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英:南京国民政府建立后苏州商团的改组与消亡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9 次 更新时间:2017-08-15 10:55:39

进入专题: 苏州商团     苏州商会     国民党     国民政府  

朱英 (进入专栏)  

   摘要:商团的改组与商会相比较有着不同的历史命运。1927年底江苏省政府即提出将商团改编为保卫团,苏州商团一直进行抵制,并请求国民政府颁布新的商团条例。但1929年初行政院和立法院均认为商团无继续存在之必要,国民党江苏省党部更是主张将商团一律解散。在寻求法律途径争取合法地位无成效的情况下,江苏各地商团大多采取了拖延改组或是置之不理的策略。直至1935年10月,江苏省政府又严令所有商团一律改编为受县长及乡镇保甲长节制的地方武装。虽有遵令进行改编者,但苏州商团仍拒绝改编,宣布自行解散。遵令改编后的商团已完全失去作为商办独立武装团体的性质,因而苏州商团的决定不失为现实而明智的抉择。

  

   关键词:苏州商团  苏州商会  国民党  国民政府

  

   南京国民政府建立后,国民党强调民众运动的目标应从军事时期的“革命之破坏”转为训政时期的“革命之建设”,并于1928年6月通过《各级民众团体整理委员会组织条例》,对各类民众团体进行了整顿与改组,从而使民众团体的生存与发展面临一次重大考验。过去,史学界对商会的整顿与改组多有论述,并就一些具体问题提出了不同的见解,(1)而对其他商人团体的改组情况却较少论及,以至难以全面了解这一时期商人团体的发展与结局。商会固然是当时最为重要的商人团体,但其经过改组而得以继续存在和发展的结果,并不能反映改组之后整个商人团体的最终结局。此外,各个商人团体的改组过程也存在着明显的差异,因而有必要分别进行考察和分析。

  

   商团在近代中国众多的商人团体中,是一个具有准军事性质的特殊组织,在其成立后同样也发挥了独特的重要作用。但是,近20年来近代史学界对商团的研究却没有什么明显进展,与商会研究的日益繁荣呈现出完全相反的状况。(2)尤其是南京国民政府建立后对民众团体进行改组的过程中,商团所面临的困境、应对举措与最终结局迄今仍无人论及。有鉴于此,本文主要依据苏州档案馆所藏档案文献,(3)以苏州商团作为个案,对该商团的改组与消亡过程加以梳理,并对一些相关问题略做说明。

  

   一、改组之前的苏州商团

  

   苏州商团的前身“苏商体育会”诞生于1906年。体育会初建时并不具有准军事特点,只是苏州商人强体健身和讲求卫生的团体。据《苏商体育会章程》记载,其宗旨是“讲求体育,力矫柔弱,以振起国民尚武之精神,而结成商界完全之团体并望入会者研究卫生”。另还指明:“本会先聘教习,课以柔软体操。俟三月后,规仿上海成法,再添器械体操及各种兵式操法,以期大成。(4)不久,苏商体育会开始由习体操而同时练兵操。1907年4月,体育会转请商会代呈抚院,阐明“原体育会之组织,本为商团先声。现将力求实践,非有枪支,不足以完形式而振精神”。经过一番交涉,借得老式“摩提尼枪”42支,同年底又缴价领取子弹1000颗。会员“平时各营本业,有警则戎服巡逻”,该会逐步发展为一支准武装性的商人团体至辛亥前已设有4个支部,总共628人。

  

