱厉;有道是买者但怨价昂而卖者只嫌价低,股市里暴赚一笔,便欢呼改革形势一片大好,一旦被套,又发现旧体制不应全盘否定……这就是人们经常讲的“精神贵族”,自以为高贵,实际却很浅薄。
  -------------------------
  这不叫精神贵族,叫市侩。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