   1911年夏秋之际,苏商体育会开始着手改组为商团公会,次年1月获准备案。苏州商团公会随后“邀集各部商订公会统一章程,略仿联邦国之政体,而又趋重统一主义,以为将来实行统一之备,与上海商团公会纯粹联邦主义者略异其旨趣焉”。根据商团公会章程的规定,该会“专任保护本地人民财产,维持地方秩序,并不与闻国家军事”。(5)商团公会下设若干支部,每个支部的成员人数一般要求达到50人。两年之后商团公会重订暂行章程,规定“以联合各部商团组织,统一机关,互相援助,共保治安为宗旨”,各部商团之在苏州城区者,以入会之先后定部名之次第,各市乡商团之部名,即以其所在地名之。各部商团除已入会编部外,其有组织成立愿入会者,经查核章程宗旨并无抵触,均应承认加入编部,与已入会之各部一律平等,无分畛域。(6)

  

   1917年3月中华全国商会联合会呈请内务部、陆军部、农商部批准,颁布《商团组织大纲》17条,规定“商会得依地方情形组织商团”。因苏州商团早已成立,无须重新组织,但1921年因吉林桦川县佳木斯镇商团“通匪酿变情事”,内务部另订整顿商团办法4条。苏州商团公会依照组织大纲和整顿办法,召集城乡商团各部部长、司令开会商议,“佥谓以所颁各条权限属于商会,自应移请商会依法改组,方为正当办法”。但总商会议决“目前尚无准备,未便空言接收,请暂从缓移交”。商团公会多次致函总商会表示:“贵会诸公素所热心,讵忍坐视十余年缔造艰难之商团,任其无形解散。”(7)经反复磋商,苏州总商会同意接收商团并进行改组。1922年3月在总商会的主持之下,苏州商团正式实现改组。此后,“苏州商团附设团本部于苏州总商会,原有之商团公会,即于同日撤消。嗣后苏州商团事宜,当由会长等会同商团团长妥为协商办理,随时报明请示遵行。一切公文函牍,盖用商会关防,期昭郑重而资信守”。(8)苏州总商会还拟订了商团章程,规定其名称为“苏州商团”,“以辅助军警,自保治安,养成军国民资格,维持商场秩序为宗旨”。商团本部设于总商会,城厢内外各区依次分设支部和支队,称为苏州商团某区第几队。(9)自此,苏州商团又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时期。

  

   经此番改组后,苏州商团已达到相当的规模。从档案文献中可知,1922年10月苏州商团团本部之下所设支部已多达19个,总共拥有团员1120人,加上商团本部直接设立的基本队有团员42人(定额为126人),合计人数达到1162人,已发展成为一支人数较多的准武装力量。(10)至1924年,苏州商团又扩充为23个支部,拥有的长短各式枪支近千支,已具备了较为可观的战斗力。(11)

  

   不过,经过广州商团事件之后,国民党实际上对商团已采取了限制政策。1926年1月国民党在广州召开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又通过了《商民运动决议案》,强调“为使本党主义得贯彻计,对于资本阶级之武装,无论其为大资产阶级或小资产阶级,皆认定其为有障碍革命工作之危险”。因此,《商民运动决议案》明确规定对待商团的政策是:“在本党政府下不准重新设立商团。”国民党认定“在本党政府之市场,本党更可以运用军队之力、政治之力,以肃清土匪,肃清贪官污吏,保障一切商场之治安,商民更无武装之必要”。至于在国民党控制地区以外的地方,“亦当贯彻此主张,而实施之”。对于已经设立的商团则尽力加以利用,使其成为保卫城市中多数被压迫的小商人的组织,而不是被少数人所把持用以压迫工农群众的工具。(12)

  

   由于国民党在推行商民运动的过程中只是不准新设商团,在其他方面并未对商团的发展做出具体的限制,所以原已成立的一些商团仍得以继续发展。1926年11月,亦即南京国民政府建立的前一年苏州商团举行了第三届职员改选。按照章程的规定,商团正副团长由总商会会董投票选举,总稽查在总商会会董中投票互选,均以两年为任期,任满改选,可连选连任,但以一次为限。此次投票改选的结果是:季厚柏(字小松)为团长,施魁和(字筠清)连任副团长,程乃衡(字平若)为总稽查。1927年,苏州商团进一步扩充为32个支部,团员约1500余人,各式新旧枪支共1000余支。(13)至1928年7月,苏州商团各方面又在原有基础上获得了明显的发展。详见下表:

  

   资料来源:《江苏吴县地方自卫团体调查表》,1928年10月1日,《汇编》下册,第1011—1016页。各支部副部长一般为2至3人,表中主官姓名一栏只列出部长和排在首位的副部长。

  

   由上表可知,此时的苏州商团除团本部之外,附设有31个支部,还设有3个大队和1个常备队,另有1个军乐部,人数增至2228人,拥有各式枪支共1580支,达到苏州商团发展的高峰时期。商团的“职员、团员均由商家推选贤能,均为义务职。其经费由商家负担,不募其他捐项,宗旨以维持商市,保护公众安宁,以辅军警之不足。故虽以商命名,其防卫工作,并无畛域之分,既不干涉政局,亦不受何方私意利用,实为真正纯洁而有组织之团体”。(14)但是,就在苏州商团雄心勃勃地准备取得更大发展之时,却面临被强令要求改组的考验。实际情况是,他们并未就此俯首称臣,而是联合江苏其他地区的商团采取行动进行了长达数年的抵制。

  

   二、江苏省政府的改编举措与苏州商团的应对

  

   南京国民政府建立后,在上海等地对商会的改组甚至提出取消商会,多由商民协会和国民党地方党部率先倡议,而国民党中央商民部和地方政府则持保留态度。有关商团的改组问题正好相反,是由江苏省政府于1927年底最早提出。其具体措施是将各地公安团、保卫团、自卫团一律改为保卫团,原有商团也改编为特种保卫团。尽管前面加上了“特种”二字,但改编后的商团仍归入了地方保卫团之列,这使商团有可能会脱离商会的直接领导,变成受地方政府统辖调遣的一般性保卫团体。这对已经有着20余年历史、力量较为强大的苏州商团来说,当然是难以接受的。江苏各地的商团,对改编也都持反对意见。

  

   苏州商团率先做出反应,希望借助全国商会联合会的影响力,敦请国民政府重新核议商团条例,以法律的形式使商团仍保留原有的独特性。1927年12月,苏州商团致函全国商联会总事务所说:“各处商团之设,旨在协助军警,自保治安。十余年来,虽迭经军事,从未受人利用,而保卫地方,卓著成效。至其组织,系于民国六年遵照部颁大纲,隶属于商会之下。现在国民政府成立,该项大纲之适用与否,已成问题……商团有特殊情形,应行另订条例。第于未经明定之前,团务自不能因而停滞。况值此北伐期内,军事未竟,后方治安尤关重要。应呈请国民政府暨苏省政府,迅予明令颁示,确定地位、职权及所属系统,庶几有所遵循。或先由全国商会派员接洽,预拟草案,呈候审核备案。事关地方治安、商团根本大计,爰特提交贵会,是否有当,敬请公决。”(15)全国商会联合会积极支持苏州商团的提议,拟订了商团条例草案,呈请国民政府工商部核议颁行。该条例草案共20条,基本上维持了商团原有的性质与特点。如商团仍由各地商会组织和领导,正副团长由商会执行委员会投票选举,“商会常务委员会有指挥、监督商团之权,有筹划商团经费之责,商会监察委员会有监察商团办法之权”。(16)当时的工商部虽并无改编商团之意,但也不能单独对此事做出定论。因商团涉及军事和内政,需要与政府其他相关部门共同核议。1928年5月工商部回复全国商联会总事务所,即称“此案关涉军事、内政,已据情咨请军事委员会及内政部核议”。

  

在国民政府未对商团改编一事明确表态的情况下,江苏省地方政府却一再催促各地商团遵令进行改编。1928年7月吴县政府致函苏州商团,要求按照江苏省民政厅第3391号训令,(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朱英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苏州商团     苏州商会     国民党     国民政府  

本文责编:邢宗民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5541.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